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七章 发言
    进入这栋别墅,徐饶还没有走出几步,在二楼正招呼着朋友的官浮萍狠狠的盯了他。 ()

    徐饶做了一个快要到了的手势,心还在揣摩着官浮萍到底在打着什么牌。

    音乐声外加来来回回的人们,让这大堂有些吵闹,跟这个场面格格不入的徐饶逃一般来到洗手间的走廊,这里除了一个正抽着闷烟的年轻人,没有旁人,徐饶多看了几眼这个年轻人,精英的打扮,精英的模样,西装笔挺虽然看起来格外的有精神,但是徐饶能够注意到这个年轻人眼底有几分阴霾,但是这毕竟不是徐饶所关心的,打开窗户吸着冷风,这里正巧可以看到别墅的后院,巨大的游泳池,外加那草坪的球场,这让徐饶很是感叹官浮萍的财大气粗,在这种地方生活,是徐饶做梦都想不到的。

    这个年轻人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异类,下下打量了一遍徐饶,似乎觉得眼前的这个家伙是不是走错了地方,但是他并没有问,跟徐饶一样,他也没有多管闲事的心思。

    两人相互沉默着,谁都没有离开,或许这两个生于不同世界的两人,唯一的共同点是不喜欢外面那喧闹的气氛。

    又是一阵闹腾,徐饶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屋外到底高兴个什么劲,虽然很难以理解那个世界,但是徐饶并没有歧视的意思,只能够说那是一个徐饶钻破脑袋都融入不了的世界。

    手机这时候响了,徐饶默默的有几分烦躁,也许是料到了打给他的人会是谁。

    拿出手机,果然是那个家伙,徐饶硬着头皮接通电话。

    “如果你一直待在厕所里,可不好玩。”对面传来官浮萍的轻笑声,徐饶苦着脸挂掉了电话,大步走出洗手间。

    此刻整个别墅有一种热闹的嗨吧的感觉,这让徐饶想起在扑克酒吧干保安的意思,绕过一个个人群,在二楼的官浮萍冲徐饶摆了摆手,徐饶硬着头皮了二楼,发现官浮萍几人正围着桌子,见徐饶来,官浮萍直接拉着徐饶的手臂让徐饶坐下,这可是惊刹了不少旁人,毕竟在场能够跟官浮萍有这么亲密接触的,估摸着用手能够数的清楚。

    不过等他们注意到徐饶的德性后,表情直接冷了下来,这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正常人,甚至这一身行头根本不像是来参加这种场合的,而是适合去工地搬砖,这是他们所默认的阶级感,但是最可气的是,在这个男人身旁,官浮萍竟然露出了那个让他们神魂跌倒的笑容。

    难道他们连这么一个家伙都不如?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事情,这些本来处于情敌状态的人们,好像遇到了公敌一般,一个个恨不得现在去跟徐饶单挑一番,要官浮萍来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一副什么德行。

    徐饶当然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但是官浮萍好似刻意而为之一般,紧紧的依偎在他的身,对桌的一干密友很亲切的介绍着徐饶。

    虽然能够感受到好闻的香气,官浮萍那吹弹可破的皮肤的触感,但是徐饶只感觉自己此刻正坐在热锅,显然官浮萍是这个添火的人。

    徐饶看着这一桌子人,一个个非富即贵,不过女性要占大多数,徐饶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奢侈品的价格,他现在唯一肯定的一点是这些女人随随便便揪出来一个,光是那一身行头,差不多够他奋斗一辈子了,此刻徐饶心很不是滋味,他想着几乎没有任何装饰品跟化妆品的李若般,格外的心疼,此刻他算是彻底体会到了那么一句,一个男人没有钱,所伤害的人不是自己,而是那些爱自己的人与自己所爱的人。

    “这位叫徐饶,我男朋友。”官浮萍的话传遍了整个桌。

    徐饶从恍惚回过神来,晴天霹雳一般,但是他表情更加震惊的,是桌的官浮萍同一个圈子的朋友们,无论是男是女,无一例外都用见鬼了一般的神情看着官浮萍跟徐饶。

    “我不是。”徐饶直接澄清道,他现在想着的是,如果这要是传出去了,这里官浮萍那一干追随者还不把他直接生吞活剥了。

    “浮萍,你开玩笑也得有一个限度,这烂仔是你男朋友?”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扶了扶眼镜,似乎这不算是讽刺徐饶,又或者他只是说出了所有人默认的东西,在场的人并不觉得这是没有教养的事情,因为这个男人所说的本是事实,徐饶本来在他们的世界是一个格外不值一提的存在。

    虽然被这个男人讽刺了这么一句,但是徐饶并没有恼怒,他也没有跟这些大少计较的意思,反而喜欢有人站出来给他洗白。

    官浮萍却微微皱了皱眉头,没有发言,似乎是这一桌对于这个男人叫徐饶烂仔唯一感触最深的。

    “浮萍姐,你要是说这个小瘪三真是你的男朋友的话,那么要跟他单挑。”一个白白胖胖年轻人嚷嚷着。

    徐饶仍然选择了沉默,烂仔也好,小瘪三也好,烂蛤蟆也好,都是对他来说无所谓的事情,毕竟他宁愿跟眼前这些家伙们,一辈子都不要有交集,他不奢望能够拥有他们的生活,而这些人,同样一辈子也见不到小兴安岭的天。

    官浮萍仍然沉默着,这让徐饶很是不安,他怕这个他一直没有摸清底牌的女人会再次鼓捣出什么天马行空的发言。

    在这时,那个从厕所撞面的男人归来,徐饶一眼认出了这个表情有几分沉重的男人,只不过这个男人却选择坐在了角落。

    “思平,你刚刚没有听到,浮萍说这个烂蛤蟆是她的男朋友。”一开始发言的男人冲归来的李思平说道,这模样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显然这个跟徐饶有着一丝相同共同点的男人是桌几个大少的领头羊。

    李思平抬起头,等他看到徐饶后,明显也有几分震惊,只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强行挤出一丝微笑道:“这只不过是浮萍跟我们开的一个小玩笑罢了,倒是你阿全你,用得着这么激动?”

    被称为阿全的男人仍然不甘心,似乎非要把徐饶这厮从里到外摸一个清楚,仍然嚷嚷着。

    官浮萍一直一言不发,任凭眼前这一桌自己从小玩到大一个圈子的人们对徐饶讨伐。

    “姐,这家伙是不是对你用迷魂药了?”一个扎着双马尾,长相可爱动人的小女生拉了拉官浮萍的手说道。

    “怀怀,你觉得我跟他不合适吗?”官浮萍慢慢把手拿开,对这个童颜少女微笑道。

    怀怀使劲点了点头,看向徐饶的目光好似看着什么病毒一般。

    虽然被家事困扰,李思平还是多多少少打量了打量这个男人,自始至终任凭周围这一干大少对其进行何等的人身攻击,似乎这个家伙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这也是李思平从这个男人身所看到的唯一不同点,其他跟正常人有区别的东西,他是实在看不出来。

    “浮萍姐,来跟你们介绍介绍我女朋友!”一声扯着嗓子的声音打破了桌面的讨伐战。

    徐饶也抬起头,看着这个格外破坏气氛的家伙是何许人也。

    是一个格外自信的年轻人,也是因为这一股强烈的自信,让徐饶觉得这个年轻人不容小窥,但是等他看到这个年轻人身旁的女人后,徐饶愣了愣,这是一个老熟人,灰色的过膝裙,简简单单的妆容,虽然这个女人没有穿高跟鞋,身高差不多身边的年轻人高出一个头尖,虽然这个女人没有过分的打扮,但是身的气质仍然做到碾压这场不少打扮如同洋娃娃一般的女人,这个女人是穆黄花。

    穆黄花一把拧过徐龙象的耳朵,冷冰冰的说道:“你再说一遍?”

    徐龙象直接怂了,立马赔笑道:“这是我朋友穆黄花,刚刚开了一个小玩笑。”

    徐龙象这怂样,惹的一桌人哈哈大笑起来,似乎把刚刚官浮萍的爆炸发言扔到了一边,似乎算是默认了穆黄花接触到这个高高在的圈子,跟徐饶完全是天差地别的察觉,也许是因为这个穆黄花的尊容跟气质,完完全全甩了徐饶不知道多少条街。

    官浮萍却没有笑出口,只是冲徐龙象微微点了点头,对于自己来晚,徐龙象有些歉意的冲官浮萍笑了笑,因为他光是请动穆黄花这个大菩萨,他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官浮萍没有在意,只是意识徐龙象坐下,对于徐龙象领来的陌生女人,她只是多看了几眼,也许是因为此刻心有着一个接扣的原因,她并没有多多的揣摩。

    徐龙象在自己的座位坐下,穆黄花坐在了徐龙象一旁,她是打心眼里不喜欢掺和这么一场聚会,但是实在有些受不了徐龙象那死皮不要脸的软磨硬泡,只好跟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