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四章 惊艳
    “没事吧?”一直冷冰冰的鹤静给了太妹一个看似温暖如春的微笑,这个突然的微笑让李若般有几分恍惚,毕竟生于这个社会,她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体会到这一股人与人的暖意了。

    李若般有些慌张的摇了摇头,毕竟这一份突如其来的温暖让她觉得无法适应,也许是习惯了那冰凉的原因,她生怕身的雪花融化之后变成了软弱。

    “小姑娘,不要担心,她们也是说说而已,这个世界还没有黑暗到那个地步。”周苍梧给予李若般一个微笑,仅仅是为了安慰也好,李若般打心眼里觉得有些不自然。

    “谢谢你们。”李若般终于开口说道,她已经记不清除了徐饶那个怪胎以外,她已经多久没有跟外人开口说话了。

    周苍梧微微点了点头,也许是从单薄的李若般身看到了某个人的影子,他突然说道:“很喜欢那一件长裙吧?”其实自从李若般进入店起,周苍梧注意到了这个很不符合这个店面气氛的李若般,但是他却并没有升起那个那个陈太的厌恶感,而是同情,他也是从从底层爬到这个高度,他很了解作为一个小人物在这个社会的无力感。

    李若般想不到自己的心思竟然能被这个男人轻易的识破,连忙摇了摇头,脸红的退后几步,她知道即便是兜的钞票翻几倍也买不起那一件白色长裙。

    周苍梧看着李若般惊慌失措的模样,扬起嘴角说道:“我是这里的店长,喜欢的话可以去试试,不一定非要买,如果说一个人连看到自己美的权力都没有的话,那么出问题了。”

    “试试吧,妹妹,如果这个家伙出尔反尔,我代你收拾他。”鹤静也说道,白了一眼周苍梧,也许是对这个浑身散发着铜臭的家伙很是不喜欢。

    李若般左右为难的点了点头,如果说到这个份她还是推脱的话,有些太没有人情味了点,毕竟眼前这两个人是对她仗义出手,要可知道这种事情可是提着灯笼都遇不到的事情。而且在李若般的最心底,她也想试试那一件白色长裙,脑想着徐饶看着她身穿白色长裙的模样,太妹不由泛红了脸。

    小心翼翼的拿着长裙进入更衣室,周苍梧跟鹤静两人如同左右门神一般站着,到底是因为什么两人如此默契,也许是因为陈太还一直恶狠狠盯着这个方向的原因。

    几个店员在不远处小声调侃着,看来是有些嫉妒这个走了狗屎运的灰姑娘。

    “周老板,在我的印象,你可不是这种喜欢乐善好施的家伙。”鹤静一脸鄙夷的看着周苍梧说道,虽然这个男人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也足够多金,但是不知道为何鹤静是对这个家伙升不起一丝的好感。

    “见到她让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人,如今我站在了这个高度,想找却找不到了,这是为了我仅有的这点良心,也许可笑了点,但衣服我可做不到送的地步,最多让她试一试,体会体会成为公主的感觉。”周苍梧靠着墙说道。

    或许只有前话的话,鹤静会对周苍梧多多少少有些改观,但是当她听到后话后,一脸鄙夷的看着周苍梧说道:“你不能大方一次?”

    “我年轻时可没有吃到过天掉下来的馅饼,所有的东西都是靠我自己争取来的,我凭什么要把馅饼扔下去?”周苍梧理直气壮的说道,也许这是他的座右铭,又或者这是他所拥护的真理。

    “俗,真的俗,不过今天浮萍生日宴,要不要陪姐姐一起过去?”鹤静冷声说道,不过却是抛给了周苍梧一个橄榄枝。

    虽然被这个一个大美女邀请,周苍梧却露出一个面如死灰的表情,可怜兮兮的说道:“我怕被你那一群追随者给生吞活剥了,我说大小姐,你别算计我这个小商人了,大不了今天你买什么我给你打个五折,这个妹子的白色长裙我也送了。”

    鹤静一脸得意洋洋的笑容,看来是捉弄成功这个凤凰男是一件很有成感的事情。

    更衣室的帘子拉开,正在对面的鹤静直接看傻了眼。

    背对着更衣室的周苍梧还是第一次见到鹤静震惊的神色,摸着下巴说道:“给你打个五折,你也不用露出这种表情吧?”

    “看你身后。”鹤静声音颤抖的说出这没几个字。

    周苍梧还真以为鹤静见到了鬼,但是转过头,一时的痴了,在更衣室前,纯白色的长裙,散下的长发,一张让一个盲乞丐都会用天人来形容的女子。

    陈太手的名牌皮包落下,看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即便是隔了这么远,她依旧可以感觉到这女人身源源不断如同温玉一般的气质,这算不气场,但是却是一种让人着魔的脸,似乎这么一张脸可以瞬间让她那引以为傲的姿色变成俗不可耐。

    周苍梧自认为自己很有定力,开了这么多年,他见过很多明星,也体会过不少倾国倾城,但是面对这个女人,他瞬间失去了所有对异性的抵抗力,又或者他已经不存在任何抵抗力。

    “好...好看吗?”李若般看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她,脸色微红的问道。

    “不要脱下来了,衣服我送你,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更适合这一件长裙。”周苍梧使劲咽了一口口水说道,这个在大多人眼绝对成功的人士,此刻露出了一个猪哥才会有的表情。

    “惊为天人啊。”鹤静感叹着,走向李若般,整理了整理这件长裙,虽然鹤静是女性,但是靠近李若般,她还是能够感觉到这一股让人心慌意乱的感觉,她从未想过世界会有这样的女人,甚至她心生起了一个她都有些厌恶的想法,这个女人无疑是一个可怕的棋子,一个可以吸引所有牲口的女人,到底会是一个多么强大多么致命的武器,这是李若般光是想想后背有些微凉。

    “我不能要。”李若般微微低下头说道,她不想欠这个男人一个人情。

    “周苍梧,你这厮倒是挺会打算盘,一件长裙打发了?”没等已经成为猪哥的周苍梧回答,鹤静说着。

    “这店里的东西你随便挑,全部免费,你不要有别的想法,仅仅是想跟你交一个朋友。”周苍梧摸了摸脑袋,第一次感觉跟一个女人说话还得需要这般的勇气,心脏快到让他有些窒息感。

    “我有男朋友了。”李若般直接吐出这么一句。

    撕心裂肺的感觉在周苍梧的心弥漫开,这辈子周苍梧第一次感受到这么一股心痛感,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些可笑,但是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他现在最想要知道的,能够俘虏这个女人心的男人,到底是不是生的一副大罗金仙的模样。

    鹤静看着吃瘪的周苍梧大笑,笑的合不拢嘴,只不过心也有些疑惑,这个女人的男朋友,到底是一副什么货色,也在鹤静大笑的时候,那个神气的陈太带着她的好闺蜜,灰溜溜的离开,此刻陈太心唯有一个想法,那是让自己老公远离这个女人,估摸着这个女人会是全部已婚女士的公敌。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跟你交一个朋友,没有别的想法。”周苍梧说着,虽然他都知道自己这么一句话到底有多么的违心。

    李若般有些犹豫,这时鹤静开口了:“妹妹,你领这个家伙一个人情吧,当圆他一个梦。”

    李若般对鹤静很有好感,有鹤静开口,她虽然还有几分动摇,但还是伸出了手,微笑道:“我叫李若般。”

    “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般若与若般,李若般是个好名字。”鹤静说着。

    已经成为猪哥的周苍梧握住了这一只软若无骨的小手,但仅仅是一瞬间李若般收了回去,这让周苍梧有一种连自己的灵魂都被李若般给收去的感觉。

    这已然已经用惊艳形容,一直到李若般回更衣室换下这白色长裙,周苍梧才从猪哥的形象之恢复过来,他只是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说道:“现在我有一种跟他男朋友单挑的冲动。”

    “首先你得先排队,周苍梧,你死了这么一条心吧,这个女人是你触及不到的,最好认清眼前这个残酷的现实。”鹤静拍了拍周苍梧的肩膀,很是同情,毕竟在这厮刚刚燃起爱情火花的时刻,也正是这火花该熄灭的时候。

    “能够跟他做朋友,我觉得足够了。”周苍梧安慰着自己说道,也许心还抱着那么一丝的侥幸心理。

    “知足的家伙,可悲的家伙,但是我可要告诉你,你不怕跟她接触后陷入深潭?这是一个致命的玫瑰,周苍梧,你小子现在已经失去理智了。”鹤静摇着头说道,其她心已经对李若般有着很多的想法。

    李若般的再次出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只不过这一次李若般又戴了口罩,也许是为了省掉一些麻烦,但是刚刚她给予周苍梧所留下的印象过于深刻的原因,以至于此刻周苍梧见到李若般如同一个打了鸡血的斗鸡。

    此刻李若般的手机响了,对这个女人很感兴趣的鹤静注意到了李若般接到了这个电话后表情的变化,偷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