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三章 前又或者退
    东方服饰广场,是西城区家喻户晓的地儿,这里有着最廉价的商品,也有着最昂贵让人无法想象的商会,说来也算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毕竟在这里进进出出的人们生于各种各样的世界。

    在出入口,站着一个穿着一身有些性服饰的女人,站了很久很久,这个女人戴着口罩,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只不过光凭露出的半张脸,让人觉得有些梦断缭绕。

    李若般此刻心很是纠结,往前一步,跟往后一步虽然对正常人来说无关痛痒,这毕竟只是一个正常买衣服的地儿,但是对于李若般来说,这事关她人生之的两个抉择。

    前一步是舍弃,后一步是继续堕落,她需要给自己一个答案,或许这个舍弃对于太妹来说不光光是那浮夸的装扮,不光光是卸下了她一身的防备,但是似乎还有那么一个影响了她一生的人,而如今,她已经遇到了那个她想要把她最美的一面给予的人,如此,她纠结着。

    但是那个无沉重的曾经,真的是随随便便能够割舍的吗?这是一个让李若般驻足了几乎好几个小时的原因,之所以为什么没有让徐饶陪自己过来,李若般怕看着徐饶会影响她自己的选择,因为唯有自己能够踏出这一步,才是真正的踏出去了。

    终于,似乎是心已经给她一个答案,脑海唯有那个为她挺身而出的身影,她终于鼓足勇气踏了进去,瞬间涌出一股热浪,进进出出的人流似乎在摧残着那个单薄的身体,但是她最终还是给了自己一个选择,一个慢慢变的坚定不移的选择,一个渐渐会变的她的生命还要重要的选择。

    大大小小的门店看着李若般有些头晕目眩,她从未来过这种地儿,但是让她觉得不自然的,是这来来往往各种各样的人,还有那一个个带着几分揣摩味道的目光,让有些人海恐惧症的李若般随波逐流,一直到从一个柜台看到那一件白色的长裙,如同彩虹绚烂般出现,彻底激起了李若般心那一颗尘封了许久的女人心。

    但是一看价格,让李若般差点惊呼出来,这一件看起来有些单薄的白色长裙的差不多够她一年的生活费了,显然这是一家一般斗升小民不敢踏入的店面。

    不过自从一眼看过去,太妹有些移不开眼了,她手头没有多少钱,也知道今晚也陪徐饶去参加官浮萍的鸿门宴,她不想因为她让徐饶遭到白眼,那个被戳了一辈子脊梁骨的家伙,她不忍心再看着他弯着腰杆。

    小心翼翼的踏入这装潢精致的店面,入眼的是各种各样眼花缭乱的女装,这些看起来正真能成为人皮毛的衣服的样式,已经超乎了太妹原有的想象,但是一个个价格又让太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绝望。

    几个如同贵妇人的女人正跟店员打着趣,瞥了一眼可怜兮兮的李若般,好似看着什么臭虫一般,捂嘴讽刺着什么,虽然李若般没有听到,但是她大体能够猜到这些势利无的女人们到底会说些什么。

    也许唯有女人才能够真正感受到女人身那一股美丽背后的东西,李若般直接选择了无视,她只是进来看看罢了,厚脸皮的程度跟徐饶有的一拼。

    店员看李若般的模样,一身的衣服差不多加起来不到二百块钱,还带着一个口罩,直接被她们选择了无视,在这种地方工作久了,这种人她们见多了,或许是对于生活在底层的太妹的同情,她们没有直接把这个迷途的小羔羊给撵出去。

    终于走到那白色长裙前,李若般仰望着这一份美丽,突然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资格驾驭这一份美丽,也许是想到了自己的曾经,李若般觉得自己再待下去都不过是玷污这个店面罢了,像她这样的人,只能一生待在那黑漆漆的小出租屋罢了。

    “臭要饭的,这里不是你待着的地儿,让开。”两个女人对挡路的李若般说道,那一张化着一层厚厚的妆看起来华丽的脸,这么吐出这么一句。

    李若般这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让开路来,看着这两个打扮好似金丝雀一般的两个女人,一身的行头也许随便挑出来一件够她仰望许久了,但是尽管如此在她们身,太妹却感受不到一丁点的美丽,甚至是感觉到了丑陋,特别是她们的眼神,也许是因为一股落差感,官浮萍在李若般的心的形象慢慢高大了起来,这两个女人的气质完全无法跟官浮萍有较性,人品更不用说了。

    那个发声的女人看太妹老老实实的让开了路来,神气的抬起头说道:“劝你去门口的地边摊看看,这里的东西可不是你能够买的起的,臭要饭。”说完,这个女人踏着高高的红色高跟鞋走过太妹。

    李若般只是深深低着头,已经对这些冷嘲热讽有了完完全全的免疫能力,虽然从被一个看起来无高贵的女人这般说实在有些伤人了些。

    正巧走进这家店的一个女人正巧看到了这一幕,也许是因为这个女人手腕的卡地亚手环,限量版的耳钉,一个店员连忙迎这个金主,但是这个有着长长马尾的高挑女人却没有理会这来献殷勤的店员,径直走向事发地点,最后一把拉住了那个高贵的如同一个慵懒的猫一般的女人,直接说道:“给她道歉。”

    这个正神气的女人一把甩开了这个长马尾女人的手,瞥了眼这个长马尾,一张让她无厌恶的脸,青春靓丽,几乎没有化妆无的耀眼,这是她已经回不到的青春,无论她一个月花多少钱保养,做多少spa,穿多么昂贵的衣服,戴多少钱的表都无法拟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在这个女人她看到一丝勾引她男人小狐狸精相似的东西,那是这个女人她有气质。

    这个刚刚还优雅如同一个贵妇人一般的女人立马面红耳赤的说道:“你个小狐狸精说谁呢?找打是不是?”

    面对这个几乎算的张牙舞爪一般的女人,这个长马尾的表情很是平静,那漂亮的脸蛋多了几分的冰冷,说道:“道歉。”

    贵妇人勃然大怒,虽然眼前这个长马尾的行头看起来不菲的模样,肯定有着非富即贵的背景,但是因为眼前这炽热的美丽戳痛了她的痛楚,她扬起那戴着巨大钻戒的手。

    但是还没有打下去,被拦住,一个看起来无和气的男人正微笑的看着这个贵妇人,但是握住这个贵妇人手腕的手却在微微用着力。

    “陈太,这里可不是你自个家里。”男人松开这个陈太的手腕,身子已经护在了长马尾跟李若般的身前。

    李若般作为受害者,此刻却手足无措的站着,她心也许对这个拔刀相助的长马尾很感激,但是她更想要阻止这一场闹剧,毕竟是她不该出现在这里,但是眼下她想要离开是不可能了,正当她刚要对这个长马尾说一声算的了时候却被这个陈太的叫声打断。

    “周店长,你这是做什么?我可是你这里的vIP用户,这个小丫头片子先找的我的麻烦!!”陈太已经彻底扯破了她那一张伪善的脸,那狰狞的表情已经不会让人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美丽,甚至多了几分丑陋。

    在陈太身旁的贵妇人大有些助纣为虐的意思,也顺着陈太的意思指责着长马尾。

    但是起前者,长马尾一直一脸如同冰霜一般的表情,完完全全的对于这个咆哮的贵妇人不屑一顾。

    “陈太,闹也得有个限度,这个店里不光光只有你一个vIP,这样算了?刚刚我看到了,是你先找的这个小女生的麻烦,如果你打算闹,那么跟我闹。”这个看起来很是老实巴交的男人说道,虽然身并没有什么威慑感,但是离这个男人最近的陈太还是感受到了这个男人身的敌意。

    “陈太,这样算了吧。”在陈太身旁很会察言观色的女人当然注意到了这个男人的偏护,拉住了身旁这个已经炸了毛的波斯猫。

    “小丫头,别让我再遇到你。”陈太虽然心还有着怒火,但是多多少少清楚这个男人背后有着什么东西,很是不甘的转过身离开。

    男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头一脸无奈的冲长马尾说道:“鹤静大小姐,你少给我找点麻烦吧,刚刚那个女人的老公可是某市公司的副总,再闹下去我可真不好收场。”

    “周苍梧,我可没有让你插手,这种有钱人养的金丝雀我见多了。”这个叫鹤静的女人一脸不屑的说道。

    周苍梧给鹤静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毕竟那个陈太还没有离开,也许换做旁人说出这么一句,确实有些扯淡了点,但是眼前这个大小姐说出这么一句,他还是不敢质疑的,关于这个很低调的鹤静背后到底有着什么,他可是清楚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