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章 商会
    一夜过去,有温情,有各怀鬼胎,有压倒‘性’。,。

    一辆黑‘色’的商务型凯迪拉克停在了西城区李家所挂名的大厦楼下,那个眯眯着眼的男人下车,身后跟着一个戴着黑框眼镜身穿oL制服的‘女’人,这个如同冰山一般的‘女’人踩着一双锋利的黑‘色’高跟鞋,虽然美的惊心动魄,却给人一种如同洪水猛兽一般的错觉。

    “想不到李鹤山已经把这李家做到了这个地步,这时代,一个世家能够走到这高度,实属不多了。”眯眯着眼的男人站在大厦楼下,尽管在人群他的块头已经足够扎眼,但是站在这种地方,总会把人衬托的无的渺小,无论这个人到是何等的伟岸。

    “孙理事,这话可不能传到李鹤山的耳,要是被他知道还不得气掉大牙。”‘女’人捂嘴笑了笑,只不过这笑容实在让人所想不到温暖这个词汇。

    这个眯眯着眼看似人畜无害男人笑了笑,只不过这笑容却多了几分寒意,习惯‘性’的动了动两个大拇指说道:“连是传到李鹤山的耳,他又能怎么样?难道他还想跟商会对着干不成?”

    “狐假虎威。”‘女’人直接扔出这么四个字。

    “江芮,怎么说我也大你这么一级,不能拿出一副在我手下做事的样子?”孙祁东似乎是有些无奈,也许是对于这个‘女’人完完全全的没辙。

    “好好好,常理事真是‘玉’树临风气吞斗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个名为江芮的‘女’人笑着,大肆称赞了孙祁东一番。

    孙祁东越听越觉得膈应,干脆直接装憨卖傻。

    这时,一个无论样子还是身着打扮看起来都像是一个‘精’英的男人匆匆走向两人,这个看起来并不算多么成熟,甚至没有什么阅历的职场男人从远处伸出了手,‘露’出一脸看起来不像是伪装出来的笑容。

    孙祁东又恢复了起初的正经,并没有折眼前这个男人的面子,握住了那只对他来说太过稚嫩的手。

    “老爷子已经楼恭候多时了,招待不在让你们好等。”这个看起来还有些稚嫩的男人微笑道,似乎这个笑容跟那些老油子那些让人完全‘摸’不透的笑容来较,不算多么的俗不可耐。

    “这不算什么。”孙祁东礼貌‘性’的笑了笑,仅仅是瞥了一眼记下了眼前这个男人,在这个男人的‘胸’牌,写着李思平这三个字,算是多多少少知道了这个男人的身份,看似是个在这个大厦不算起眼的小招待,应该是个李家的核心人员,这也算是李鹤山的小小手段。

    三人这样坐了电梯,直接了顶楼,这个名为李思平的年轻人轻轻敲打了敲打房‘门’,然后打开说道:“老爷子,商会的人来了。”

    坐在书桌前的李鹤山放下老‘花’镜,跟招待于肖虎的地方不同,地点选在了一间算的古朴的书房,跟那金碧辉煌一般的房间有着天翻地覆的差距,也许是因为来人的身份已经到了再怎么金碧辉煌也都是纸灰的地步。

    这一次,孙祁东‘露’出一副看起来不算是礼貌‘性’的笑容,伸出手走向李鹤山,已经了年纪的李鹤山并没有架子的起身握住了那只手,两只手握在一起之后,孙祁东笑道:“想不到李老爷子还这么老当益壮,次一别都快三年了,一直想‘抽’时间来见见老爷子您,没想到又是因为公事过来。”

    “孙理事日理万机,能够牵挂牵挂我这个老头子已经足够我惶恐了,年轻人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个老东西身,我都觉得不值。”李鹤山说着,两人在相同的时间松开了手,仅仅凭这两句,似乎能够嗅出几丝不算寻常的味道,不过在两人那不算虚假的笑容之,这细微的*味显然被直接掩盖住。

    “李家主,你言重了。”孙祁东微笑着,表情是那么那么的‘波’澜不惊,也许是身后有着一堵无可靠的墙,所以即便是这么一个年轻时吃人不吐骨头,老了更甚的李鹤山也是那么的有恃无恐。

    名为李思平的年轻人很识趣的慢慢关了房‘门’离开。

    一阵寒暄之后,孙祁东不算客套的坐下,而江芮则站在了孙祁东身后,这关系已经很是明了,李鹤山仅仅是扫了一眼,并没有说一些多余的东西。

    “不知道这一次孙理事特意赶来是有什么事?”李鹤山直接说道。

    孙祁东笑了笑,一副态度谦卑的样子,‘摸’了‘摸’他那扎手的短发说道:“也算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先不提那个,会长可是很看好李家,不过这一次事非,李家无疑让会长有些多多少少的失望,其实李家主,你完全有理由拿下整个常家,是不是因为了年纪,心也软了?”

    李鹤山笑了笑,只不过这一次笑容之增添了几分冷意,说道:“感谢会长大人能够惦记我这个小小的李家,只不过我怎么决断,还由不得商会指手画脚。”

    面对李鹤山这直接算的刺耳的话,孙祁东却像是毫不在意一般,笑道:“看来我又说多了,只是替李家主觉得可惜罢了,刚刚那些话仅仅在站在我的立场发言罢了,并没有牵扯到商会,李家主可不要误会,商会追求的是跟世家的合作,可不会干预什么。”

    “孙理事,找老朽什么事开口吧,跟我这个到了年纪嘴也难免有些管不住的老东西聊这么多,也是自讨没趣不是?”李鹤山的话变的更加锋利,显然没有跟眼前这个男人闲聊的意思,又或者他不喜欢这个男人身的那一份有恃无恐,甚至让他厌恶。

    “老爷子,既然如此,我直言不讳了,会长想要李家协助我们商会在西城区找一个人,毕竟在西城区,没有人会你更加熟悉。”孙祁东脸仍然挂着微笑,尽管这个老人说话已经算的尖酸刻薄,也没有因为这些刺耳的话影响一分的心态。

    “能够让你们都对付不了的人物?恐怕老朽也无能为力了。”李鹤山缓缓说道,有些此退脱掉的意思。

    “会长早料到李家主会这么说,所以说让我多带了一些东西过来,也可以说的条件。”孙祁东说着。

    “能够让你们会长大人免了李家每年的供奉,算是开一面了,我不需要其他的条件。”李鹤山眼神之已经有了几分的敌意,显然是已经不想跟眼前的孙祁东以这种方式聊下去了。

    孙祁东苦笑了笑,不过这表情即便是在他身后的江芮看来,都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李家主,且不先听听我所说的条件?”孙祁东说道。

    “你讲便是。”李鹤山已经戴了老‘花’镜,已经翻起桌那古朴的书籍。

    “也是偶然,在西城区,我找到了一个叫做李若般的孩子,不知道李家主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孙祁东挠了挠脸颊,一脸淡然的说道。

    李鹤山手刚刚拿起的茶杯脱落,在地摔了一个粉碎,茶水四溅,房‘门’突然打开,那个叫李思平的年轻人已经站在了‘门’口,一身冷气的盯着孙祁东,那是一个年轻人不该有的表情。

    “退下!”李鹤山呵斥道。

    听到动静的李思平扫一眼屋,满是敌意的看了眼孙祁东,然后慢慢的退后关了‘门’。

    自始至终,孙祁东都是那平静无的表情,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这跟表情大变的李鹤山成了很鲜明很鲜明的对,也许这无疑在说着什么,这一次谈判也许是李鹤山输了,输的很彻底。

    “李家主,不要这么‘激’动,我怕的是这个,要是您失控了,谁还能保护这个李若般?这个小丫头这些年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头。”孙祁东微笑着,只不过此刻李鹤山只想把这个微笑彻底的撕碎,撕碎的一点都不剩下。

    “孙理事,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讲,如果说拿一些从外听到的疯言疯语来逗老夫的话,那么别怪老夫不讲什么情面。”李鹤山的表情终于慢慢平静下来,只不过用一种最纯粹的恶意目光看着孙祁东。

    “李家主这一副态度可是跟当年很像,不过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我想不用我来重复了吧,想想当年我只不过是商会的一个小马仔,但是现在竟然能够跟李家主您聊起那么一段往事,真是值得感慨。”孙祁东自顾自的掏出一盒红南京,但是还没有等他把烟放到嘴边,李鹤山猛拍桌子站起说道:“我还轮不到你这个小辈指手画脚!”

    面对几乎算的吼叫的李鹤山,孙祁东仅仅默默的点燃这么一根烟说道:“李家主,你跟我吼没有用,我只不过带着这个东西来跟你‘交’换罢了,你要是不答应,我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便是,只是这辈子,你估‘摸’着是见不到那个小丫头了。”

    李鹤山这样怒视着孙祁东,良久良久....

    终于,这个一生傲骨的老人慢慢坐下说道:“需要老夫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