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九章 翘起整个时代的男人
    一辆白色的劳斯莱古斯特上,开车的是孔武有力却因为脸上那图腾而凸显的他那张脸有些诡异的孙临武,坐在后座的是看着天窗似乎是在数星星的上官浮萍。

    “怎么对这么一个年轻人这么有兴趣?”开车的孙临武问道。

    “我只是想看看一个能够把郭野这厮都认可的家伙,到底是不是三头六臂,也许一开始失望了点,但是结果还算入人意。”上官浮萍看着车窗外不停变换的风景说着,这是一句正常人很难以理解的话,也许这个世界上并没有觉得为了一个那么女人失去理智是什么体面的事情。

    孙临武却没有露出惊讶状况,又或者这本来就不是让他多么值得惊讶的事情,毕竟这个江湖,这个社会无时无刻不在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如果非要把这些难以解释的东西解释通,恐怕给一个再怎么强悍的人一生的时间,都不够。

    “我倒是觉得这个年轻人还是少碰的好,他身上有着一股跟郭野臭味相投的东西,郭野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他更不会是,所以你别奢望能够控制这么一个人。”孙临武说道。

    上官浮萍白了一眼孙临武,很是愤愤不平一般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我连那个太妹都比不上?”

    “这不是比不比的上的问题,是你跟他,不是一个世界,即便是你可以漠视到这一点,那个年轻人可做不上,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如果要是真碰了这个年轻人的逆鳞,他会做出什么疯狂事来,谁都不能保证,这可不是你所接触的那些大少爷,这是一头地地道道的野狼。”孙临武说着,他只是说着最好的方式,但是看上官浮萍那不在意的表情,孙临武知道说的又多余了。

    “就这么一个年轻人,还能够翻了天不成,孙临武你跟了我爷爷这么多年,怎么把那老头子唯一一个毛病给学来了,真是小心过头了。”上官浮萍嘟着嘴说道,脑中似乎还能够回想起那个不起眼老头常常嘟囔着的一句话,那就是一辈子,他只学会了小心。

    “他是不能形成什么气候,但是他背后的郭野枪可不是随随便便糊弄过去的,你说如果他钻牛角尖,我能怎么着?所谓打狗也得看主人吧,更别说这么一条疯狗。”孙临武一脸淡定的说出这个让他心有余悸的名字,至于心中到底有没有泛起波澜,也唯有他自己清楚。

    “你就这么怕郭野枪?”上官浮萍说道。

    “这个城市,有谁不惧怕那个家伙?”孙临武反问道,也许这就是对那个男人实力最大最大的认可,曾经孙临武一直以为在这个时代,一个人无论到了再怎么强大的地步,也不足以撼动一个地地道道的世家,但是随着那个男人的出现,他的世界观算是被彻底刷新了,原来一个人,没有背景,没有势力的一个人,真的可以做到撼动一个世界,甚至说撼动这个时代,虽然这个晃动看起来有些微不足道,但是对于孙临武来说,这已经算是很恐怖的事情,因为他不敢想象这个时代再生出几个这样的家伙,会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好在这个时代,唯有一个郭野枪。

    上官浮萍笑了,笑的花枝招展,也算是默认了孙临武的说法,一个能够翘起这个时代的存在,多么的可怕,她能够想象,但是真正让她笑的如此的,是这个这么多人这么多人的眼中钉,竟然会是那个连路边一条狗都看不起的中年大叔,这是何等的讽刺,又或者说这是一个何等的黑色幽默。

    “有这么好笑?”孙临武皱了皱眉头,尽管他已经跟了这个上官家的大小姐一段时间,但是依旧有些摸不清这个看似任性的大小姐的套路,但是唯有一点孙临武还是清楚的很,如果真的认为这个女人如此肤浅的话,那么就大错特错了。

    上官浮萍停止了笑容,然后正襟危坐几分,微笑道:“明天麻烦你来接这头小狼崽子。”

    “你确定这不是在玩火?把这个家伙跟你那一群追随者放在一起,你就不怕引爆*?”孙临武紧紧皱着眉头,也许是因为脸上的半边图腾遮住了他半边脸,以至于他无论做什么表情都看起来很是模糊,但是至少现在能够看出孙临武的表情的很难看。

    “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我觉得是时候让那群生在温室象牙塔之中却手握大权的孩子们见一见这个时代所生出来的野狗了,孙临武,我会做到收放自如的地步,我不会傻到让事情发展到不可预料的地步。”上官浮萍说着,只不过这模样有几分苦口婆心的意思,就好似不是孙临武在教育着她,而是她在教育着孙临武。

    孙临武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毕竟这是上官浮萍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他一个保镖也没有这个权力,只是感觉这个生日宴会,已经没有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对了,郭野那家伙应该急了,去还他手机。”上官浮萍想到了什么,看了看那个随手扔在车座上,有些脏兮兮的黑色手机。

    孙临武点了点头,一路开向一家小茶楼的楼下,等他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到了凌晨四点左右,只见在早已经关门了的小茶楼门口,一个看起来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正闷头抽着烟。

    上官浮萍下了车,感觉到了一阵寒风,紧了紧衣服,把手机扔给了那个已经拍拍屁股起身的家伙。

    “见到人了?”对于摸走他手机让他在茶楼下等了足足五个小时的大小姐,郭野并没有生气,甚至表情格外的平静,也许这个看似粗糙无比的家伙也清楚,自己就算是气炸了肚子,这个大小姐顶多顶多也只会露出几分怜悯的神色罢了。

    “见到了,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家伙,郭野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个活宝。”上官浮萍很是满足的说道。

    郭野瞥了眼下车的孙临武,表情稍稍有了一丝很微妙的变化,摸了摸胡茬说道:“我说是缘分,你信吗?”

    上官浮萍很是天真无邪的摇了摇头,显然是不相信郭野这厮嘴里的一句话,哪怕是那么一个标点符号。

    “不信拉倒,反正你人也见到了,我劝你以后最好跟我这个大徒弟划清界限,要是他无心伤害到了你这个金贵的大小姐,我可不负责。”郭野摆了摆手,即便是面对这个只要是男人都会动容的女人,他也是一脸的无趣。

    上官浮萍似乎是见惯了郭野这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撒娇一般说道:“人家不嘛,人家要跟你交朋友。”

    “你会后悔的。”郭野说着,却没有继续任何的阻拦。

    孙临武此刻微微往前踏了一步,也许是他已经察觉到了郭野表情那微妙无比的变化,这是一种让他很不舒服的东西,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现在孙临武最不想要接触的东西,那么一定就会是眼前这个家伙了。

    “后悔就等后悔的时候再说吧,至少现在我对他很感兴趣。”上官浮萍似乎一点也不在乎郭野那善意的教诲,甚至很不识趣的没有领会郭野此刻脸上的表情,也许是有意而为之的漠视了。

    “如果他抛开是我的徒弟的话,你还是接触到这个不招人待见的家伙吗?如果你不会,最好你现在就放弃你心底的那点算盘,因为他现在所活着的水分,没有掺杂我郭野一丝一毫,如果想要利用他来抨击我的话,你也许要失望了。”郭野说着,露出一个不像是面对女人该露出的表情。

    “郭野....”孙临武已经踏步到了上官浮萍身前,护住了上官浮萍,但是他所换来的,只是郭野一个神情,一个需要孙临武慢慢领会的神情,此刻孙临武遗憾的发现,如果这个男人出手的话,怕是他能够支撑的时间,最多最多也只能够用秒来计算。

    “退下,郭野可不是一个对女人出手的人,更别说我这种天真无邪的小丫头。”上官浮萍对孙临武说着,还不忘冲郭野露出一个卖萌的表情,虽然这极其不符合此刻的气氛,但是孙临武却退下了,不是因为上官浮萍的话,而是因为郭野如果出手的话,他真没有什么抵挡能力可言。

    “郭野,你这般揣摩我有一点过分了。”见孙临武退下,上官浮萍一脸委屈的说道。

    “一点都不过分,话我就说到这里,你与徐饶的事情我不会插手,也没有时间插手。”郭野一时间松了心中那一口气,孙临武也慢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上官浮萍冲郭野微笑了笑,蹦蹦跳跳的如同小女生一般上了车,只不过就在孙临武转身之际,郭野突然对孙临武说道:“如果你要是伤了我这个金贵的徒弟,我可就不光光要你一个说法那么简单了,上官家虽然很是庞大,但还不到能够保住你的地步,孙临武。”

    孙临武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不过还是走向了车,一直到发动车子,孙临武才感觉他背后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所浸湿。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