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八章 而活着
    李若般,徐饶念叨着这个名字,似乎想要把这个名字印到自己的骨子里。 ()

    那一晚,徐饶趁太妹睡着后一人悄悄爬了这栋老旧的公寓楼,吹着冷冷的风,徐饶特别想要抽一根烟,也许是因为戒了太久的原因,徐饶差不多都快要忘了香烟的味道,但是此刻也许是为了渲染眼前的气氛,又或者是因为其他的,徐饶很想在嘴边叼一根,然后慢慢的回味一些东西。

    看着楼下的灯火点点,楼那高耸入云的大厦遮住了这老旧公寓的天空,但是好在徐饶能够看到他头顶的繁星点点,或许或许,也唯有这一丝繁星点点,才会让徐饶在这一座应有尽有的城市看到跟小兴安岭相同的地方。

    这一晚,他或许做了一件错事,徐饶自始至终都这般的认为着,为什么他还是这样义无反顾的做了?也许如同他挺身而出做的那些傻事一般,他觉得如果他要是不做的话,恐怕他会后悔一辈子,也许是因为跟这个太妹接触了太久太久的原因,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一份情愫,一直到在星巴克的大打出手,徐饶才知道自己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灵魂。

    至于那个隐藏在浓妆艳抹下的神仙姐姐,只是起了一个推波助澜的原因,即便是这个女人一生如此的话,徐饶也并不觉得介意,即便成为所有人戳脊梁骨的对象,但是他宁愿跟着她一起堕落,也不愿再看着她如同他一般孤独的活着,也许是因为实在孤独了太久太久,以至于他能够如此轻易如此轻易的爱一个人,尽管这个人看起来并不是那么那么的美丽,但是至少这个人能够给予他这个世界不会给予他的温暖。

    与其在那些势利的眼光虚伪的活着,徐饶宁愿折断自己的腰杆,也不会辜负那些爱他的人跟他所爱的人,徐饶心的唯一所想,也是他想要贯彻的灵魂,但是这么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理由,如今也成为了一种奢望,似乎成了徐饶这一生最困难的事情,他很明白,他不会给她一个她想要的结局,但是为什么明知道如此,还是会拥她入怀呢?

    想着想着,徐饶想到了小兴安岭的那么一句话,来自于一个名为赵匡乱的男人,一个这个世界他仅有崇拜的三个人之一。

    “总有一天,你会的,你会遇见那个虽然不是如同彩虹般绚烂,却能够救赎你灵魂的女人,到那个时候,你会发现一切都是屁话,你只想吃一口她做的饭,想让她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想着每一天早晨都能过看到她那张耐看的笑脸,尽管你会辜负她,会害了她,又或者糟蹋了她,甚至是让她为了你而死,但是你无法做到离开她。因为她是这样一个女人,尽管她知道你的一切,你到底是个多么挨千刀的人,到底是一条怎样的烂命,却仍然能够等你到夜深,义无反顾的把她最珍贵的年华都给予你,然后在清晨给你一个干干净净的笑脸,她同样也不会因为那所谓的糟蹋辜负甚至是死而离开你。”

    这是那个人所说的原话,这是一句让徐饶记忆无深刻的话语,或许在不知不觉之,他慢慢活着像是了那个人,那个名为赵匡乱,一直嘟囔着登摩时代的男人,虽然徐饶不知道那个登摩时代到底对赵匡乱到底代表了什么,但是似乎每每想起有那么一个男人在小兴安岭的大山,跟着一个大虫喃喃着。

    徐饶想起离别时赵匡乱给予他的叮嘱,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展露出一丝的御虎,更不能用醉三手,徐饶问过赵匡乱为什么,赵匡乱只是回复了徐饶一句,这将会让他卷如一场他根本无法想象的风暴,所以徐饶自从离开小兴安岭,即便是生死抉择的情况下,他都没有动过赵匡乱所给予他的东西,因为徐饶很清楚,凭现在的他,恐怕还没有那个进入那个能让赵匡乱都称其为风暴的世界。

    不知不觉徐饶陷入了往事的回想,一直到他的身旁有了一股他熟悉的香味,来自于那个谁都不愿意接近的女人,徐饶笑了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吵醒的她,也不知道她是如何找到了这里。

    “想什么呢?”太妹又或者李若般问道,不知道为何徐饶总觉得此刻她的声音是那么那么的动人,无无的悦耳。

    “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我在小兴安岭所见到的几个有故事的男人,当然他们身的故事沉甸甸的程度是我现在都无法想象,我在想会不会有一天我也会变成跟他们一样的命运,他们明明如此强大,如此如此的无懈可击,但是还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败在了这个时代的手。”徐饶说着,这的确是他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如今他所牵连的东西,已经足够他无法脱身。

    “这些未来的事情,不要去想了,与其纠结我们究竟为什么而活着,不如活好这一天,活好下一天,问心无愧足以,我不是告诉过你,要跟随自己的灵魂。”说到这里,她的脸有些微红,似乎眼前这个家伙说过他的灵魂是她。

    徐饶转过头,是那一张美的不像话的脸,随风飘起的黑色长发,一身白色的睡意,在这一轮月光下,她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徐饶一时看痴了,一直到这个仙子微红着脸,拧了徐饶一把。

    “神仙姐姐啊。”徐饶一副傻笑的说道,不知道为何已经没有了起初见到这一张举世无双一般的容颜的激动感,甚至心多了几分平静,也许是因为他伸出手能够触摸的到的原因。

    “今天那个女人才是你的神仙姐姐吧?我顶多算的你神经姐姐。”李若般微笑道,虽然有几分自嘲的语气,不过还没有忘了调侃徐饶几句。

    “她跟我不属于一个世界之,现在不是,以后也不是,甚至现在我看着你,都觉得我待在你身旁好似一个臭虫似得。”徐饶自嘲的说着,这是他的真心话,也许在春叔眼,在胡狼眼他已经算是强悍到一种境界,但是在这个时代面前,他还是清楚很,他是那么的软弱不堪,甚至是经不起一点风浪。

    她看着徐饶深深低下头,表情也渐渐跟着徐饶蒙一股阴霾,她并不想因为她的外表会跟眼前这个家伙有任何隔阂感,但是现在她已经不需要伪装了,因为那不必要的伪装,如今只会伤害她所爱的人跟爱她的人。

    徐饶却突然抬起头笑道:“不过不管以后这样的你,无论会处于什么世界,我都会踏去,谁也别想拦着。”搂住这个女人,充分感受着她的柔软,她的温暖,她的香味,心却没有一丝的杂念,因为他怕那会毁了她,他只想这样拥着她,十年也好,一辈子都成。

    这一次,她没有拒绝他,只是觉得这个怀抱格外的能够给她安全感,以至于给她一种错觉,哪怕是天塌了下来,这个男人都会为她顶着。

    “我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她在他怀说着。

    徐饶回答道:“我也没有想到,不过这一天还是发生了。”

    冷风吹过,不过吹打在这依偎的两人身,却是那么的不痛不痒。

    “走吧,该睡了。”徐饶拉起李若般,尽管徐饶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但是还是喜欢叫她小太妹。

    她微微点了点头,脸有着淡淡的红晕,这让徐饶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大有一些跳到嗓子眼的意思,他这个粗糙无的家伙,可想不到自己竟然还会有这种温情,这简直是老天给了他一个天大的蛋糕,甚至砸的徐饶有些头晕目眩。

    不过这一刻,徐饶思索片刻,终于把这一晚他憋了很久的话说出口:“你说到底为了什么而活着是一个问题,跟随着自己的灵魂也好,没有未来也好,我想现在我为了什么而活着,我可以为了你而活着吗?李若般!”

    她看着这个坚定无的男人,也许这才是徐饶此刻所有的想法,很幼稚,幼稚到了极点,这似乎是那些热恋的初生才会说的话,她笑了,笑的很是不符合她身的气质,不过却的却是那么那么的纯真,一尘不染一般。

    徐饶红了脸,想不到自己还是把这些雷人的话所说出口了,在徐饶心组织着自己该如何辩解的时候,她脱口而出的回答道:“好啊。”

    徐饶愣住了,幼稚也好,可笑也好,他一把抱住她,吻了冰霜一般的唇,却是那么那么温暖,让他恨不得这样到天荒地老。

    流浪了如此之久的灵魂,终于找到了寄托,是错的答案,还是对的答案,唯有这灵魂本身才会知道,不过这两个热吻到一起的两人,已经不在关心其他了,他的眼只有她,她的眼唯有他,这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