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章 李若般
    “孙临武,你这样搅合了这么一场好戏,你需要对此负责。”官浮萍终于开口,不过是气的满脸通红的看着这个出手惊人的家伙。

    “大小姐,要是死了人,可不好收场,好戏也得适可而止,不是吗?”这个叫孙临武的男人开口说道。

    徐饶心并不算惊讶,因为在这个男人出现的时候,他差不多已经猜测到这个男人正是官浮萍的人。

    “这烂摊子可交给你了。”官浮萍一脸无趣的说道,毕竟剩下的故事,已经索然无味了。

    所有人都看呆了,眼前这么一幕又是闹的哪一出?

    “你们....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你知道不知道我老子是谁?他是青禾集团的总经理,知道青禾集团到底代表着什么吗?你们这一群呆子!”男人握着手腕,用尽全力嘶吼着,似乎唯有提起他的老子才能够让此刻的他找回一丝的颜面。

    “青禾集团吗?”这个名为孙临武的男人喃喃一遍,然后并没有避让,直接冒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了免提。

    “我是孙临武。”男人木然的说出这么几个字。

    “临武啊,什么风让你把电话打到了我这里。”对面传来一个很是热切的声音。

    “你们那里总经理是个怎样的家伙?”孙临武说着。

    这个逞强的男人表情已经发生了很细微的变化,虽然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但是心底似乎有着一个声音,在告诉着他不要相信眼前的一切。

    “怎么了?我记得好像叫王广德。”对面的人说着。

    孙临武看向这个浑身颤抖的年轻人,似乎这是他所要的表情,然后对着电话说道:“夏老,我挑明白了说吧,这个王广德需要动一动。”

    “你是怎么个动法?”对面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玩味的说道。

    “你能够做什么地步?”孙临武微笑道,不过此刻孙临武的表情在眼前这个男人眼,是这个世界最恐怖最恐怖的表情。

    “最多最多让他在青禾丢掉饭碗。”对面的老人说着,不过这一句话传到眼前这个男人耳,那完全可以称作为晴天霹雳了。

    “那这样,夏老等有时间我亲自去拜访您。”孙临武说着。

    “好了好了,你别跟我这个老头子客套了,那么我现在动手了。”老人说着,然后两人差不多同时挂掉了电话。

    此刻眼前这个男人的表情很是精彩,简直可以说是精彩到了极点,谁都想不到光凭一个电话,足以改变这么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整个世界。

    “你....你开什么玩笑?”男人慢慢起身,似乎此刻已经忘记了手腕那剧烈的疼痛,气急败坏的说着,他宁愿相信眼前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戏法罢了,但是不知道为何,这个脸挂着一个恐怖图腾的家伙,那表情一点都不像是这只是一个玩笑。

    “你现在还不明白?我已经给你了一条活路,我至少没有让你老子在北京丢掉饭碗,还不快滚!”孙临武冷声说道,自始至终都没有看眼前这个男人,又或者这个男人根本不值得一顾。

    徐饶木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能够想象到官浮萍背后有着怎样的势力,但是这突然露出的冰山一角,也有些太过恐怖了些,至少让徐饶很是茫然,他这个小人物冒着必死决心所做出事情,还不及这简简单单的一通电话。

    这个曾像是一个高高在的凤凰一般的男人,此刻直接瘫坐在了地,他知道,他搞砸了一切。

    孙临武转过头,看着这满星巴克注视着他的人,默默说道:“还有谁不服气大可以站出来,如果你们觉得你们的脊梁要他还要难以折断的话,我不介意再多大几个电话。”

    刚刚躁动的星巴克这样平静了下来,甚至可以说平静的可怕,甚至是那个被徐饶踹了一脚前一秒还在*着的家伙都闭了嘴,老实的像是一只小温鸡。

    也许是刚刚所拨出去的电话的原因,几个制服男人走进了星巴克,扫了一眼残局,领头的制服男人大步走向孙临武,这些本来满脸恐惧的人们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希望,不过下一秒他们的希望也变成了绝望,只见孙临武低头跟这个男人小声说了几句,几个制服直接架走了瘫坐在地的那个家伙。

    “我欠你一个人情。”徐饶对一直坐在那里喝着咖啡表情淡然的官浮萍说道。

    官浮萍微微笑了笑,看看徐饶跟太妹紧紧攥着的手,不知道为何总感觉眼前这不堪入目的东西有几分的炫目,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官浮萍甩掉心的那点想法,对徐饶说道:“人情免了,明天是我的生日,我特别希望你跟神仙姐姐能够到场。”

    徐饶皱了皱眉头,他哪里清楚此刻官浮萍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但是看了看太妹,见太妹微微点了点头,毕竟官浮萍已经说到这个份了,如果他还是拒绝的话,那么不光光是不识情趣的原因了。

    最终,徐饶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虽然心还是没底。

    “好,明天我派人来接你们。”官浮萍很是优雅的起身,然后这样轻悄悄的离开,留下这么一个压倒性的局势。

    徐饶跑去结了账,价格还在徐饶能够接受的范围内,只不过结账后太妹已经离开了星巴克,徐饶追了去,发现太妹正在门口等着他,只不过徐饶能够看出太妹脸的乌云弥漫,好似有什么要爆发一般,徐饶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并没有点破,只是跟着太妹一前一后的走向出租屋。

    出租屋的门口,太妹打开门,转头说道:“下一次,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如此了,那不是我所认识的徐饶,无论为了谁,都不要露出那个神情,无论是谁,都不值得你露出那个神情。”

    徐饶深深低下头,他怎么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气仰头说道:“可是如果我如此的话,我找不到那个最重要的东西了。”

    “那么说,你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太妹看着徐饶那一张其实看久了,还算耐看的脸,只不过那张脸即便是盯一辈子,都不会让人看出什么美感出来,只是算不厌恶,在太妹问出这个问题的一刻,在她的心,似乎有了一个很想要很想要的答案,虽然她任何人都不想承认这个答案。

    “灵魂。”他吐出两个字。

    她笑了笑,转身走进出租屋,也许也许,这足够了。

    她并没有问这所谓的灵魂到底是什么,但是她觉得这已经算是一个最好的答案。

    “你为什么没有问这灵魂到底是什么?”徐饶叫住了太妹。

    “重要吗?”

    “很重要很重要,重要的我都无法呼吸。”徐饶回答的那么那么的斩钉截铁。

    “说吧。”她并没有转过身。

    一个看起来很不着边际的家伙抱住了她,无的用力,她甚至感觉到了疼痛,但是用矫情的话来说,这是幸福的疼痛。

    “我的灵魂,是你,这是我答案,从星巴克,我才认真审视起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会三番两次的找你,为什么明明身背负这罪孽,还要靠近你,为什么明明只会带来罪孽,还会依赖你,也许,也许这是我的灵魂吧。”徐饶说着,声音颤抖到模糊的地步。

    也许徐饶此生最大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看到此刻那张她笑着的脸,但是片刻后,她说道:“如果这样被你告白了,是不是太俗了点?”

    “俗不可耐。”徐饶松开她,看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笑着。

    “所以说,让这俗不可耐的东西进行下去吧。”太妹转过头,嘴轻轻在他的脸颊吻了一下,这是两个相同的灵魂,两个孤独到自私的灵魂,在这么一座孤城,相遇到一起发生的故事,不知所以的开始,不知所以的结束,再次不知所以的开始。

    徐饶老脸一红,不过此刻太妹已经轻悄悄的退了几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也许是因为她脸浓妆的原因,徐饶并没有看到她脸的红晕,不过这是一份这个世界只属于他的温暖,徐饶这样觉得,虽然俗不可耐,但是很幸福,他真的很幸福,好似这么一刻,他找到了所有所有,此刻他恨不得忘掉前半生所有所有的记忆,只想要跟她过那平淡如水的生活,但是他很难做到,也正因为如此,此刻他更加坚信了心的一个东西,他不能倒下,永远永远都不能倒下。

    “徐饶,我们这样活着好不好?”太妹微笑道。

    徐饶使劲点了点头,他多么奢望,多么奢望。

    “那么我现在可以知道你的名字了吗?”徐饶忍不住问道,他现在甚至都还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的名字。

    “若般,李若般。”她轻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