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六章 女神
    众目睽睽之下,这个几乎算的深水*一般的女人坐在了徐饶身前,然后扫了一眼桌子的一杯咖啡,一杯开水,然后又看了看那几乎算的耀眼无的女人,但是她的脸似乎并没有露出感冒的表情,而是直接有些粗暴的叫过来了服务员,然后指了指徐饶眼前的开水,并没有压低声音的说道:“来一杯这玩意。手机端 ”

    这服务员有些懵逼,因为她已经看不清这一桌到底是什么套路,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不过表情已经僵硬无。

    徐饶对于太妹这大手大脚的作风早已经习惯,但是周围的目光简直还是让徐饶有几分不适应,但是太妹一副完完全全无所谓的模样。

    官浮萍笑了,属于那种捧腹大笑,尽管其可能有很多很多讽刺的味道,但是放在那一张花枝招展的脸,似乎这笑容并不会让人多么多么的讨厌。

    “这是你的神仙姐姐?”官浮萍拍着桌子说道,完全可不像是一个淑女该有的作风,不过尽管如此,周围的牲口无一例外都瞅着官浮萍,似乎这个女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美的,无论做什么都是值得原谅的。

    徐饶点了点头,其实他的心已经有了不快,也许这个女人是值得的笑,但是在他的眼前笑的如此肆无忌惮,这是徐饶最不能最不能忍受的。

    而太妹甚至徐饶都要平静,只是伸手说道:“钥匙给我。”

    徐饶掏出钥匙放在太妹的手。

    “我喝完走,不打扰你们。”太妹冷冷的说道。

    “我也该走了,官小姐相信你也看出我是什么人了,这一位是我心目的神仙姐姐,也是我的女神,现在你总该满意了吧?”徐饶说着,只不过桌下的手已经慢慢攥紧,因为他觉得这笑声是这么这么的刺耳。

    官浮萍愣了愣,她分明从眼前这个家伙身感受到了一分的杀气,但是片刻后被她归类于错觉,除非眼前这个家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快让这个红毛怪给我滚出去,碍老子的眼。”在官浮萍欲要开口之时,一个声音打断了官浮萍的嘴角即将要说出口的东西,也许是机缘巧合,这一句跟官浮萍接下来要说出口的东西,是那么那么的相像。

    官浮萍看向那个挺身而出的家伙,似乎这个家伙有着一副更像是白马王子的外表,但是官浮萍并没有露出感兴趣的表情,因为像是眼前这个家伙,她已经见了太多太多,多到数不胜数的地步。

    这个身穿一身让人咋舌价格休闲装的男人站起身来,满脸的讥笑,对他来说,光是这个杀马特坐在官浮萍的一旁,都是对于山官浮萍那女神一般的外表的污蔑。

    有着这个男人领头,打算一展雄风的男人们也有些坐不住,一个个调侃着这个跟周围气氛很是不搭的太妹。

    面对这些白眼跟冷嘲热讽,太妹仅仅是一口一口喝着开水,并没有理会身后的人们,这官浮萍所想象的要平静的多,至少这一点让官浮萍对这个太妹的印象提升不少,但是下一刻,徐饶在官浮萍的印象彻底的改观,是这个在官浮萍世界的小羔羊徐饶,此刻浑身散发着一股无可怕的杀气,甚至让官浮萍都有几分的望而生畏。

    “我喝完了,我们走吧,徐饶。”太妹放下杯子说道。

    徐饶却并没有所动,只是在深深低着头。

    “滚吧!”见没有回应,那个领头的男人更加肆无忌惮的说着,即便是服务员很想要拦住这个男人,但是也仅仅是纠结的地步,她多多少少知道一点这个男人的身份,是某个大公司的经理,而且还有一个有钱的老子,是个标准的富二代。

    “我们走。”太妹拉过徐饶的手,却发现那是一个无坚硬的拳头。

    官浮萍不做声了,只是静静的看着,似乎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场景,她在想着是,徐饶这个羔羊,到底会怎么做。

    “我不会让这个世界再如此对待你了,神仙姐姐。”深深低着头的徐饶说出这么一句,反过来握住了太妹的手,抬起头,那是一个再也容不得任何笑声的表情,很恐怖,好似一只炸了毛的大虫一般。

    这个男人起身,虽然动作看起来有些佝偻。

    “不要。”太妹低声说出这两个字,她不想给徐饶招惹任何麻烦,对于这种场景她早已经习惯。

    “为什么不要?我只想要他们闭嘴,难道我连这个资格都没有了吗?”徐饶说着,这声音不大,却足够传到那些起哄者的耳。

    一个杯子直接在徐饶的头炸开,玻璃的碎片四溅,坐在徐饶对面的官浮萍虽然幸免于难,但是一个玻璃岁破还是划破了太妹的脸,在那浓妆,流下一丝触目惊心的红。

    官浮萍微微皱了皱眉头,一直守在门口的一个汉子已经走进了星巴克,但是官浮萍却冲那个汉子摇了摇头。

    徐饶头所流下的血一滴一滴落到了地,太妹睁大了眼睛,死死攥着徐饶的手,下一刻,太妹看向那个男人的眼神之充满着一股难以遏制的愤怒。

    “你算什么玩意,还敢跳出来逞英雄。”刚刚扔出去杯子的是那个家伙,那个领头的男人,此刻男人正慢慢扯下他小西装的领带,准备跟徐饶大干一场的模样,其实这个男人还是挺有的资本,他练过几年跆拳道是个不掺水分的黑带,而且还练过几年散打,对付徐饶这种体格的人,他还不放在眼里。

    “交给我吧。”徐饶慢慢抽出他的手,转身满头是血的走向那个正耀武扬威的家伙。

    周围不怕事大的人们已经开始嘲讽起来,一个个脏言碎语传到徐饶的耳,却无法阻挡徐饶那越来越沉重的步子。

    “来吧!让老子告诉你什么叫社会!”男人已经摆好了架势,随时准备好一侧踢把徐饶给抽飞出去。

    下一刻,徐饶的拳头已经落在了的他的胸口,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像是挨了一炮弹一般,身体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

    但是似乎这还没有完,在他还没有倒下的时候,一只手拉住了他,不过等这个男人看清是谁拉着他的时候,眼都直了,是刚刚那个一拳把他打飞出去的家伙,此刻徐饶的血已经差不多盖住了他的脸,被鲜血染红的眼似乎放着无穷无尽的杀意,这样死死盯着他。

    一股从心底所生出来的恐惧弥漫住了这个男人的全身,男人正要说些什么,不过一只手已经猛的掐向了他的脖子,力量大到他所有的话都憋在了嗓子眼。

    起哄者看傻眼了,这完全出现在电影的场景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离徐饶最近的一个男人试图去阻止徐饶的举动,但是还没有等他靠近徐饶,被徐饶一脚给踹在了肚子,直接让这个男人在地打了一个滚,捂着肚子一阵子鬼哭狼嚎。

    “报警!”其一个人在慌乱说道,下一刻有人掏出了手机,有人拍照试图做证据,有人开始打电话。

    但是徐饶似乎并没有由这些外界的事情所分心,只是慢慢在增加着掐着这个男人手腕的力量。

    男人挣扎着,那白色的裤子已经被污渍所变花,显然是真真切切的吓尿了,不过尽管这个男人已经痛苦无,但是徐饶却没有一丝一毫放下这个男人的意思,徐饶的眼神让这个男人感受到了全部的绝望。

    “徐饶,不要!”太妹显然能够看清这事情已经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叫道,抛向徐饶,准备阻止这个疯狂无的家伙。

    但是还没有等太妹靠近两人,一只手放在了徐饶的手腕,徐饶转过身,是一个半边脸纹着一个黑"se tu"腾的男人,一个看起来不惊人,但是眼底藏着一种格外恐怖的东西的男人。

    “差不多得了,人死了可变了味了,他已经得到了本应该得到的教训。”男人说着,声音有一股沙哑感。

    徐饶如临大敌一般,这个男人显然已经超乎了他所承受的高度,他至少这样认为着,想着身后还有着太妹,徐饶松开了这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家伙。

    “我要杀了你!”徐饶刚刚松开这个男人,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刺向徐饶。

    但是徐饶没有动,那一把匕首此脱落,是这个脸带有图腾的家伙出手了,直接擒住了这个男人握着匕首的手腕,看似没有用力一般,但是却发出了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的声音。

    这个男人鬼哭狼嚎起来,徐饶倒是有些小小的惊讶,他能够看的出,显然经过刚刚那么一下,这个男人的手腕算是废了,眼前这个拦下他男人,显然出手要他恐怖的多。

    这还是救人吗?徐饶心现在只有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