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五章 神仙姐姐
    女人直接点了一杯冰美式咖啡,等服务员微笑的看向徐饶的时候,徐饶硬着头皮说要一杯开水,也许是因为职业素养的原因,这个服务员忍住了心那一股莫名其妙,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家伙,但是眼尖的她注意到这个男人对面女人手腕的百达翠丽的女式手表,还有那个女人身的气质,服务员还是没有敢抱出什么不满,这样一脸黑线的答应了下来。

    面对葩无的徐饶,这个女人很不淑女的捧腹大笑,顺便摘下了口罩,徐饶终于能够看到这个女人的真容,该如何形容这一张脸,只能够说这一张脸太过有杀伤力了点,放佛能够勾住人的魂魄,好似一根小针一般瞬间能够扎进人的心,特别是这种若近若离的感觉,美丽不可怕,神圣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一份让人有一种能够碰触的错觉的神圣。

    这又是一个神仙姐姐,不过徐饶也许是对神仙这两个字有了免疫力,虽然说面对这张不亚于起初那般惊艳的脸,徐饶至少还能够保持镇定,但是周围的牲口已经把目光聚集了起来,甚至惹的他们身边的女朋友一阵阵不满,徐饶终于知道了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刻意戴口罩的原因,这简直是妖孽啊。

    似乎这个女对于周围的目光并不感冒,好似没事人一般盯着徐饶,不过这让徐饶很是煎熬,不光光要忍受眼前这张美的一谈糊涂的女人,还有承受周围牲口那满是敌意的眼神。

    “忘了介绍,我叫官浮萍,你也可以叫我浮萍,也可以叫我萍萍。”女人微笑着,一瞬间好似治愈了整个星巴克。

    徐饶还是第一次见姓官的女人,不过打死他也不会叫这女人萍萍,心暗记下了这个名字,不过却自己把这个女人划入自己的危险名单。

    咖啡端了来,包括徐饶那可怜的开水,徐饶直接喝了一口,虽然滚烫,似乎打算用这个刺痛自己的舌头,然后让自己清醒几分,不过显然效果很是不尽人意,甚至引得了这个女人的几丝轻笑,徐饶觉得自己不能够坐以待毙了,组织着语言问道:“你跟郭野什么关系?”

    “他欠我一个人情,算是雇主问题,他是我的保镖,不过已经被我解雇了,总的来说他是一个跟你一样不识情趣的家伙。”女人小口小口喝着咖啡,样子很让人想入非非。

    “这家伙怎么欠了这么多人情事非。”徐饶抱怨着,不过等他想到郭野在这个女人面前同样也无可奈何的模样,觉得有些想笑,也许是因为这个画面,释然了他心的几分压抑。

    “对于他,你所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要不要我告诉你?”官浮萍饱含深味的说道。

    也许是被问道了心坎,徐饶正要回答,但是想着自己是面对着一个怎样的家伙,徐饶憋回了自己想说的话,只是又喝了一口开水说道:“我觉得还是等他亲口告诉有意义。”

    官浮萍似乎能够看到徐饶那一阵子天人交战,狡猾的笑了笑道:“恐怕那一天,很难到来了,不说那个不识情趣的家伙,聊一聊你,你是怎么遇到的那个家伙?据我所知那个家伙可不像是会随随便便把人送往小兴安岭的大菩萨。”

    徐饶想不到这个女人会知道这么多,不过也不算多么怪,想着该如何回答这个女人问题,虽然觉得在这么一个女人面前说出这些有些难以开口,徐饶还是开口说道:“我自杀的时候郭野救了我,之后我一直跟在了他的身后,算是我欠他一个大到还不完的人情吧。”

    “也许这个世界也唯有你这么一个家伙欠他的人情,所以才对你这么心,小家伙为什么想自杀呢?”官浮萍托着腮,一双动人的眸子这样盯着徐饶,让徐饶很是不适应,最重要的是周围已经有人蠢蠢欲动了起来,显然是对自己女神身边的这个白马王子很是不屑一顾,又或者说这个白马王子连一头白马都算不。

    “因为....”徐饶觉得很是难以启齿,难道说因为自己被女人甩了,被公司开除了,然后放弃了对生所有奢望。

    官一眼看出了徐饶的难处,并没有追究下去,而是放下杯子说道:“这些天在北京发生的,我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也许因为你跟郭野的关系,对你了点心,你是个很特别的家伙,现在感觉怎么样?”

    “为什么这样问?”徐饶很是摸不清头脑,又或者有些不愿意相信这个女人会知道他现在心底最深的东西。

    “那一晚,那个你为她豁出去的命的女人,到底给了你一个怎样的答案呢?”官浮萍笑着,很轻易的戳破了徐饶故意隐藏的东西。

    徐饶很是震惊,他想不到这个世界竟然还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但也让他觉得恐惧起来,这个女人到底有着怎样恐惧的势力,才能够把事情查到这个地步,毕竟那一晚,除了活下来的人,谁也不知道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官浮萍看着几乎是因为震惊慌了神的徐饶,也不再钓徐饶的味道,解释道:“该怎么说呢?机缘巧合也好,那个黑眼落到了我一个朋友手,在他口我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东西,至于那个黑眼,现在已经不会威胁到你了,所以你也不需要再提心吊胆了。”

    “你到底知道我多少东西?”徐饶一脸黑线的说道,他觉得他在这个女人的面前几乎已经成了全部透明的地步,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甚至说的厌恶。

    “生气了?”官浮萍看着脸渐渐爬一股怒火的徐饶,脸仍然挂着那一股笑意,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一般。

    “没有。”徐饶不算解释的解释道,大口大口灌着已经凉下的开水。

    “大不了姐姐给你介绍几个漂亮的妹妹认识。”官浮萍欲要拍拍徐饶的肩膀,却被徐饶躲过,因为在心的心似乎已经下定决心要跟眼前这个女人隔出去一段距离。

    官浮萍愣了愣,似乎从这一点,她并没有想到徐饶会有这种反应,毕竟她看来,这个世界的所有男人都是能够在控制之的,但是眼前这个家伙,似乎是违背了她世界的运行规则。

    手机铃声打断了这有些尴尬的气氛,徐饶摸出这老气的简陋的山寨手机,看着是太妹的号码,似乎从脑海想到那个无惧无虑的小太妹,像是徐饶心的良药一般,让徐饶能够稍稍的喘一口气,徐饶并没有回避眼前这个正像是一个怪物一般瞅着自己的女人,接通了电话。

    “死鬼,你跑到哪里去了,老娘的钥匙丢了。”对面传来了太妹的嚷嚷的声,外加这山寨手机没有一点的隔音效果,以至于对面的官浮萍能够多多少少听清几分。

    “我现在你家楼下的星巴克。”徐饶把手机移开自己的耳朵,似乎是有些受不了太妹的高音折磨。

    “你这个白眼狼,在我这里白吃白喝,竟然自己跑去那种奢侈地方喝咖啡。”太妹吼道,似乎是对于徐饶的行为很是恼火。

    官浮萍微微笑了笑,只不过这笑容已经不是单纯的笑容,因为其夹杂着很多东西。

    “你来吧,大不了我请你喝一杯。”徐饶很是无可奈何的说道,很是没辙,因为他觉得对面的女人瞅向自己的目光,已经有了少许的敌意,也许一些东西,这样俗了。

    “给老娘等着。”对面太妹嚷嚷了这么一声,直接挂掉了电话。

    徐饶收回手机,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她是谁?”官浮萍举止优雅的说道,似乎跟电话对面的那个女人形成了很鲜明很鲜明的对。

    徐饶微微笑了笑,似乎觉得也有这个女人不知道的事情,又或者这个太妹在高高在的官浮萍眼,是那种完完全全不值一提的存在。

    “她,她是我的神仙姐姐。”徐饶摸了摸脸颊,有些含糊的回答道,他总不能说他现在寄生在太妹家里。

    “你们同居了?”官浮萍说着,似乎觉得在这个男人身已经找不到什么新味,像是一个高贵的波斯猫一般,对死掉的鱼儿是那么那么的不屑一顾。

    “我暂住在她哪里。”徐饶如实回答道,虽然在官浮萍的印象,自己在大大打着折扣,但是徐饶却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有几分庆幸,因为他或许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女人的魔掌了。

    官浮萍沉默了,似乎在等待着那个让她感兴趣的男人称作为神仙姐姐的女人到底长的一副什么样的尊容。

    一时的沉默,一直到星巴克的门再次被打开,一个一头炸毛的红发,一身宽宽松松的性打扮,一张浓妆艳抹到极点的脸,这个甚至要官浮萍还要吸引人目光的女人,这样死死盯住了徐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