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章 恍惚
    “徐二愣子,你tm吓傻了吧?哪里有什么神仙姐姐?”太妹一把夺过徐饶买来的早晨,恨恨的说道,像是看着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一般,走火入魔一般。

    徐饶似乎感觉自己的世界好似崩塌了一般,也许是怎么割舍不掉那一张脸,徐饶开始如同无头蚂蚁一般在屋来回走动,他琢磨不透,要不是太妹又大骂他几句,徐饶说不定真敢把这里翻一个底朝天。

    “我去吧了,你如果出去别忘了锁门,少了什么东西拿你是问。”太妹吃完后直接把钥匙扔给徐饶,也许不是因为对徐饶的信任,而是这简陋无,甚至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的出租屋根本没有有价值的东西。

    徐饶呆若木鸡的接过钥匙,最后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眼神盯着太妹说道:“我要神仙姐姐。”

    “要你妹。”太妹看着这个完全魔怔的家伙,很是潇洒的离开。

    徐饶慢慢躺下,脑只有一个画面,那被窝的一张脸,一张他怎么都割舍不掉的东西,但是眼前所发生的,跟那一张一般非现实,难道是自己真的坐了一场梦?如果这真是梦的话,也有点太过真实了吧。

    带着这各种各样的想法,徐饶慢慢睡了过去,涌入这一股他能够触摸的到的温馨。

    等徐饶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屋已经昏暗,看起来自己又睡了整整一天,动了动身体,仍然可以感觉到疼痛,但是已经没有了早晨时那般的强烈,太妹没有回来的意思,徐饶拿起钥匙锁门离开,随便在小饭店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徐饶又开始迷茫起来,脑海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有那一张倾国倾城的脸,有苏茜那闭的眼,有在北京所发生的种种,也许自己终于体会到了难得的平静,但是不知道为何,徐饶却感觉那么那么的恍惚。

    鼓足了劲拨通了黄研儿的手机号。

    “最近没发生什么吧?”徐饶看对面接通,直接说道。

    “除了无缘无故消失的你,一切都还好。”黄研儿说着,不过话酸味十足,也许是因为这电话实在太过迟到的原因。

    徐饶一时语塞,他当然清楚黄研儿的意思,只是有些难以开口给黄研儿一个解释,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解决完身边的事回去,匆匆挂掉了电话,不等对面黄研儿借题发作。

    电话此刻又响了,徐饶本来以为是黄研儿又打了回来,最后看到来电号码才知道是春叔,徐饶接通了电话。

    “你小子可以啊,人救出来了。”春叔说着。

    徐饶不知道这厮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毕竟春叔有着自己的途径,徐饶也没有多问,只是笑道:“不过我宁愿那样倒戈算了。”

    “好死不如烂活着,你小子还真是不知足,这一阵子我会回北京,到时候好好聊一聊。”春叔说着。

    “你现在回来没问题?”徐饶问道。

    “马洪刚已经死了,再说有你这个大菩萨照着我,谁敢动我。”春叔说着,似是在调侃着徐饶。

    “少来,是你所说的大菩萨,现在可正寄居在一个小出租屋里,被骂的狗血淋头。”徐饶说着,想想春叔在外的大吃大喝大红大紫,多多少少有些羡慕,却一点都不嫉妒。

    “面包会有的,牛奶也是会有的。”春叔说着,两人又相互唏嘘一阵子,然后挂掉了电话。

    对于面包与牛奶,徐饶最多最多只是呵呵一笑的地步,他对于这个绝望的世界并不绝望,只是对自己绝望了罢了。

    也许是过于绝望的原因,徐饶如同无头蚂蚁一般绕着这附近跑着,跑啊跑,是跑不到一个尽头,也许这样也好,至少证明他一直在奔跑着。

    短信的声音把企图自我麻痹的徐饶叫了回来,徐饶看着郭野的短信,想着郭野并不是一个喜欢发短信的家伙,短信的内容仅仅只有三个字,你在哪?

    徐饶并没有多少怀疑,把自己现在的位置发给了郭野,毕竟能够把郭野手机抢去发这么一条短信的家伙,徐饶真还见到过,也没有想象到过。

    对面又传来一条短信,内容容易很简单很简单,只有半个小时这几个字。

    徐饶收回手机,在这小广场前慢慢坐下,想着郭野这厮找自己有何贵干,对于神秘独来独往的郭野,徐饶其都已经懒得琢磨,因为每一次在他以为能够看透这个家伙的时候,却总会变成越来越模糊,也许对于跟郭野交往,只需要记住一个真理,那是不要试图去揣摩这么一个家伙。

    徐饶自认为在这个社会闯荡这么多年,见过不少牛头马面,但是像是郭野这种家伙,他还没有见过更加葩的,也许有些人会不按照套路出牌,但是郭野这厮,是完完全全,又或者自始至终没有按照套路出牌过。

    在徐饶各种各样的幻想,半个小时过去,他又一次打量了一遍这小广场,除了几个正自娱自乐的大妈们,还没有见到郭野的身影。

    一双手突然蒙住了徐饶的眼,这是一双有些冰凉,但是有着一股让徐饶心老鹿乱撞的手,虽然徐饶本能的想要挣脱,但因为感觉到是女人的手,徐饶只是浑身僵硬着,一动也不动。

    “猜猜我是谁?”

    这个声音跟这双手的味道一样好闻,又或者好听。

    “不知道。”不过奈何徐饶是个不识情趣的家伙。

    “再猜。”女人似乎是没有听到她想要的答案,一点都不善罢甘休的问道。

    “疯子?”徐饶直接很愣头青的说出这么一句,他对女人这种生物,现在完全处于一张白纸,更别说来揣摩一个陌生女人的心,他已经活不到那般的细腻。

    “你才是疯子。”女人气哼哼的松开了手,徐饶这才转过头,一个戴着白色帽子白色口罩,把一张脸遮的严严实实,却露出一双格外生动眼睛的脸。

    至于这个女人的身材,因为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原因,徐饶不好揣摩,只能说那穿着蓝色牛仔裤的大长腿,让他很是把持不住,不过也仅仅是把持不住罢了,这个世界让徐饶把持不住的东西多了,也不见得他什么都有,所以人得学会知足。

    “你是徐饶吧?”女人很小家碧玉的说道,一点也没有那高高在的女神架子,似乎眼神也有几分挑逗的意思。

    徐饶点了点头,他是搜寻了他整个脑袋,但是想不到见过这么一个女人。

    这一次换做这个女人下下打量着徐饶,似乎这是一个很平淡无的男人,甚至是平淡无到无味,只不过这个牲口并没有露出她所不想看到的神情,所以在她心的印象还算及格。

    “我...我认识你吗?”徐饶问道,一点也不觉得被这么一个看起来格外有气质的女人搭讪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情,毕竟徐饶觉得自己也不是被无缘无故搭讪的那种男人,如果真会有人女人搭讪他的话,那么徐饶很想知道那个女人到底生了一双何等发现美的眼睛。

    “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郭野的短信是我发的,你不介意吧?”女人在徐饶一旁坐下,两人之间相隔了的距离很近,徐饶可以肆无忌惮的嗅着女人身那一股清香,但是徐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最原始的本能,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至于徐饶为什么会如此谨慎,是因为能够跟郭野牵扯关系的女人,再不济再不济他也降服不了,不如这样老老实实的当一个小白。

    “你这个家伙有些不识情趣唉?”女人嗲声说道,有些豪爽的拍了拍徐饶的肩膀。

    徐饶这个多年未开荤的牲口很是受不了这种小女人的糖衣炮弹,这给予徐饶一种很是难熬感觉,并没有觉得跟这样一个女人待在一起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女人眼角微微弯起,似乎是很喜欢徐饶这一副无可奈何的老实人的表情,笑道:“这么把我这么一个大美女晾在这里,亏你这个大男人能够做的出来这种事情。”

    “怎么才不算晾?”徐饶越发觉得危险,因为这个女人似乎很会勾引一个男人最原始的欲望,但是如果真以为这个女人一推倒的话,那么无疑是完完全全了这桃色陷阱,至少徐饶这么觉得。

    “如说,喝喝茶,逛逛街,吃吃饭.....”女人不假思索的说了一大堆。

    徐饶觉得自己不过要受煎熬,似乎自己的钱包也要跟着遭殃,他自认为自己还没有全身而退的本事,很没有底气的说道:“要不要我请你喝咖啡?”

    “俗是俗了点,不过也傻坐在这里好。”女人笑道,直接拉着徐饶起身,看起来格外亲密无间的模样,实则徐饶感觉此刻正处于一个处邢台,前面是不停旋转的刀子,后面是滚烫的岩浆。

    正巧这附近有一家星巴克,两人如同一些小情侣一般,在这女人的挑选下,坐了靠窗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