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章 倾国倾城?
    或许你我都如同那野草野花一般,虽然无法决定自己到底该怎么生,怎么活,怎么死,到底至少都经历了那十年孤寂,百岁枯荣,不是吗?

    似乎这个世界最幸运最幸运的事情,是在这个巨大的城市,两个活的不堪入目,长的不堪入目,怎么拼命都算是不堪入目的两人碰到了一起,也许这是缘分吧。

    太妹碰巧这么看到了这个怎么看都坚强无的家伙,哭的像是个娘们,甚至她都没有问发生了什么,攥住了那只冰冷的手,冷到了极点。

    那一夜,她背着浑身无力的他回到她所住的出租屋,她只记得她的后背被一种不知道是眼泪还是血的东西所浸湿,也许有着一种跟这坚强过后的泪水相同的东西,那是太妹自认为算是没心没肺自己竟然看着这么一个家伙,感觉到了一丝心疼。

    所以,她尽自己所以,给予他自己所有的温暖,尽管她一无所有。

    徐饶醒来,眼前是她的脸,尽管这是一张化着那并不符合大众审美的脸面,但是徐饶却分明从其看到那唯有他才能够看出的美丽。

    “从认识到你这个家伙起,没有一件好事。”太妹一脸不快的嘟囔道。

    徐饶歉意的笑了笑,只感觉这被子有一股格外的清香,让他那躁动的心无的平静。

    “笑,知道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太妹掐着腰说道,似乎很不满徐饶这一副任凭风吹雨打自己煎熬的模样。

    “什么都没有发生。”徐饶说着,却是一副黯然神伤的表情,不是他不愿意提起,而是想要遗忘那一晚所发生的一切。

    “要是再不说我把你直接扔出去了。”太妹气鼓鼓的坐在床边,很是纳闷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家伙,但也是这么一个家伙,即便是她都认为无药可救的家伙,为什么是在她的心挥之不去了。

    徐饶他知道太妹这喜欢钻牛角尖的性子,慢慢坐了起来,虽然说这小小的出租屋一男一女人的场景在谁的眼都较暧昧,也许是因为跟这个太妹接触太久又或者因为太妹这一身装扮,徐饶是实在感受不到那么一丝一毫的干柴烈火,而是不紧不慢的把那晚所发生的东西道了一遍。

    太妹说过后,露出了勃然大怒的表情,却是直接拧了徐饶一把说道:“真是个傻子,这么点点的打击一蹶不振了?”

    “也许是我太脆弱了,虽然这都是符合常理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何,为什么总感觉心是那么疼那么疼。”徐饶摸了摸胸口,感觉在那个心脏的位置,被人用刀所切出了一道伤口,一道无论怎么治愈都无法抹掉的伤口。

    太妹一脸恶心的表情说道:“你是喜欢那个女人了。”

    “我宁愿跟你过一辈子,也不愿意喜欢那种女人,不是说她太坏,而是因为那一种美实在是太耀眼了,从前我有一种感觉,待在她的身边我是那么那么的肮脏,如今我觉得我不会有这种想法了,也许人性本性如此。”徐饶淡淡的说道。

    “徐饶,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丢出去。”太妹一脸黑线的说道,要不是徐饶现在是病号,她早双手对徐饶招呼了。

    徐饶像是什么都明白一般傻笑着,然后慢慢躺下说道:“好在在这么一座城市还认识你这么一个家伙,否则我还真找不到一个能安心睡觉的地儿。”

    “仅限这一次,下一次要是再半死不活的来找老娘,算是你这条野狗死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管。”太妹看着在自己床睡的舒服的徐饶恨恨的说道,估摸着今晚她只能打地铺了。

    “一次好。”徐饶闭着眼说道。

    太妹看着徐饶那惬意的模样,恨的牙痒痒,不过也此作罢,洗漱完发现徐饶这厮已经打起了呼噜,太妹更加恨的想要给这厮命根子来一脚,还是强烈克制了自己这最原始的冲动,想着以后该怎么报复这厮。

    一夜无语,似乎并没有发生那些戏剧性的事情。

    饥饿感叫醒了徐饶,徐饶起身揉了揉眼,感觉自己难得睡了一个好觉,身的伤口也没有起初那般的疼痛,揉了揉肩膀,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大碍,自从经历过那苦红过后,徐饶恢复能力连徐饶本人都觉得可怕。

    去洗手间洗漱一阵子,穿昨晚小太妹给洗了一遍都还没有干的衣服,虽然外面刚刚蒙蒙亮的天冷的刺骨,但是对于那跳入小兴安岭的大河,徐饶觉得这是这个世界最没有什么负担的事情。

    轻手轻脚的走向门口,太妹正蒙着头呼呼大睡,似乎这厮有被子盖过脑袋的习惯,不过那露出的黑发还是让徐饶有一丝纳闷,毕竟昨晚太妹可是一头红毛,蹑手蹑脚的蹲下,徐饶慢慢掀起被子,其实徐饶也是很好卸下妆的太妹到底什么尊容。

    接下来的一幕,让徐饶差点呼出声来,一张让也见过不少水灵女人的徐饶看呆了的脸,徐饶几乎找不到如何来形容这张脸的词汇,这是一份最纯粹的美,虽然是素颜,但那是宛如珍珠一般的皮肤放佛能够滴出水来,无精致的五官,好似由黄金例来雕琢的一般,这是一种没有任何瑕疵的完美,甚至让徐饶一度怀疑自己看着的是一个机器人,不过这个世界并没有科技能够把人脸造的如此的自然。

    最后的最后,徐饶只能够用倾国倾城来形容这么一张脸,如果把这张脸放在古代,估摸着能够到达那烽火戏诸侯的级别,虽然没有那一股由内往外妩媚,也没有那一股化妆出来的惊艳,但是这一张熟睡的脸的气质,已经碾压了徐饶所认知的一切,至少惊的徐饶有十分钟没有说出话来,一直到感觉自己掀着被子的手臂彻底酸痛了,徐饶才恋恋不舍的慢慢把被子放下。

    徐饶心可以说是泛起了惊涛骇浪,他见过动人的苏茜,见过精致的黄研儿,也见过那个抱着吉他如同神仙一般的女子,但是他都没有如此的震惊,也许是因为这一份倾国倾城的倾国倾城,也许是因为那巨大到诡异的落差。

    又用了接近十分钟,徐饶才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他很像再次掀起被子看一看那一张脸,他很是怀疑刚刚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受到打击疯癫了,但是徐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因为他清楚的很,只要是再看到那一张脸,自己又得陷进去。

    小心翼翼的离开出租房,呼吸着外面那有些冰凉的空气,徐饶还算平静了几分,下了这有些年岁的居民楼,徐饶在门口的早餐摊坐下,要了一碗豆腐脑,要了五块钱的油条,想着用食物麻痹自己,一直到撑的肚子胀痛,徐饶都还没有从恍惚之回过神来。

    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幻觉!徐饶在心一次又一次告诉着自己,但是一个很恐怖的想法又摧残了徐饶的自我催眠,算是给他想象的空间,他能够想象到这一份惊心动魄的美吗?徐饶摇了摇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想想认识了有三年之久的太妹,这个爷们还要彪悍的杀马特,那自称老娘的作风,那鼻钉,那黑唇,那火爆脾气,那在常年寄居于吧的瘾少女,跟这么一张脸慢慢重合起来,徐饶能够感觉到一阵的抓狂,而且最重要最重要的是,这种女人,会对他这么一个烂蛤蟆,他这么一个野狗看一眼?

    徐饶感觉自己可能要崩溃了,最终只能这般的怀疑,也许这个女人不是太妹,又或者是太妹的朋友,太妹已经出去了,但是越想徐饶越觉得不可能,最后在早餐摊待了有小半个小时,徐饶才又多买了一份楼,想着怎么也得整明白。

    不过在站在门口的时候,徐饶又怂了,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不假,但是这种女人,即便是给徐饶十个百个胆子也不敢招惹,所谓英雄配美人,才子配佳人,这个世界哪有几个烂蛤蟆能够吃到天鹅肉,更何况徐饶这个烂蛤蟆的烂蛤蟆。

    也许是下了莫大的决心,徐饶打开门房。

    黑唇,浓妆,鼻钉,耳钉,还有那刻意画出来让人不明白审美为何物的眼线,最后是那一头如同孔雀开屏一般的爆炸头,徐饶直接被吓的叫出声来,好似看到了厉鬼一般,也许是前后反差实在太过巨大的原因,徐饶现在有点不忍直视这张自己认为已经看习惯了的脸。

    “大早瞎嚷嚷什么。”太妹打着哈欠,一脸鄙夷的说道。

    徐饶瞪大了眼,越发觉得诡异,看似表情还算镇定,只不过心已经翻起了惊涛骇浪,他努力控制着自己不爆发的情绪,深深吸了一口气,正视着太妹说道:“神仙姐姐到底被你藏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