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章 苏醒
    一切又渐渐归于了平静,但是这平静却并代表了静止。

    位于北京市心一座大厦,在黑色的夜下,大厦清城两字似是有着五彩斑斓的灯光一般。

    清城商会,整个北京最大的商会,拥有着绝对让人毋容置疑的实力,也是这时代之唯一一个可以凌驾于那些巨大的老牌世家之的存在。

    那个手喜欢玩着一个骰子的年男人正坐在那个几乎算的凌驾于一切的位置,脚直接放在这天价的座子,在他眼前,站着十一个男男女女,这是清城商会的十一个理事,解决着关于商会大大小小的事务,有白,有黑,有灰,还有着触目惊心的红。

    “西城区谁负责?”这个赌徒把骰子扔向天空,然后又一只手接过。

    一个汉子慢慢往前走了一步,这个一头板寸头发眯眯眼的汉子身高估摸着在一米九左右,魁梧到伟岸的身板,不过却生了一张怎么看都没有杀气的脸。

    赌徒慢慢看着骰子所抛出的数字,是一个四,脸慢慢涌一股可怕的笑意,微笑道:“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

    也许在一切静止之后,时代的巨浪尾随而至。

    对于一切都不为所知的徐饶慢慢睁开眼,他现在能够感受到的,唯有疼痛,他试图想要活动活动身体,却发现只是无功而返罢了。

    身的疼痛感如同一块大石一般,压的徐饶喘不过气来,他只能试图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的疼痛让他的身体如同火烧一般,但是因为现在徐饶都搞不清楚自己这是这是在哪里,还是强撑着身体半坐起来。

    “你....你...怎么坐起来了。”那个佝偻医生正巧见到这么一幕,如同见了鬼一般,连忙呵斥住徐饶。

    “我这是在哪儿?”徐饶看着这个医生打扮却没有医生模样的佝偻男人说道。

    “我的诊所,你放心,这里是安全的地儿,是胡狼把你塞到这里的。”这个并不到佝偻年纪却佝偻着身体的男人说着,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不到半天的时间这个家伙清醒过来,而且还能够坐起来,那过三两天还不敢活蹦乱跳不成。

    徐饶见这佝偻男人并不像是在骗自己,也放下心来。

    “现在你快点躺下,等下还得打点滴。”佝偻男人很是负责的说道,虽然他心也满是慌乱,毕竟他从医这么多年,什么人都见过,但是没有见过这种变态。

    徐饶照着这佝偻男人的指示慢慢躺下,经过刚刚的折腾,感觉那疼痛感更加强了,但是徐饶似乎天生对疼痛有着免疫能力,又或者经受了太多那要人命的苦红,徐饶竟在这疼痛感之混混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似乎是一个没有边际的噩梦,徐饶感觉自己宛如走在一个空白的世界,周围满是那张丑恶的笑脸,似乎在无时无刻的讽刺着徐饶,一只只满是血腥的手在背后追逐着他,徐饶只能够一味的奔跑,他不能停下,永远都不能停下。

    但不知道为何,身体变的沉重不堪,他在远方看到了那个慢慢闭眼的女人,在此刻,他的世界整个轰塌了下来,似乎要把他掩埋。

    “你说这个家伙早醒了?!”胡狼一脸惊恐的说道。

    “不光光醒了,还坐了起来,跟没事人一般。”佝偻医生擦着额头的冷汗说着。

    在此刻,徐饶再次睁开眼来,似乎在挣扎着,噩梦结束了,在他睁开眼的那一刻,眼前是一片光,一片让他感觉到炫目的光芒,此刻身的疼痛感已经渐渐消退,那一股炽热也不如同一开始那般烧灼他的心。

    徐饶的动静吓的在病床旁的胡狼跟佝偻医生退出几步,好像看着什么鬼怪一般,但看安静下来的徐饶仅仅只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后,胡狼才小心翼翼的走向徐饶,试探性的看着徐饶的脸。

    “我是什么怪物吗?”徐饶说出话来,声音是那么那么的平静,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

    胡狼收起那眼神,傻笑道:“有点像,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谢谢你,这真得算一个巨大的人情了。”徐饶说着,然后这样慢慢坐了起来,这流畅的动作,几乎跟正常人没有任何的区别,再次让胡狼跟佝偻医生看傻了眼,这简直是非人类的存在。

    徐饶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沉重感,除了那稍稍一动无疼痛的伤口,还有打了一天点滴所留下的后遗症,这让徐饶觉得有些头晕脑胀,不过还是他可以克制住的东西。

    “徐饶,你这家伙到底还是不是人?”胡狼斗胆问道,因为接下徐饶这样下了床,甚至还做了一个俯卧撑。

    “我也不知道。”徐饶看着自己这粗糙的手掌,很若无其事的笑了笑。

    佝偻医生也慢慢靠近徐饶,不过像是看t台模特一般,围着徐饶不停转着圈,那双冒出精光的眼睛,好似看到新大陆一般,这是他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时间,仅仅是用了一天一个还在垂死挣扎的家伙,能够下床到活蹦乱跳,这的确是无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如果等这个佝偻医生能够体会到此刻徐饶身巨大的疼痛的话,也许不会把眼前的景象当做迹了。

    “真是妖孽。”胡狼感叹着,想着自己被人打一拳都得修养一个星期,想着他跟徐饶之间到底有着怎样恐怖的落差。

    “医药费等我有钱还你,我先走了。”徐饶说道,他实在不想待在这种地儿,因为这里不会给他什么安全感,毕竟在他最后的意识,似乎那三人组有一个人逃窜了出去,他需要找一个安全的地儿,最主要的是有一个能够依靠的人,虽然胡狼对他没有什么恶意,甚至救了他这么一条命,但是谁也不能够保证胡狼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会不会松口。

    “你确定你没事?”胡狼再次确认道,像是医药费这种小事被他直接忽略掉,又或者在眼前这迹一般的景象面前,这种小仇小怨变的那么的无关紧要。

    徐饶点了点头说道:“我不会傻到出去活受罪,还有些事情必须要我去办,我先走了,等有时间好好在大排档吃一顿。”

    “好,我等你。”胡狼知道徐饶跟他不处于一个世界,他也无法想象徐饶要经历多少东西,只是使劲点了点头,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帮这个一个跟他几乎算的不相关的家伙,只是胡狼心的三分热度罢了,他一直在想着,也许错过这么一个人,自己这辈子估摸着都不会再遇见这样一个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出现的家伙了。

    徐饶伸出手,两人握紧良久才松开,拒绝了胡狼送他的好意,徐饶这样再次扎入了这无边无际的夜。

    一直等徐饶走后许久,佝偻医生才问道:“你是在哪里遇见这么一个怪物。”

    “该怎么说呢?这都是冥冥之注定的事儿,这真是一个大神仙。”胡狼觉得自己又有了一个在酒桌吹牛扯淡的故事,而且这个故事还是真实存在的。

    佝偻医生看着徐饶躺过的病床,摇着头说道:“至于到底是不是大神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样的家伙,绝对算不是一个人。”

    行走在冷风的徐饶,当然听不到胡狼跟佝偻医生的对话,但是却能够体会到这快要枯朽的身体给予他的折磨,走在这偌大的城市,徐饶一时不知道自己的归处,他想要回方十街,但想想作罢,自己这副模样回去只会给人多余的担心,他最后想到一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拦下一辆出粗车奔向那个地儿。

    烟熏火燎的吧,一个衣着打扮连混子都不敢下手的女人正疯狂的敲打着键盘,看着屏幕的小人跳动着,这似乎是一个叫做劲舞团的游戏,虽然已经过时许久,但是这女人的眼神不是一般的专注。

    一个男人坐在了女人附近的座位,发出一阵声响,不过却没有打断这个女人那坚定不移的眼神。

    “我还以为以后见不到你这个家伙了。”太妹没有停下手的动作,对徐饶说道。

    徐饶强笑着,用那无苍白无力的声音说道:“差一点见不到了。”

    “人救出来了?”太妹笑了笑,似乎觉得徐饶这厮话说的严重了。

    但是这一次,太妹却没有听到任何回答,不过屏幕的小人让太妹移不开目光,只是再次重复问道:“人救出来了?”

    但是仍然没有回答,太妹有些不耐烦了,纳闷这个怪胎到底在下着什么棋。

    “救出来了。”这是一个似是带着太多太多东西的声音,有呜咽,有哽咽,还有自嘲与讽刺。

    太妹转过头,手停下了动作,看到一个哭的泣不成声的男人,这是一张怎么都说不沧桑的脸,哭起来像是一个孩子,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但是在在天真无邪的眼,却藏着那么多那么多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