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章 结束亦是开始
    恭三儿一阵笑,那小声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好似用手指甲划着黑板的感觉。

    “想不到你还挺有闲情雅致,大老远跑来回忆这么一座城市,不怕触景生情?”郭野闭着眼说道。

    “触景生情?不存在的,我早已经金盆洗手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值得我怀念的东西,最多最多是想想该怎么死一个体面罢了。”恭三儿点燃一根烟,吹着冷风说着,这给人一种很是强烈的错觉,那是这个小人物的脸面突然变的有些顺眼几分。

    在恭三儿身边的孩子,这一次格外的老实,只是沉默着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郭野笑了笑,不过笑的有几分毫无感情,摸了摸脖子说道:“你这厮现在想要在北京白手起家我都觉得不抽象,不过死的体面这一项,你还是此打消点吧,这个浮躁的世界可根本不会给你这个小人物任何体面。”

    恭三儿露出几分伤心的神色,显然是被郭野教育了一顿,这个嘴有三寸不烂之舌的小爷竟选择了沉默。

    “不是我撵你,该走时走吧,这么一座城市可并没有值得你看的地方,越看越闹心,最后要是陷了进去,可没有人会拉你出来,毕竟登摩之后也剩下你这么一个家伙。”郭野终于睁开眼,不过却没有看向恭三儿,而是看向眼前的这么一座城市。

    恭三儿叹了一口气,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把他极其想要说的东西说出口,起身拍了拍屁股,准备带着四川离开。

    “还有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郭野叫住了这个刚刚在北京还没有落脚的小爷。

    “这一次,没有了,登摩已经过去了,我这个旧时代的残党,这个城市已经没有了留给我的位置,再见一个人,我离开北京,永远都不会回来,算是如了你这个老人的愿。”恭三儿表情极其认真的说道。

    郭野笑了,不过仍然是那让人觉得不像是笑容的笑容,再次躺下闭眼说道:“你这小爷,嘴口还是一如当年一般,骂人都让人挑不出来理,如果说你是时代的残党的话,那么我不连一个余孽都算不?”

    恭三儿嘿嘿的笑了笑。

    “别埋汰我了,走吧,说不定还能够留下一个安定的晚年。”郭野说着,似乎打算这样睡下去。

    恭三儿带着四川离开。

    “小爷,刚刚那个家伙是谁?”四川小声问道,他能够感觉到恭三儿在那个男人身边的表情,那是自从他接触恭三儿起,恭三儿从未露出过的神情。

    “那个家伙到底是谁?如果非要说的话,他连一个人都不算,他只不过是一个可悲的孤魂野鬼罢了。”恭三儿喃喃着,露出一个很严肃很严肃的表情,这个表情让四川不该继续问下去。

    静悄悄的湖畔,郭野脸仍然是那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似是跟这清风喃喃着:“恭三儿,最后都还不忘埋汰我这么一下子,这夜晚又要难熬了。”

    也许自始至终,那个想要死一个体面,那个一个旧时代所留下的唯一,那个触景生情,那个深陷其,那个无法自拔,那个最后的残党余孽,都是他自己。

    常家资助的一家大型的私人医院,病床躺着经过小手术的常华容,另外一边是满脸苍白似睡非睡的苏茜。

    常怀安一直站在病房门口,迟迟没有进去,他身后还跟着他这个未来的亲家王富贵,不过让常怀安厌恶的是,王富贵那脸一直挂着那献媚一般的笑容,如果放在以往还好,但是现在常怀安怎么都觉得这是一个不该笑出来的场合。

    “常兄,不对不对现在得撑常家主,我这个小女脾气从小被我惯坏了,劳你多费心了。”王富贵说着,扭动着他那个肥大的身体。

    “孩子的事,我觉得我们这些大人还是不掺和的好,茜茜这姑娘我觉得不错,至少华容强一段。”常怀安说着,脸挤出一丝强笑。

    “常家主说笑了。”王富贵点头哈腰的说着,正打算再跟常怀安聊一聊,常怀安已经进入了病房,王富贵也硬着头皮跟了去。

    走进病房的王富贵,第一眼看了看似乎是睡着了一般的苏茜,然后又迎着一脸笑看向常华容,见常华容一脸严肃,王富贵连忙收起的笑容,像是一块木头一般在原地站着,是那么的多余,完全不像是要嫁女人该有的模样。

    常怀安走向常华容的床边,脸表露出几分担忧的神色,还没有等他开口,常华容抢先说道:“茜茜没事,我也没事。”

    “没事好,没事好。”常怀安吐出一口气说道,似乎这对于他来说,这是最好最好的结局,看着没事的常华容,即便是他现在背已经扛了一个沉甸甸的东西,但是常怀安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听我派去的人说,现场还有一个男人,是他创造了机会,那人是谁?”常怀安在病床坐下说道。

    被提起这个,常华容的表情有了很明显很明显的变化,连看似熟睡的苏茜的身体都有几分的颤抖。

    “那个家伙叫徐饶,是茜茜的朋友。”常华容用有些颤颤巍巍的声音说着。

    徐饶,王富贵觉得怎么对这个名字这么熟悉,但是他是想不出从这里听过这个名字,倒是跟着王富贵走进病房的杨森表情有了很微妙的变化。

    “徐饶....徐饶....”常怀安念叨着这个对他来说也是空白名字,最后说道:“其实是一个我不知道名字的年轻人在最后帮了我一个忙,他告诉了绑架你们的车牌,我想问华容你是不是认识这个男人,长相不算出众,身高大约只有一米七左右,偏瘦。”

    “那或许是他。”常华容吐出一口气说道,似乎感觉的分外的无力,虽然这个徐饶是他跟苏茜的救命恩人,但是常华容总觉得自己这一生都无法再直视那个家伙。

    “这人现在怎么样了?可不能怠慢。”常怀安说着,毕竟如果没有这个一个似是钉子的年轻人,恐怕今晚会发生他都无法想象的恐怖事情。

    “他....他....”常华容觉得自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难道要说他这样把生死未卜的徐饶扔到了那算的荒郊野外的地方。

    似乎是看到了常华容的难言之隐,常怀安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你不想提,算了,只不过这恩情一定得换,你要是觉得还不了,我常家来还,他所救的可不光光只有你们,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常家,下一次约他来见我。”

    常华容表情难堪无,最后还是微微点了点头,只是似是转移着话题说道:“我累了。”

    “好,你先休息。”常怀安柔声说着,带着王富贵离开病房,在病房门口,是吕八方。

    “一切都妥当了?”常怀安对满脸沉重的吕八方说着。

    “都安排妥了,常家的所有生意也渐渐回归的正轨,只不过常钟祥死了,死于一场意外,死在了斗狗场。”吕八方在常怀安耳边说道。

    常怀安似乎对此并不觉得意外,仅仅是吩咐道:“八方,常家我现在没有相信的人,孩子们交给你了,我这几天有的忙了。”

    吕八方微微点了点头,欲言又止,但是还没有把话说出口常怀安告别了王富贵离开。

    寂静无的病房,似是传来了哽咽声。

    “茜茜,接下来要我去面对他,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常华容温声说着,他知道自始至终苏茜都没有睡,又或者苏茜怎能睡着。

    “我想离开。”苏茜用哽咽的声音说道。

    “等收拾好一切后,我们出国好不好?”常华容说着,他能够体会到此刻苏茜心的感情,甚至他都有些无法释怀,也许这是人性,在绝望的环境之,他们选择了自认为正确的选择,再回忆时懊恼无,但是一切都已然无法重来。

    “嗯。”苏茜微微答应了下来。

    起这家专业医院,那家简陋无的私人诊所,佝偻医生从算不急救室的急救室走出,发现胡狼还正守在门口。

    见佝偻医生出来,胡狼起身问道:“老滨,怎么样了?”

    “挺过来了,这家伙到底是不是怪物,这身体硬的跟钢板似得,这些伤都是外伤,主要还是疲惫过度跟失血过多,修养一阵子好。”佝偻医生说着,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身体,先不说那满身恐怖的伤疤,更可怕的是这个年轻人那变态一般的恢复能力,这完全可以说用迹来形容,一般人恐怕经过这个年轻人所承受的东西一半估摸这垮了,这年轻人竟然还能够支撑的站起来。

    “这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练家子,这小子可交给你了,钱从这卡里扣,密码六个六”胡狼把银行卡递给佝偻医生,虽然跟胡狼十几年的交情,佝偻医生并没有客套,只是收过了卡,也许正因为这完完全全的利益关系,两个人的关系才能够维持如此如此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