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救赎(六)
    “你....你是何方神圣?”常汉川完全被这个男人出手所震撼住了,他自认为这辈子没有见过这种级别的家伙,即便是他们那个纷争的那个年代,也没有见过如此妖孽的存在。

    “我不是什么何方神圣,也不是什么鬼神,更不是什么妖孽,如果非要说些什么的话,只能说跟这么一场戏有一点关系的看客罢了。”郭野看着常汉川身的伤势,皱了皱眉头,欲要搀扶住这个老人,常汉川却拒绝了郭野。

    “你到底是谁的人?这总该让我知道吧?”常汉川说着,他是个很不喜欢欠别人人情的人,更别说这种重到用言语几乎无法估量的人情。

    “即便你知道,这个人情你也没有办法还了,还是不知道的好,你不用叫救护车?”郭野说道。

    “不需要,我不信这个世界有没有办法还的人情。”常汉川摆了摆手,似乎是打算从这个问题执拗到底。

    郭野很是无奈,因为这是一个问下去并没有什么让人扬起嘴角的问题,但是实在熬不过常汉川的眼神,只好说道:“派我保护你的那个男人,是个我很讨厌的家伙,不过正如同你这还不完的人情一般,我估摸着讨厌他调侃他的机会都没有了,他叫常石龙,一个舍身扶起半个常家的男人,我希望你能够记住这么一句,常京山或许振奋了常家,那么这个家伙则让这个常家多多辉煌了十年。”

    常汉川的表情复杂极了,他想象不到常石龙手会有这样的底牌,眼前这个恐怖的男人难道还不足以改变这一切吗?不过这些疑惑,他已经永远无法再问常石龙。

    “看样子我还是不告诉你的好,不过已经没有关系了,常家仍然可以照常运转,死多少人都无所谓,有再怎么不合情理的故事也无所谓,毕竟这是家族。”郭野打了一个哈欠,见这个老人实在不会再接受他的任何好意,也不用热脸去贴这个冷屁股,有些不负责任的离开,毕竟他已经完成了常石龙所嘱托的东西,只是心有一丝为这个他所讨厌的常石龙打抱不平,不过也仅仅是心有这么点想法罢了,郭野很是清楚,即便是他在这个常家闹破了天,都不一定能够讨回这个公道出来。

    如果说这个社会,这个时代,这个江湖还有英雄的话,那么常石龙怎么说也要算一个。

    一辆早已经停产的老牌红旗车,尉迟常威终于拨通了那个他已经数十年没有动的号码。

    尽管这两个号码的联系早已经生气了锈迹,但是仍然是仅仅响了一声被接过。

    “看来一切都结束了。”对面传来李家家主李鹤山的声音,虽然李家与尉迟家一直是势不两立的地步,虽然这两位资历最老的一辈子都不知道这恩怨到底是什么,不过只知道这一段恩怨已经传承了五代之久,到底是因为什么结下梁子谁也不会关心,只关心谁生谁死。

    “你这一步棋走的有些丧尽天良啊,李鹤山,不用一兵一卒让整个常家差点崩溃,要不是常石龙自杀结束争斗,说不定还真如你所愿。”尉迟常威说着,声音却并没有一丝善意,甚至有几分嘲讽。

    对面传来李鹤山几声有些僵硬的笑声,李鹤山似是感慨的说道:“尉迟常威,彼此彼此罢了,你还是不是往常家塞了那么一头野兽,再说从一开始我不报什么希望,只是看西城区平静了太久,想要打几个水漂罢了,没想到倒是钓出几个怪物出来,不光光是你,常家那些为出山的老东西,甚至还是徐丰年,有意思,着实的有意思。”

    “不怕惹火身?宴会可是要来了,你玩这么一出,不觉得有风险?”尉迟常威说着,似乎很是不满自己这个老劲敌的作风。

    “是玩大了点,我也想不到会到这个地步,毕竟人心这东西,很恐怖,我看了一辈子,现在都看不透,不过我多多少少也得做些什么,否则怎么也对不起你打过来的这通电话,那被我玩弄的人心,我替常家铲除了,反正我也不觉得下这么一盘臭棋了。”李鹤山说着,声音满是玩味,似乎对这么一场牵连着无数人生死的大戏,很是不屑一顾,又或者自始至终他都把这一切当成了一场游戏罢了。

    “真是冷酷无情啊,倒是符合你的作风。”尉迟常威说着,觉得两人已经没有必要聊下去了,欲要挂掉电话之际。

    “尉迟常威,你这一通电话算不算是威胁?”李鹤山突然问道。

    “威胁还是不威胁,看你怎么想。”

    “如果今晚我不答应你对常家松口,你是不是还会像是二十多年前再跟我硬碰硬一次?”李鹤山似乎在追求着尉迟常威口一个答案,这两个几乎快要站在金字塔顶端的老人,也许在快要闭眼之际,总想着要做些让这座城市永远都不会遗忘的东西,可惜是这一副身子骨早已经经不起什么折腾,背后的家族也是如此。

    “我一点也不介意跟你李鹤山再硬碰硬一次,这是我的答案,你满意了吗?”尉迟常威很清楚自己这个一生之敌到底在想着什么。

    “很满意,那么我们宴会再见。”李鹤山带着几分笑意说着,然后挂掉了尉迟常威的电话。

    “如果可以,我宁愿让尉迟家倒退两年,也不愿意打这么一通电话。”尉迟常威挂掉电话后,对开车的周铁器说着。

    “只能说老爷子你太过了解李鹤山了。”周铁器说着,虽然他不知道李家跟尉迟家的恩怨确切是什么,但是李鹤山跟尉迟常威的故事,他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虽然已经是一些老古董,但是似乎这么多年,双方都没有放下。

    尉迟常威叹了口气,然后用微弱的声音说道:“人生在世,需要了解自己的朋友,但是更需要了解自己的敌人,我这一生,也这么一个放不下的东西,到死都放不下,这一段恩怨,我希望到死都不要提,但是还是动了。”

    周铁器听着尉迟常威的喃喃声,并没有敢搭话,毕竟这仅仅是尉迟常威的自言自语罢了。

    此刻手机再次响了,尉迟常威看着号码,表情稍稍少了几分的阴霾,接通了电话。

    “我已经把人情还了,常汉川现在没死,对付他的于家也被我打退了,尉迟老爷子,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尉迟常威还没有说完,对面直接挂掉了电话,甚至都不愿意听尉迟常威那最后一声叹息。

    另外一边,在那如同宫殿一般的房间,李鹤山挂掉电话后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信宜,事情已经败露了,尉迟家牵扯了进来,把知道太多东西的常钟祥给我彻底肃清掉,还有只要是牵扯进来此事的,只要是信不过的,都不要留。”李鹤山冷冷的说了这么几句。

    “老爷子,我明白了。”李信宜点了点头,对面已经挂掉了电话。

    李信宜还没有放下手机,一通电话打了过来,来自于常钟祥,李信宜并没有太过惊讶的神色,因为他早早预料到场钟祥会打给他。

    “李少爷,出事了,常石龙自爆了,常汉川也开始怀疑我了,只有李家能够救我了,你可不要见死不救啊。”对面传来常钟祥那迫切无的声音,显然这个狡猾了一辈子的老狐狸是真的怕了。

    “我们是朋友,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你来斗狗场,我们聊聊,李家是不会抛弃你的,而且老爷子已经派了于肖虎在暗下手,常汉川不出意外的话,今晚会死。”李信宜很镇定的说道。

    对面的常钟祥听到常汉川会死的消息,面露喜色,好似看到了那么一丝的希望,虽然他能够耍的常汉川团团转,但是要是真跟常汉川火拼起来,他这点实力还真不够常汉川这个老阎王塞牙缝的。

    “好好好,李少,我们斗狗场见,我这赶过去。”常钟祥连连答应了下来,这样挂掉了电话。

    挂掉电话,常钟祥的表情终于缓和了几分,看着越来越远的北京城,常钟祥突然觉得有什么蹊跷,毕竟今晚并没有发生他所想象的事情,常家很安静,太过安静了,难道一切都因为常石龙孤独的死而结束了吗?

    虽然心有着千万想法,常钟祥还是抛出了脑外,最后坚定了一个想法,那是脱离常家,他已经不敢觊觎这家主的位置,毕竟今晚四个老人全部到场,尉迟常威似乎也认可了常怀安,他已经不敢在让自己的野心继续肆虐下去,因为接下来,他可是玩火了,毕竟常怀安已经稳稳的坐了常家家主的位置,而且最恐怖最恐怖的东西是,常怀安知道他所做的勾当,而且他也完全的触及到了常怀安的逆鳞,他只要趁常怀安还没有找他算账前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