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一十章 救赎(五)
    “也许是,也许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吧?尉迟常威,如果你还有眼珠这东西的话,就不要再闹下去了,难道说死一个常石龙还不够吗?常家还有多少这种人物?”尉迟常威说着。

    “我想知道真相。”常汉川叫住已经上了车的尉迟常威。

    “真相?真相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没有真相,不过我希望这会是一切的结束,这也许会是最好的结局,常汉川不要再斗下去了,就当给快要进棺材的自己再留下这么几分的颜面。”尉迟常威留下这么一句上了车,虽然常汉川仍然一脸的不知所以。

    常汉川仍然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善后的人清理着常石龙的尸首,总觉得心中猛然失去了一些东西。

    “发生了什么?”常汉川问向自己身旁的胖子。

    孙茂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常怀安,我再问你一遍,这常家,你要还是不要?如今一切都已经摆平,常家需要有人扛起这大旗。”一直没有发言的老人终于开口,似乎他的话才有着举足若轻的地位。

    常怀安再次坐下,他终于想到了常石龙那个笑容,突然觉得在自己即将要释然的时候,又有一些格外沉重的东西压在了他的身上,他觉得他又已经变的不得不放手的地步。

    “我现在又能够扛起多少?”常怀安妥协一般的说道。

    四个老人脸上终于露出了喜色,其中一个说道:“我们会全力辅佐你,这是常石龙的意思,也是我们的意思。”

    常怀安慢慢点了点头,身体再次被靠上了那巨大的枷锁。

    常汉川上了车,吩咐孙茂开车离开,他累了,打心眼的累了,他需要一些时间来考量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孙茂发动这辆大悍马,行驶出去,不过就在常汉川闭目养神之际,刚刚开出去一个路口,一辆闯了红灯的工程车就这样撞到了大悍马身上,发出一声巨大的碰撞声。

    尽管这是铁皮怪兽就经不起这一次巨大的打击,悍马直接被掀翻下去。

    常汉川直接感觉世界一阵天翻地覆,爆出的安全气囊似乎打断了他的鼻子,等悍马终于停下的时候,常汉川脑中的空白感正好消逝下来,他看了看开车的孙茂,却看到孙茂已经咽了气,常汉川挣扎的想要从后座爬出来,最后的求生本能让他爬出已经完全撞变形的悍马,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刺眼的远光灯就已经照向了他,两辆黑色的无牌奥迪a6停下,匆匆下来把几个人影,走向他。

    常汉川好歹也经历过无数的风雨,立马冷静下来,现在他只想知道,是谁要杀了他,脑中有着几种假设,常石龙的人,常怀安的人,还有就是常钟祥的人,但显然随着那走向他的rén miàn目越发清晰,他的想法全部都成了错误。

    “于肖虎。”常汉川说着,不过这时他的双腿已经无法再支撑他站起,只能够靠着冒着热气的悍马半支撑的站着,不过光是这样站着,就已经足够消耗他现在的气力。

    “常老爷子,好久不见。”于肖虎冷笑着,直接吩咐身边的手下拎刀冲向常汉川,似乎不愿意给常汉川任何的机会。

    “常老爷子,想不到你英明一世,最后让人成了小棋子,常家看来是注定要折在你这种愣头青手中。”于肖虎慢慢点燃一根烟,欣赏着常汉川最后最后那精彩无比的表情,似乎这是最大的讽刺。

    远离战场的战场,徐饶摇摇晃晃的下了楼,呼吸着久违的没有血腥味的空气,徐饶只感觉自己丢掉了身上最沉重的东西,尽管是那么那么的释然,但是心中却增添了无数无数的刀口。

    他颤抖的掏出手机,拨打了那个号码,也许是因为胡狼没有跑远,五分钟的时间就赶了回来,不过等胡狼看到徐饶这伤痕累累到极点的模样,眼睛都看直了,不过胡狼还算仗义,没有放下现在几乎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的徐饶一走了之,而是下车架着徐饶上了车,发动马六一路离开这是非之地。

    “师傅,到底发生了什么?”胡狼把油门踩到了底,看着似乎在生死边缘挣扎的徐饶说道。

    徐饶似乎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仅仅是断断续续的发出几个字,但是因为太过模糊,甚至连胡狼都听不清,这让胡狼更急了,恨不得给这辆破马六后面再加上两个火箭,只是一路上都在拼命的跟徐饶说着撑住两字。

    这是胡狼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就在跟生命赛跑两字。

    依靠着悍马的常汉川终于想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此刻他只想把常钟祥扒皮抽筋,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只能傻傻的看着这几个训练有素的shā shǒu走向他。

    “这么多人欺负一个被人玩弄的老头子,是不是有点太说不过去了?”一个很不中听的声音传到了众人耳中,于肖虎转过头,一个看起来着实可笑的家伙正站在他的身后,一身破烂,一顶压的很低的黑色帽子,遮住了这个中年男人那么不堪的脸。

    “直接弄死。”于肖虎一点也不给这个中年男人发言的时间,对身边两个男人说道。

    两人直接奔向这个口出狂言的家伙,两把jun1 cì也刺向这个中年大叔身上的两个地方。

    但是还没有等他们靠近这个家伙,一把jun1 cì就已经落了下来,一只手掐在这个训练有素男人的脖子上,这个男人本能的挣脱,却听到了他生命最后的乐章,断裂声。

    此刻另外一把jun1 cì已经刺了上来,但是还没有等这把jun1 cì接近这么一个不堪人物,这个男人已经莫名其妙的倒下,这是一股让人感觉到窒息的差距。

    “这么多年不出手了,对付这么几个连门外汉都算不上的家伙,我都觉得可笑,还有你这个野心家,如果能够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就给我带人滚蛋,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男人一脚踹出去那个shā shǒu,然后直勾勾的看着于肖虎,眼神之中瞬间放出一股可怕的杀意,这让于肖虎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般。

    “全部给我上。”于肖虎说着,尽管他身边的吴孟华已经拉住了他,或许这个喜欢花花草草的男人已经从这个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身上嗅到了那绝对不要招惹的东西。

    很华丽,只能够用华丽也形容,这些于肖虎手中精英中的精英,就好似幼稚园的孩子遇到了拳击手一般,完全算的上没有任何还手能力,只能一个一个的被这个怪物慢慢折断自己的脖子。

    “人带少了”于肖虎声音颤抖说道,他本以为对付一个常汉川,少带一些人掩人耳目,但是着实想不到会杀出这么一个比猛人还要猛人的家伙。

    “对付他,带多少人也没用,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出手的必要了,个人感觉我跟他过招应该最多最多游走三个回合。”吴孟华算不上挫败的说道,也许他所陈述的东西,只是事实而已。

    本来于肖虎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这样毫无悬念的断了,他做梦也想不到在吴孟华的嘴中,他能够听到这样的话,他自认为吴孟华是于家最能打的存在,但是没有想到在眼前这个他都瞧不起的家伙,竟然游走不了三招,这是一种于肖虎几乎无法想象的落差。

    “这人跟我们这一类人不是一个次元,只能祈祷他并没有什么杀心。”吴孟华小心喃喃着,他能够嗅出郭野跟他身上本质的区别,又或者这么一个家伙,吴孟华觉得都已经无法再算是一个人,这种家伙,就是为了杀戮而存在的怪物。

    “你们嘟囔完了没有?还有没有人来跟我打?没有的话我可就要收场了。”郭野迎着风,站在这个斜坡上,点燃一根烟,这个最不像是人的家伙,却露出一个最像是人该有的表情,如果说连这都是wěi zhuāng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估摸着也就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人去相信了。

    “我们离开。”于肖虎硬着头皮说道。

    “请便,不过这烂摊子我可不负责。”郭野揉了揉手腕,也许因为太久没有出手的原因,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腐朽的感觉。

    “我们负责。”吴孟华抢在于肖虎之前回答,他生怕于肖虎说错了话,毕竟他们现在的生死,仅仅只是在眼前这个家伙的一念之间罢了。

    “这才像话。”郭野笑着,完全不像是刚刚亲手解决了七条性命的样子,活脱脱的就像是一个妖孽。

    于肖虎一副完全咽不下去的样子,他能够感觉到机会在他手中悄悄溜走。

    “孩子,有点野心不是坏事,但是自己的那点野心也是被人随便利用的话,就有点太不值钱了,虽然我是个局外人,说几句公道话,这无谓的争斗,只会炫耀着自己到底是多么可悲罢了。”郭野在于肖虎临行前,给予于肖虎这么一句。

    于肖虎虽然很是不服气眼前这个家伙,但是奇怪的是竟然把这一句话给深深的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