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零六章 救赎(一)
    红色的马六停在了那一栋出租楼下,胡狼指了指那有些偏僻的二层小楼说道:“师傅,车停在那儿。”

    徐饶点了点头,对蠢蠢欲动的胡狼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如果今晚我都没有下来,你直接走吧。”

    “师傅,要不要我再叫几个人过来?虽然他们都是吃干饭的,但还能多几个肉靶子。”胡狼当然能够听明白徐饶的意思,这说明徐饶心其实也没有多少底气,至于所付出的代价,胡狼用屁股想都能够想出来。

    徐饶摇了摇头,叫多了人只会让他感觉到碍手碍脚。

    “好吧,师傅你多多保重,留在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可不要想不开啊。”胡狼小心翼翼的说道,他已经能够感觉到了徐饶身那慢慢涌的战意,很可怕,让胡狼的背后莫名的一凉。

    徐饶点了点头,领会了胡狼的好意,但是他又怎能后退。

    徐饶下了车,看着那摇摇欲坠的二层小楼,以及天空那什么风都吹不散的阴霾,慢慢活动了活动手腕,努力让自己的喘息更加平静几分,这样悄悄踏了去。

    二层楼,魃子正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想想还要从这个地方待三天,魃子觉得有些头痛欲裂,他宁愿出去放放别人血,也不愿意忍受这一份对他来说很是多余的寂寞。

    而独眼王力量,正坐在一旁闭目养神,这个男人已经一天没有说一句话,沉默的像是一尊雕像,大有一些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意思。

    已经醒过来的黑眼吃了两盒盒饭后,又继续躺在沙发的另外一头呼呼大睡。

    至于被绑的常华容跟苏茜,已经被松绑,也许是这两人实在对这三人其的一人都构不成什么威胁的原因。

    两人坐在屋另一边的沙发,常华容一直跟苏茜有的没的开着玩笑,似乎是在缓和这冰凉的气氛,但是几次无果,最终也只是仰头躺着,一副听天由命的架势。

    苏茜一直沉默着,透过那封闭的窗,看着天空从白变灰,从灰变黑。

    楼下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王力量睁开眼,对魃子说道:“你要了外卖?”

    魃子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

    “去看看。”王力量微眯着眼说道,已经开始透过窗户打量着楼下的情况,路边似乎没有停什么可疑的车辆。

    魃子点了点头,打开门轻悄悄的下了楼。

    敲门声仍然没有间断的意思,魃子慢慢打开这并没有猫眼的门,仅仅露出一个小缝,因为没有开屋灯的原因,只能够允许他看到敲门人的模样,敲门人看不到屋,只能够看出一片漆黑。

    是一个身材算的消瘦,长相看起来平淡无的普通,这是魃子的第一印象,至少在这个家伙身,他感受不到让人觉得危险的东西。

    “什么事?”但尽管如此,魃子还是警惕的问道,仅仅是来自本能,这种没有明天的日子,让本来粗大条的魃子仅仅学会了一样东西,那是小心。

    “屋的车是不是你们的?挡路了。”徐饶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这是一个不敢惹事非的斗升小民特有的表情。

    魃子将信将疑的看着这个家伙,似乎在寻找这个斗升小民所隐藏的东西,但是除了那惶恐的模样,他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等我去拿车钥匙。”魃子说道,然后了楼。

    “什么人?”已经警惕的站起的王力量看魃子楼问道。

    在角落的苏茜跟常华容也感受到了这凝固的气氛,似乎从其看到了一丝叫做曙光的东西,但是等魃子说出下一句的时候,常华容的表情又变成了死灰,倒是苏茜的表情有些些微妙的变化。

    “一个家伙要我们移车,是个窝窝囊囊的年轻人,一副颤颤巍巍的模样。”魃子说道。

    “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王力量仍然放不下心来。

    “他那模样,都tm经不起我一拳头,而且周围根本没有什么动静,这厮一个,你觉得这个小老百姓能掏出一把汤姆逊来扫射?”魃子拿起车钥匙说道。

    “我亲自来。”王力量拿过了车钥匙说道,显然是对魃子放心不下来。

    “老大,我来吧,你太过显眼,而且身还有案底,还是别露面的好,有什么异样我直接呼你是。”魃子再次抢过钥匙说道。

    王力量虽然仍然一脸的担忧,但是想想魃子所说的,也只好作罢,再次叮嘱魃子万事小心后才目送着魃子下楼。

    王力量坐下,他似乎是注意到了常华容表情的变化,冷笑道:“你们最好不要奢望会有人来救你们,他们会不会自身难保不说,只要他们踏了来,刀一定会先架在你们的脖子,这样乖乖的待着,说不定你们还有机会能活。”

    听到王力量的威胁,常华容露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只是自求多福的慢慢躺坐下,一只手慢慢握住了苏茜的手,却感觉苏茜的手是那么那么的冰冷,但是常华容却感觉到这一只冰冷的手正有一些微微的颤抖。

    楼下,魃子再次打开门,那个探着脑袋看起来有些可悲的家伙仍然站在那里。

    这一次魃子直接打开门走出,然后又关了门,徐饶才见到这正主,这个身高有一米八左右的年汉子身穿黑色的皮夹,一张悍匪该有的脸面,胡子拉碴头发也歪七扭八,看起来像是一个搞艺术的大叔。

    “走。”魃子拿起车钥匙说道,自己走在了前面。

    徐饶跟在魃子的身后,一直绕道二层小楼后的停车道,魃子才指了指那停在里面几辆满是尘土的车子说道:“哪一辆车是你的?”

    徐饶指了指那辆灰色的宝来,魃子刚刚顺着徐饶的方向看过去,徐饶动了,于此同时这个看似粗大条的汉子也动了。

    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魃子很是惊险的躲过徐饶的拳头,同时一脚把徐饶给踹开,这只有四米宽度左右巷子,徐饶直接被这有着巨大蛮力的一脚给踹到了后墙,猛的一生撞击声,由此可见这一脚到底有着怎样的威力。

    “你小子是谁?”魃子得手后,呵斥道。

    徐饶没有开口,而是慢慢靠着墙直起身来,感觉自己肚子一阵翻涌,忍不住想要吐出什么来,但是徐饶还是硬挺着站着,这还仅仅只有一个,楼还有着两个,说不定要这个家伙还要棘手。

    魃子笑了笑,因为通过刚刚的等待,他没有等来徐饶的救兵,这说明来救人的,只有这么一个家伙,一脸看起来怎么都不算有威慑力的家伙。

    见徐饶并不开口,魃子攥了攥手指,发出啪啪作响的声音,说道:“对付你这个小烂仔,我一个人足够了,正巧大爷现在闲的慌,让你来给大爷解解闷,你可打两下倒下了。”

    有些昏暗的巷子,徐饶脸慢慢爬一股冷笑,似乎是在朝自己想象发展着,已经让他独自一人面对这三个悍匪,算是再给他一副这样的身躯,徐饶都觉得自己挺不住,这样逐个击破,虽然不能保证有多么大的胜算,至少能够增加几分拯救那个女人的几率。

    “别浪费时间了,来吧。”魃子说着,但是他声音还没有落下,徐饶直接踏了来。

    七步杀,崩!

    面对这气势汹汹的年轻人,魃子脸都没有那如临大敌的表情,因为通过刚刚的交手,他觉得这是一场完全没有什么悬念的战斗,魃子直接没有躲闪,打算直接接下这么一招,他想要这个有眼无珠的家伙真正体会一下叫做绝望的东西。

    但是等这个年轻人撞向自己身体的那一刻,魃子觉得自己看错了,巨大的冲击感袭来,不过魃子还是硬生生的扛了下来,但是徐饶并没有此罢手的意思。

    七步杀,挺!

    本来绷紧的身体,猛的挺了去,直接把不在一个重量级别的魃子给撞向身后的墙壁,发出一声巨响。

    魃子直接吐出一口血水来,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被震碎了一般,但是肾腺激素还是让魃子推开徐饶,但是一切已经迟了,这带着徐饶所有暗劲的天罡拳已经落在了他的胸口。

    后背再次跟身后的墙壁有了亲密接触,也许是因为这一次冲击力实在过于庞大,魃子直接又弹了回来,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被这一股蛮劲所摧破!

    七步杀,破!

    这最后一步,行云流水的打向弹回来的魃子身,徐饶没有进行任何保留,完完全全的火力全开,因为他的时间也只有这多。

    魃子再次挨了这么一下子,整个身体直接落在了墙壁,如同断了线的木偶一般倒下。

    “五分钟了...”王力量看了看手表,因为他还没有听到发动汽车的声音。

    “我下去看看。”黑眼一脸苍白的黑眼说道。

    “我亲自来,你把这他们再次绑起来,如果来的是别人,拿他们当人质,明白吗?”王力量斩钉截铁的说道。

    黑眼虽然一脸纠结,但还是点了点头。

    “如果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先杀一个也没事。”独眼冷冷的瞥了眼那在角落面无血色的男女,然后大步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