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零三章 遗嘱(四)
    等徐饶再次站在了徐家的大别墅前的时候,此刻已经差不多接近了凌晨两点,虽然这个时候吵醒徐家老爷子是一件不雅的事情,但是徐饶是真的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够霍霍了。

    替徐饶开门的是个年女人,这个女人脸挂着说不善意,也算不敌意的表情,并没有跟徐饶说一句话,只是简单的开门关门,然后领着徐饶走进了别墅。

    最后把徐饶领到了一扇红木门前,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自始至终,没有任何语言,甚至是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徐饶通过这女人的步伐,总觉得这女人格外的不简单。

    慢慢推开红木门,这是一个有些昏暗的书房,唯一还算亮的是那巨大书桌的台灯,戴着老花镜的徐丰年放下老花镜,冲算的不速之客的徐饶笑了笑。

    穆黄花正坐在另外一边,手拿着一本有些年岁的老书,看徐饶进来,慢慢合了书,脸挂着一股笑意瞧着徐饶,似乎是看着一个无悲催的家伙。

    “老爷子,不好意思,麻烦你了。”看起来无憔悴的徐饶强笑道。

    徐丰年却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你不必在意,这几夜我也是辗转难眠,正愁没有个人说说话。”

    徐饶知道这是徐丰年的客套话,在徐丰年对面的木椅坐下,徐饶犹豫了犹豫,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是关于常家的事情?”还没有等徐饶心有一个决断,徐丰年提前说道。

    “我需要见常华容的父亲,不知道你能不能让我见他一面。”徐饶开门见山的说道,觉得遮遮掩掩的反而不痛快。

    “现在?”徐丰年并不觉得徐饶这直言不讳有什么不妥。

    “现在,你可以替我打一声招呼,我有些事情需要当年跟他聊。”徐饶说着。

    “我明白了,我可以替你打这个电话,不过你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这应该不过分吧?”徐丰年说道,其实今晚换做旁人,他怎么也不会打出去这个电话,毕竟现在是关键时刻,他徐家保持着是立态度,尽管这个电话有些无关紧要,但是传到有心人的耳,往往会有一些说法。

    “弘扬机场最近发生了一场绑架事件,绑走了常华容跟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因为我才牵连进来的,我得对她负责。”徐饶说道,并没有隐瞒什么,毕竟他是有求于人,而且跟眼前这个老人谈判如果用对付胡狼的态度的话,估摸着他现在已经咽气了。

    “是那个女人吗?”徐丰年轻声说道,结合眼下这几个关键词,他想到一些莫名心疼眼前这个家伙的东西。

    徐饶点了点头。

    “到底是她因为你而牵连了进来,还是你因为她而牵连了进来?他们出现在机场,这说明了什么呢?徐饶你是不是有些太过自作多情了些?”徐丰年直接说道,也许这些话对于徐饶来说有些刺眼,但是这些话,徐丰年觉得自己有义务说,也必须要说,他不忍心看着徐饶跌进那个唯有英雄跟美人关的陷阱。

    “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最后打电话打给了我,似乎是有些话还没有说出口被人带走了,我想不知道她到底要说些什么,活着也好,死了也好,我怎么也得见到那个人。”徐饶有些钻牛角的说着,尽管这个钻了牛角尖的人已经明白了自己钻了牛角尖,但是还是义无反顾的走着。

    徐丰年叹了口气,他很是想要教育现状做着傻事的徐饶,但是想想自己无论说些什么都是多余,最终只能认输一般拨打了那个号码。

    电话响了一遍,没有人接通,徐丰年再次拨打了过去。

    另外一边,满是酒味的房间,常怀安踢掉酒瓶,拿起手机,那醉醺醺的脸看着来电号码愣了愣,似乎是清醒了几分,摇摇晃晃的拿着手机来到窗前接通说道:“徐老爷子。”

    “怀安,现在可好?”徐丰年说道。

    “老爷子,你别拿说说笑了。”醉醺醺的常怀安说着。

    “是这样,我现在这里有个年轻人要见你,如果你现在有时间,希望你们能够单独聊一聊,地点你来定。”徐丰年说道。

    吹着冷风的常怀安似乎在考虑着什么,只觉得这事情有些诡异,特别是徐丰年拨通的这个号码,这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片刻后答应了下来,随口说了一个地址。

    徐丰年暗暗记下了这个地址说道:“孩子,我知道你现在任何人都要煎熬,但是一定要挺住啊,想想那些老一辈子都是怎么挺过来的,要是这么倒了,你还有何颜面对面那列祖列宗。”

    “老爷子,我已经无路可退了。”常怀安很是无力的说道。

    “无路可退往往是最好的角度,因为无论下一步怎么走,都是往前走了一步,还会有更糟的情况吗?”徐丰年说着,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给常怀安揣摩,挂掉了电话。

    “解放花园,他在哪里等你。”徐丰年对徐饶说道。

    “老爷子,谢谢你了。”徐饶拱了拱手说道。

    看徐饶一脸着急的模样,徐丰年摆了摆手说道:“去吧,要不要我派人送你过去?”

    “不必了,也不算远。”徐饶答道,身体已经扭头走向门口,这样风一般的离开,谁也不知道这个家伙这几天跑了多少路,也不知道多久没有合眼,似乎这个可悲的小人物,在用着自己的方式,也追赶这快的瞬息的一场戏,虽然他连一个龙套都算不,却付出了一些主角还要多还要多的东西。

    见徐饶离开,徐丰年才不解的开口道:“一个挺有灵性的年轻人,怎么这么轻易的钻了牛角尖,为了一个可以已经早已经改变了的女人付出这么多这么多,真的值得吗?”

    “他是个这样的傻子。”穆黄花有些酸酸的说道,她只是心有些嫉恨那个女人罢了,如果那个女人看到这个男人所做的这些,如果再选择一次,会不会不再选择把他拉下水。

    徐丰年似乎从穆黄花脸看出了一些怪的东西,这是微微笑了笑,没有点破这一层纸。

    离开徐家老别墅,徐饶并没有停留一刻,直接跑那解放花园,虽然离这徐家老别墅不算太远,但是也足够徐饶跑一阵子了。

    一路徐饶在思索的,都是想着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不知不觉到了目的地,此刻已经差不多凌晨三点的时候,饶是平日里格外热闹的解放花园,此刻也已经没有了什么路人。

    远方车灯照的徐饶睁不开眼,徐饶知道正主来了。

    一辆黑色的迈腾停在了徐饶身前,摇下车窗的是一张醉醺醺的脸,虽然生的一张质彬彬的脸面,只不过那乱糟糟的头发跟许久没有刮的胡茬,毁掉了这个男人身天生的儒雅。

    “是我托徐老爷子见的你。”徐饶主动开口说道。

    男人下下的打量着徐饶,下车靠着车点燃一个烟说道:“找我什么事?说吧。”

    “我有劫常华容的车牌号。”徐饶直接说道,知道无论是他,还是常怀安,都已经没有了多少耐心。

    这个抽着烟的男人愣了愣,似乎徐饶所想象的要平静几分,只不过徐饶能够注意到,这个男人的手,分明有些颤抖。

    “你是谁?有着什么目的?”也许常怀安心正克制着自己强烈的情绪。

    徐饶动了动嘴,却没有说出话来,最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为的不是常华容,而是苏茜,我想要救的是那个女人,我是谁一点都不重要,希望能够让徐老爷子打出去这个电话,你能够相信我,又或者现在除了相信我,你没有多少选择。”

    常怀安思索着,最后直视着徐饶说道:“车牌号告诉我。”

    “****,一辆黑色商务奔驰。”徐饶说道,跟常怀安一般,他同样在观察着常怀安每一个表情细微的变化。

    常怀安听到这车牌号后,咬了咬牙说道:“不管你是谁,谢谢你了,但是苏茜已经是常家的媳妇,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如果这一切属实,我会给你相应的报酬。”

    对于还还回来有些冰凉的话,徐饶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但是等他真正听到后,还是感觉一把冰刀在慢慢划开他的心头,但是他却什么都不能说,甚至都不能露出一个他该露出的神情,他仅仅是隐忍住一切,默默点了点头,目送着常怀安驾车离开。

    冷风吹过,无的冰冷,这个夹缝之的小人物,只是慢慢攥起拳头,但是也许因为他真的累了,这拳头还没有完全攥紧慢慢松开,他突然有些累了,有些厌恶了,但是心却怎么都移不开这一切,如今他已经难以看清这个时代到底是什么?也许是不识庐山真面目的原因,他只是被这一段段恩怨所牵着鼻子走,他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洪擎苍会待在那小兴安岭,对曾经的他来说,那强的不成样子的洪擎苍为什么在卷缩在小兴安岭,也许洪擎苍仅仅是在躲避着这些看不见说不明的恩怨,因为做不到视而不见,又不愿意再苦苦折磨,所以选择了躲避。

    到底需要到达什么样的高度,才能够让任何人都不受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