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零二章 遗嘱(二)
    桌的剩余五个男人,一个个都是膀大腰圆的模样,努力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看似是为了生存,不过瞧着徐饶那不屑一顾的眼神,倒是让徐饶心有几分隔阂。

    “先跟你说好,那个春叔在我这里,可没有什么面子,如果你认识他,告诉他,那钱要是再不还,下一次我见到他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对他了。”胡狼正吃着热腾腾的毛肚,在这冰冷的夜,倒是给人几分难得的暖气。

    徐饶没有发言,只是桌下的手正慢慢攥着拳头。

    “钱带了没有?”胡狼似乎对徐饶的沉默并不在意,而是低头狼吞虎咽的说道。

    徐饶摇了摇头,一心吃着饭的胡狼似乎并没有瞧见,倒是一个汉子戳了戳胡狼,在胡狼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你tm是疯子还是我tm是疯子,电话里怎么说的?给的揍,看你这种小烂仔我有气,是不长记性。”胡狼直接拍桌起身怒斥道。

    五个汉子同时起身,一个个摩拳擦掌的逼向徐饶,周围的客人也一个个避而远之的离开,似乎知道等会要发生什么事情,大排档老板虽然很想劝阻两句,但碍于这胡狼在这一片的势力,只能在远处傻傻的看着,不该出一声。

    “现在我没有钱,不代表我以后没有钱,而且我不想让你这几个弟兄受皮肉之苦,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这忙你帮还是不帮?”徐饶硬着头皮说道,他知道他无论怎么说,或许都改变不了等会要发生的事情。

    大笑,先是胡狼大笑起来,然后是这几个汉子,似乎是看着什么可笑的小丑,胡狼捂着肚子说道:“小子,你是不是喜剧学院的毕业的,我可以答应你,你让我这五个弟兄全部躺在地,我可以答应你帮这个忙。”

    在胡狼刚刚说完之际,徐饶动了,以最快的速度接近了离他最近的一个汉子,这个对于拳脚功夫一窍不通的汉子甚至没有注意到靠近他的徐饶,只是感觉自己肚子的肥肉凹陷下去,然后是剧烈的疼痛感,但是这是他最后的感知,因为在下一刻,拳头在他的脸颊爆开,这样昏死过去。

    一直到一个汉子倒下,剩下的四个汉子才反应过来,一个个叫骂的冲向徐饶。

    胡狼继续开始狼吞虎咽,似乎是能够看到这个故事的结局,但是慢慢的,他往嘴里送毛肚的动作越来越慢,最后到了凝固的地步,木然的看着眼前一幕。

    一个人倒下

    两个人倒下

    三个人倒下

    最后一个人倒下

    胡狼吸了一口冷气,彻底看傻了,现在他后悔的是带少了人。

    徐饶再次从他的小马扎坐下,气喘吁吁的说道:“现在你会帮我这个忙了。”

    “你tm还是一个人吗?”胡狼看着几乎算的无伤的徐饶说道,其实他能够看出徐饶此刻身已经没有了杀机,否则他早撒丫子跑路了。

    “我是不是人不重要,我只需要你履行你刚刚的那个承诺。”徐饶擦了擦脸颊的血,那是刚刚一个汉子留下的。

    “说说你要我做什么事情,你都有着能耐,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这个小人物来做。”胡狼说着,已然没有了刚刚的神气,不过对于徐饶,他并没有露出什么厌恶的神情,甚至有几分欣赏的神情,从小胡狼很是崇拜练家子这一类人,只不过他身材生的矮小又体弱多病,所以算是一个遗憾,不过见到徐饶,胡狼觉得自己是真遇到真正的练家子了,真正的江湖人士。

    “我要你查一辆车,商务奔驰,车牌号是****,那辆车从机场绑了人,然后这辆车的去向。”徐饶开门见山的说道。

    “等等,你说的是最近弘扬机场所发生的事件?”胡狼做了一个停的手势说道。

    徐饶点了点头说道:“被绑的那个女人是我朋友。”

    “据我这点小道消息得知,这女人应该是常华容的马子吧,你是常家人?”胡狼打量着徐饶说道。

    徐饶摇了摇头说道:“我有一个必须救她的理由,无论她是谁的马子也好,谁的未婚妻也好,我都得做这些。”

    “果然是江湖人士,真是有情有义,这忙我帮了,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的名字,还要答应我以后教我功夫。”胡狼一拍桌子,大有那江湖人士的味道,很是激动。

    徐饶很是无奈,显然自己又要徒增一件麻烦事了,但看着胡狼不是那种狡猾小人,思索了一会答应了下来。

    “我明早动手查,估摸着明晚会有下落,那车只要是从这一片杀出去的,我能够逮到,还有师傅在,请受徒儿一拜。”胡狼还真直接跪倒在地,磕了一个响头,没等徐饶扶他,直接跳了起来,继续做下,打了打衣服的尘土,一副不给徐饶一丝一毫拒绝的空档。

    徐饶很是无奈,看胡狼的模样怎么也要他大那么一轮,受这么一拜,他是着实的惶恐。

    “师傅,吃饭了没,要不要吃点?”胡狼一点也不在乎躺在地的汉子们,热情的说道。

    徐饶摇了摇头起身说道:“我等你消息,不是我威胁你,这一件事对我真的很重要很重要。”

    “你等我消息便是,我胡狼虽然是个小人物不了什么台面,做不来杀人越货的活儿,但是要我办这种小事,我还是能够做一个体面。”胡狼挺直了腰杆,用力跺着脚说道。

    徐饶点了点头,算是信了这个其实算不俗不可耐的小人物,但是却并没有多多逗留,这样离开。

    徐饶走后,胡狼拿起桌的小酒杯,一饮而尽,感受着那烈酒火辣辣的穿过嗓子,说道:“一个个都别装了,人都走了,算是起来也没有会打你们。”

    这一个个倒在地老老实实的汉子一个个灰溜溜站了起来,不过表情无一例外,都是疼的呲牙咧嘴的模样,这景象,看着不远处的小老板一愣一愣的,似乎他在寻找着一种叫做摄像头的东西,因为刚刚所发生的事儿,是他做梦都做不到的东西,对于他们这生活在底层的原著居民来说,生活之哪有那些所谓的江湖,只有一天又一天,一次一次残酷而又刺耳的现实。

    “老大,刚刚那小子出手是真的狠,那拳头落在身,可是要把身体给打散架了。”一个汉子苦着脸说道,如果他要是知道那仅仅是徐饶手下留情的拳头,不知道此刻的表情会有多么精彩。

    “人家是练家子,你们这花拳绣腿,收拾你们还是跟玩一样,一个个吃的虎背熊腰的,面对一个身材我强不到哪里去的家伙吃不消了。”胡狼很是不快的说道,虽然说着几个汉子让他丢了不少颜面,但是他心底却并没有恼火,所谓塞公失马焉知非福,能够以这种方式结交这么一个家伙,说不定也算是一件好事。

    “老大,你真打算帮他这个忙?”另外一个鼻青脸肿的汉子说道,看来是对徐饶还是很有怨气,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胡狼瞥了一眼这个汉子,咧着嘴骂道:“你tm的还想怎样?有本事撂倒他,什么都不懂的玩意,欺软怕硬,这人我是结交定了,以后谁要是敢耍奸猾,我对对付他。”

    看胡狼发了火,那个汉子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老大,我哪里敢,是我多嘴了,你别生气。”

    “车牌号给我记住****,一辆黑色的商务奔驰,今晚开始给我查,算是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要是这事办不成,你们全部滚蛋,以后别跟在我后面混吃混喝,还不如养一个大号的畜生。”胡狼一拍桌子,横眉怒眼的说道。

    这几个在外神气的汉子一个个如同过街老鼠一般,灰溜溜的离开。

    离开大排档的徐饶,虽然把这事托给了胡狼,但是徐饶心的石头却并没有落下,对付胡狼不过是这大难面前的一小关,但是徐饶此刻真正担心的,是胡狼从背后耍什么小聪明,他不相信这个胡狼,又或者这胡狼是他心不安的因素,在这个江湖,不能相信人才是他的生存之道。

    左思右想,徐饶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他不愿意拨通的号码。

    尽管现在是凌晨,对方还是第一时间接通了徐饶的电话。

    “有时间没,我想见徐老爷子一面。”徐饶清了清嗓子说道。

    “徐饶,别想不开。”对面传来穆黄花的声音,不过徐饶分明从其听到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你别胡思乱想,我是有正经事。”徐饶知道这是穆黄花的调侃。

    “徐老爷子睡了,要见得明天早。”穆黄花收起笑意说道,知道这小小的玩笑,点到为止再进行下去,不会让人笑出口了。

    “可是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徐饶硬着头皮说道。

    “你来吧,不过这一次算不算一个人情?”穆黄花很是狡猾的说道。

    “算。”徐饶吐出这么一个字,想着自己到底欠下了多少人情,这种郁闷的感觉,这让徐饶恨不得跳进晓月湖,似乎每一步都走的身不由己。

    “你要是这么不情愿算了。”穆黄花欲要挂掉电话。

    “穆黄花。”徐饶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每个字都从牙缝咬出,似乎是恨不得把这个娘们给糟蹋一遍。

    “来吧,给你一个小时。”穆黄花笑着,似乎是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在徐饶发作前挂掉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