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章 遗嘱(一)
    但是却没有任何东西划过他们的脖子。

    “游戏结束了,可以睁开眼睛了。”独眼感觉分外无力的慢慢倚到身后的说法上。

    两人同时睁开眼,什么都没有发生。

    “很遗憾,你们都活了下来,游戏时间已经结束了,你们是第一个能够两人同时活过这个游戏的情侣,但我是真不能恭喜你们,因为我跟你们一样,没的选择,我只让到了你们该死的时候走的痛快一点,希望你们别怨恨我,是有人不想让你们活。”独眼放下匕首,很是无力的说道。

    “朋友,就当行行好,答应我一件事行不行,让我们死在同一天,同一个时辰,我怕到了下面找不到她了。”常华容突然笑道,似乎同这个女人在一起,哪怕是下一刻就会消失殆尽,也是一件多么多么幸福的事情。

    独眼男人似乎是被眼前的景象触动了几分,微微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这到底是什么触动了他那坚固的心,他也不知道,如果换做曾经的自己,他一定会一点都不心软的解决掉这个女人,因为这毕竟是一个隐患,但是不知道为何,面对这女人的平静,这个大少不顾一切的挣扎,他突然下不去这么一刀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是由血而铸造的,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慢慢的他发现自己是由铁而铸造的,是那么的坚不可摧,但是渐渐自己的想法,又被眼前这个景象而无情的推翻了,他不是血,也不是铁,又是什么呢?

    或许他什么也不是,仅仅只是一个畸形的产物罢了,一个孤魂野鬼,只能够渴望的,无比渴望的看着自己渴望的一切,不知为何而生,不知为何而死。

    魃子按灭烟头,觉得有些淡然无味,也许他的心也被触动了什么,但是魃子宁愿不相信这一切,因为这一切会让他变的无比的软弱。

    这一夜,是见证人心的一夜,在绝对的烟暗过后,给了人一丝让人还不足以往前攀爬的光明。

    公布遗嘱的消息终于传到了整个常家,但是听到这个消息的人们,无一例外心中都在暗想着,结束这明争暗抢的时候,终于要到来了。

    赵汉川的一通电话打到了斗狗场。

    接电话的是常钟祥。

    “常怀安儿子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对面直接传来了常汉川的质问,此刻常汉川的声音之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和气,而是有着一股愤怒的迹象。

    “汉川,我就是再怎么不明事理,也不会傻到做这种事情,先不说这个,公布遗嘱的事情听说没有?”常钟祥诚诚恳恳的说道,很巧妙的把话题转移到遗嘱身上,又或者现在唯有遗嘱两字才能够吸引常汉川的眼球。

    “明天晚上在京山生前的大院公布遗嘱,我听说了。”常汉川说道。

    “你觉得怀安孩子被绑,跟公布遗嘱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常钟祥说着,有些阴谋论的味道,面对有些暴怒倾向的常汉川,常钟祥很是平静,似乎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通电话一般,声音之中充满了有恃无恐。

    “你继续说。”常汉川冷声说道。

    “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自始至终遗嘱会不会就不在常石龙身上?如果遗嘱是对于常石龙有利的东西,换一句话说,如果遗嘱指名道姓的说继承人是常石龙,他会不公布出去?他会拖延这么久,如果真是老爷子的意思,我们也不能说些什么,大不了常家当成两个过,但是他迟迟不公布,一直等到常怀安儿子被不知何人控制住再公布,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如果说遗嘱上的人名,不是你,也不是常石龙的话,是不是就有点能够说的通了?”常钟祥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觉得常京山会把这偌大的常家交给那个没有主心骨的家伙手中?”常汉川显然不相信常钟祥的一番说辞,甚至觉得有些可笑。

    “常怀安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小萝卜头了,这一阵子他身上的转变,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而且常家也一点不少欠常怀安什么,也许老爷子生前就预料到了遗嘱无论给你还是常石龙,都会打起来,所以恰好给了夹在中间的常怀安也说不定。”常钟祥这一边慢慢点燃一根烟,烟雾中那一张笑脸变的让人玩味起来。

    “我还是不相信常京山会把常家交托给常怀安这种人手中。”常汉川摇了摇头说道。

    “如果说明晚常石龙宣布的遗嘱,是常怀安的话,你会怎么做?”常钟祥反问道。

    “我会杀了常石龙!”常汉川一字一字说道,如果真如同常钟祥所说的,他就真认为常石龙没有活着的意义了,他最不容的常家人对自己出手,显然这常石龙所作所为已经超乎了他的底线。

    “看来你还是想明白了。”常钟祥脸上的玩味神色越发浓了,这一切正朝着他所期望的方向有条不紊的发展着,似乎他已经看到了那个他早已经垂涎的常家位置。

    “如果说明晚常石龙所公布的遗嘱上继承人是常石龙的话,那么怎么说?”常汉川也许是想到了什么,问道。

    “那么你就来杀了我,汉川,你觉得我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吗?”常钟祥很是斩钉截铁的说道。

    “现在我已经谁也不会相信,一切等遗嘱公布出来后再解决,明天见。”常汉川冷冷的说道,直接挂掉了电话。

    电话这边,常汉川正坐在茶房中,把手机随便的扔到桌上,表情很是沉重,这一系列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又或者每一个人都没有按照套路出牌,这让常汉川实在弄不明白自己到底该相信谁。

    “老爷子,问出来没有?”一个圆脸的胖子给常汉川倒满一杯茶说道。

    “茂茂,现在我是实在搞不明白自己到底该相信谁了,不过也不重要,等明晚公布出来遗嘱后,一切就真相大白了。”常汉川一口把这不温不凉的茶水喝见了底。

    这个身上并没有什么杀气,身上有着一股家养味道的圆脸胖男人点了点头,虽然看似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沉默了下去,并没有把想说的东西说出口。

    一直沉思的常汉川并没有注意到孙茂脸上那算的上细微的变化。

    彻底无望的徐饶行走在这偌大的街道,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孤魂野鬼,随着这波澜一次次的以自己生命的代价找着自己的价值,但是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得到,甚至到了最后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生,该如何活,这是一种很操蛋很操蛋的感觉,让徐饶很是怀疑自己做的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徐饶很是绝望,他毫无头绪。

    不知不觉又到了那晓月湖,这一切都开始的地方,却不是一切都结束的地方,徐饶坐在湖畔望着这平静的湖面,感觉有一分很是莫名其妙的孤独正一点一滴的侵蚀着他,也许是打心眼里想跟一个人聊聊,徐饶打电话呼出来了很是不情愿的太妹。

    过了有半个小时,太妹打车风风火火的赶来,那模样就好似要生吞活剥了徐饶一般,也不知道徐饶到底打乱了太妹什么好事。

    “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我就直接活生生劈了你。”太妹在徐饶身旁坐下,气呼呼的说道。

    “这不像是一个淑女该说出口的东西。”徐饶很像给予太妹一个笑容,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挤不出一丝的笑容,只挤出来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

    “要说什么说,别耽误老娘的时间。”太妹看着徐饶的表情,露出一副恶心的模样。

    徐饶鼓了一口气,把关于苏茜的故事,全部说给了身旁的太妹,仅仅只有这一座城市跟苏茜的故事,省略掉了那空白的两年。

    太妹一直是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把徐饶的话听进去,其实徐饶也不抱什么希望,他仅仅是想找一个人倾诉倾诉,对于太妹到底能不能听进去,一点都不关心。

    一直到徐饶说完,太妹都没有打算徐饶,只不过表情稍稍正经了几分。

    “是不是觉得都是我编造的。”徐饶有些尴尬的笑道,觉得突然说这么多,有些太过突兀了。

    “有点觉得,不过觉得你这么一个二货,也不会无缘无故的编造出来这么一个故事,然后还把我诱拐到这里苦口婆心的道给我,如果说你真的能够这样无聊的话,那么就真的该杀了。”太妹咄咄不休的说道。

    徐饶看着太妹那口齿伶俐的模样,笑了笑。

    “所以,你打算让我干什么?”太妹看徐饶那傻里傻气的模样,拧了一把徐饶说道。

    徐饶并没有躲过太妹的九阴白骨爪,但是也没有什么反应,这让太妹打心眼里觉得有些无趣。

    “你觉得我做的这一切,是对的吗?”徐饶终于说道。

    “是不是对,是不是错的,只有你这么一个家伙知道,不是吗?”太妹看向晓月湖的湖面,学着徐饶那自认为老气横秋的模样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