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九十九章 天黑请闭眼
    那远离这一座事非之城的出租楼中。

    烟眼正闭着眼,有些痛苦的躺在床上,看来是五子给他留下的余伤折磨着他不轻。

    魃子正在阳台熬着草药,屋中充斥着一种让人作呕的味道。

    沙发上,绑着一男一女。

    而那个独眼男人王力量,正靠着墙抽着烟,一直瞧着这个女人,心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老大,是不是看上这娘们了?”魃子一脸深味的笑道。

    “记住,在外糟蹋糟蹋人命就算了,糟蹋女人,可是会遭报应的。”王力量踩灭烟头说道。

    “老大,这句话我都听出茧子了,也不见你下手对她轻点,现在都没有醒,不过这娘们的姿色是真的不错,杀了真是可惜了。”魃子使劲扇着火,似乎是把身上那看出的劲儿发泄着。

    王力量瞪了眼魃子,魃子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常华容慢慢睁开眼,只感觉自己脑袋疼的欲裂一般,眼前是他从未见过的陌生景象,一个独眼男人正靠着墙看着他。

    “你...你们是谁!”常华容脑海中这才想起机场的事情,呼喊道。

    “在我割掉你的舌头之前,我希望你能够闭上嘴,如果一条舌头不够的,我可以考虑割掉你身边女人的。”独眼厉声说道,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有一股直接压过常华容那怒火中烧表情的意思。

    常华容使劲翻个身,正好可以看见正昏迷的苏茜,见苏茜没有什么大碍后,常华容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同时也闭上了嘴,他怕这几个不像是好人的男人对苏茜下手。

    “放了她,我随便你们怎么样...”常华容死死咬着牙说道,似乎这是他现在能够想到的唯一方法,虽然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到底是谁,但是唯有一点他可以确认,这三个男人的目标,是他,而不是苏茜,苏茜是被卷入了其中罢了。

    独眼男人笑了笑,笑容之中似乎有着一股深深的嘲讽之色,也许是对于常华容的舍己救人很是不屑。

    “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天真了点,我可以放了她,不过放了她之前,得先要了她的命。”王力量冷笑道,这让他作呕的爱情啊,就这样*裸的出现他的眼前,让他忍不住想要摧毁这一切。

    “我求求你们了....放了她,我很多很多的钱,可以全部都给你。”常华容哭了,就像是个孩子一般哽咽着,虽然他很想要镇定下去,但是面对这让他绝望的场景,他只想保住眼前这个女人,对于生都没有任何的奢望。

    “别tm叽叽歪歪的了,你还真当这是办过家家酒?一条人命是你说活就能活,说死就能死的?”魃子熬好了草药,叫醒了烟眼,扶着烟眼喝了下去,虽然这药的味道实在难以恭维,但是烟眼却是一股脑的灌了下去,然后继续躺下跟身上的痛苦做着斗争。

    常华容使劲扭转着身体,试图叫醒苏茜,但是这绑的他死死的麻绳,越来越紧,粗糙的绳子在他的身上磨出了血印,尽管如此,这个娇生惯养出来的孩子仍然在挣扎着。

    “你想干什么?难道真不想要了她的命?”独眼男人走向常华容,手中多了一把小巧但是锋利无比的匕首,慢慢架在了苏茜那白嫩的脖子上,似乎多了一道小小的红印。

    “不要!”常华容叫道。

    常华容的声音叫醒了苏茜,但等这个女人睁开眼的一刻,面对架在她脖子上的匕首,面对这杀气冲冲的独眼男人,面对一个满脸通红的常华容,表情是那么那么的平静,平静到可怕。

    对于这个女人的平静,独眼有些几分惊讶,似乎这并不是他所预料到的场景。

    “一个娘们都比你有种。”魃子嘲讽道,说着向这个女人抛了一个媚眼,显然遭到了这个女人的无视,魃子也没有生气,自顾自的抽起烟来,就这样看着眼前这么一出好戏,这让魃子很是有成就感,特别是看着这么一个常家大少的挣扎那苦苦哀求的模样,让魃子很是解气,凭什么这种人一下生就过着他们一辈子都过不上的生活。

    “你似乎很淡定。”独眼收起匕首,俯视着这个女人,试图看过这个女人坚强外壳下到底隐藏着什么,但是因为那眼神过于空洞的原因,他什么都找不到,虽然独眼很喜欢结束一个人的一生,但是恰好他最不想要割掉这一类人的性命,因为这会让他找不到一丝的快感。

    “茜茜,是我害了你,他们是冲我来的。”常华容哽咽道,也许他心中强烈的愧疚,压过了他心中的恐惧。

    “不怨你,发生这一切,也不是你能够预料到的,不是吗?”苏茜很是平静的说道,眼神温柔的看着这个不惜为了她放弃生命的大少,那是一种绝对不会在这种险境该露出的眼神,似乎在救赎着什么,虽然现在最渴望救赎的,是她自己。

    面对这扑面而来的温柔,常华容哭的像是个孩子,这原本他想象不到的一切,终于发生了,但是不知道为何,常华容却一点都不畏惧这些,而是庆幸,与其二十岁死亡八十岁埋葬,不如这样带着自己的灵魂活上一天。

    魃子吹了个口哨,有些煽风点火的意思,口中还嘟囔着多么耀眼的爱情啊,但是魃子没有说出下一句,下一刻就将要把这最耀眼的东西摧毁掉,留下一片漆烟,至于为什么不说,魃子只想要亲眼看着这一份耀眼被腐蚀罢了。

    独眼男人慢慢从两人的对面坐下,似乎是对于这突然上演的故事有几分的措手不及,但是慢慢的,他的脸上爬上一股阴森森的笑意。

    “现在跟你们玩一个游戏,一个很简单很简单的游戏,也是一个很自由很自由的游戏,叫做天烟请闭眼,等会我数三个数,闭上眼的那个活,睁着眼的那个活,如果你们两个都闭上了眼,那么都会死,只有一次机会,还有,这不是在说笑。”独眼把那把小巧的匕首扔向空中,然后又熟练的接入手中,不停循环着这个动作。

    魃子嘿嘿的笑了起来,这个游戏他们已经玩过无数次,往往这种游戏最能够考验那所谓的人性跟爱情,往往上一刻还无比华丽的东西,在生与死的抉择面对,会被全部摧毁。

    听到这个后,常华容看了眼苏茜,苏茜看了眼常华容,也许是错觉,两个的眼中此刻有着相同的东西。

    “你闭眼。”常华容干干净净的说出这么一句,声音异常的坚定,也许这就是他最后最后的答案。

    “不许交流!等我下一次接到匕首的时候,游戏开始。”独眼呵斥住开口的常华容,把匕首就这样抛到了空中。

    匕首在空中转了那么几圈,似乎动作跟着空气凝固了一般,屋中所有人都看着那慢慢落下的匕首。

    独眼接住了匕首,同时,看向两个人的眼睛。

    他死死睁着眼,空中喊道:“快闭眼!”他的声音是那么那么的响亮,就好似来自灵魂一般。

    但是换来的,她没有闭眼,仅仅是看着他,动了动嘴唇,所说出去的东西很是微弱,也许仅有他能够听的清,但会读唇语的独眼似乎也读懂了这很简单的两个字。

    闭眼。

    他死死睁着,他知道只要他闭上了这么一双眼,他的一切就全部丢失了,睁着眼睛是他最后的答案,也是他唯一的答案。

    “我求求你了,闭眼好不好,要不我们都会死,茜茜一切都来源于我,就让我承受这一切好不好?”睁的死死的眼中冒出的眼泪,这是来自常华容灵魂的泪水,也许他最后还是辜负了所有人,但是至少,至少让他错了一辈子人生,有那么一次正确的选择。

    “与其如同孤魂野鬼一般活十年二十年一生,不如带着自己的灵魂活上一晚,华容,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可以带着离开故事,再见。”她笑了,那是一个曾经彻底让他丢魂落魄的笑容,如今却如同一把无比尖锐的刀,慢慢的划开他的心窝,他痛恨自己,他无比的痛恨自己,到了最后,他也没能守护好这一份笑容。

    “最后三秒。”独眼皱着眉头说着,默数下三...二...一...

    但是最后,没有人闭眼,而是等独眼数完最后一个数后,两人同时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他们最后最后的审判,但是最后的最后,他们的脸上分明挂着的东西是笑容。

    独眼拿着匕首的手有些颤抖,从入行他已经做了无数次这种游戏,但是结局无疑例外,所让他看到的,都是那让他绝望的人性,但是这一次,在这个无药可救的二世祖身上,却看到了他已经不能再承认的东西,这难道这就这老天给他开的最大最大的玩笑?让本来已经彻底绝望而活的自己,有了一盏那完全遥不可及的灯火?

    这也许会是他最后的灯火。

    魃子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只不过脸上却露出了呆若木鸡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