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九十六章 恭三儿
    “小爷,咱走吧。.。”四川看着倒下去的徐饶,冲摇摇‘欲’坠的恭三儿说道,虽然现在徐饶已经撂倒在了地,但是四川心唯有一个想法,要离这么一头狼越远越好。

    “小兔崽子,没一点虎气,你怕啥,这个小子要是再敢站起来,小爷我再撂倒他一次。”恭三儿从怀掏出一盒皱巴巴的长白山,有些惬意的深深吸了一口,看着倒地不起的徐饶,似乎眼神也有那么几丝的忌讳,特别是这年轻人口的天罡拳,着实让这小爷有了兴趣。

    “小爷...”四川一脸担忧的说道,往往一个孩子有着无法解释的第六感,在这个年轻人身,四川感受到了可怕到极点的戾气。

    恭三儿提起半死不活一般的徐饶,对四川说道:“绳子。”

    四川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从提着的袋子‘摸’出一根麻绳扔给恭三儿。

    恭三儿接过声音说道:“继续放风,我得从这个家伙嘴撬出来点什么。”

    四川虽然一点都不情愿,但也只能应了恭三儿的话,心一直想着该怎么报复这位不听人劝的小爷。

    恭三儿嘴里叼着烟,把徐饶直接绑在了停车场的柱子,然后有些粗暴的扇了徐饶几个耳光,徐饶才缓缓的睁开眼来,模糊的视线之只有一个面相不堪的家伙,徐饶知道自己要倒霉了,心满是不甘,自己竟然折在这么一个家伙手。

    “你叫什么?”恭三儿看徐饶醒了,居高临下的说道。

    徐饶并没有回答,试图挣脱了几次绳子,但是发现越挣脱越近,最后只有作罢,然后开始下下的打量起这个小爷,凭这小爷刚刚的出手,他几能够感受到眼前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善茬,但是不知为何,徐饶在这个小爷身却感受不到最纯粹的杀意,所以徐饶还算镇定,至少现在他还能够跟这个小爷周旋几分。

    “小子,嘴硬是不是?我还真不怕你嘴硬,信不信我让你这辈子都说不出话来?”恭三儿再次‘摸’出那把黑布匕首。

    眼看匕首‘逼’近自己,徐饶开口说道:“我叫徐饶。”

    “天罡拳谁教你的?”恭三儿听到回答后,直接问了第二个问题,也是一个让徐饶不得不正视这小爷的问题。

    “有些事,你还是别知道的好。”徐饶声音冰凉的说道,这小爷的形象在徐饶的心越发沉重起来。

    “这世道是什么回事,半大的孩子对我说教,你这种野狗也对我说教,你还真当我是那个想踩踩的小爷啊?”恭三儿怒气冲冲的说道,直接把匕首挥了下去,没有一点拖泥带水,也不关心这匕首到底会不会要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命。

    徐饶当然能够察觉到恭三儿不是在开玩笑,在这匕首快要划过他脖子的时候,徐饶才开口说道:“洪擎苍。”

    “小兄弟,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洪擎苍教给你的天罡拳?”恭三儿的表情变的玩味起来,一点也不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所说的,好似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一般。

    “信不信由你。”徐饶伸出了脖子,一副听天由命的架势,他已经把不该说的说出了口,剩下的,即便是要了他的命,他也不会说。

    “别给我玩心理战,既然你不打算说实话,那么只有对你说拜拜了。”恭三儿手眼‘花’缭‘乱’的玩着那把黑布匕首,猛的挥了下去。

    不过这一次,同样距离徐饶脖子还有不到一分的距离停下,这一次让恭三儿停下的,是徐饶脖子后的红点,恭三儿收起匕首,慢慢蹲下,拿过徐饶的手,那本来不正经的模样却‘露’出一个无正经的表情说道:“你喝过苦红?”

    已经闭眼的徐饶想不到自己还能够喘这么一口气,再次看向这个小爷,想不到这厮竟然连这种事情都知道,想着自己瞒不过这小爷,徐饶只好点了点头。

    匕首再次挥出,无的干净利落,却划断了徐饶身的绳子。

    “你走吧。”恭三儿收起匕首,这样放掉了徐饶。

    徐饶有些不相信这小爷会这么轻松的放了自己,但是却并没有离开,却是起身问道:“我要知道你跟今天的绑架案,到底有没有关系?”

    “真是穷追不舍,告诉你,小爷我虽然不是什么正派人物,但是绝对不会对一个娘们下手,明白吗?”恭三儿一脸嫉恶如仇的表情,殊不知他这个样子走在大街都有可能被人请去喝茶。

    “你又知道些什么?”徐饶靠着柱子,姑且算是信了这小爷的话,毕竟如果真是这小爷下手的话,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掉了他。

    “你跟那‘女’人什么关系?”恭三儿作为一个老到不能在老的江湖人士,当然一眼能够看透徐饶的那一点心思。

    “她是我朋友。”徐饶说道。

    “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我也只问你那么一个问题,如果你愿意回答我,我也会回答你,这个‘交’易怎么样?”恭三儿说道。

    “你说。”徐饶有些警惕的回答,生怕这小爷又问出什么角度刁钻的问题。

    “你跟洪擎苍,到底什么关系?”恭三儿双眼紧紧盯着徐饶,用一种审视犯人的眼神。

    “他是我叔。”徐饶硬着头皮回答,这也是他能够透‘露’的极限。

    “刚刚你用的是七步杀?”

    徐饶点了点头。

    “我错了,大神仙,我错了!”恭三儿直接抱住了徐饶的大‘腿’,这让人瞠目结舌的举动彻底让徐饶懵‘逼’了,他完全想不到这小爷的反应竟然会如此的强烈。

    “小爷,你先松开我。”看着小爷死死抱着自己的大‘腿’,徐饶很是无奈的说道,却看到那秀气的孩子在一旁正幸灾乐祸的笑着,似乎是在看着这个世界最滑稽的画面。

    “答应我,别把这事告诉你洪爷,否则我死也不松开,要是他知道我这么对你,他敢剁了我的手。”恭三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好似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好好好,小爷我答应你,一开始我也没有打算把这些东西告诉洪叔。”徐饶算是怕了这小爷,完全对这小爷赖皮一般的做法没辙,同样也见识到了什么是这个时代最厚的脸皮。

    “真的?”恭三儿可怜兮兮的看着徐饶。

    “当然是真的。”徐饶苦口婆心的说道。

    恭三儿这才将信将疑的松开徐饶的大‘腿’,脸面又变成了那小爷模样,那变化看的徐饶一愣一愣的,这小爷刚刚的演技完全可以去跟那些大演员是角逐。

    “大丈夫一言九鼎,刚刚我可听见了,现在洪爷还在小兴安岭?”恭三儿很是自然的打了打身的尘土说道,似乎有些对自己的生存之道很是自信。

    徐饶点了点头,并没有透‘露’什么,毕竟他对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份一点都不了解。

    “我叫恭三儿,你也可以叫的三儿,也可以叫我一声小爷,该怎么说,我跟洪爷也算是一个旧友,在东北三省见过几面。”恭三儿伸出那粗糙的手说道。

    徐饶握住这只手,姑且相信了这个家伙。

    恭三儿并没有对徐饶的警戒而在意,而是继续掏出了那盒长白山,递给徐饶一根,徐饶摆了摆手说不‘抽’,他自顾自的把那根点燃说道:“刚刚发生绑架案的时候我正巧经过,三个人绑了一男一‘女’,这一对男‘女’的保镖死在了洗手间,这三个家伙不简单,手都带着家伙,我带着一个孩子没有敢‘插’手,要是放在以前,眼里哪里能够容的一粒沙子。”

    “是不是有一个独眼男人?”徐饶并没有怪罪刚刚恭三儿没有出手,因为没有人愿意平白无故的惹这么一个大麻烦。

    “是有一个独眼,应该是这三人的头,那眼神简直不是人该有的眼神,他应该瞧出了我,光是一个眼神让我想到了那大山的畜生,还有一个病怏怏的黑眼,另外一个我没有撞见。”恭三儿细细的品着这根廉价香烟说道。

    徐饶沉默了,‘摸’着下巴,想着到底哪一方势力绑了苏茜,听恭三儿的话,似乎还有一个男人跟苏茜一起被绑。根据徐饶所知,苏茜已经入赘了常家,跟苏茜在一起的男人,很有可能是常华容,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无疑是苏茜被牵扯进了常家的恩怨,如果一切如同徐饶面推理的一般,那么苏茜危险了,因为苏茜是个外人,并没有利用价值,这次下手的是为了常华容。

    而下手的人会是哪一方势力呢?徐饶心已经有了怀疑对象,很有可能是常家的右派人士,但是这一切都是推理。

    “徐小兄弟,我知道的也这么多了。”恭三儿一开始没有打扰陷入沉思的徐饶,见徐饶良久都没有回过神,所以咳嗽了几声说道。

    徐饶这才从思绪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道:“小爷,谢谢你了,我先走了。”

    “那你慢走,有缘再见。”恭三儿点了点头道,本来他打算深入了解了解这个出现在北京的洪擎苍的侄子,但看徐饶似乎有着事非,恭三儿也作罢,没有留下徐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