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九十四章 老实人
    一通电话打到了常家别墅,坐在沙发上端详那照片的常怀安摸出手机,扫了一眼来电号码就接通的电话。

    本来表情柔和的常怀安的表情慢慢僵硬起来,最后手中的相框直接落到了地上,玻璃碎了一地。

    他呆呆的站在原地。

    一秒

    两秒

    三秒

    然后是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直接开着常华容的红色小宝马,飞一般的冲向机场。

    本来三十分钟的路程,常怀安硬生生只用了十八分钟,这个常家一个孩子都敢招惹的老实人,就好似疯狂了一般冲向机场,留给他的,却只有封锁的现场,还有围着的水泄不通看着热闹的人们。

    常石龙看到在人群中挤着的常怀安,对身边的男人说了两句,男人直接大步走向人群,用魁梧的身躯为常怀安挤出一条路出来。

    “华容怎么样了!”常怀安飞奔向常石龙,满脸通红的问道。

    常石龙看着表情甚至有几分挣扎的常怀安,他从未想过常怀安会露出这种神情,这是一个老实人身上永远都不会有的神情,却来自一个彻头彻尾的老实人。

    “怀安,先冷静好不好!”常石龙妄想盖过常怀安的声音,但是面对常怀安那血红的眼睛,他甚至都有几分畏惧了。

    “你要我怎么冷静!人呢!”常怀安直接抓起了常石龙的衣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差点把常石龙给提起来。

    身边两个制服注意到异样,本准备拦住有些疯狂的常怀安,常石龙却对他们摇了摇头。

    “怀安,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你这样让我怎么敢告诉你?”常石龙用尽全力挣脱开常怀安,然后使劲摇着常怀安的肩膀说道。

    “我不管!我只要你说,华容现在怎么样了?”常怀安已经陷入了一种疯狂,这个堆积了这么多年怒火的男人,就这样在发泄着,在疯狂着,引着周围一阵阵的侧目,这个男人早已经放弃了颜面,扔掉了那好脾气,只因为这个世界动了他那最不能触碰的逆鳞,这个他恐惧了一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尽管他用尽全力组织这一切,甚至不惜毁掉他的一生,她的一生。

    常石龙沉默了,他只是深深低下头,他不敢开口,他怕常怀安会彻底的失控。

    “五子!五子!”常怀安看常石龙没有开口,放弃了从常石龙口中知道什么,而是叫着他那个最贴心的保镖,那个他认为无比强大的男人,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别叫了,常怀安。”常石龙一字一字说道,声音已经渐渐冰凉,又或者对常怀安失去了所有的耐性。

    “那么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常怀安再次抓住了常石龙的衣领,一拳就这样猛揍下去,打在了常石龙的衣领。

    下一秒,大打出手的常怀安就被架了起来,但是这个所有人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兔子,却在挣扎着,疯狂着,叫骂着,一身的文雅荡然无存。

    “常怀安,五子已经死了!你难道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冷静下来,冷静下来我告诉你一切,我不想告诉一个知道一切然后去毁掉一切的疯子,你明白我所说的什么吗?你要是听不清楚,我再说一遍,常怀安!”常石龙捂着脸,冲常怀安怒吼着。

    常怀安彻底愣住了,常石龙所说的五子已经死了这几个字正回荡在脑中,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

    一个国字脸一身制服的男人大步走了过来,扫了一眼局势,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给予常石龙一个眼神。

    常石龙点了点头,看常怀安就如同失去了魂魄一般,跟这个国字脸的男人退避几步跟常怀安拉开一段距离。

    “没有监控,没有指纹,目击者也没有见到凶手的真面目,很专业,需要一段时间调查。”国字脸的男人皱着眉头说道。

    “武组,这事你多上上心,有些太过恶劣了点,剩下的我也就不多说了,这么多年的同学你也清楚的很,我这个人不碰那些烟的灰的,所以你放心查就是。”常石龙小声说道。

    “常石龙,不用你说我也会刨根问底的查下去,但是你确定要把这一切都捅出来?你们常家最近不太平我可是多多少少了解一点,就不怕这火烧到自己身上?”国字脸的男人有些玩味的说道,一脸惹人深味的表情。

    “老武,你这是什么话,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履行你的职责便是,即便是常家的事,也得让那个常家人付出相应的代价。”常石龙说着。

    “你说的,接下来你就不用瞎操心了,事先给你通一个底,最近安分点,到底是因为什么,我不能透露,我这个小组长,也只能对你这个老同学说这么多。”男人靠近常石龙的耳边轻声说道。

    “这可不是我说安分就能够安分下来的局面,我现在很被动。”常石龙说道。

    “那你就自求多福吧。”这个武姓男人很神秘的说道,然后大步离开。

    “八方,带怀安上车。”常石龙揣摩着刚刚这个男人的话,虽然他能够嗅到不寻常的东西,但是现在显然没有什么时间留给他揣摩这些东西。

    表情沉重的吕八方直接一把抱住常怀安,却发现常怀安此刻的身体僵硬的如同石膏一把,甚至给吕八方一种碰着一种死尸的感觉。

    三人挤过仍然没有散场看热闹的人群,上了门口的奥迪a8中。

    “去哪里?”吕八方发动车子说道。

    “就围着这附近转转。”常石龙说道。

    常怀安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好像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意识一般,表情呆滞,目光空洞,身体一点也不动。

    “怀安....”常石龙点燃一根烟轻声叫道。

    “华容,到底怎么样了?”常怀安慢慢转过头,面如死灰的看着常石龙。

    常石龙叹了口气说道:“我不知道,但是他一定还活着,老武把整个机场翻遍了,只找到了五子的尸体,华容跟那个姑娘都没有找到,估摸着是被绑了。”

    “让我去见常汉川。”这个老实人只说了这么一句。

    “你能做什么?孤身一人去送死?如果说不是常汉川下的手,我们不是正中了他们的下怀?怀安,这个时候,越要冷静下来,这不是为了你自己,也不是为了这个狗屁常家,是为了华容,如果连你都乱了分寸,谁来救华容?”常石龙呵斥道,似乎很是看惯此刻常怀安的模样,虽然他很能够体会到常怀安的心情,如果换做是他,估摸着他也会彻底的崩溃,但是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需要叫做理智的东西,如果说常怀安控制不住自己,他情愿把常怀安直接绑了,宁愿常怀安恨他一辈子,也不愿意让这样的常怀安去送死。

    常怀安的眼镜慢慢落下,这个大男人捂脸哭的像是个娘们,在罕然的怒火发泄出来后,他突然发现,他真的已经算是一无所有。

    “怀安,接下来交给我好不好,你就负责等着电话,绑了华容的人无论是谁,他总会联系你,因为你身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如果现在我们就去跟常汉川撕破脸皮,可能就落到大坑里了。”常石龙说着,但是常石龙心中也是没有几分的底气,毕竟犯人并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信息,但是现在常怀安需要一份安心,这也是常石龙唯一能够给予常怀安的。

    常怀安有些失神的点了点头,也许就在刚刚的半个小时之中,他的世界终于全部崩塌了。

    “送我回去。”常怀安双眼无神的说道。

    常石龙点了点头,冲吕八方点了点头。

    另外一边,事发的机场,一个年轻人站在门口,从远方看着还有着几丝血的洗手间方向,还能够看到刺眼的警戒线跟来来往往穿着制服的人们。

    这个年轻人的表情很平静,平静到可怕,就在接到电话后,他以最快的速度赶来的机场,在路上跟春叔通了电话,打听了北京有什么独眼男人,春叔却着实没有什么印象,这让徐饶有几分绝望,春叔答应下来彻底查一查,当然这么一个网洒向全国,那么希望就渺茫了,徐饶并没有报什么希望。

    一个半大的孩子撞到了徐饶身上,徐饶都没有察觉,一直到那个孩子抬起头看着徐饶良久,徐饶才低下头看着这个长的有些像是女孩儿一般秀气的男孩。

    “挡住了有没有?”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在徐饶的耳边响起,这如同公鸡打鸣一般的声音,实在不给于徐饶什么好的体验,就好似有人拿着什么尖锐的东西刺着自己的耳膜一般。

    徐饶看向声音的主人,是一个比声音还要不堪的家伙,贼眉鼠眼的模样,一身破破烂烂的行头,一头稀薄的中分头,给人一种稍稍用力就可能甩掉的可能性,很难想象就是这么一个不堪的家伙,会出现在机场。

    此刻,这个家伙正牛逼哄哄的看着徐饶,一副恨不得要痛揍徐饶一顿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