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九十二章 懂事了的孩子
    门前,常怀安替常华容整理了整理衣领,叮嘱道:“到了美国,收收你那脾气,那里不是北京,出了事不会有人真帮你。”

    常华容并没有反抗常怀安的举动,而是点着头。

    “茜茜,接下来照顾华容的任务交给你了,这孩子脾气都是我惯的,有什么不合适打是,敢还手我亲自收拾他。”常怀安对苏茜笑了笑道。

    苏茜低下头,脸变的微红,不过还是轻声答应下来。

    “爸,我又不是小孩子。”常华容辩解道。

    “不管你是不是小孩子,现在有一个家要试图扛起了,不是吗?”常怀安看着常华容道。

    金发混血男人五子拎着巨大的胳膊,把行李放进了后备箱,看天色已经晚了下来,小声说道:“常叔,时间可不多。”

    常怀安点了点头,摆了摆手道:“走吧。”

    常华容转身离开,但是片刻后却转过身道:“爸,我可不能再失去你了。”

    常怀安骂道:“傻小子,说什么傻话呢?”

    常华容转过头了车。

    常怀安一直在原地看着车子离开,一个人在原地站了良久,再次掏出烟点燃,虽然这东西他已经戒了太久太久,但是一旦抽了第一根,控制不住了手。

    奥迪A8行驶出常家别墅群门口,那辆停在不愿位置的商务奔驰,黑眼打了打身边呼呼大睡的魃子说道:“快起来快起来,我看到那个小子,他坐在那辆A8。”

    独眼男人也被黑眼的声音吵醒,仅仅是片刻的犹豫,也许是因为刚刚睡醒的朦胧,手刹,大火,挂挡,油门踩到了底,这辆商务奔驰这样冲了出去。

    在车,五子看着后座的一对新人,越看越是合适,笑道:“姑娘,要是小子敢嘚瑟,五哥替你收拾他。”

    “八方那厮要收拾我,我把也要收拾我,五哥现在你也要收拾我,我这么不堪?这么混蛋?”常华容一脸挫败的说道,倒是引得苏茜一阵笑,似乎很喜欢看这个大少受气的模样。

    常华容这样呆呆的看着笑起来的苏茜,一时竟然看痴了。

    “你本来是个混蛋。”五子直截了当的说道,那粗犷的声音把常华容带回了现实,常华容恨恨的暗骂五子毁了他难得的美梦。

    “常叔没事吧。”知道一些常家事的苏茜小声问道,虽然常怀安一直装作一副很自然的模样,但是她能看出几分异端。

    “不管有事没事,我们都要留下,我们留在这里也是给他添麻烦罢了,这不是我们能够指染的东西。”常华容撑起胳膊说道,脸已经没有了起初的轻松,又或者他也在掩饰着。

    “这都是我们无能无力的事情吗?”苏茜喃喃着,不知道为何,她想起了徐饶,心突然对也许是孤身奋战的徐饶觉得有几分愧疚,一直到奥迪A8停在了机场。

    距离这班飞机出发还要十五分钟,苏茜借着去洗手间的功夫打算去跟徐饶打一通电话,跟徐饶说个清楚。

    常华容也跟了去,五子拿着行李在原地等着两人。

    三个男人随着人流进入了机场。

    “洗手间方向。”黑眼指了指正跟苏茜说说笑笑走向洗手间的常华容的背影。

    独眼男人点了点头,给魃子使了一个眼神,魃子留在了原地放风,他跟黑眼悄悄跟了去。

    五子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他那恐怖的身材站在门口几乎是惹来了百分百的回头率,对于送出去常华容的事情,他是百分百的赞同,看着常华容并没有什么反抗,有些感叹这个由他擦屁股长大的孩子,是真的长大了,余光再次看向洗手间,正瞧看到两个很可疑的家伙,一个独眼,一个一身黑衣帽子压的极低,虽然机场鱼龙混杂,但是这两个异类身散发着一股五子很熟悉的东西,那是杀气。

    本来不算心的五子想到了什么,猛的冲了出去。

    在一旁盯梢的魃子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身材可怕的金发男人,戴口罩跟了去。

    “你进去吧,我在门口等你。”常华容对苏茜柔声说道。

    苏茜点了点头,走进女厕所,拿出手机想着该如何对徐饶开口,此刻她对徐饶有种莫名愧疚的感觉,好似突然背叛了什么,但是现在而言,这似乎是最好最好的结局,又或者是自己潜意识的选择,只有这样,对她也好,对徐饶也好。

    在门口有些百无聊赖的常华容也走进男厕所,厕所并没有人,跟进来的还有一个戴着口罩露出两个黑眼圈的男人。

    哼哼这小区的常华容刚准备放水,常华容感觉被拍了拍肩膀,转过头,是两个可怕的黑眼圈。

    “喂,兄弟,认识不认识这个家伙。”这个戴着口罩的男人一口常华容听不懂的方言,但还是看向他手的照片,照片的男人赫然是他自己。

    常华容意识到了什么,掉头往厕所门口跑出,口还呼喊跑!

    但是常华容还没有走出一步,这个黑眼男人一把抓住了常华容的手,直接用蛮力拉住了常华容,本来练过几年散打的常华容本能的朝这个男人踹了过去,但是被这个男人轻松躲过,猛的一拳落在常华容的肚子。

    一声闷响,常华容只感觉自己的肚子像是开了花。

    苏茜终于下定了决心拨打了这个号码。

    “怎么了?”对面传来徐饶的声音。

    “有些事,我觉得要对你说清楚。”苏茜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女洗手间的门被打开。

    “喂!你神经病啊,知道不知道这是女厕所!”在门口一个凶神恶煞的年女人叫骂道。

    下一刻,这个有些肥硕的女人被直接踹了进来,一个独眼戴着口罩跟鸭舌帽的男人已经走了进来,看到苏茜后直接杀气腾腾的走向苏茜。

    “说吧。”电话对面传来苏茜的声音。

    “独眼男人!独眼男人!”苏茜对着电话慌张的说着。

    已经走进了苏茜,猛的躲过了苏茜的手机。

    电话那一边,徐饶所听着的是苏茜的尖叫声,他的脑还回荡着独眼男人这四个字,但是此刻他的表情平静无,他在听着到底会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但是唯有苏茜的尖叫,模糊,似乎有着登机的声音。

    啪的一声,电话挂掉,也许是电话粉碎的声音。

    在书法广场下着棋的徐饶收起手机,对对面的高瘦老人说道:“大爷,这一盘我恐怕是不能下了。”

    老人当然能够看出徐饶表情的变化,他能够感受徐饶眼神之可怕的杀气,他对这个年轻人越发有兴趣起来,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以后再下便是,你忙去吧。”

    “谢谢。”徐饶吐出这两个字,大步离开。

    男厕所,常华容听到苏茜的尖叫声,竟再次鼓起力气冲向门口。

    黑眼男人似乎有些惊这个家伙竟然还有力量,猛的从常华容的身后勒住了常华容的脖子,一拳打在常华容的后脑勺,常华容这样昏死过去。

    看常华容倒下,黑眼男人直接从怀摸出蛇皮袋子,把昏死过去的常华容准备塞进蛇皮袋子。

    厕所门再次被打开,黑眼男人刚刚提起头,一个拳头落在了他的脸,是个身材魁梧的金发男人。

    黑眼直接重重的落在了地板,但是同时反映迅速的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但还没等他站稳,这个金发男人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又是一拳落在了他的肚子。

    黑眼直接吐出一口水出来,这个胳膊如同大腿一般的男人一拳的力量到底有多么恐怖,恐怕黑眼是彻底领会了。、

    “你是谁的人!”金发男人逼问道,拳头已经再次逼近黑眼。

    “嘭”一声巨响,是钢管跟肉体碰撞的声音,金发男人的拳头凝固了。

    在金发男人身后,是拿着有些变了形的钢管的魃子。

    但是恐怖的一幕发生了,经受过这恐怖的一击,这个金发男人猛的转过身,一脚直接踹在了魃子的肚子,把魃子直接踹飞了出去。

    魃子做梦也想不到这一闷棍竟然没要放倒这个家伙,这还是人吗?此刻魃子心只有这个疑惑。

    一把弯刀直接划过金发男人的腰间,然后是一把进入了金发男人身体的匕首。

    男人怒吼一声,一巴掌拍开刚刚对他出手的黑眼,看匕首已经深深的插入腰间,再次扑向黑眼。

    一个黑影猛的冲了来,直接块头可怕的五子给撞了出去,五子直接打碎了身后的玻璃。

    刚刚冲进来的是那个独眼男。

    “你们到底是谁!”五子怒吼起身,这变态一般的抗击打能力,让人怀疑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肉做的。

    “你没有机会知道了。”独眼男人冷声说道。

    五子趁着这个男人回答的空档猛扑向这个独眼男人。

    这个男人不躲反进,似乎一点都不畏惧这巨大的块头,手起刀落。

    五子脖子绽放出血花出来,那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好似一座大山倒了下去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