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八十九章 何必曾相识
    “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喜欢的你吗?”年轻人自顾自的笑了,在他这看似华丽实则荒蛮的一生,他从未想过会有机会跟这个女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她一动都没有动,甚至没有给他任何的反应,好似一个木头人,没有感情,但是却有烧灼人心的眼泪。

    他并没有觉得灰心,只是摸了摸碰到了鼻子的灰,继续自说自话的说道:“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在皇后酒吧开业的时候,那是朋友开的场子,我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去捧场,刚好你在台唱了一首歌,那时只觉得台那娘们很漂亮,属于那种不俗的漂亮,那时我以为你是驻场,喝了点酒,在损友的鼓舞跑过去跟你搭讪,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你是着实让我在那里丢了脸,那红酒泼洒到我脸的时候,虽然是冰凉却是那么那么的火热。我打了你一个耳光,其实我打下去的时候后悔了,我这辈子做了太多太多恶心人的事情,但是唯独没有对女人动过粗,那是我记忆的第一次,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苏茜的表情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只是想不到这么一个纨绔能够把这些若有若无的东西记的如此的深刻。

    常华容自己笑了笑,想要点一个烟,但是最后还只是叼在了嘴边继续说道:“那时候你反手打了我两个耳光,我一群朋友之间涌了去,想不到你身边的那个家伙很是能打,最后在酒吧老板的调节下那晚才此作罢。但我这人可是个实打实的混蛋,属于有仇必报的类型,第二天我找人彻底查了你,最后得知你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商人的女儿,当晚我找到了你老子,那一晚那个已经临近五十的男人这样对我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低下了头,也许是狼心狗肺到了极点,那时我竟感觉格外格外的有成感,同样觉得自己是个多么无药可救的混蛋。”

    她仍然并没有什么反应,只不过脸颊的眼泪再次落下。

    他有些惊慌失措的拿起纸巾,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但是始终他没有敢擦去她脸的眼泪,只能够最后把纸巾攥成了团,死死攥着。

    “本来我打算继续追究下去,毕竟你可是当着整整一个酒吧的人删了我两个耳光,这可是打在了我常家大少的脸,可是打在了常家的脸,但是阴差阳错的那一晚得知了你母亲的事情,那时我放了手,彻底放了手,尽管这让我好一阵子在那狐朋狗友面前没有抬起头。”他说着,似乎能够清晰的数出那些日子。

    “从那一天起,我拿着花站在你家楼下十九次,同样那花被你扔了十九次,所有人都说我傻了,堂堂一个常家的大少,竟然能够看这么一个小商人的女儿,还被迷的神魂颠倒,也许我是傻子,是个很彻头彻尾的傻子。”常华容终于忍不住把嘴边的香烟点燃。

    “说完了?”她终于开口,只不过声音仍然是那么那么的冰冷。

    “还没有。”常华容使劲挠着脑袋,抽烟的模样似乎也有那么几分的沧桑。

    “既然我都知道了你的事情,要不要听听我故事?”常华容弹了弹烟灰,也不管苏茜到底愿不愿意听,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我爸虽然是常家的直系亲属,但是在常家并没有什么话语权,属于那种弱弱的类型,被人骂了不会还嘴,被人打了不会还手,在常家没有任何地位。一直到遇到了我妈,我妈叫黄英,是个北大的高材生,也不知道我妈到底看了我爸那一点,这样选择灰姑娘嫁到豪门,当然这是一桩没有人会祝福的婚姻,这也是我爸第一次顶撞了所有人,一个老实人要是钻了牛角尖,即便是常家最有威信的老爷子都拉不回来,于是他们这样结婚了,结婚的那一天常家一大半亲戚都没有到场,甚至他们找到的司仪都是业余的,没有人关心这一场婚礼。”

    “嫁到豪门,没有背景的她像是掉进了冰窟,每一刻都在被白眼,被嘲讽,被戳着脊梁,但这一切并没有打倒她,知道她到底有多么的优秀吗?在两年后我出生时候,也是那一年她已经管理了常家百分之三十的企业,这个女强人怀胎九月都会开议会,甚至还没有出月子了公司,所有人都敬畏起来,甚至连常老爷子都打心眼里佩服这个透支着生命为了常家的女人。”常华容仍然笑着,只不过那笑容之有几分让人心疼的东西夹杂着。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故事不是吗?十四岁生日过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再也没有见过奔波的她,她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留下给我印象最深刻最深刻的,是她那张笑起来跟你那一天那么像那么像的笑脸。作为她的儿子,我也许会是接触她时间最短最短的人,她几乎不会回家,只会待在公司,那时的我恨她,无的恨她,我从来不知道她到底在争取着什么,在拼着什么,最后等我爸踏那董事会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但是似乎一切都晚了。”常华容声音的慢慢哽咽起来,但是那瞪大的眼,是没有熬出一滴眼泪,也许是他怕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丢了人。

    “我甚至没有见我妈最后一面,我爸甚至都没有带我参加她的葬礼,对她只字不提,好似我妈从未存在一般,他是那么那么的绝情,甚至没有掉下那么一滴眼泪,我恨的,我恨不得想要杀了他,但是我要折磨他!我不再课,我抽烟喝酒,我纹身,我砍人,然后等着被抓,我喜欢看他急的满头大汗来保释我的模样,我喜欢看他对我失望至极捂住脸痛哭的模样,我是要折磨他,把他折磨的不像是人样。”常华容死死攥着拳头,眼泪这落下,这个哭起来忍不住颤抖的年轻人,似乎并没有那么的玩世不恭,并没有那么的不可一世,甚至此刻都不像是一个纨绔。

    “一直到那一年,我折磨他的第三个年头,我终于在一个混子口得知,我妈死于一个房地产工地的事故,那是一个常家跟北京一个商会所合作的巨大项目,我妈是主要负责人,但是却死于一场本来不该发生的事故,那是一个责任全部都在对方商会的事故,但是却被强行压了下来,常家没有追究,只是换了一个负责人,因为那个商会常家得罪不起,常家不敢撕破脸,她这样无缘无故的死了,她为了常家付出了一切,整整十六年,她最重要的十六年,全部都给了这个家族,最后她这样无缘无故的走了,你知道吗?当时我恨不得提着刀架在我爷爷的脖子,如果让我砍下去,我估摸着都不会犹豫一秒。”常华容拿着烟头的手,已经止不住的颤抖着。

    这个世界最容易粉碎的,无非是一个女人的心跟一个男人的眼泪,眼前这个看似没心没肺到极点的家伙这样哭的像是一个娘们。

    “那个时候我想起了我爸,如果我这样做了,我爸这么多年所为我默默付出的东西,一切都白费了,从此以后,无论在外出多么大的事情,我也不会再找他,我搬了家,怕他看到我想起她,我断了一切该扯断的东西,是为了他能够活的轻松几分再轻松几分,他仍然隐瞒着我,我同样也没有点破这一层纸,我们这样各自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一过这么多年....”常华容摇着头说道,再次点燃一个烟,身多了几分平日这个纨绔不该有的腔调。

    没有回答,常华容微笑了笑道:“被我骗到了吧?”

    “因为我们有着相似的命运,而喜欢了我吗?”苏茜看着这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纨绔,她不怀疑刚刚常华容所说的真实性,因为有些在眼神深处的东西,是怎么都演不出来的。

    “可能是吧,其实你笑起来跟她真的很像很像,那时候我决定,这辈子我要娶的女人是谁,谁也拦不住,像是她嫁入常家一般,算是把你绑来,我也要你苏茜,做我常华容的媳妇,没得商量。”常华容硬生生把这一股蛮不讲理说成了一种叫做信仰的东西。

    片刻后,他笑道:“是不是有点太过自私了点。”

    “难道你想再次延续一次悲剧?”苏茜很冷静,似乎并没有被这气氛跟眼前这个看起来莫名帅气几分的男人所冲昏头脑,也许换做是任何一个黄毛丫头,估摸着这个时候早已经被常华容所攻陷,但是她不同,往往什么都舍弃了的人,往往能够更加清楚的看清事情的本质,也许这会是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但这个浪漫,也仅仅只会局限于今晚,毕竟在这个巨大的浪漫外衣下,是一个悲剧的架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