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八十八章 天眼沦落人
    一男一女,却并没有什么干柴烈火,甚至有几分尴尬。

    常华容没有停下来,一会端茶倒水,一会水果零食,但是苏茜除了喝了几口水以外,剩下的什么都没有碰。

    常华容面对如同木头人一般的苏茜,并没有失落,就好似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种局面一般,最后郑重其事的坐到了苏茜的对面,咳嗽了几声说道:“茜茜,我想你有一点误会我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多看看你,你住二楼左手边的房间,我住对面,其实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但是还不等常华容酝酿许久的发言结束,苏茜就直接起身,拉起行李上了二楼,剩下的就是关门声。

    常华容傻傻的坐在原地,良久,直接一头栽倒在沙发上,就如同一个孩子一般拼命捶打着沙发,近似乎疯狂在沙发打滚一阵子,然后等常华容打完滚之后,看到了一个很是惊悚的画面,苏茜正在楼梯口就这样看着他,说因为什么惊悚,是她的表情是那么淡定,淡定到可怕。

    常华容老脸一红,心中不停催眠着自己刚刚苏茜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苏茜那看臭虫的眼神,还是说明了一些常华容企图催眠自己的东西。

    “你有没有钥匙?”苏茜声音冰凉的就如同机器。

    看苏茜第一次跟他对话,常华容有些雀跃的蹦跶了起来,掏出钥匙小心翼翼的递给苏茜。

    “还有没有?”苏茜接过钥匙问道。

    常华容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

    苏茜直接转身上楼,然后常华容听见了锁门的声音。

    也许,她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常华容心中第一次有了这种想法,但是片刻后常华容就把这样想法在自己心中抹杀掉,然后在自己的小书桌前坐下,书桌上零零散散的摆放着基本在她眼中估摸着无比幼稚的小说。

    常华容随随便便在笔记本上写上这么一句。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字秀气的像是女人所写的一般,很难想象出自这么一个无可救药的大少手中。

    王家村已经彻底完工的斗狗场,这巨大的大棚,也许是为了更加刺激看客的视觉神经,底部正安装着各种各样的机关。

    “装好这些机关,挑一个好日子就可以开业了,前几天我从一个朋友手中搞来了几头斑斑,可以营造出一些噱头,等以后陆续搞几头美洲豹美洲狮来镇场子,到时候咱就等着数钱数到手软就可以。”常钟祥眯眯着眼笑道。

    背着手看着这巨大的场子的常汉川的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谁也不知道这个老人此刻到底在想着什么。

    “京山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这种场子竟然一点都不让常家沾,要是早做起来,现在在西城区哪里还有那徐家李家的画面。”常钟祥滔滔不绝的说道,话有意无意的在触摸着一些东西。

    “钟祥,这真的安全?要可知道这种事情要是败露了,对常家可有着不少的打击。”常汉川终于开口说道,虽然常汉川是靠着拳头打拼到这个地位,但是也不算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多多少少有点脑筋,只不过性子太过直率了。

    “老汉,这你就放心吧,关系全部都打点好了,管场子也很有经验,狗都是好狗,没有掺一点假,我们也不打算从狗身上做文章,光是每晚流动的油水,就够我们吃饱喝足了。”常钟祥一脸有恃无恐的说道。

    “我们吃饱喝足不重要,要的是整个常家再次恢复到曾经的地位,我们这些老东西挣多少钱也带不走了,我所为的只不过想要给常家多留下一些东西罢了。”常汉川说着,表情有些沉重的拍了拍常钟祥的肩膀。

    “老汉,谁不是为了这个,常家从三大家族的头位落到最低,现在肖家正冲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常家的发展已经不能再耽误一分一秒了。”常钟祥收起了他脸上特有的笑容,甚至有几分坚定的看着常钟祥,似乎眼神中所流露出来的东西,是怎么都演不出来的,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往往真实的东西,往往虚假。

    常汉川虽然表情有几分犹豫不决,但最后表情也跟着常钟祥变的坚定起来,慢慢攥紧拳头说道:“一切都是味了常家。”

    “一切都是为了常家。”常钟祥再次重复道。

    “我想找个机会跟常石龙谈谈。”常汉川离开斗狗场,上了一辆烟色的悍马车说道。

    常钟祥却皱了皱眉头说道:“老汉,这事不好说,常石龙跟那个常怀安在医院做出来的事情你也看出来了,这两个小子现在自称左派,现在又有了尉迟家的支撑,你是不知道,常石龙最近是飘飘然了,有人传他要一口吞下整个常家,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常汉川的表情沉了下来,很是恐怖。

    “这小子现在就死死抱着遗嘱,妄想着常家他一家独大,这常家是当年我们打下来的,还容不得这小子作威作福,老汉不管你能不能看惯,我现在是看不惯这小子的作风。”常钟祥还是第一次露出恼怒的神色。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要是敢做出出格的事情,我一定会让他尝尝,常家到底是谁说了算,京山老了看不透事我不怪他,但是我不能就这样看着常家落入两个小毛头小子手中,他们自认为所有人都在支持着他们,其实都不过是把他们当成傀儡罢了。”常汉川握紧拳头说道,看模样是比常钟祥还要恼怒。

    常钟祥的脸上闪过一丝狡猾的笑意,不过仅仅是一闪而过,最后愤愤不平的说道:“是时候该教训教训他们了。”常钟祥的话很有顺水推舟的意思。

    本来恼怒无比的常汉川此刻却叹了一口气说道:“再怎么不知天高地厚,也是我们常家人,他们要是敢出手给他们一点小教训就可以,要是真打起来,还是让外面那些野狗野狼看了笑话,我们也一把年纪了,总有一天也会把这一大家子交付出来,只不过还不到时候罢了。”

    常钟祥脸上有几分失望神色,不过掩盖的很好,符合常汉川几句,目送着常汉川的车子就这样离开。

    一直等常汉川的车子彻底消失不见,常钟祥才愤愤的吐出一口口水,那本来笑面虎人畜无害的模样此刻变的有些狰狞。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常钟祥愤愤不平的说着,不过片刻后,那原本狰狞的脸上,慢慢出现了阴森森的笑容。

    夜就这样落了下来,同时跟着上演着的,是各种各样的阴谋诡计,似乎是趁着这夜色,所有各怀鬼胎的人们,踏上了属于他们的野心之路,又或者是不归之路。

    把自己独自一人关在房间的苏茜,透过窗户能够看到那一轮明月跟这么一座城市,虽然自己处于这温暖的房间,但是比起那大街上流浪的人们,她是那么那么的冷。

    她知道,她的一生剩下的结局,也许唯有葬身于此,也许会有人心疼她怜悯她,但是在这个囚禁着太多太多灵魂的囚笼中,不会有人会拯救她。

    苏茜想到了一个傻傻的家伙,他仍然在义无反顾的做着吗?虽然苏茜感觉像是欠了那个家伙太多太多,但是总觉得自己跟他,已经不在一个世界之中,现在不在,以后更不会,所以这让苏茜有些打心里的遗憾。

    怎么也睡不着的夜,烧灼着人心,苏茜终于忍不住打开房门,屋中一切都是静悄悄着,昏黄的声控灯却没有引来任何反应。

    她轻脚下了楼,这看起来无比华丽的一切,此刻变的无比无比的空荡,在几乎算的上空空如也的冰箱中找到几片面包跟热牛奶,坐在窗前慢慢吃完,这巨大的窗户,把她的身影衬托的是那么那么的单薄,就好似一个小小的木偶,似乎轻轻一触碰就会彻底散架一般。

    身后有了动静,她已经准备接受这一切,也不在乎到底她现在会失去什么,她现在想要做的,就是宁愿死,也不愿意伤害那些为了她的人,也许是彻底想开了,她的脸上慢慢爬上一股释然的笑容,除了他或者他,她早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但是为什么总是有热泪夺眶而出呢?

    她擦了擦脸,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并没有她所想象的东西,那个身穿睡意双眼朦胧的年轻人仅仅是坐在了她的身旁。

    她看向他。

    这个年轻人因为这眼泪有些手足无措,有些笨拙的抽出两张抽纸,递向她。

    她没有接,任由这热泪不留余力的落下。

    “冷吗?”他尽量柔声问道,尽管他清楚的很,无比他对她怎么样,她都会嫉恨着他。

    她摇了摇头。

    “饿吗?”他继续问道,不知不觉成了他最反感的啰嗦人。

    她仍然摇了摇头,很干脆很干脆的拒绝了这个大少的好意。

    “对不起。”年轻人低下头喃喃道。

    她仍然摇着头,倔强的看着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