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八十三章 左右派
    常怀安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也许对他来说,知道这一切的常华容的结局唯有一个,那么就是被这个他所依赖的家族所毁灭。

    老款的别克车子停在了一个大院前,常怀安按灭烟头下车,却把五子自己一人留在了车中,有些颤颤巍巍的走向这看起来有些年岁的大院中。

    巨大的院子门前停着各种各样价格让人咋舌的豪车,进进出出各种打着西服领带的各种人士。

    常怀安在门口戴着白色孝带,从最后绕向大堂,巨大的遗像摆放在大堂中央,那常京山这三个字大的有些触目惊心,常怀安悄悄绕到追悼大堂后场,似乎是没有跟这些所来悼念的名流打交道的心思。

    披麻戴孝的常石龙正靠在窗户前深深抽着烟,看常怀安到场后,眯了眯那满是血丝的眼说道:“刚刚常汉川带人来过。”

    “怎么样?”常怀安问道,看样子也很是疲惫,这葬礼完全压在了两个人的身上,短短这几天几乎两人都没有合眼过。

    常石龙摇了摇头,意思已经再不过明白。

    “他现在打上了遗嘱的心思,他想知道遗嘱。”常石龙深深吐出一口烟,脸色憔悴的可怕。

    “难道他还想篡改遗嘱不成。”常怀安说道。

    “他现在是没有这个胆子,如果遗嘱是对他没有一点利处的话,就说不准常汉川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事情了。”常石龙盯着常怀安说道。

    常怀安当然清楚常石龙话中的意思,照他看来,跟汉川这么一场仗,是无法避免的,比较在这个世界上,所牵扯到了如此沉重的利益,是不可能能够通过hépíng来解决的,即便是再亲近的人也不成,他们跟常汉川唯一的区别,不过只是同样背负了一个常字罢了。

    “有一件事,我很疑惑,遗嘱到底是什么?”常怀安看着常石龙道,现在遗嘱唯有一个人清楚,那么就是常石龙。

    常石龙看着常怀安,却摇了摇头说道:“老爷子有吩咐,遗嘱过了葬礼会公布,到底遗嘱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常怀安微微点了点头,其实他心中很是明白,说常石龙不知道确切的遗嘱是假的,只不过是常石龙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他罢了,但是不知道为何,他总能够察觉到常石龙眼神之中的异样,就好似这遗嘱的事情并没有他所想象的这样简单。

    “对了,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常石龙想起什么说道。

    “已经派人在办了,现在就开始召回那些在外的理事回来,是不是有点太过显眼了点,现在常汉川还没有真正捅破那么一张纸,我觉得我们需要坐下好好谈谈,毕竟都是一家人,没有必要闹到生死厮杀的地步,我怕被外人捣鬼。”常怀安说道,这一点理智他还是有的,他所怕的是现在的常石龙会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的权力蒙蔽双眼。

    “你也嗅到了什么?常石龙突然看向常怀安说道,此刻常石龙这个生意人的身上突然显露出几分杀意,也可以说成是匪气。

    “难道真的有人在背后下手?”常怀安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常石龙,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现在这事就值得人玩味了,已经不是常家内斗的级别了,完全可以说的上常家的存亡身上。

    “尉迟老爷子跟我通过话,他跟我们老爷子是旧交,他告诉我一点内情,有点触目惊心,怀安这到底代表着什么,你应该清楚,之所以让你这么快就召集实力,就是怕赵汉川突然咬出来,但是我们现在真正的敌人,不是常汉川。”常石龙慢慢靠近常怀安,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

    常怀安的脸色有几分苍白,事情的严重性,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最后只能有些微微颤抖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人,会有这样的胆子。”

    常石龙慢慢靠近常怀安的耳边,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吐出那么两个字。

    常怀安愣在了原地,然后尽量压低声音说道:“难道是直接搭上了常汉川?”

    常石龙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常汉川虽然这些年积压了不少怨气,这怨气因为老爷子的死变成了野心,但是他怎么说也是一心为了常家,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我怀疑是另有其人,至于能够影响到常汉川心思的人,我想就不需要我来挑明了。”

    “这是要不要挑一个机会跟赵汉川单独聊一聊?”常怀安忧心忡忡的说道,在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常怀安知道自己是睡不上什么好觉了。

    “你觉得现在常汉川会相信我们这些敌人的话吗?常钟祥那个老狐狸早已经把常汉川彻底洗了脑,现在如果我动了声色,就可能中了那个老狐狸的下怀,在没有绝对的把柄的情况下,我们最好装作一切都不知道的样子,这样我们才会有机会。”常石龙小声说道。

    常怀安微微点了点头。

    大堂中传来哭泣声

    常石龙皱了皱眉头,知道又有人来逢场作戏罢了,所有来这里的人们,所为的东西很是简单,无疑是在为了那遗嘱跟自己的利益罢了。

    “最近可有不少人背地里联系我,说是站在我们这一派,不过都被我敷衍过去了。”常怀安说道。

    “这些墙头草一般的亲戚,只不过看现在遗嘱在我们手上罢了,现在不能够彻底相信的人,不要跟他们打交道,其实他们的嘴脸简单的很,对他们来说赵汉川上位也好,我们上位也好,都不重要,只要他们能够分的一块蛋糕,他们就会无条件的拥护谁。

    “也正因为如此,常家才走到这么一步,老爷子走的时候是怎么放心闭上眼”常怀安喃喃的说道。

    也许是提到的这个话题过于刺耳,常石龙摆了摆手说道:“我先去前面应对应对老爷子生前的朋友,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来打理了。”

    “实在不行就闭一闭眼,别等还没有到真正对决的时候自己先倒下了。”常怀安一笔带过的叮嘱道,对于男人来说,这已经算是极限,再多几丝情,都算是矫情了。

    “我明白了,有件事你最好办一下,如果可以先让华容离开北京吧,如果有这个可能性,我们要是倒下了,别苦了孩子。”常石龙停住脚回过头,很是认真的看着常怀安。

    常怀安低下头,微微答应一声,也许一直活的安稳平淡的前半生中,他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现在常怀安甚至都无法想象,如果他们真的输了,到底会发生什么,到底会付出代价,这一切就好似一场游戏一般,一点都不觉得是什么真实,也许对于一直生活的人们来说,永远都不知道生存到底是一条怎样的长路。

    常石龙离开后,常怀安也有些郁闷的在窗口一阵子,再次听着嘈杂的大堂,突然有些莫名的烦躁,大步离开。

    此刻踏入大堂的,是那个尉迟姓的老人,这个身穿白色麻衣的老人,背后仅仅跟着一个平头男人。

    这个看起来已经足够苍老的老人,走路却步步生风,踉踉跄跄,腰杆也挺的笔直,但是尽管如此,这一双看向遗像的眼,却是那么那么的浑浊,就好似已经到了老了看不清的地步。

    看尉迟常威停下步子,周铁骑下意识的想要付出这个常年受疾病折磨的老人,尉迟常威却摇了摇头。

    也许是因为这老人的气场过去庞大,周围各种显殷勤各行各业的人们都让开路开,看向这个老人的目光满是敬畏。

    “这老头是谁啊?”在最后,一个中年男人小声问道。

    在这个中年男人身边的一个老者瞪了这个中年男人一眼说道:“说话小心点,带你来不是让你多说话的,这个老人是尉迟常威,是常京山的旧交,常京山对你来说是个可望不可即的高度吧,这个老人要处于更高的高度。”

    中年男人被吓的打了一个哆嗦,再次看向这个走的踉踉跄跄的老头,目光中满是崇敬,似乎光是刚刚小声的出言不逊,就吓的他生出额头上一层冷汗出来,到了这个级别的人物,光是想想就够人忌讳了。

    迎接尉迟常威的,是常石龙,在距离尉迟常威还有一大段距离的时候常石龙就伸出了手。

    在万众瞩目中,这两只手慢慢握到了一起,也许是一种错觉,所有人都感觉这是常家家主跟尉迟家家主的握手,也许这是尉迟常威隐晦的站队,这似乎在告诉着各种来宾,他尉迟家选择站在常石龙身后。

    “石龙辛苦了。”尉迟常威并没有松开常石龙的手,柔声说道。

    “常威老爷子,这不算什么,你腿脚不方便,不该来。”常石龙很实诚的说道,也许是面对这个老人,那些客套的花言巧语只会让人俗不可耐。

    “我虽然到了这个节骨眼,但是这几步还是能走的,我跟京山也有五六年没见了,想不到那燕子山最后一面,竟然成了诀别,这家伙从年轻时就喜欢干这种事情,总喜欢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最后还是干了这么一出,不过这次还好,至少还留下个你,常家还有人。”尉迟常威的声音其实算不上大,但是却偏偏够在场的大多人听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