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八十章 恩怨与对错
    “我叫郭野,不知道随便把别人的名字叫错是很不礼貌的事情?”郭野并没有看这个玩味看着自己的老人,而是环顾着这周围空旷的高尔夫球场。

    “郭野,说话小心点。”那个平头男人微微呵斥道。

    “真是世风日下,物是人非,当年我做梦估摸着也想不到周铁器能够对我说出这种话来。”郭野吊儿郎当的看着身旁这个平头男,有模有样的指了指自己左眼,似乎在嘲讽着周铁器左眼上那可怕的伤疤。

    “你说什么!”周铁器已经攥起了拳头,那布满老茧的拳头发出一阵异响。

    “都老实点,当年斗个不停,现在还是斗个不停,真是一对冤家。”尉迟常威微微敲了敲桌子。

    周铁器立马收起了火气,不过仍然死死瞪着郭野。

    郭野却一点也不在乎尉迟常威的威严,不忘挑衅的冲周铁器扬了扬拳头。

    “郭野这么多年不见,没想到你还是一点没变,不过我这个老头子现在可是快要入棺材了,看着你现在的模样,我打心眼里还想多活上两年。”尉迟常威按灭烟头,习惯性的再点燃了一根,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不甘的掐灭。

    尉迟常威的小动作当然逃不过郭野的眼睛,也许在这残酷的岁月中,当年的那么一座大山也老了。

    “常威老爷子,你说的倒是轻巧,我郭野到底是怎么样用力活到现在,你难道一点都不清楚?”郭野满是怨气的说道,也许这一股怨气不光光是对于眼前这个已经没有了多少杀伤力的老头子,而是对向这个时代。

    尉迟常威笑了,不过是苦笑,有些歉意的看着郭野说道:“的确是我,是这个时代欠你的,但是当年那个锅,你必须得扛,你只不过是拜错了菩萨罢了。”

    “常威老爷子,当年你要是说出这么一句,该杀头啊!”郭野大惊小怪的说道,表情不是一般的浮夸。

    “这头现在放在肩膀上也是个多余的玩意,现在我是看透了,有些话现在不说,以后可就没机会说了,而且能说的人,还剩下几个?你郭野算一个,小兴安岭还有一头东北虎,剩下的还真没了。”尉迟常威摇了摇头说道,表情很是落寞。

    面对这个老头的真情实感,郭野却是一脸的不屑,甚至有些厌恶,掐灭烟头,再次从皱巴巴的烟盒弹出一根放到嘴边,不着急点燃的说道:“你这老头真是聪明的人,就算是到了快要入棺材的时候,还是只敢这样说说,连根手指头都没有动弹,你说我是该庆幸,还是该恼火?”

    “我怎么动弹?尉迟家可没有气数让我这般糟蹋了。”尉迟常威看着郭野,就如同那西天中的佛祖看着一只孙猴子,只不过这仅仅只是尉迟常威自己的臆想罢了,从来就没有什么如来佛祖,从来就没有什么孙猴子。

    “我真是想要笑出口,但是怎么就笑不出来,不过在见到尉迟港岛的时候我是想明白了。”郭野玩味的点燃这一根烟。

    “你想明白了什么?”尉迟常威眼中罕然有了一丝精光,也许是郭野提起了那个在他心中有些巨大位置的名字的原因。

    郭野惬意的抽着烟,似乎是在钓着尉迟常威的心思,抽了几口过后才不紧不慢的说道:“所谓的世家,西城区也好,北城区也好,这些一个个小的家族也好,大的家族也好,最后的下场无一例外,都不过是灭亡罢了,在这个时代中,已经衍生不出什么所谓的世家了,常威老爷子,难道你自己还看不透?”

    尉迟常威死死睁大了眼,就这样看着郭野,良久之后才重重松了一口气,似乎把刚刚郭野所说的那么一番话彻底的释然了,如果让他再年轻十年,也许他肯定会跟郭野彻底执拗下去,但是现在不同了,要是他再这般计较,只会丢人现眼罢了。

    “想不到你这个孙猴子被打成了烂泥,还能活成这般的明白,这个世界说不定还真有造化这东西,不过郭野正如同你所说的一般,没有世家,但是同样也绝对不会有什么飞上枝头变凤凰,你这个境界的大枭都能够落魄到这个地步,难道这中国还有第二个郭野枪打到局浦大厦?”尉迟常威声音中带着冷笑说道。

    郭野这一次沉默了,同样也没有反驳为什么尉迟常威为什么会叫他郭野枪,这是默默抽完这么一根烟说道:“尉迟常威,我是不明白你身后有什么样的尉迟家族,有多少代的家业,但是你又何尝明白这个时代之下小人物所经受的苦难,一个也好,十个也罢,但是一万个十万个总抵得上你这可笑的几代家业了吧。”

    “郭野枪,你这样说,无疑是因为当年那茬子事你所经受的苦难,如果说当年你能够活着站在了局浦,能够跪下称臣,你能够被派去瑞拉姆斯?一切都是你的选择罢了,不要把你的错误强加在这个时代之上,她给了你机会,为什么你要舍弃掉这个机会,宁愿做一条野狗,瞧瞧你现在的模样,难道这还不能够证明她是对的吗?”尉迟常威虽然表情还是那般的平静,只不过语气已经沉重了几分。

    “她是错的。”

    “她是对的。”

    “她是错的。”

    “随你怎么说,错与对到底是哪一边,唯有你自己能够判断。”尉迟常威执拗不过郭野,想想自己也觉得可笑,如果此刻郭野在这里说出那么一句,还是会有郭野吗?

    “说吧,需要我做什么,这一次过后,我欠尉迟家的也就彻底的一笔勾销了,以后就不需要再见你这个让我糟心的老头子了。”郭野摆了摆手,一副不痛快到极点的模样。

    “郭野你未免有点太过伤人了点,怎么说我们也是半辈子的交情。”尉迟常威笑道,刚刚的争执就这样一笔带过,也许这两个经历了一辈子沉浮的男人都很是清楚,如果今天非要争论出一个对错的话,往往就能够牵扯到生死这个问题上,因为如果有一方妥协,那么那一方这一生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活着,到底是因为什么而经受苦难呢?

    “等你哪天要是真进了棺材的时候,我来给你烧上几刀黄纸,都算是尽了我最大的本分了。”郭野浑然不在乎尉迟常威打的感情牌。

    尉迟常威也不生气,甚至有几分高兴,因为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跟这样的家伙所聊过天了。

    “西城区的事情听说了没有?”

    郭野掐灭这根烟,却没有点燃,点了点头说道:“在上官家听说了一点,一些小事非。”

    “现在可不光光是小事非了,常京山这老东西咽气了。”尉迟常威揉了揉渐渐又浑浊起来的眼。

    “好事,当年他手上沾了最多的血,现在第一个一命呜呼,也算是老天开了一次眼。”郭野浑然不在乎,又或者在装着傻。

    “你说的倒是不错,但是常家的情况复杂的很,右派常汉川,左派常石龙,如果要是真打起来,怕是能够掀起整个西城区的风暴,怕是会改变整个西城区的格局。”尉迟常威不紧不慢的说道,一次次逼向最后那个话题。

    “这也是好事,乱世出英雄,给了更多没有背景的年轻人机会,对于我来说,谁是三大家族都不重要,因为我们这些小人物背后除了一个中意的娘们,可是空无一人啊。”郭野说道,似乎在等待着尉迟常威说出最后的东西。

    听到郭野这么一句,尉迟常威再次笑了起来,笑过后表情才变成认真的模样说道:“话虽然如此,如果真是常家内斗倒也是可以,但是怕有些人喜欢干扰人家家事,李家最近做了一些小手段,这事恰好被我得知了一星半点,这不是为难的很,尉迟家跟李家有着不少大大小小的恩怨,不是我这个老东西爱管闲事,是怎么说跟常家也算是一起靠着背站起来的,这事要是不管,我怕最后到了下面没有脸面见京山。”

    郭野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说道:“所以你打算让我扶常家左派对吧,尉迟家不敢光明正大的帮常家,因为你怕会引起李家跟尉迟家的对抗,这无疑是把尉迟家往火坑里推,所以你让我出手,即便是被李家抓住了小辫子,这也不算一个开战的借口。”

    “我喜欢跟你这种聪明人说话。”尉迟常威微笑道。

    “常汉川外加一个李家,先不说他们后面是不是还有一些被引过来的鬣狗,这已经足够我一个人喝一壶了,常威老爷子,你这满嘴仁义道德也该收一收了,至于这么多年的感情,你再提我跟你急,我这条命估摸着要搭在这里。”郭野死死按着烟头说道,眼中其实已经算的上怒火中烧,这已经不是还人情的问题,简直就是要的剩下的这半条命,不过尽管如此,郭野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人情这东西说白了也不过是一把刀子罢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