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十七章 所谓的因果(十四)
    “住口!你这个老东西怎么能够明白,你这个生在世家的家伙怎么会明白,我走到这么一步到底付出了多少多少的东西,就这么被你们毁了!被你们彻底彻底的给毁了!”马洪刚冲徐丰年吼着,慢慢退到仓库门口。

    “马洪刚,不疯魔不成活,既然这刀子架在了你的脖子上,你又怎么能躲掉,你在这个江湖厮混了这么多年,难道这个最简单最简单的道理还是看不清楚?”徐丰年很平静很平静的说道,面对疯狂的马洪刚,就看似看着一个正耍着小脾气的孩子。

    “徐丰年,留着你这一堆说教给你那群被洗脑的傻子说吧,现在我就要崩掉你的脑袋!”马洪刚气急败坏的说道。

    此刻,一个身影猛的扑向马洪刚,马洪刚直接推开徐丰年,拿起双管对起冲过来的家伙就是一枪。

    强大的火力让这个在空中的男人直接如同折翅的蝴蝶一般落下。

    正当众人惊呼出张腾这个名字的时候,马洪刚直接奔向奔驰迈巴赫,赶在所有人上车之际飞一般的离开。

    现场已经一片混乱,穆黄花扶起徐丰年,一脸关心的问道:“没事吧?”

    徐丰年看着这个真正露出了关心神色的女人,摇了摇头笑道:“我这个身子骨还经得起这么折腾,貔貅,你这家伙死了没。”

    倒在地上的男人手指动了动,慢慢起身,只不过这个男人此刻肩膀的位置已经血肉模糊。

    “可惜让这个马洪刚跑了。”徐丰年有些遗憾的说道。

    穆黄花摇了摇头,却并没有说些什么。

    “要不要追?”疯狗姗姗来迟的问道。

    金老六摇了摇头,再次点燃一根雪茄,一步步走向倒戈在地上的张腾,等他看到张腾胸口上的大洞后,皱了皱眉头,显然这个家伙运气不好,但是在关键时刻,阻止了马洪刚做出最疯狂的举动,金老六记下了这个巨大的人情,但是显然这个人情没法子还了,刚刚他还是真捏了一把冷汗,要是马洪刚真把徐丰年的脑袋打开了花,今晚他也得遭殃。

    “还有什么想说的?”金老六慢慢蹲下,看着这个眼神迷离的男人,心中很不是滋味,但同样无能为力。

    张腾仅仅是看着天空,一言不发。

    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错觉,金老六能够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看到那么几分的笑意,这是一种格外释然的笑意。

    慢慢所有人围向这个闭上眼的男人,一直看着这个男人彻底没有了气息,一直到最后一刻,他都没有说出一句话,也许是已经没有什么想说了,又或者已经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但是这个临死都咬着牙没有说出口一个字的家伙,却留下一行热泪,一行让人压抑到极点的热泪。

    疯狗慢慢蹲下,合上了张腾仍然迷离的眼,嘴里嘟囔着:“一辈子活的小心翼翼像是个丑角,最后能够让这么一堆大人物看着你静静的走,也是一种福分了,下辈子一定要投一个好胎,最好一辈子都不用触摸这个江湖。”

    小人物的念叨,在这个时候总是能够衬托出无限的伤感。

    被赵貔貅松绑的徐龙象第一个冲过来,但是所看到却是张腾这已经合上了眼的尸首。

    “身上怎么回事?”徐丰年看着伤痕累累的徐龙象开口说道。

    徐龙象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说,只感觉此刻张腾的尸体,给予他特别大的触动,他想着,也许在开车前往这里的时候,这个家伙就想好了自己的死法,也许是想要代入这个可悲人物的情绪,徐龙象想着如果换做是他,会不会接受这荒唐的一切,但是光是想想就让徐龙象格外的绝望。

    也许这就是江湖吧。

    另外一边,那个手术绣着蝎子与野花的女人慢慢蹲下身子,摸向刘汉之的脉搏。

    似乎有那么一丝很微弱的跳动,她有些微微的错愣,再次把起来,却没有了任何动静,她再次看向这个光头的脸面,一片苍白,也许是真的死了。

    “老爷子,不好意思,让您也牵扯了进来。”金老六收起身上飞扬跋扈,有些谦卑的说道。

    “不管你什么事情,是我这个老东西想要顾及的东西有些多了,现在虽然说不是什么最好的结局,但也算不上最坏的结局,眼前这个烂摊子,我会让你收拾,你在北京比较有些碍手碍脚。”徐丰年很无所谓的说道,也许对于他来说,能够在入棺材前看到这么一场大戏,的确不是那些铜臭的东西能够衡量的。

    “好嘞,老爷子我就恭敬不如从命,等你来澳门时,如果有什么麻烦事,尽可能来找我,虽然我金老六还不算上什么大枭,但是一般的歪门邪道还是能够打回原形。”金老六很是豪迈的说道,颇有些北方爷们的作风,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精明的商人。

    徐丰年微微点了点头,算不上答应了下来,其实也算不上是拒绝。

    “让刘雷自己一rénmiàn对马洪刚没有问题?据我所知,两人可是有着不少的渊源。”徐丰年说了一句题外话。

    “这最后一步,还是由他走吧,刘雷需要有一个了断了。”金老六难得格外严肃的说道。

    高速公路路口,一条短信再次发过来,仍然叼着烟的刘雷看着终于发生了改变的地址,慢慢掐灭烟,发动这一辆大众cc。

    终于到了最后一个选择。

    飞驰的迈巴赫行驶在郊区的路上,开着车的马洪刚看后面没有什么追来的车辆,但是心中压着的大石头还是没有落下的意思,因为他到了最后还是没有见到那个家伙。

    马洪刚不停的咒骂着,疯狂的拍打着方向盘,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走到这么一步,竟然会被人这么玩弄,这一辈子只有他玩弄别人的份,没想到最后被鹰啄瞎了眼。

    再经过一个十字路口就到了北京城,马洪刚早已经买好了通往内蒙的飞机票,到了北京直接登机,他在内蒙有一个多年的朋友,也许能够保住这么一条命,但是真正让马洪刚内心怒火中烧的,估摸着他剩下的后半生,唯有在内蒙了,已经不会有人再称他为千王,没有他再称他为马三爷了,他这一生的努力的早已经功亏一溃。

    人总是如此,在快要失去时想着得到,在得到后又想着更多,这个世界上唯一填补不了的东西,就是这可怕而又无边无际名为**的东西。

    正当这辆迈巴赫即将要行驶过这空无一人的十足路口的时候,一辆速度极快的大众cc如同子弹一般冲了过来,本来就有几分心不在焉的马洪刚还没有来得及躲避,这辆大众cc就跟马洪刚来了一处亲密接触,猛的把迈巴赫给撞了出去。

    一种巨响,马洪刚只感觉眼前一蒙,耳中唯有耳鸣声,弹出来的安全气囊可能打断了他的鼻子,一时瞬间差点昏迷过去。

    面目全部的大众cc上下来满脸是血的刘雷,一步步走向已经无法启动的迈巴赫。

    马洪刚终于清醒过来,想着再次发动迈巴赫,但是尝试几次无果后,打开已经严重变形的车门,却看到另一个直走向他的家伙,他认得那个家伙,那一张沾满了血的脸,估摸着他这一辈子都不会遗忘,已经被他记到了骨子里。

    这是他曾经身边最可靠的护手,不过现在却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家伙。

    “十二年未见”一个很低沉的声音传到马洪刚的耳中,

    这有些莫名熟悉的声音让马洪刚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也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家伙,他才大老远从澳门跑到北京,但是偏偏在这个最不该遇见他的时候,还是遇见了,这是一个马洪刚甚至宁愿死都不愿意看到的噩梦。

    也许,这就是那所谓的因果吧,他终于终于为了手上所沾染的血,所付出了最惨痛最惨痛的代价,但是马洪刚此刻很是不甘心,为什么单纯只是他要付出这深刻的代价。

    “刘雷,这么多年未免,这就是我们的见面方式?”马洪刚微微往后退着,但是背后是那黑暗的长路,他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只有面对这个从的噩梦中出来的恶魔。

    “我想过无数见面方式,这算是最温柔的了,知道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吗?是怕还没有见到你,你就死了,好在这老天爷给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过后,给够给我这个天大的机会。”刘雷说着,一步步逼近马洪刚,身上的已经涌上一股已经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杀气。

    马洪刚再次体会到了从那个废弃仓库才能够体会到的无助感,现在他只是拼命的后退着,一直退到已经面露不堪的迈巴赫上,他知道再退下去,已经没有了结果,所以鼓足勇气说道:“刘雷,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

    “这个世界上能够为了再见上一面而付出这么多的家伙,还能够找出来第二个人?”刘雷停住了继续往前的步子,跟马洪刚留下了一段算不上危险,也算不上安全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