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十六章 所谓的因果(十三)
    一声枪响,彻底打破了整个战局。

    刘汉之那巨大的身躯仅仅是为之一振,却并没有倒下。

    “这是为了许黄鹰!”巨大的拳头带着破风声打在刚刚架出liè qiāng的男人的胸口,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错觉,总感觉那个人的胸口整天塌陷下去一般。

    随着这重拳落下,那个刚刚狗急跳墙打出去一枪的汉子就这样倒下,整个身体在地上抽搐着,看来是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

    也许是因为太过的摧枯拉朽,这个已经中了一枪的男人给人一种无法阻挡的感觉,剩下的几个饱经战场的男人从心底萌生为出一丝畏惧出来。

    “给我上枪子!”随着马洪刚的嘶吼声。

    又一声枪响。

    “这是为了穆黄花!”

    倒下的,是另外一个河南汉子。

    血顺着刘汉之的手臂慢慢流下,这一幕,正巧被冲进仓库的女人撞见,但是因为这个场面实在太过去震撼,没有人注意到仓库门口多了几人。

    又是枪响,但是早已经无法阻拦这么一头野兽。

    “这是为了程小康!”

    又是一人倒下,这个野兽已经身淋鲜血。

    “这是为了卓英明!”

    又是一人倒下,最后只剩下一个手中拿着放光两发子弹的汉子在原地颤抖着,他也不知道眼前这一头如同熊一般的家伙到底中了多少枪,但是恐怖的是,这个男人还没有倒下,而且用无比恐怖的眼神正盯着他。

    一步

    两步

    刘汉之踏向他,

    汉子挥出去拳头,但是被刘汉之一巴掌拍下去这软弱无力的拳头,猛的一拳落在他的胸口,然后直接举起这个汉子猛的摔了下去。

    “这是为了刘雷!”刘汉之吐出这么一句,同时吐出一口血水出来。

    “刘汉之刘汉之你”马洪刚浑身颤抖的看着刘汉之,就好似看着什么怪物一般,但谁又能够想到,这个怪物就是他所养成的。

    刘汉之迈着巨大的步子,走向马洪刚那瘦骨嶙峋的身体。

    越来越近,马洪刚已经开始忍不住后退。

    一个往前,一个往后,就在马洪刚差不多推到了仓库门口之际,刘汉之巨大的身体却倒下了,不过却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那不是马洪刚此刻所处于的方向,而是马洪刚的身后。

    马洪刚顺着刘汉之的目光往后瞅了过去,是穆黄花那一张无比冰凉的脸,然后同样是一脸沉重的徐丰年。

    此刻正慌不择路的马洪刚冲向徐丰年,就如同看到了救世主一般,但是还没等他走出几步,一个汉子就拦在了马洪刚身前,一巴掌把弱不禁风的马洪刚给扇飞了出去。

    马洪刚很是狼狈的摔到了地上,捂着脸欲要说些什么,却被徐丰年给打断:“马洪刚,你是个聪明人,难道你还没有看透发生了什么?”

    马洪刚的表情彻底的僵硬住了,僵硬的转过头,倒在血泊之中的刘汉之,一脸似笑非笑的金老六,那个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张腾,还有那个被绑在柱子上,如同看什么臭虫一般看着自己的徐龙象。

    马洪刚的心中有了一个最恐怖的想法,但是这个最恐怖的想法,偏偏在这么一刻成为了现实,他无法接受,永远都无法接受,他不相信他会死在这种地方,但是尽管如此,这无比刺眼的现实仍然在眼前一次一次刺痛着他。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马洪刚近似疯狂的说道,但是那颤抖的身体,已经彻底的出卖了他内心中的绝望。

    “这都是命,马洪刚,人这辈子所做所为,最后都是要还的,你还不了,你的后代替你还,你这个蛇吞象的野心家走到这么一步,用光了自己身边的棋子,也算是走到头了。”徐丰年脸上满是冷漠,对于马洪刚这一类人,他没有任何怜悯,马洪刚也不值得任何人怜悯。

    “黄花黄花救我,当年如果要不是我,你跟许黄鹰现在早就不知道成了哪里的尸骨,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现在我要你还!”马洪刚挣扎的扑向穆黄花,但是还没有走出几步,就被赵貔貅再次拦住掀翻在地上。

    回答马洪刚的,是一张绝对冰凉的脸,就如同看着什么死物。

    “知道吗?我现在最奢望的事情,就是当年你马洪刚没有救我们,让我们冻死在那个小巷,也就不会有这个我怎么过怎么绝望的一生了。”穆黄花轻声说道,比起马洪刚的狰狞,她实在是太过太过的冷静了,冷静到让人觉得可怕,就好似一个毫无感情的机器一般。

    绝望的马洪刚再次冲地上挣扎的站起,这瘦的嶙峋的躯体,光是经受了两巴掌,就显的有些摇摇欲坠,他回头看着整个仓库,除了躺在地上的尸首,他已经找不到任何的希望,马洪刚彻底的绝望了,正如同一个被狮子围的团团转的野狗。

    “马洪刚,想不到,想不到你也有这么一天,真是痛快,为了你这么一个孽种我大老远从澳门来到北京,放弃生意,得罪这么多的人,不过现在看到你这狼狈到极点的模样,这一切都值了,当年你从我背后捅的刀子,现在终于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你,马洪刚,不对不对马三爷,现在此情此刻你到底是什么感想?”金老六讽刺着,看着孤零零的马洪刚,最后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马洪刚萧瑟的站着,用歇斯底里的声音冲金老六怒吼道:“住口!”

    “哈哈哈哈哈!”金老六面对已经彻底失去理智的马洪刚,疯狂的大笑着,似乎此刻马洪刚越是疯狂,越是狼狈,他就越高兴。

    “别丢人了,都到了最后,就不能给自己留上那么点颜面,怎么说外面谁见你还不称你一声马三爷,怎么到了最后的关头表现的跟一个娘们似得,连一个武夫都比的不得。”徐丰年看着最后如同跳梁小丑的马洪刚,眼神之中所有的东西,是悲哀,就好似看着这个巨大的时代所产下的畸形产物一般。

    马洪刚慢慢瘫坐到地上,可怜兮兮的看着徐丰年说道:“徐老爷子,你就救我一命,我马洪刚以后为你鞠躬尽瘁,以后为整个徐家鞠躬尽瘁,这辈子做牛做马,下辈子也做牛做马,下下下辈子同样做牛做马为徐家,老爷子,就饶我这么一条烂命”

    徐丰年的表情慢慢阴沉下去,好像随着马洪刚这可怜到极点的语气,并没有增添一丝一毫的同情,反而更加的厌恶了,而是怒斥道:“住嘴!你这个可怜的家伙,现在还以为你自己能活?马洪刚如果你算是个人物,就闭上眼走一个干净利落,如果有什么不了的心事,我能够为你完成的,说出来便是。”

    马洪刚跪倒在地上,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终于明白,这个老头已经不会成为他的救世主,只是用仅有的力气,慢慢掏出烟盒,放在嘴边慢慢点燃,蜷缩着身体在地上大口大口的抽着。

    所有人都注意着这个在跪倒在地上抽烟的马三爷,就好似看着一个最讽刺最讽刺的光景。

    突然,马洪刚动了,在黑暗中,从怀中掏出一把黑色的双管shǒu qiāng。

    “嘭”的一声,威力巨大的双管的第一枪打在冲上来的赵貔貅身上,赵貔貅直接被强大的火力给冲击到地上。

    本来软弱无比的马洪刚此刻速度极其快的冲向门口,完全也不像是刚刚还在地上打滚的狼狈模样。

    “荀子建,给老爷子动手!”金老六冲手机大声喊道。

    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马洪刚的双管之间架在了徐丰年的脑袋上,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已经完全算的上苟延残喘的野狗,最后能够玩出这么一手。

    “谁也tm别动,谁要是敢动我现在直接嘣了这老头子,到时候不光光我跑不了,你们也跑不了。”马洪刚冲着整个仓库逼近他的人们大声吼叫着。

    “给老子松绑!”徐龙象冲身边一动不动的张腾喊道。

    张腾仅仅是低下头看了眼这个已经发急的二世祖,毕竟此刻被枪架到脖子上的老人是徐龙象的爷爷,也许是这是这个没心没肺的二世祖唯有残存的一脸感情。

    但是张腾并没有按照徐龙象所说的做,而是摇了摇头,他清楚的很,此刻如果放开徐龙象,手无缚鸡之力的徐龙象,只会添麻烦而已。

    “我一定要杀了你!”徐龙象看着没有给他松绑意思的张腾叫嚣道。

    “你还排不上号。”张腾突然冲这个二世祖微笑了笑,然后慢慢潜入了身后的黑暗。

    此刻仓库中正响彻着马洪刚那疯狂的大笑声。

    “你们这群傻子,想不到吧,就这样枉费心机的擒我一个马洪刚,想不到最后还是一场空,这就是社会啊,这就是这个世界啊,这是你们最后一次见我了!”马洪刚得意洋洋的笑着,显然他已经得手。

    “最后这一出狗急跳墙,倒也符合你这个野狗的作风。”被枪架在脑袋上徐丰年,无比冷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