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十五章 所谓的因果(十二)
    短信传到了那废弃仓库中,金老六的手机震动了几下,金老六瞥了一眼短信,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在刘汉之不注意的情况下收回手机。

    另外一边,张腾摸出手机,看了看短信,表情却不如同金老六那般的淡定,但似是释然了什么,同样把手机收了回去。

    响彻整个仓库的刹车声,一辆五菱宏光横冲直撞一般杀了进来,一个很飘逸的甩尾停下,车上稀稀拉拉的下来六个带着摩托车头盔手中拎着钢刀的汉子。

    领头身材魁梧的汉子把刀重重的砍在五菱宏光的发动机盖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痕,然后发出威胁的声音说道:“从现在起,谁都不要动,谁敢动,老子就砍谁。”

    在这个汉子发出爆炸性的发言后,所有人都停住了动作,全部都瞅向这几个横空出世一般的汉子。

    “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

    有些雷人的手机铃声响彻整个废弃仓库,领头的汉子摸出手机,接通diàn huà操着一口流利的蹩脚普通话说道:“马老板,局势已经彻底控制住了。”说完,就有些粗暴的挂掉了diàn huà。

    当这个河南汉子说出马老板的时候,金老六就知道了这几个气势汹汹的汉子的目的,用眼神制止住了准备大打出手的疯狗跟蝎子,然后手慢慢伸向怀中,悄悄发出去一条短信,金老六虽然不是怀疑疯狗跟蝎子能不能把这六个悍匪放倒,而是怕这六个疯子拿出来什么骇人玩意。

    不一会,仓库外再次有了车的灯光,这一次会是谁?

    金老六的拳头微微握紧,他似乎已经料到了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家伙。

    车子停下,皮鞋跟地面摩擦出有些响亮的声音离仓库越来越近,最后一个瘦的嶙峋的男人站在了仓库门口,很难想象,就这么一个俗套无比的驱壳,能够掀起这般的风浪。

    马洪刚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仅仅扫了一眼这个仓库,就看透了此刻的局势,自顾自的走到那六个汉子的身后说道:“想不到小康跟英明还是葬到了这个城市中,不过张腾,你做的不错。”

    张腾的身体有些颤抖,离张腾最近的徐龙象能够感受到此刻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气,虽然他看不透眼前到底是一个什么局势,但还是打心眼里不喜欢进来阴阳怪气说话的男人。

    “马三爷,我从澳门大老远跑来,没有招待招待也就罢了,这是要玩什么?看开了?”金老六讽刺的笑道。

    马洪刚的眉毛跳了跳,似乎被金老六的话有些戳中痛楚,也许是因为澳门那两个字,总是把他衬托的好像是一只丧家犬,尽管是一只丧家犬,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一只丧家犬。

    “金老六,别来无恙,要不是您,我也不能够现在站的这么硬朗,多亏你在澳门的关照,才有我马某的今天。”马洪刚怼了回去,算是把话的刺全部都摆了出来。

    金老六气的满脸通红,显然跟马洪刚打嘴炮,就算是把三个他绑在一起也不是对手。

    “现在你这个老狐狸是卖着什么招数?还有那个绑在哪里的年轻人是谁?”金老六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虽然他现在很想把一切说出来,来看看马洪刚的表情到底是多么多么的精彩,但是想想刘雷的短信,还是忍了下来。

    马洪刚没有理会金老六,而是在仓库中找寻着那个身影,在没有看到那个人之前,他心中的石头感觉一直都落不下。

    “刘雷在哪里?”马洪刚的声音中多了几丝的慌乱,这才是他真正忌讳的东西。

    金老六并没有因为马洪刚没有理会他而生气,而是笑了出来,因为他已经很清楚马洪刚到底畏惧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而是叼起大雪茄说道:“想不到也有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所惦记的东西,你求我我就告诉你。”

    马洪刚看着扬头挺胸神气的金老六,突然笑了,笑的是那么的肆无忌惮,最后拍着手说道:“你这个暴发户,难道还看不出来,今天就是你的死日,我就告诉你绑在柱子上的年轻人是谁,他叫徐龙象,是徐老爷子的孙子,现在徐丰年正带人杀过来,如果他到场之后发现徐龙象的身体,你说他是会相信我,还是会相信你这个冤大头?”

    金老六的表情僵硬起来,慢慢转过头,只不过在转过头之后,脸上出现一丝窃喜,也许金老六这辈子第一次这般的有成就感,这一种成就感要高于一年赚几千万的成就感太多太多,他竟然能够耍到已经成了人精的马洪刚,这是一件足够他吹一辈子牛逼的事情了。

    “张腾,给我弄死徐龙象,你的任务就全部完成了,我们所经受的苦难,也就全部都有了回报!”马洪刚高声说道。

    “等一等,你们要是敢对徐龙象下手,我会弄死刘汉之。”金老六用压过马洪刚的声音说道。

    疯狗直接把bǐ shǒu架在了刘汉之的脖子上,几滴血已经沾到了bǐ shǒu上,这个不堪的男人可一点都不会开玩笑。

    马洪刚手指攥的啪啪作响,此刻刘汉之正看着他,那是一种很复杂很复杂的眼神,似是期待,又像是在放弃,马洪刚的手有些颤抖,有一句话已经到了嗓子眼,但面对这个眼神,总感觉有些说不出口。

    脑中回想起刘汉之陪他的这么多年,为他挡下的多么刀,还是闯了多少次鸿门宴,这个命比任何人都硬的家伙都没有死,熬到今天,本以为即便沾不到他身上的辉煌,也得有几天安稳日子过,但最后还是被人用刀架到了脖子上,马洪刚死死攥着拳头,又或者死死攥着拳头,也正因为如此,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能放弃,才不能止步如此,否则他这辈子所舍弃的,所抛弃的,所煎熬的,手上所沾上的血迹,又能够算什么呢?

    “都是因果啊,汉之,我马洪刚今天身上所有的的一切,都是你拿自己的命来换来的,你为我付出太多太多了,但这最后一次,也是最后的一次,需要你来割舍了。”马洪刚一字一字说着,就好似慢慢建成了一堵墙,慢慢堵住了刘汉之最后的退路。

    刘汉之仍然用那个眼神来看着马洪刚,不过这一次眼神之中多了几分释然。

    疯狗的bǐ shǒu猛的挥了下去,马洪刚闭上了眼,他不想看到这么一幕。

    但等马洪刚慢慢睁开眼的时候,却看到刘汉之仍然完好无损的站在哪里,如果真有发生改变的东西的话,那么只是刘汉之身上的绳子已经被割断。

    “马洪刚啊马洪刚,你说你能狼心狗肺到什么地步,像是你这种人,杀了你算是积了最大的功德了。”金老六学着马洪刚的动作,拍着手说道,似乎这是对马洪刚最大最大的讽刺,也是金老六给予马洪刚最大的重伤。

    马洪刚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么一幕,但是让他恐惧的是,刘汉之的眼神中,慢慢染上一股杀气。

    “金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放我这个将死之人,可是会遭报应的。”刘汉之用冰凉到极点的声音说道。

    金老六似乎很满意此刻刘汉之的态度,很无所谓的抽着雪茄说道:“我突然觉得,让你这么一个家伙,就这么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无缘无故的死了,我说不定还真得挨报应,现在你自由了,你要杀谁我都不管,要我的脑袋都成。”

    “你的脑袋先放一放,现在我有另外一个脑袋要取。”刘汉之一字一字说道,眼神慢慢移向那个有些颤抖的家伙。

    “刘汉之,你想想是谁给了你一个机会,现在你到底在做什么?不要让小康他们的死白费,你身边的家伙才是真正的凶手。”马洪刚有些歇斯底里的喊着,但是刘汉之眼神中的杀气,只是越来越浓烈。

    马洪刚看对刘汉之没有任何效果,只有看向张腾,然后厮喊道:“张腾,现在就给我下手!”

    张腾在原地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动静,就好似一个雕像一般。

    “疯了,你们全部都疯了,不过你们也就要死了!!!老鼠,给我动手,在场的人,杀了一个,多加一百万!!!”马洪刚浑身颤抖的说着,也许真正疯魔的,唯有他自己一个,但又是什么才会让马洪刚变成这个样子呢?也许那个东西叫做恐惧。

    六人黑压压的杀了上来,但是一个光头却猛然踏出一步挡住,是那个此刻突然变的伟岸起来的刘汉之。

    “谁都不要插手!”这个男人仅仅抛下这么一句,猛的踏了出去,身上的可怕的肌肉似乎要撕裂一般,迎头一脚直接把领头的男人给踹飞了出去,然后就如同野兽一般杀入了人群。

    “可怕!但马洪刚估摸着自己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这个养了这么多年的野兽,竟然会对他出手,何等何等的讽刺。”金老六看着已经火力全开的刘汉之说着,似是调侃,又像是在感叹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