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十四章 所谓的因果(十一)
    第一个到达几乎已经到了郊区的仓库的车子,是张腾所驾驶的帕萨特。

    这仓库周围完全可以说的上荒郊野外,而且只有一条坑坑洼洼多年没有人问津的水泥路通往这里,周围没有任何车辆,甚至没有什么灯火,虽然这里距离那一座城市的不算远,但是却完全没有被人开发的样子,就好似被遗忘了一般,倒也适合今晚给一切做一个了断。

    巨大的仓库因为已经被废弃了多年,所以给人一种格外摇摇欲坠的感觉,张腾直接用帕萨塔把仓库生满锈迹的大门彻底撞开,然后直接把车开到了生满蜘蛛网的仓库中央,把仍然昏死在副驾驶的徐龙象给扔下去后,打开车的大灯,把仓库大门照的通亮。

    把徐龙象五花大绑在巨大仓库中的柱子上,张腾从车中拿起一瓶矿泉水,自己一个人灌上半瓶后,直接把剩下的水倒在了徐龙象的脑袋上。

    凉水让徐龙象清醒过来,但醒过来的徐龙象还没有发作,就感觉到了腰上刀口上的疼痛,虽然已经止住血,但是剧烈的疼痛还是让徐龙象骂出了娘。

    不过等疯狂的徐龙象看到了表情如同死人一般的张腾,突然平静了下来,他已经知道了眼前张腾的强硬做风,虽然徐龙象有一股犟脾气,但是他可不是一个傻子,他可是清楚的很,要是他还像是个愣头青一般在这里大喊大叫,估摸着还得在张腾身上吃不少的苦头。

    “给我抽根烟。”徐龙象尝试的挣扎了一下,发现根本对这绳子没有任何作用,也只好放弃的说道。

    张腾从车中翻出一盒不知道扔了多久的红塔山,看来是狍子所遗留下来的,弹出一根点燃吸了一口,然后有些粗鲁的放到了徐龙象的嘴边,自己再点燃一根抽着。

    “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做些什么?”徐龙象吸着平常他不屑一顾的廉价香烟说道。

    “我从未如此清醒过,少给我打马虎眼,我现在可看不进去任何东西。”张腾深深吸着烟,等待着,但是到底在等待着什么?是马洪刚,还是刘雷,他自己都纠结了。

    徐龙象用牙齿不停移动着嘴边的烟,省的被飘上来的烟呛到鼻子,现在他心中唯一一个很简单很简单的想法,那就是身边的家伙,彻底彻底的疯了,疯的无可救药。

    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从急促无比变的无比的缓慢。

    终于仓库的外放也渐渐有了灯亮,第二辆车来到了这仓库,陆地巡洋舰停在了门口,第一个下车的是探头探脑的疯狗,确定了这周围没有什么异样后,才把车上被绑的死死的刘汉之拉下车,紧跟着金老六才下了车。

    开车的女人把车停在了路边的角落中,习惯性的摸了摸腰间才下了车。

    这一座城市到了临近十二月天,冷的出奇,即便是穿着貂皮大衣的金老六都使劲紧了紧大衣,冻的金老六忍不住哆嗦。

    “就是这里?”金老六冲穿着单薄无比的刘汉之。

    刘汉之没有回答金老六,而是看向那废弃仓库中的车灯光。

    金老六冲疯狗使了个眼神,疯狗押着刘汉之,四人迎着这看样子越来越大的雪走向这废弃仓库。

    进入到仓库,只有一个绑在柱子上年轻人,四个人此刻心中的想法各异,有悲有喜,但是无一例外,他们无论是用认还是猜,都知道了这个浑身是血被死死绑着的年轻人的身份。

    金老六吸了一口冷气,并没有觉得多么的冰冷,反而清醒几分,他想着张腾完全没有做成这个地步的必要。

    而瞪大眼的刘汉之,则在拼命找着程小康跟卓英明的身影,但是他谁也没有找到,从柱子后的黑暗处,所走出来的一个男人,是他认为绝对活不下来的家伙,张腾。

    但是好在,这个绑在柱子上的人确确实实的是徐龙象,刘汉之松了一口气,悄悄的按下了藏在腰间的小型手机,手机上有一条早已经编辑好的短信,就这样发送了出去。

    “你所说的马洪刚到底在哪里?这又是玩的哪一出?”金老六飚着演技说道,一副要做就做到底的模样。

    本来一直唯唯诺诺的刘汉之的脸上突然出现了笑容,一种看似得逞实则狰狞的笑容,但就是这狰狞的笑容,在金老六,甚至是疯狗跟张腾的眼神,都不过是可悲的笑容罢了。

    “金老六你死定了,你想不想知道那个绑在柱子上的年轻人到底是谁?”刘汉之一边疯魔一般的笑着,一边说道。

    金老六瞥了眼疯狗,摇了摇头说道:“不想知道。”

    刘汉之突然不笑了,表情就就此僵硬住,看起来这个表情奇怪极了,说不上哭,也说不上笑,让人看着有些诡异,特别配上这诡异的气氛。

    金老六看气氛微妙起来,也知道再玩下去就有些过火了,直接粗声说道:“我现在不关心任何东西,你把我引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到底是什么目的,现在我只想见马洪刚,让马洪刚出来跟我说话。”

    刘汉之那僵硬的表情慢慢舒展开,原本他以为发生了最恐怖的事情,但是现实在打了他一闷棍的时候,给了一颗他现在最需要的甜枣,但是最可怕的东西,就是原本所不存在的东西因为自己的过度期望而突然存在的东西,就好似眼前的这么一颗甜枣。

    但是这些事内的人们怎么会明白,这么一颗甜枣到底该不该吞下去,其实他们心中早已经有了dá àn,正如同刘汉之此刻所做的一般,他直接不管这一颗枣到底是甜还是酸的,一股脑的吞到了肚子中,露出那吃到了甜枣的大笑说着:“不用着急,马三爷会出现的。”

    但是这个可悲的人,真正体会到了这枣的真正味道?连脑子最不开窍的金老六都摇了摇头,他清楚的很,这一颗枣,酸死了。

    在移动的奔驰迈巴赫上收到这么一条短信,马洪刚那皱巴巴的脸上也算是出现了几分笑意,直接用手机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

    那辆仍然在路上飞驰着的揽胜上,徐丰年收到了这么一通diàn huà,来源于马洪刚。

    徐丰年接通这他早已经揣摩通透的diàn huà。

    “老爷子,出事了?”马洪刚看对面接通,直接看似急促说道。

    “慢点说,发生什么了?”徐丰年问道,其实心中早已经有了底。

    “你最近不是正跟金老六斗的火热,就刚刚,我手下发现你孙子被金老六那混蛋给绑了,现在正在西城区最西的废弃大仓库中,好像这小子正预谋着什么,现在我的人也被抓了。”马洪刚慌慌张张说道,虽然这话中有着太多太多lòu dòng,但是马洪刚还是有着一份自信,在自己宝贝孙子的事上,徐丰年也做不到能够理智到这个地步,归根结底徐丰年也是人。

    如果事实真是如此的话,徐丰年或许真的会暴走,但是现在不同,徐丰年毕竟知道马洪刚所预谋的一切。

    “我现在就赶过去,最多最多半个小时,马洪刚我不管你用任何手段,给我拖住时间,如果徐龙象出了什么问题,金老六会死,你也会死!”徐丰年重重的说着,声音就似乎是咆哮一般,响彻在马洪刚的耳边。

    “老爷子,就是拿命我也得给你拦住。”马洪刚连忙说道,匆匆挂掉了diàn huà,额头上虽然是一层冷汗,但是马洪刚分明在笑着,听徐丰年最后的口气,今晚有人要倒霉了,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把时间拖到徐丰年赶到。

    看来需要他亲自出马了,马洪刚想着,拨通了另外一通diàn huà,迈巴赫掉头奔向那今晚看来起来无比可怕的仓库。

    停在西城区龙津高速路口的大众cc上,刘雷在马洪刚挂掉diàn huà的同时接通了另外一通diàn huà。

    “雷哥,xìn hào接通到,好在刚刚那个家伙刚刚打了diàn huà,否则还真抓不到,现在已经定位到了,现在怎么办?”对面传来无比雀跃的声音。

    “每三分钟把位置发到我手机一遍,我只要人定位,不要你做任何多余的事情,钱今晚过后一分不差的给你,这个你就绝对的放心。”刘雷一直紧紧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

    “雷哥,我相信你。”

    刘雷默默挂掉了diàn huà,看着手机第一个传来的地址,默默点燃一根烟,就这样抽着烟,就像是看着什么艺术品一般看着这个地址,慢慢的变动,然后一根一根抽着烟,他却一点都没有动,就这样从最远最远的地方,又或者最近最近的地方看着。

    他拧开矿泉水瓶,直接把一瓶矿泉水灌了下去,然后用自己的手机编了一条短信,想了又想,最后还是不得不发了出去,静静的看着发送成功,刘雷就好似突然后悔了一般,紧紧攥住了手机,但是最后也只有作罢。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却发向了两个号码。

    一个发给金老六。

    另外一个发给刘雷。

    “不要暴露,不要暴露,不要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