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十三章 所谓的因果(十)
    这一晚,在奔向相同地方的人们,却有着各自不同的命运。

    另外一辆飞驰着的奔驰迈巴赫,开车的马洪刚双眼虽然看向前方,眼却不是那般灯火璀璨的光景,而是一片黑暗,让人无语的黑暗。

    马洪刚打开车的雨刷,刷掉那不停落在车窗的雪花,道路却并没有清晰几分,不知道为何,这个一生几乎没有失手过的男人,心有了不详的预感,这是一种他自己都无法描绘的不详感觉,也许今晚,真的到尽头了?

    马洪刚飞快的让自己刚刚的想法彻底沉沦下去,他不会失败,这个世界,这个时代不会让他失败!马洪刚在心一次次告诉着自己,他不会失败,永远永远都不会失败。

    他是马洪刚!

    摸出手机,他拨通了一个从未拨通的号码。

    “你们位没有?”

    “位了。”

    “等会按照按照我的指示行动,不要轻举妄动。”

    “三爷,那么佣金的事?我们六个可是放下了手一切的活从河南赶来的。”对面传来有些蹩脚的普通话,带着浓浓的口音。

    “只多不少,老鼠,我们合作很多次了,我亏待过你?不过这一次情况有些特殊,要是你们不用心,别说拿到钱了,我的人头不保,不过让你那几个哥们大胆的做,所有的后果我来承担。”马洪刚说着,也许他也意识到了什么,今晚绝对不会像是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一切真的水到渠成,算是他白担心一场,但是如果要是发生什么意外,马洪刚自认为可以让那些喜欢制造意外的家伙们,付出最惨痛最惨痛的代价。

    “好勒三爷,有你这么一句,我也放心了。”对面绰号老鼠的家伙笑的答应了下来,甚至都没有问要他们来杀谁,或许在这一群绝对的亡命之徒眼,除了金钱以外,什么事情都是很多余的。

    所以他们只谈论价格,从来不谈论到底会做什么样的孽。

    马洪刚心满意足的挂掉了电话,心也算是安定了几分,有了这么几个亡命之徒,至少他手不会没有一个筹码。

    另外一边,还有着一辆黑色的路虎揽胜正驶向那个地点,车坐着三人。

    开车的是整个徐家最有威名的打手赵貔貅,这个安静到木讷的家伙正一言不发的开着车,一路看似有意无意瞥着后视镜,所注意着的,是那个让他着实有些感到不舒服的女人,穆黄花。

    “在想什么?”徐丰年看着心不在焉的穆黄花问道。

    穆黄花这才回过神来,看徐丰年正看着她,有些失神的说道:“在想那么多年的恩怨,如果今晚要是彻底结束了,那么这么多年的生与死,到底又算什么?有或者我们又算是什么?”

    面对直言不讳的穆黄花,徐丰年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这种想法,可是很是危险。”徐丰年这看似玩笑一般的话语,却用着无用心的语气,甚至徐丰年的脸都露出了格外认真的模样。

    “是不是我想多了?”穆黄花当然能够察觉到徐丰年声音的严肃。

    “黄花,太聪明了往往不是什么好事情,越是聪明人钻了牛角尖,越是可怕,如同那个徐饶一般,你可不能踏跟他相同的路,那是一条不归路,一条有去无回的不归路。”徐丰年再三强调道,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似乎什么事情都不算可怕,杀人了也好,放火了也罢,招惹什么三大家族也不算什么天大的事情,最可怕的事情,是一个聪明人妄想知道自己到底算什么。

    穆黄花点了点头,觉得不该从这个话题聊这么多有的没的。

    “当一切都结束了你会明白,其实人生这东西,不过是这么恩怨一场,永远都是不算好,也不算坏,也足够了,难得的不算好不算坏。”徐丰年妄想让穆黄花离那么一条路越来越远,但是他又无无清楚的很,想要改变一个聪明人,是这个世界最困难最困难的事情。

    果然,她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貔貅,开快一点。”徐丰年叮嘱道。

    同样是这么一晚,徐饶坐在晓月湖前,吸着这么一座城市难得的清晰空气,徐饶脑却像是麻绳一般,但仍然要做出一副很平静很平静的样子。

    因为他的身后,不光光只有那么一座光秃秃的城市,还有那么一个女人,一个他如果要是垮了,绝对会陪着他一起沉沦的女人。

    “这么一段时间,真的辛苦你了,其实你完全没有这个....”

    她还没有说完,被徐饶打断。

    苏茜微微摇了摇头,突然觉得自己到了现在,再说这个,有些太没有意思了点。

    “告诉你一件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消息。”徐饶背对着苏茜说道。

    “什么?”苏茜有些喜出望外的说道,现在对她来说,只要是不坏了骨头里,都算是好事。

    “常家出事了,估摸着你的婚约,要延后,毕竟这是板钉钉的事情,但是算是能够喘一口气了。”徐饶说道。

    她愣了愣,似乎有些想象不到这个庞然大物会有出事的情况,这出事到底代表着什么,她也是清楚的人,她虽然只是一个女人,但还不是一个傻子,能够看清眼前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局势。

    “有一件事,需要你做。”徐饶转过头说道,这才发现,身后的女人一身红衣,那一张脸美的让人心碎,让他这么一条杂鱼往这里一站,被闪的瞬间黯淡无光。

    “我们现在都算是一条船的人了,又或者你被我拉了船,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无论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会做。”苏茜似乎是看着苏茜,又似乎是看着远方,作为一个人来说,最简单最简单的事情莫过于能够决定自己的命运,但是作为一个人来说,最困难最困难的事情莫过于能够决定自己的命运。

    正如同相互排斥的力量一般,这个世界最简单的事情,在某些时候,又是最复杂最复杂的事情。

    徐饶笑的很是无奈,因为他在苏茜的眼,并没有看到几丝叫做希望的东西,也许真正让苏茜失望的,不是弱肉强食的常家,也不是为了自保不择手段的王富贵,而是这个看似把一切神圣的东西放到了神圣位置的世界。

    “如果可以,你应该可能进入常家吧,我需要你尽量了解现在常家的形势,当然你量力而为,我不想因为你而害了你。”徐饶说着,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么一点,现在他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

    苏茜点了点头直接答应了下来。

    “我知道你心里有负担,这重重负担也许不是只来源于庞大的常家,也不光光来源于王富贵,也有可能来源于我,但是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完美无缺的事情,如果说光是牺牲自己能够救赎所有的人心话的,这个世界,早已经是地狱了,说了这么多这么多,我想要清楚的,是我所为的,不光光是你,我所付出所想要的回报,也不是来源于你,所以你只需要好好活着,不为任何人活着,好好活着,懂吗?”徐饶说道,也许在不察觉,这个曾经他需要无限仰望的女人,变的无脆弱起来。

    到底是他强悍了,还是这个世界太过残酷了点。

    苏茜只是点着头,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懂徐饶所说的,只感觉那个倔强的小保安,此刻变的特别的扑朔迷离起来,说不特别的熟悉,但也绝对算不陌生。

    “不为任何人活着,好好活着,只有那样,才会做你想要做的牺牲,你所想要做的救赎。”徐饶重复的说道,然后起身自顾自的离开,留下一道很是萧索的背影。

    苏茜傻傻的站在原地,也许此刻跟徐饶一起扑朔迷离起来的,还有她自认为看的无通透的世界。

    离开晓月湖,徐饶的心情并没有多少的释怀。

    飘飘零零的雪花落到徐饶的鼻尖,有一丝被针扎的冰凉,但徐饶却是格外的享受,似乎感觉这雪花有些似曾相识,好似从那遥远的小兴安岭而来一般。

    虽然此刻身压着沉甸甸的担心,但是却矫情的怀念起小兴安岭,那一片值得这个世界遗忘,却让他无法释怀的地方,那里的一条河,一盘起,几个人,还有那么一条大虫跟石壁坟包,似乎那里所有的东西都是那么的清澈,明明白白。

    善是善,恶是恶,一目了然,但是到了这个眼前这个巨大的世界,一切都变的模糊起来,甚至连自己的样子,都变的模糊起来,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所拼搏的一切,到底算是善,还是算是恶,才是最可笑最可笑的。

    这个任何人都要可笑一千倍一万倍的人这样想着。

    一辆黑色的五菱宏光从徐饶眼前冲过,速度快到了极点,大有些决战秋名山的味道,这一辆冲破了整个雪夜的车子,让徐饶再次清醒起来,懂得了这个世界时间多吗冰凉。

    /html/book/41/41057/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