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十二章 所谓的因果(九)
    这个坏到极点的天,所下的第一滴不是雨,却是一片飘飘零零的雪花,但这雪白的东西落到那行走在其的人们身,却不知道为何,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一片让人作呕的腥味,弥漫这被黑云重重压的城市。

    金罗酒店大门前,一个身穿白色休闲装表情有些慵懒的年轻人正叼着一根白色万宝路,百无聊赖的敲打着手价格五位数的商务手机。

    稍有点眼力会发现,这个相貌并不算多么出众的年轻人,手腕戴着的是最新款的百达翠丽56,价格是一般斗升小民一辈子都触及不到的,也许是这身百万行头的原因,这个年轻人身有着一股恐怖的自信感。

    一辆几乎是横冲直撞的帕萨塔停在了年轻人面前,徐龙象皱了皱眉头,不过等他打开车门的时候,整个人都呆滞住了,一车的血,还有那刺鼻的味道。

    “车,走。”张腾看着这个一身雪白的年轻人,冷冷的吐出这么几个字。

    “有没有搞错,我只不过是配合你们演一出戏罢了,要不要做到这个地步?”徐龙象一脸厌恶的说道,有点不想做这个买卖,但是想想徐丰年在电话跟他所说的,心又有些打鼓,如果他这一次该玩脱了,徐家也不需要他这个徐龙象了,徐龙象想想打了个哆嗦,在他的印象徐丰年似乎从来没有开过玩笑,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非常有这个必要!”张腾强忍着心的怒火说道,打心眼里瞧不惯眼前这个二世祖无关紧要的模样,要可知道走到这么一步,回首这么一段路,到底埋着多少不该死的尸骨,张腾早已经数不清,尽管他的记性一直不错。

    徐龙象看着张腾的眼神,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家伙,尽管再怎么没有人情味,尽管在他的眼到底是多么多么的可笑,但是至少至少所有的故事,也会他多吧。

    徐龙象了副驾驶座,车的血染红了他的白色西装,红的触目惊心。

    张腾直接发动车子,直接冲过眼前的人群,引得这些慢悠悠生活惯了的良民一阵破口大骂,但也只能看着帕萨特的屁股越来越远。

    “你真是个疯子。”徐龙象对开车完全不顾及任何后果的张腾说道。

    张腾并没有理会这个二世祖,而是一直踩着油门。

    “这都是谁的血?”或许觉得这么一段特殊的旅程有些无聊,徐龙象也不管自己这名贵的西装,慢慢躺下说道。

    张腾一言不发。

    “真是个不识趣的家伙,也活该你手沾这种玩意,一点视野都没有。”徐龙象撇了撇嘴,一脸讽刺的说道,在的眼最俗不可耐的东西,正坐在他的一旁。

    “你怎么能够明白,你怎么会明白?像你这种生在一个温床被小心翼翼呵护长大的孩子怎么会明白,这血的温热,这血的刺骨,你永远不会明白,你永远都不会明白,你一生都不会明白。”张腾用颤抖无的声音说着,像是一个入了魔的人。

    “真是个神经病,疯子。”徐龙象看着情绪激动无的张腾,有些添油加醋的说道。

    一把匕首划过一切,直接刺在了徐龙象的腰间,刺的是那么那么的深。

    而刺出这个匕首的疯子,又或者自认为早已经疯魔的男人直接拔出匕首,紧接着是另外一刀刺在徐龙象的大腿,动作无的干净利落,没有给予徐龙象任何反应的时间。

    血与匕首的冰冷,彻底让徐龙象惊醒,等徐龙象扑向张腾的时候,疼痛也紧跟来,疼的徐龙象直接放弃了挣扎,在副驾驶的位置浑身颤抖着。

    “你...你...你想怎么样!”徐龙象发疯一般吼着,也许此刻,他才是真正的疯子。

    “放心,你死不了,顶多流点血,这是为了你刚刚所说的话而付出的代价。”张腾很冷静的说道,他无的清楚他到底在做些什么。

    “我一定要杀了你,过了今晚,我跟你没完,我会查出来了,把你大卸八块。”徐龙象捂着腰间的伤口,虽然疼的脸都变了形,但还是很逞强的说道,也许最不识趣的人,也是他。

    现实总是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抽打着一个孩子的脸面,但这不是最可悲的地方,最可悲最可悲的是,这个孩子还是无从感觉。

    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疼痛吗?

    “很遗憾,你没有这个机会了。”张腾说着,自嘲的笑着,也许正应了徐龙象的那一句,他是一个疯子。

    徐龙象恨的牙痒痒,但是等他看到张腾的眼神后,似乎一切都明白了,眼前这个家伙,似乎是活不过今晚了。此刻徐龙象心的愤怒一扫而光,直感觉眼前这个场景是那么那么的悲凉,这是一种徐龙象这辈子都没有体会过的感觉,很怪,让人恨不得流下眼泪出来,眼却又是那么那么的空。

    “这一堂课算是我白送给你了,千万别记什么人情,孩子啊,什么时候你看到的天空是血红的颜色,你会懂得了,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所描绘的那么虚伪,而是那么真实。”张腾打开车窗,似乎能够感觉自己能够触摸到那天空一般。

    “放屁,天空怎么可能会是红色!”徐龙象叫骂道,仍然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其实徐龙象心底已经没有了那怨气,只是怕真的表达出来会很可笑才故作这一副模样。

    “不信你看。”张腾指了指这飘落着红色大雪的天空。

    徐龙象探出头,但是怎么看都是一撮黑。

    一记很利索的手刀打在徐龙象的脖子,然后他彻底失去了知觉。

    一辆陆地巡洋舰跟帕萨特驶向相同的地方。

    “交出来手机。”金老六冲被拘在后座的刘汉之,似乎碍于刘汉之的身材过于变态,用粗粗的麻绳缠了不知道多少道。

    刘汉之没有理会金老六,而是冲金老六说道:“刘雷为什么没有来?”

    “想活别操心这些东西,手机给我拿出来,要不你现在可以下车了,不过脑袋要留下。”金老六不耐烦的说道,给疯狗使了一个眼神,疯狗直接把刀架在了刘汉之的脖子。

    一个黑色手机落到了地。

    疯狗捡起手机递给金老六。

    “乖乖合作才能够活下去,懂吗?混蛋。”金老六骂道,然后把手机收回兜。

    一辆白色大众cc追了来,金老六摇下车窗,确定了大众cc的驾驶者后,直接把手机透过车窗丢到了对面的车。

    大众cc减速下来,陆地巡洋舰继续驶向约定的地点。

    “你刚刚做了什么?”刘汉之把刚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怒视着金老六说道。

    “真tm烦,疯狗给我堵这个弃子的嘴,你这个大块头到底有没有毛病,连我这个没有脑子的家伙都能够看出来马洪刚一直在利用着你,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金老六冲刘汉之吼道,看着刘汉之,打心眼里感觉荒废了这么一身好骨架。

    被堵住嘴的刘汉之死死盯着金老六,好似要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一般,但是听到金老六后半句的时候,表情慢慢平静下来,似乎一瞬间冷静了一般。

    金老六看着怎么都算的有些复杂的表情,突然想到了什么,打了一个响指说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故事,怪我这个外人说三道四了,这个屁大的世界,怎么什么故事都有。”

    金老六嘟囔着说完,对开车的蝎子说道:“开快点,我是一秒都不愿意跟这个疯子待在一起。”

    速度放缓下来的大众cc,开车的正是刘雷,刘雷轻松的拆开了这个有些简易的手机,然后对着车一直通着的电话说道:“我说大黑客,剩下的交给你了,我不要你把所有的东西都调过来,我只要那个号的地址,如果能够定到位,钱给你双倍。”

    “雷哥威武!这事要是搞不定,我退出江湖算了。”对面出来一个极其猥琐的声音。

    “胖球,这可不是仅仅只是退出江湖那么简单的事情。”刘雷算不威胁的说道,但是傻子都能够听出刘雷话的几分杀气。

    “雷哥,我明白了三十分钟内给你定位信息。”对面的声音显然有些颤抖,然后电话挂断。

    刘雷再次把这个手机组装开机,等待着即将打来的号码,也许此刻他的内心应该躁动不已,毕竟他等待这一天已经等了整整十几年,但是怪的是,他此刻的心情是那么那么的平静,好似心脏都跟着停止了躁动一般,刘雷也不知道为何如此,只感觉心猛然有些东西被剧烈的拉扯掉了。

    也许是为了让自己的血液躁动起来,刘雷猛的踩下油门,这辆大众cc如同脱缰野马一般冲了出去,一路疯狂的超车,这完全是不要命的开法,刘雷却感觉这一切都变的缓慢起来,甚至是把油门踩到了底,这辆车发动机声音如同快要爆炸一般,仍然无法让他血液的温度狂热一分。

    /html/book/41/41057/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