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十章 所谓的因果(七)
    卓英明瞥了一眼程小康,看程小康不像是在开玩笑的神情,表情突然沉了下来,用有些微弱的声音说道:“不该说的别说。手机端”

    “我还不想死啊。”程小康却无视了卓英明的劝诫说道。

    “你还想怎样?”

    “离开北京,离开澳门,凭我们的本事,在哪一座城市不能够立足,难道我们非要成为马洪刚位路脚下所踩着的尸骨?这种生活我彻底过厌了,关于所谓马三爷身所发生的故事我也见了太多太多,虽然三爷对我有恩,但并不值得我一次次的豁出去这一条命,我为他做的已经够多够多了。”程小康说道。

    卓英明开车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突然一只没有握着方向盘的手动了,猛的伸出拧住了程小康的脖子,直接把程小康按到了操控台,发出一声闷响。

    程小康的脸一下子变的血肉模糊起来,谁也想不到卓英明会突然发难,后座的狍子跟张腾彻底的看呆了,根本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小康,既然你选择了这么一条路,想要抽身?如果真如同你所想象的那么简单的话,这个江湖不会有这么多的故事了,你看起来那些金盆洗手的老人们,他们用二十年的时间爬到他们那个高度,然后用四十年的时间金盆洗手,这个局,不是你想入能入,想出能够出的。”卓英明停下车说着。

    程小康猛的抬起头,满脸的血水,看来刚刚卓英明那一击一点不轻,程小康拧回折断的鼻梁骨说道:“你拦不住我,如果你要拦我,我杀了你也要走出这么一条路。”说完,程小康手的匕首挥出,直接刺向卓英明的腰间。

    车狭小的空间让身处魁梧的卓英明几乎没有躲避的空间,最后只能任由那把尖锐的匕首扎进他的腰间,但是卓英明同时一瞬间握住了程小康的手腕,猛的一拧,紧接着发出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

    程小康失声叫了出去,脸红的跟斗鸡一般,左手不知道何时也多了一把匕首,这一次直接刺向卓英明的胸膛。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卓英明拧着程小康手腕的手收回一把打掉了程小康另一个直刺而来的匕首,猛的扑向程小康。

    匕首直接落在狍子的手边,两人眼睁睁看着两人在车混战到了一起,虽然程小康扎了卓英明一刀,但是现在的局势看来,程小康仍然没有多大的胜算,毕竟两人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发怒的卓英明直接把程小康压着打。

    “给我!弄死这个家伙,我们能够跑了,要不我们还是死路一条。”程小康扯着嗓子喊道,他被卓英明给锁住了脖子。

    狍子握着匕首的手有些颤抖。

    “别听他的,这一路必须有牺牲,只有牺牲才有最后的挥霍。”卓英明厉声说道,更加用力锁住了程小康的脖子,程小康的脸直接彻底变成了红色,只能死死盯着握住匕首的狍子跟张腾,已经说不出话来。

    眼看程小康已经撑不了多长时间,狍子扫了一眼张腾,张腾却有些微妙的冲他点了点头。

    狍子呐喊一声,挥舞的匕首,狠狠的刺了下去。

    不过匕首却刺了一个空,卓英明似乎早料到了狍子会刺向他,送开了程小康的脖子躲了过去,然后一把打掉狍子手的匕首,一拳直接重重打在狍子的胸口,让本来身受重伤的狍子直接如同大虾一般蜷缩在了后座。

    车弥漫着血腥味道,让人作呕。

    趁着卓英明攻击狍子的空档,程小康直接拔出了卓英明腰间的匕首,猛的再次刺下去。

    一刀...

    两刀...

    三刀...

    一直到程小康再次拔出匕首之际,身受重创的卓英明才抓住了程小康满是血的手,一把夺过匕首,直接狠狠一匕首扎到了程小康的心口。

    格外美丽的血花在程小康的胸口绽放。

    程小康颤抖着,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生命的流逝,尽管他是那么那么的不甘,但是现在一切还是这么结束了。

    这两个浑身是血的人对视着,他们之间似乎有着很长很长的故事,但是随着这血的绽放,他们的故事还是结束了,只不过最后最后,他们的表情却不如相遇时那么复杂,而是那么的简单。

    程小康终于闭了眼,卓英明直接躺在了驾驶座,大口大口喘着气,自己腰间的刀伤正冒着血,但是他已经没有了按住伤口的力气。

    一把并没有沾血的匕首慢慢放在了卓英明的脖子,是那么那么的冰冷。

    “自始至终,都是你对吗?”卓英明大口大口喘着气说道。

    “我只不过在一旁见证了这一切罢了,如果非要找到一个凶手的话,那么可能是一个叫做人性的家伙。”张腾说着。

    一直不会把情绪表达在脸的卓英明突然笑了,笑的是那么撕心裂肺,也许他这一生都未曾这样笑过,但是这一次已经到了他生命的尽头,他已经再也无法笑的出来了。

    “我想过无数的死法,但是是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卓英明有些沮丧,又或者有那么几分的不甘,他没有想过他是什么生,但是想过自己到底是如何死。

    但这个大多人一生所追随的命题,怎么会有几个人能够找到答案。

    “放心,黄泉路你不会寂寞的,会有很多很多人陪你的。”张腾说着,手微微用力,匕首已经慢慢扎进卓英明的脖子。

    尽管这一把匕首无的冰冷,但是卓英明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仅仅只是在车看着远方,表情黯然,这个无悲凉甚至最后都没有人道之的一生,终于结束了。

    血这样喷溅出去,卓英明慢慢闭眼,一只手握住了程小康那早已经冰凉的手,也许是怕自己醒来是太过寂寞,那一只手握的是那么那么的紧。

    张腾收起匕首,慢慢吐出一口气,点燃一根烟,却驱散不了车格外恶心的气味,大口大口的吸着,此刻他甚至有些羡慕已经一走了之的卓英明,因为他们这些活着的人,可能要经受一些某些宁愿死都不想经受的东西。

    “都死了?”狍子捂着肚子说着。

    “都死了。”

    狍子有些艰难的点一根烟,这难兄难弟迎来了难得的平静,放下了脸所有的伪装。

    张腾手敲打着手机屏幕,发出去一条短信,然后直接把手机丢到一边,格外感慨的看着车两具尸体。

    “我们的下场是不是他们还要惨烈?”狍子自嘲的说道。

    “差不多,不过至少我们能够死一个明白,如果要是弄不巧走了狗屎运的话,我们还能活下来一个,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张腾把剩下的半盒白将军放到两人间。

    狍子打开车窗,终于呼吸到了一口新鲜空气,动了动沾了一些血的嘴唇说道:“我欠一个老头子一条命,照现在看来,我是没有办法还了,如果这一次我死了,你去找他,等他死了把他给埋了,算是完成了我的心愿了。”

    “这些?”

    “也只有这些。”狍子干笑着,想着自己这不算壮阔有些荒唐的一生,到底还剩下些什么?最后是一无所有。

    张腾点了点头,记了下来,点第二根烟说道:“最好谁的不要死。”

    狍子没有回答,只是强笑着。

    黑色的奔驰迈巴赫游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之,在那么一栋老别墅前停下,开车的刘汉之熄火说道:“三爷,我先行一步了。”

    “汉之,放心金老六跟刘雷不会拿你怎么样,归根结底他们要的东西是我的脑袋,你对他们还是很有利用价值。”马洪刚说道,似乎努力在让刘汉之平静下来。

    刘汉之微微点了点头,最后看了眼坐在后座的马洪刚,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三爷,这一次事你别露面了,交给我们吧,如果这事要是出了差错,我们死了还好,你要是栽了跟头,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了。”

    马洪刚有些感动的看着刘汉之,虽然常常刘汉之被他笑话成一个没脑袋的武夫,但是马洪刚清楚的很,这个粗人一点都不粗,只是很喜欢装傻罢了。

    “这一辈子咱们几个人走到这个份,虽然算不辽阔,但也算是酣畅淋漓了,其实我谁都怀念我们在澳门打天下的那几年,但是我们回不去了,如同某些见不到的人一般,我们永远的回不去了,现在给我们只剩下了两条路,要么跌入万劫不复,要么往爬,你说我怎么选?汉之换做你是,你又会怎么选?”马洪刚红着眼,这个心狠手辣到极点的男人,谁又会想到还有这么一面。

    刘汉之深深低下头,他清楚的很,起他们的煎熬,马洪刚要承受他们还要巨大几倍的煎熬,这也是为什么刘汉之对马洪刚心服口服的原因,也许在旁人眼马洪刚所做的事情是没心没肺到了极点,但所有的事情,如同双刃剑一般,一边刺向别人,一边刺向马洪刚。

    这个江湖,哪有几个逍遥人。

    /html/book/41/41057/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