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六十九章 所谓的因果(六)
    “常老到什么地步了?”常汉川一屁股坐下,很悠哉悠哉的翘起二郎腿,微微探出脑袋,身边很有眼力的汉子给这个格外不在乎气氛的老头点了烟。

    在远方看着的常华容攥起拳头,身体气的有些颤抖,即便是常华容再怎么白眼狼,都知道里面正在抢救的人到底是谁。

    一只手拉住了气的浑身颤抖的常华容,是那个女人。

    “不容乐观。”常石龙仅仅说出了四个字,也许在场之最希望常京山死的是眼前这个家伙,那么最希望常京山能够熬过去的,也只有站在常汉川眼前的他了。

    如果这个节骨眼常汉川倒了,常石龙根本无法想象以后到底会发生什么,是常家的大换血,还是常家的灭亡?

    只要是常家起了内讧,能够笑到最后的,绝对不可能会是常家人,这是最不争的事实,但是眼前的这个活了大半辈子的老头似乎很不清楚这么一点,可能是被这所谓的权力跟野心彻底冲昏了头脑。

    随着常汉川的出现,抢救室外的气氛可以说彻底凝固了起来,谁都不敢出声,生怕得罪了这两大山脉的任意一方。

    挂在墙的数字表不停变化着,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

    虽然有些人早已经不耐烦,但还是强忍着,谁都没有离开。傻子都能够看出这个气氛。

    终于抢救室的红灯熄灭,所有人都看向门口,一个满头大汗的医生出来,显然这个医生也被眼前的阵势吓住了,要知道这一群人哪一个不是在西城区有头有脸的人物。

    “谁是常石龙。”医生小心的说道,一点也没有曾经面对斗升小民的神气。

    “我是。”离门口最近的常石龙说道。

    “病人要见你。”医生说道。

    常石龙点了点头,随着医生进入抢救室,至于为什么没有移出抢救室,每个人心都有了想法,也许常家这一座这么多年屹立不倒的大山,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而随着常家这么一座大山的倒下,常家还剩下什么呢?

    常汉川起身要跟去,却被常怀安拦住,这个在常家几乎没有任何发言权,也一点没有发言质彬彬的年男人做出了让人觉得有些疯狂的举动,这样拦在常汉川身前。

    常华容微眯起眼,他也想不到在他心几乎算的人畜无害的父亲竟然能够做出这个举动。

    “怀安,你想做什么?”常汉川玩味的看着常怀安,好似看着一个跳起来咬人的兔子。

    “老爷子要见的是石龙。”常怀安有些不识趣的吐出这么几个字。

    在常汉川背后的汉子已经开始了动向,但是常怀安身后一直不引人注意的一个男人也动了。

    气氛一下子紧绷到了极点。

    “常怀安,我希望你考虑清楚,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常汉川近似于威胁的说道。

    “我很清楚。”常怀安表情冷静,他的身后已经有了声响,似乎泛起了刀背所映出来的银光。

    “好,好,好,常怀安,算你小子有种。”常汉川咬着牙说道,再次一屁股坐下,他清楚在这门口斗起来,而且还不确定常京山已经驾鹤西去的情况下,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常怀安重重松了一口气,在偶尔彻底的爷们一次后,慢慢靠着墙,只有常华容注意到了他老爹衬衫已经全部湿透。

    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别提这个城府已经不算是城府的男人常怀安。

    许久许久。

    抢救室没有任何的动静,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心早已经对为什么会叫常石龙自己一人单独进去有了定数,这无疑在说着,常京山所看好的常家继承人,到底是谁。

    过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抢救室的门再次打开,是双眼通红但是没有掉下一滴眼泪的常石龙。

    “老爷子,走了....”他只是低着头说出这么一句。

    一片哗然....

    常家...

    西城区...

    这一座城市....

    要变天了。

    刘汉之把资料甩在桌子,气喘吁吁的说道:“全部都是真的。”

    马洪刚微微的笑了,慢慢依靠在沙发说道:“想不到这个小人物还挺有原则的。”

    “一切按照计划来?”刘汉之的表情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清楚的很,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了。

    “今晚我要见到徐龙象的尸首。”马洪刚说着,颤颤巍巍的起身。

    一直在一旁沉默的卓英明的表情也慢慢沉了下来。

    “英明你跟小康三人去绑徐龙象,我跟刘汉之去把金老六跟刘雷钓出去,我们在约好的地点汇合,记住一定掩人耳目,这事如果成了,我们等着给金老六跟刘雷收尸吧,到时候我们之间离开北京会澳门,没有了金老六,我们再次在澳门站在脚容易的很。”马洪刚笑着,这是一种曾经被他不得不扔下的东西再次牢牢攥到了手的感觉,很舒服,舒服无。

    “我明白了。”卓英明起身离开。

    “必要时无论牺牲谁都可以,但不要露出什么马脚。”马洪刚再三叮嘱道,意思已经很是明白,那是知道这一件事的人越少越好。

    卓英明没有应答的离开。

    “走吧,让我们去会会曾经的老朋友们。”马洪刚笑着。

    刘汉之却在原地没有动作,而是表情阴暗的说道:“三爷,我们真能够在金老六跟刘雷手全身而退?”

    “谈什么全身而退?我们又不需要露面,只需要让金老六跟刘雷赶到现场可以。”马洪刚脸露出阴森森的笑容。

    “那么英明他们怎办?”刘汉之皱起眉头,在说出这句话后,他又明白了什么。

    “能不能活下来,全看他们造化,我们必须需要牺牲。”马洪刚眼神格外坚定的说着,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能够抛弃的棋子,但是他看来,这一切都值得,他自认为自己有孤身一人在澳门白手起家的能力。

    刘汉之这一次沉默了,什么都没有说。

    或许或许他在想着,到底他会如何被抛弃出去。

    马洪刚看刘汉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懊恼怎么把这些话说出口,也许自己也有点被这乱局给气糊涂了。

    “汉之,你要记住,这些事情是必须要发生的事情,谁也不想看到这么一幕,如果有时候要牺牲掉我这么一条命,我也会义不容辞。”马洪刚说着,不过显然他的话已经在刘汉之的心变的有些无力。

    刘汉之微微点了点头,有些刻意的避讳着马洪刚的眼神,在心刘汉之明白的很,马洪刚说出的这一席话不过是最纯粹最纯粹的谎言罢了,因为马洪刚真的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楼下,卓英明挤进这一辆帕萨特,推了推正熟睡的程小康。

    程小康从梦惊醒,脸色煞白,看起来并没有做什么好梦,有些惊恐的看着卓英明,确定好卓英明身没有什么杀气后,才平静下来,这个节骨眼,他已经无法相信任何人,包括跟他走的最近的卓英明。

    “什么事?”程小康点燃一根烟,嘴唇格外的颤抖。

    “到了最后关头了。”卓英明说着。

    “你来开车。”程小康下了车,明白了些什么,叫醒了后座两个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在睡着的家伙。

    帕萨塔这样迎着寒风开了出去,车的四人几乎没有说出一句话,狍子跟张腾仅仅是相视看着,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这辆车到底会开向何处,但有一件事还是清楚的很,是没有什么好事情在等着他们。

    开车的卓英明把几张复印的照片扔到车后座说道:“等会去酒吧时找这个小子,找到后不要先动手,先通知我,人必须要活的,但要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死的也必须要。”

    狍子跟张腾一人看着一张照片,是一个长相不算出众但是身有着一股强烈自信的年轻人,一眼看过去这个年轻人给人一种格外犀利的感觉。

    “记住,可以死在哪里,但是一定不要露出任何马脚,等会你们戴着帽子跟墨镜做事。”卓英明再三叮嘱道。

    狍子跟张腾相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程小康手握着一把匕首,玩味的看着这一张照片,他一点也不相信只要把这个看起来像是个纨绔的家伙给绑了一切结束了,但是他跟后座的两人一般,没有任何选择。

    四人再次陷入沉默,程小康打开车窗,吹着冷风说道:“英明,有些话我觉得再不开口,没有机会了。”

    “你说。”卓英明看了眼一脸诚诚恳恳的程小康,似乎从他的印象,程小康从未露出过这种神情。

    “马三爷,到底值不值得我们为他卖命?”程小康擦拭着手的匕首,好似随口问道,实则一直偷偷看着卓英明表情的变化。

    车本来有些压抑的气氛更加压抑了,狍子跟张腾两人几乎激动到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