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六十章 没有人吃的蛋糕
    离开巷子,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在西城区方十街必经的下班路,有着各种各样拖着疲惫身体下班的人们,还有着逆流而的人们开始了他们关于夜的狩猎,创造着他们自认为不朽实则第一个被历史长河所埋没的传说。

    也许是因为自己此刻手所紧握的东西远远超乎了曾经所想,即便此刻身背着再怎么沉甸甸的东西,这一刻徐饶竟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

    深深吸了一口夜晚冷冷的空气,试图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几分,但似乎怎么做,脑的乱如麻,仍然是那般的乱如麻。

    最终,徐饶摸出手机,犹豫着,最终最终还是按下了那个号码。

    电话一直响到结束,都没有人接通,徐饶微微摇了摇头,把手机放回兜,却正好响起。

    徐饶看着这个陌生的来电号码,没有过多的犹豫接过。

    “你这个聪明人,难道不知道在这个节骨眼我已经死了?”对面传来穆黄花那自嘲的声音。

    徐饶微微扬起嘴里,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的苦命人,一点都不他想象的少,或许或许这是一种无畸形的同病相怜。

    “我可是为了马洪刚的首级而打的,我知道你们拿狡猾无的马洪刚没有什么办法,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杀他的机会,看你愿不愿意把握。”徐饶在路旁的长椅坐下,这冰凉的长椅,估摸着这个冬天都不会有人愿意在此驻足。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马洪刚的死对你有什么好处?换句话说,又是什么让你冒这个险,马洪刚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估摸着也没有几个人愿意招惹。”穆黄花无现实的说道,对于一个现实主义来说,所有无缘无故的事情,包括感情,都是泡沫还要虚幻的东西。

    徐饶想着什么人会跟这样的女人过一辈子,不过也仅仅是放在心里想想,如果把这句话说出来,估摸着自己以后是过不安稳日子了。

    “我想要他死,算不算一个合适的理由。”把这些怪的想法从脑海扔出去,徐饶说道。

    “不算。”穆黄花回答的无的干脆。

    电话这边,徐饶揉着脸,想着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即便是自己真心真意的拿出来一块蛋糕,估摸着都没有人敢下嘴。

    “我答应了一个女人,让他死。”徐饶补充道。

    电话对面沉默了有一会,才传来穆黄花调侃的声音:“你这个不堪入目的家伙,竟然还能够认识到这种女人?耍我?”

    “不信拉倒,反正是这么一回事,如果你想要这个机会,我需要金老六的联系方式,给我一句话,到底是给,还是不给。”徐饶有些无奈的说道,想着被这样一个女人讽刺到这个份,自己到底是靠什么东西活着。

    “金老六的联系方式我没有,不过我有另外一个人的,但是事先说好,奉劝你一句,这个你还是别招惹的好,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在这个男人面前连蚂蚁都算不。这个男人任何人都想要弄死马洪刚,我相信他有兴趣跟你谈谈。”穆黄花鄙夷的说道。

    “联系方式发来。”徐饶觉得再跟这个女人聊下去,自己估摸着还得再去跳一次湖。

    “真不怕死?”

    “我死过。”

    “手机号给你,这事要是办成了,算我记你一个人情。”穆黄花说道。

    “人情免了,吃不着喝不到,我现在缺钱。”徐饶很现实的说道,似乎跟这个现实主义者谈天,也只能用这个无现实的话。

    “要多少?”穆黄花笑出了声,想着世界竟然还有这种俗不可耐到不能再俗不可耐的家伙。

    “不多不少,一千。”徐饶说着这个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对面传来穆黄花那肆无忌惮的笑声,徐饶直接挂掉了电话,不到一分钟,一条短信这样发了过来,前面是一串手机号,最后面是一个笑脸,还是那种有些年代侧过来的笑脸。

    徐饶想着穆黄花在他心的形象,突然打了一个哆嗦,记下手机号直接删掉了这一条短信。

    没多想的拨通了这个号码,这一次徐饶几乎没有等到被接通。

    “你是谁?”接通徐饶还没有开口,对面直截了当的说道。

    “徐饶。”徐饶如实回答。

    “说。”对面直接说道,似乎直接忽视了这个平凡的名字。

    “我觉得有些东西还是当年说的好。”徐饶说道。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对面的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

    徐饶沉默了,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不耐烦的男人也没有挂掉电话,似乎是在等待着这不算漫长的一分钟,即便是对面一言不发,有些可笑的原则性。

    一直到这一分钟快要过去的时候,徐饶才迟迟的开口说道:“想要杀马洪刚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这是两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似乎在做着一场心与心的较量。

    这一次轮到电话对面的男人沉默了,不过也仅仅是沉默了有几秒,才传来那沧桑到沙哑的声音。

    “我可以见你,但是时间地点我定。”男人说道。

    “时间不多了。”徐饶补充道,声音充满了有恃无恐。

    “鹊山花园最东边的第一个长椅,凌晨我在哪里等你。”男人说完,直接挂掉了电话。

    徐饶对着电话皱了皱眉头,想着对面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家伙,他很清楚穆黄花的话绝对不是什么危言耸听,但不过对面到底是鬼神还是大罗金仙,自己需要跑这么一趟了。

    此刻已经接近十一点,即便是在不算繁华的方十街,拦下一辆出租车也不算是什么难事,不过徐饶心疼的,是自己的腰包,这两天光是打车钱快要把他榨干。

    跟师傅报了一个地址,出租车风一般的杀过去,徐饶难得的闭眼沉思一会,这种奔波的生活,让人打心眼里觉得疲惫,无陌生的环境,无陌生的人,每一时每一刻都似乎在不断的适应着。

    十一点半左右,徐饶到达了目的地鹊山花园,这是西城区跟北城区间搭界的地方,徐饶从未来过,但是早已经见怪不怪,因为这么一座城市,最不缺的是陌生的风景,陌生的人。

    来到约定地点,这恰好是这公园最偏僻的地方,徐饶自顾自的在长椅坐下,低着头沉思,周围是一片黑灯瞎火,是干一些龌龊之事的好地方,但是因为这北京十一月的天着实的刺骨,也没有人愿意大半夜在这里搞事情。

    难得的几分清静却让徐饶的内心实在安静不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等会到底要面对一个怎样的家伙。

    不知道在这个长椅煎熬了多久,徐饶感觉自己眼前多了一个影子,抬起头,是一个穿着黑色皮夹,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虽然看起来不高,但是却是完完全全的练家子身材,徐饶能够在这个男人身嗅到一股强大的杀气,这完全可以说徐饶自打离开大兴安岭以后所遇到最恐怖的男人。

    这个如同黑洞一般的男人微微低着头,因为这一片的照片情况不咋地,徐饶看不清这个男人的眼,但有一种被什么野兽所盯的错觉。

    “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适的解释,如果没有,你需要为自己说出的话付出代价。”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说着,声音如同能够撕裂什么一般。

    徐饶冷着脸,他当然清楚这个男人的一席话到底代表着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何,也许是这黑色,也许是这冰凉如果,徐饶感觉自己的血慢慢沸腾起来,眼前这个强大的男人,激起了这漫长平静所压抑下来的战意。

    “我想知道,你所谓的代价,到底是什么?徐饶很危险的笑着,做着无疑是最危险的举动。

    男人似乎是屏住了呼吸,慢慢嗅着徐饶身越发浓烈的杀气,并没有回答徐饶,而是在片刻之后,突然爆发出了拳头,猛的打向徐饶要害。

    坐在长椅的徐饶猛的挺身去,躲过男人这凌厉的一拳,猛的靠向这个男人的胸口,直接把这个男人撞出去几米远。

    徐饶只感觉自己撞到了一堵墙,而完完全全硬生生扛下徐饶一击的男人后退几步,并不吃力的稳住了身体,好似徐饶这奋力一击没有任何效果一般。

    “有点意思?你师傅是谁?”男人不怒反笑的说道。

    “你还不到知道他们的高度。”徐饶狂妄无的说着,傲气到了极点,好似这夜晚把他的另一面给彻底激活了一般。

    也许更多更多的,是徐饶心的恼怒,这一块没人下嘴的蛋糕,什么还要折磨徐饶的人,他一点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世界已经变成了这一副模样,但是到了现在,他又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这个时代,已经变成了这么一副模样。

    如果说这短短的时间给徐饶留下了什么,那唯有是这么一块没人吃到发臭的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