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五十八章 问路
    一边的大婚将至,而另一边,则是一片的血腥,有心人在观望者,野心家也在观望着,甚至是路边的野狗都无不例外的在观望着,所为的,不过是想要从这巨大的利益蛋糕,吃那么一块罢了,但是这一口想要吞下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越来越浓的黑云,但是所来的,不是一场倾盆大雨,而是几片零零散散的雪‘花’,北京下雪了,仅仅是几个小时的时间,这一座城市被白雪皑皑所覆盖住。

    但这白雪,却不能盖住那些逐渐炽热的野心。

    奔驰迈巴赫在这一片大雪之疾驰着,冲破一切阻碍。

    这几乎没有停下过车子坐着三个脸‘色’沉重无的男人。

    “这个天地线靠谱不靠谱?”马洪刚一脸怀疑的说道,不是说他不相信刘汉之,是他不相信一切没有在他眼前确确实实发生的东西。

    “这个‘春’叔我盯很久了,是一个完完全全认钱的主,在这一片也有那么一个名号,最重要的是没有人会牵连这么一个为了钱完完全全可以不择手段的家伙。”刘汉之说道,这一类小人物,他是太过了解了,所以才如此相信。

    “这样好,这样好。”马洪刚连连说道。

    嗨破天吧。

    徐饶睁开眼,此刻吧已经亮起了灯,太妹正蹲在座位鼓捣着电脑,不过这一次屏幕是徐饶有些看不明白的东西。

    “别有的没的来找我,想泡我?”太妹看着睡了整整一天的徐饶,用一副看蟑螂的眼神。

    徐饶只是傻傻的笑着,想着眼前这个家伙,‘挺’直腰杆说道:“我原本以为这个世界最喜欢自作多情的人我一个。”

    “还钱!”太妹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没钱。”徐饶一副无赖的模样。

    “那给老娘闭嘴。”太妹不再看这个怎么都扶不墙的烂泥,继续捣鼓着眼前的电脑。

    徐饶拱了拱手,不愿跟太妹较真下去,而是躺在座椅,有些出神的看着这已经布满了灰尘的天‘花’板。

    “你说像我这样的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徐饶问道,也许在外人看来,他是问了一个最不该问的人,

    “别给我揣这么深奥的东西,现在我只想着你什么时候把我那血汗钱还来。”太妹鄙视的看着故装深沉的徐饶说道。

    “等我有出息了,别说一千块了,是你要这整个吧,我也送给你。”徐饶夸夸其谈的说着,享受着这难得的休闲时光。

    太妹脸的鄙视神‘色’更浓了,歪着嘴说道:“这个世界男人嘴最不能让人相信的话,是等我有出息了。”

    徐饶微笑着,听着太妹源源不断的调侃,慢慢躺下,从未如此平静过。

    另一边,那鱼龙‘混’杂的巷子,一辆跟这里有着浓浓违和感的奔驰迈巴赫停下。

    第一个踏出车‘门’的,是一双北京老布鞋,身穿黑‘色’的刘汉之急匆匆的下车,然后打开车后‘门’。

    “转几圈回来。”马洪刚留下这么一句下了车。

    等马洪刚下车后,奔驰迈巴赫扬长离开。

    瘦骨嶙峋的马洪刚的身体有些颤颤巍巍,像是悬崖边无人问津的老松,只不过唯一跟那老松不同的,是马洪刚那仍然炯炯有神的目光,似乎这个男人一生都在眺望着远方,却从来都不在乎什么黑暗的伎俩。

    刘汉之‘欲’要搀扶马洪刚,马洪刚却执意摇了摇头,放佛脚下的路,唯有他自己走。

    “领路。”马洪刚不卑不亢的说着,大有那江湖依旧的架势。

    刘汉之微微点了点头,领着马洪刚来到那及其隐蔽的小小出租屋,敲了敲那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实质作用的木‘门’。

    传来一个拖拖拉拉的脚步声,然后是一个‘阴’沉的声音:“作甚?”

    “有生意要做。”刘汉之用同样‘阴’沉的声音说道。

    ‘门’慢慢‘露’出一个‘门’缝,一双眼睛下下打量着两人,最后‘门’才缓缓打开,‘露’出‘春’叔那不堪入目的模样。

    马洪刚却洋溢着一副毫无城府的笑容,一点也不因为‘春’叔的邋遢模样却‘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甚至主动伸出了手。

    身为老江湖的‘春’叔当然能够感觉到马洪刚身的气势,这是一个大人物才有的底蕴,‘春’叔伸出手看似面‘色’不惊的握了握马洪刚那软若无骨的手。

    “我不跟身份不明的人做生意,而且我的价可一般人的价要高,不因为我有什么别人强不强的本事,只因为从不扒瞎一句。”‘春’叔一点也不忌讳刘汉之身浓浓的杀气,同样避讳了马洪刚身的压迫感说着。

    刘汉之微微攥了攥拳头,似乎有些反感这个小人物的装设‘弄’鬼,但是在刘汉之打算从‘春’叔嘴撬出来一些东西的时候,马洪刚却咳嗽了几声,制止住了刘汉之,弯着腰走到‘春’叔身前说道:“我呢,也不藏着掖着,单姓一个马,名洪刚,只是一个初来北京的过客罢了,今天着实有几件事相求,朋友,你不需要担心钱的问题,按照你平常价格的三倍来。”

    ‘春’叔的表情有些僵硬,但是真正让‘春’叔表情僵硬的,不是马洪刚口的三倍价格,而是这个男人叫马洪刚,也是这是徐饶想要‘弄’死的人。

    不过这一份僵硬也仅仅是‘春’叔脸闪现了一秒罢了,‘春’叔立马‘露’出那职业一般的媚笑,点头哈腰的说道:“小弟有眼不识泰山,想不到是马三爷驾到,快快里面请,哪里提什么钱不钱的。”

    马洪刚欣赏着这恭维的笑容,没有点破任何,同样‘露’出那诚恳无的表情说道:“该给多少,必须给多少,这是我的原则,大家都是讲原则的人。”

    两个戴着厚厚面具的人唏嘘一阵子进了这简陋到极点的出租屋。

    刘汉之跟在其后关木‘门’,然后背着手站在马洪刚的身后,从来没有正眼瞧这个‘春’叔,在他的眼,这一类小人物,要臭虫都要可恶的多。

    “不知马三爷找我有何事?”‘春’叔‘舔’着脸说着,乍一看这个男人有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味道,但是是这么一个看似淳朴无的男人,心的伎俩足够写几本‘精’辟无的自传出来。

    “也不算什么大事,最近在北京有点不大不小的麻烦,这不是想问问最近这几天,有没有生面孔来找你,打听到了什么,你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这应该不过分吧?”马洪刚坐在这老旧的沙发,注意着‘春’叔表情一丝一毫的变化。

    ‘春’叔一副纠结的模样,不过跟马洪刚对视一眼后,似乎是感觉出了什么,才点燃一根桌子只剩下一根的软白沙说道:“不瞒三爷,这几天我手也有些麻烦,生意已经很久没做了,也不敢做。”

    马洪刚一言不发的看着‘春’叔,似乎在辨认着‘春’叔所说的真假,看了足足有一分钟,但是‘春’叔只是一个劲的低头‘抽’烟,一脸可以掩盖一切的沧桑。

    “同是天涯沦落人,朋友,我明白了。”马洪刚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至少他没有看出什么破绽出来。

    “三爷,你来我不会仅仅是问这些吧?”‘春’叔挠了挠他那快要掉光的头发说着。

    “剩下的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我知道你在这西城区这几街的势力,对于你也不是难事,我要查几个外地人现在到底住在哪里。”说完,马洪刚对刘汉之点了点头,刘汉之把几张照片放到了桌子。

    ‘春’叔拿起这几张照片,看了又看,表情似乎也有几分犹豫。

    马洪刚清楚这个‘春’叔的想法,眼前这个手眼通天的天地线,怎么不会明白最近西城区到底发生了什么,即便是做为一个小地头蛇,‘春’叔这种级别的人物也不敢轻易招惹到刘雷金老六这种人物。

    “朋友,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一向最讲原则了,只要你把他们的确切地址给我,你开一个价,这只是张一张嘴,动一动手的小事,他们是不会发现什么的,而且只要我度过这难关,你不需要在这种地方苟延残喘的活了,我给你你想要的光明。”马洪刚搓着手腕那有些年岁的菩提子说着,他很清楚‘春’叔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冒这个险,无疑是还没有合适的价格。

    ‘春’叔表情沉重的放下这几张照片,表情一点也不像是所表演出来的,而是确确实实的。

    “十五万。”‘春’叔说出这两个字,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额头冒出一层的冷汗。

    要可知道,仅仅是打探几个人,开出这个价格,完完全全可以说的是天价,‘春’叔这样说有些把马洪刚当成冤大头的意思。

    但是被当成冤大头的马洪刚,表情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恼怒,甚至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光凭刚刚的谈话,把‘春’叔这个人看了一个通透,这是马洪刚最想要看到的事情,最忠诚的人,不是自己身边的这些枪,而是能够为钱卖命的人。

    “我给你五十万。”马洪刚微眯着眼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