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五十七章 所谓的小人物
    躺在地上的徐饶,抬头看着天花板,脸上似乎洋溢着一股笑意,也许他终于看到了这个黑色世界所盛开出来最美丽的花朵,不知道为何,王新民打在他身上的伤口,不是疼痛的,而是一片惺惺相惜的温暖。

    曾几何时,他也如同他一般,明明知道自己会输,却还在义无反顾的站起。

    “起来,继续打!”王新民的世界响彻整个走廊,这直接就能敲打灵魂的声音,带着一股气吞斗牛的气势,让这一群本来被徐饶所震撼的小弟,变的被王新民所震撼,甚至他们有些自豪,这个无比霸气的男人,就是他们老大。

    徐饶慢慢坐到了地上,毫无防备的模样,就好似这么一场战斗,早已经结束了一般。

    “我输了。”徐饶并没有看着王新民,而是审视着自己说着,这是他的真心话,他做不到完完全全的击溃这个男人,这个如同曾经的自己一般顽强挣扎的家伙。

    王新民愣愣的看着徐饶,他本来已经抱着必死之心,但是却因为徐饶这短短的几个字,这寥寥的几个字,整个人都傻眼了,似乎这个场景,是见多了这个世界样子的他,怎么都想象不到的。

    终于终于,从一个人的震撼,变成了两个人的震撼。

    徐饶重重叹了一口气,默默起身,打了打身上的尘土,他终于明白,也许跟春叔,甚至是王新民,无论再怎么打,再怎么斗,都不过是自我伤害罢了,归根结底,他们只是这个世界上活的最悲惨的小人物,谁赢了谁,都不算赢,都不过只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在这个巨大而且昏暗的世界之中,大多人低头前行,不管他们身边到底是一副什么模样,但是无论一个人手上到底沾了多少鲜血,一个人无论做过多么多么肮脏的事情,只要他还有那点没有抛下的良心,这样一个无路可走最后到千疮百孔的人,怎能不值得一个人同情。

    “为什么?”王新民有着一副难以言喻的表情,这是本来以为人情世故就是江湖的王新民,所看不透的东西,他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这一份善,这原原本本,原封不动的善。

    “不为任何东西,也不关于任何东西。”徐饶说着,打掉了身上的尘土,也许这早已经偏离了他今天的目的,但是此刻徐饶却释然了一些原本在他心中算的上固执的东西。因为在这关于自我的选择中,那些所谓的困难,到底是多么的不值一提。

    王新民看着离开的徐饶,似乎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就在徐饶即将要消失在拐角的地方的时候,王新民叫住了徐饶,用那有些嘶哑的声音说道:“我答应你,不过我不会做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死也不会,无论何时,你必须得给我一个dá àn,一个我为什么要如此的dá àn。”

    徐饶停住脚,回过头看着毫不死心的王新民,突然笑了,也许这个比自己都要固执的家伙,可能也改变了一丝一毫吧,这样想着,徐饶点了点头说道:“总有一天我会的。”

    说完,徐饶转过身离开,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多余又或者该下来的东西,只不过是一个算的上有些伤痕累累的王新民。

    王新民呆呆的看着离开的徐饶,想着什么,至于他到底在想着什么,估摸着没有人知道。

    徐饶离开洗浴中心,又是一夜无眠,所迎接他的,却是一片昏蒙蒙的天,徐饶看着这就要滴出来雨的天空,也许这天空还没有下雨,有些人的眼角就早已经湿润了,徐饶从未如此感觉到压抑过,这一股压抑让他身上的疲惫一扫而光。

    他到底为什么如此压抑?徐饶不知道,也许他现在有了曾经所没有的能力,见到了这个所谓的花花世界的一切,但是不知道为何,徐饶总是笑不出来,或许的或许,他早已经找到了生活的意义,但是现在他所追求的,所疑惑的,是在这巨大的时代之中,自己生命的意义。

    他到底为了什么而生?到底又会为了什么所死?

    这样想着,他拨通了那个号码,传向另外一个所谓的小人物。

    仅仅响了一声就被接过。

    “我说大神仙,总得给我点时间不是。”对面传来春叔极其无可奈何的声音。

    “你想多了,我只不过是通知你一声,不需要再躲着藏着了,王新民这里我已经解决了。”徐饶说道,听着春叔的声音,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亲切,虽然这一类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肮脏这个词汇,但是如果让徐饶找一个人拥抱的话,那么徐饶宁愿选择这一类人。

    “我说祖宗,你到底做了什么?”春叔改换了一个称号,虽然说起来有些浮夸,不过却是春叔的心里话,他完全想象不到这么一个只身一人,能够在这一夜做些什么。

    “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你只需要把答应我的做好就够了,其余的最好都不要知道。”徐饶说着。

    “好好好,听你的,现在还没有人找上我,等他们找上我,我会联系你的,虽然不知道你这个家伙又有什么阴谋诡计。”春叔一副毫无城府的语调说着。

    徐饶干笑了笑,因为他眼前所放着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最可笑的事情,徐饶呛道:“春叔啊春叔,你这人江湖情义有那么一点,身上也有点让人打心眼里钦佩的地方,但怎么就是一副装疯卖傻的德行。”

    “喊我春叔的人,从来不敢这么对我这么说话,不过给你小子一个例外。”春叔牛逼哄哄的说着,说完直接挂掉了diàn huà,一副装完逼就跑的意思,这一边,春叔大口大口喘着气,嘴里还念叨着真刺激。

    徐饶笑的无可奈何,把shǒu jī放回兜中,随便在路边摊解决了温饱问题,吃完五个大包子,徐饶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奔波过后的等待总是让人恍惚无比,徐饶坐在路边摊良久,一直到收摊都没有察觉,最后默默起身,想起了那么一个在他的世界又或者在这个偌大的事情不起眼的一个人。

    这个想法还没有在心中牢固下来,徐饶就掏出shǒu jī拨通了那个号码,他仅仅是想那么一个人了,这个城市能够让他撕下miàn jù任意倾诉的人,估摸着也只有那么一个。

    “喂。”徐饶对着diàn huà有气无力的说道。

    “别阴阴阳阳的,有什么话说吧,借钱就免了,没有!”对面传来太妹的冷嘲热讽,似乎跟徐饶能够搭上那么一点边的事情,就从来不是什么好事。

    “你在哪?我去找你,实在有些无聊。”徐饶笑道,似乎被太妹冷嘲热讽一阵子,是一件挺让他舒心的事情。

    “嗨破天网吧二楼49号。”太妹说着,也不管徐饶有没有记下,直截了当的挂掉了diàn huà。

    徐饶对着shǒu jī有些无可奈何,摸了摸兜中变的惨淡的大洋,还是打车奔向太妹所说的地点,也许人能够做到他这个份上,估摸着是狼心狗肺到了极点,没有一个正常人会不认为他是一个神经病。

    到达太妹所说的地点,是一个中规中矩的网吧,看着这有些老旧的招牌,徐饶想着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了,似乎从自己找到了那所谓的稳定的工作,有了那所谓安稳的生活,就从未踏过这种地方,不是他成熟了,只是已然挤不出一丝的事情。

    踏入这曾经熟悉无比现在变的无比陌生的地方,一阵让人并不舒服的暖风迎面而来,然后是嘈杂的声音,各种各样对着屏幕叫叫嚷嚷的人,或许这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得的气氛。

    吧台坐着一个正低头玩着shǒu jī的少女,看这个少女的模样最多最多只有十六七岁,画着一脸并不符合她这个年纪的浓妆,似乎是这个世界特有的色彩。

    少女抬起头瞥了一眼徐饶,看徐饶并没有开机子的意思,就再次低下头敲打起shǒu jī,似乎把徐饶归类于那些瘫痪在网吧的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

    徐饶对少女的眼神再熟悉不过,却没有偏执些无所谓的东西,上了楼。

    比起一楼,二楼要清静的多,在最后一排找到了正戴着耳机拼命敲打着键盘的太妹,屏幕上是一款已经过时了曾经无比火爆的游戏,劲舞团。

    这最后一排已经没有了任何上网的人,只有在角落的太妹,徐饶也没有打扰陶醉其中的太妹,自己在最后一个五十号机坐下,随着座椅上有着一股让人有些反感的味道,但是跟徐饶初来北京是所住着的地下室,已经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徐饶看着太妹手上那娴熟无比的动作,再看看太妹那浮夸的打扮,总觉得这个场景有些那么的赏心悦目,因为眼前这个家伙,就如同曾经的自己一般,无论做出什么改变都是让人完完全全的瞧不起,是一个不折不扣比任何小人物还要卑微的存在。

    徐饶微微扬起嘴角,不管到底她有没有察觉,慢慢闭上了眼,即便是整个乱世在他的身后,那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