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五十六章 王新民
    徐饶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走着,双眼所看着的,似乎不是前方,也不是周围这一片不堪入目,有着的,只有另外一个世界。

    走廊上,是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但是在尽头的窗户前,却有着一个同样跟徐饶一样格格不入的背影。

    黑色的西装,似乎在说着这个男人同样来自于一个黑色的世界,明明背影比一个爷们还要爷们,却偏偏留着一个辫子,身材堪比那些走秀的模特,但是却有些驮着脊梁,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压弯了他。

    徐饶一步步走到这个男人身后,他想不到竟然能够这般轻易的接触到这个家伙。

    “我不喜欢谈天,不管你报着什么目的,什么都不要说,我看月亮的时候不做任何事情。”男人放佛能够嗅到徐饶身上的特殊味道一般,这样说着。

    徐饶愣了愣,想不到这个混黑的男人竟然能够说出这番言论。

    两个男人,一这个趴在窗前,似乎在他那个角度,是观望这个天空最好最好的角度。

    另外一个站在身后,双手微微攥着拳头,一言不发。

    就这样僵持着,时间对于他们好像静止了一般。

    很久很久很久过去,一直到这个走廊上换了一波又一波人,最后到空无一人,只有寥寥几个打扫卫生的fú wù员,但是奇怪的是,谁都没有打扰这陷入沉默的两人,也许这里的人都很清楚,他们有着这样一个老板,一个喜欢看月亮不喜欢被打扰的人。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一直到月亮下山,东方传来蒙蒙光,男人才悠然的点燃一根烟,转过头,一张沧桑到一种境界的脸,似乎光看这么一张脸,就能够读懂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多少一般。

    这是一种大山中畜生才有的眼神,却不知道为何,徐饶却能够在这无比凶悍的眼神中嗅到那么一丝的悲伤,就如同一头浑身伤痕累累的孤狼一般,但是让他眼神悲伤的,不是他那满身疮伤,不是他那千疮百孔的灵魂,而是他早已经被属于他的那个狼群所抛弃。

    王新民看着徐饶,这个某种意义上跟自己很是相像的家伙,但是却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惺惺相惜,不过只是两个畜生在互相扎毛相对着罢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找向我?”王新民冷声说道,声音中充斥着一种绝对的警惕,片刻后又突然笑道:“你倒是挺有种,敢来我的场子露出这种表情?”

    “我不是来跟你打仗的。”徐饶说道,虽然如此,他的表情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缓和,因为他不会在这个男rén miàn前露出任何微妙的破绽。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现在问你的是,你找我到底有何事。”王新民重复的问道,似乎多了几分居高临下的意思,毕竟现在对王新民来说,是很纯粹的天时地利人和。

    “我来跟你做一个看起来很抽象的交易,这一场交易可以说对你没有一丝的利益,甚至有不少弊处。”徐饶大言不惭的说着,这完完全全的就是*裸的挑衅。

    王新民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毫无征兆的挥出去一拳,这无比凌厉的拳头直击向徐饶的脑袋,这经历无数战场带着暗劲的一拳落在徐饶的脑袋上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这是很显而易见的一件事情。

    但是徐饶却没有动,又或者不需要他动,因为他看出了这个王新民并没有露出那一分杀气。

    就在周围的目光全部投来的时候,王新民的拳头却在空中停住了,距离徐饶的脸部最多最多只有一厘米的距离,带来的拳风让徐饶微眯起眼。

    “为什么不打下去?”徐饶面色不改的说道。

    “为什么不躲?”王新民仍然没有收回拳头,似乎在刻意保持着这个动作。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打下去,我既然敢一个人来见你,要是面对这么一个不如沙包大的拳头就怂气了,我都看不起我自己。”徐饶说着,似乎在一点一点了解着王新民,这个二十**的男人,给予徐饶一种以后必定会成为大枭的错觉,到底这错觉来源于何处,徐饶也搞不清楚,可能是来源于这个男人身上强烈的侵蚀性,又或者来自于那个突然很悲伤很悲伤的眼神。

    王新民的表情再次僵硬起来,不过渐渐的那僵硬表情变成了冷笑,但是等王新民再次看向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时候,表情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直接变成了笑容,伸出满是茧子的大手一把搂住徐饶笑道:“知道吗?我打心眼里中意你这小子。”

    驻足的几个fú wù员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一幕,也许在她们心中这个硬派店长的形象彻底的崩塌了,一脸恶心的走开,几个看场的混子也一脸你懂得的表情悄悄退场,留下了这么两个大老爷们的两人世界。

    徐饶很无奈,打心眼里无奈,但是却一点也不反感这个王新民的豪迈。

    “说吧,到底什么事?如果是来跟我闯社会,虽然我不收你这个年纪的人,不过算是破格录取了。”王新民松开徐饶说道,估摸着是把徐饶定位在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子。

    徐饶却摇了摇头说道:“我说了是来给你做一场交易。”

    “你确定不是在找死?”王新民玩味的看着徐饶。

    “到底是不是找死,我相信你自己本人应该比我要清楚的多,春叔你知道吧?我要你跟他的恩怨彻底的一笔勾销。”徐饶说道。

    “这就是你的条件?”王新民的表情很精彩,活脱脱一个大关公。

    徐饶点了点头。

    “那说说我的条件?如果你能够撑过三分钟不倒下,我就答应你。”王新民huó dòng着手腕说道。

    徐饶仍然点了点头。

    就在徐饶表示完的下一刻,一记角度无比刁钻的鞭腿就这样抽了出来,也许徐饶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混黑的恶徒,毕竟一个恶徒绝对做不到能够把春叔逼到走投无路,这是一个整个这一片鱼龙混杂的地方最能打,而且脑袋最灵光的存在。

    他是一只恶虎,一个唯有接触过他的人才能够体会到狠毒的恶虎。

    面对这么一记鞭腿,徐饶猛的撤出一步,但是紧接着是王新民的拳头蜂拥而至。

    徐饶一直躲着,他能够看出王新民仅仅是野路子出身,甚至连打出来的散打都是那么不伦不类,不过徐饶的表情却不是一般的如临大敌,因为这简简单单的野路子出身,因为身经百战,王新民的招数可以说步步为shā rén技,不给予他盯上的猎物一分一秒的放松的机会。

    啪!

    王新民的一拳打在了徐饶的肩膀上,王新民的表情也出现了胜利的神色,因为在他看来,身材可以说的上弱不禁风的徐饶绝对不可能挺过这一拳,他的拳头有多么大的威力,他很是清楚,但是更清楚的是那些挨过他拳头的人,但是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徐饶非但没有退后一步却猛的挺身上去,七步杀,崩!

    徐饶的身体猛的挺在了出现了破绽的王新民的身上,巨大的蛮劲直接把王新民给撞了出去,重重的靠在了墙上。

    王新民吐出一口血水出来。

    骚动引来了王新民一干手下,一个个看到自己老大本打在了墙上,这群见多了这恶虎发威的小弟,再看看徐饶的身板,一副呆若木鸡的神情,甚至都忘记了出手。

    就在徐饶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王新民突然喊道:“谁tm的都不要出手!”

    王新民的吼声,彻底把这么一群小弟拉回到现实,不过他们再次看向徐饶的眼神中充满了敬畏。

    王新民擦了擦嘴角的血,一只手扶着墙挺身站了起来,徐饶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王新民,他想不到纯野路子的王新民竟然还能够有站起来的气力,这完完全全的就是玩命。

    “没有必要到这么一步吧?”徐饶皱着眉头说道,因为此刻他感觉王新民的眼神,就如同一条疯狗一般。

    王新民脸上出现一股硬生生拉扯出来的笑容,边擦着又流出来的血边说道:“这种程度才算什么?再给老子来!”

    徐饶似乎被王新民的样子震撼了,这毫无胜算的战斗,为什么心知肚明的王新民能够做到这么一步,但是徐饶并没有任何心慈手软,猛的踏出一步,直接把王新民逼到角度,拳头猛的挥出,一记不留什么余力的天罡拳,猛的打在王新民的胸口,但是最后却迟疑了一分,重重的落在了王新民的左肩膀上。

    巨大的声音似乎还伴随着几分骨裂的声音,王新民的脸上慢慢出现嗜杀的笑容,右手猛的拉住了徐饶的手腕,猛的提膝打在徐饶的肚子上,然后猛的一脚跺在徐饶的胸口,直接把徐饶撂倒在了地上。

    眼看出现了几分优势,王新民却并没有乘胜追击,只是在原地捂着肩膀摇摇欲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