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五十四章 常家
    春叔很是犹豫,他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的底牌,而且是他还要能狮子大张口,看这个家伙的样子应该是个明白人,应该不会傻到这个地步,地头蛇到底代表着什么,江湖人任何都要清楚。

    在春叔心有了两个想法,要么眼前的这个家伙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要么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强者,因为正常人不会在这个新民两字说的如此轻巧。

    “相信你会觉得这是一个合理的交易,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会让王新民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但是我看来,你应该没有什么选择,要么选择相信我,要么我会把你亲手交给王新民,我相信他有更好的办法收拾你,至于你脑的那点东西,谁也不会知道,对我也没有什么损失。”徐饶很平静的说道。

    春叔的身体有些颤抖,面对这完完全全的威胁,他仅仅是打着哆嗦说道:“你...你...你这个家伙是个恶魔。”

    “随你怎么称呼我,我只是问,这个交易,你做还是不做?”徐饶的声音终于提高了几分,这直戳人心的声音,算是让春叔彻底服了降。

    春叔额头大滴的冷汗落下,这是敌我间最恐怖的差距,他还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的姓名,被他抓住了把柄,再谈下去也是悲剧而已。

    “你要问什么说吧,需要我做什么,说吧。”春叔终于开口说道,只不过声音是那么那么的无力,完全没有了他曾经对待其他客户的神气。

    徐饶慢慢关了身后的木门,说道:“希望你知无不言,我想知道西城区三大家族之一的常家的一切。”

    “常家....”春叔嘴里喃喃着,双眼微眯起来,表情变的极其的玩味说道:“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需要我到底是谁,又从哪里来,抱着什么目的,我只要你知道的全部。”徐饶直接打断了春叔的试探,他很清楚春叔这类人的小九九,所以防线跟铜墙铁壁似得,一点也不给春叔任何机会。

    春叔的表情凝重到了极点,最终深深吐出一口气说道:“我虽然是这一带最有名的天地线,但也不是什么大罗神仙,常家是我完全涉及不到的高度,我也不会傻到涉及,因为这完完全全的不在一个等级。”

    “别打马虎眼,你会对常家一无所知?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们没有任何合作下去的意义了。”虽然春叔不像是装出来的模样,但是徐饶还是敲打的说道。

    这一次春叔似乎没有被徐饶吓到,而是皱着眉头说道:“小兄弟,有些东西,我是死,也不会触及,这是江湖的规矩,这规矩任何东西都要重要。”

    徐饶这一次同样没有继续用自己的铁腕政策,而是他已经试出了眼前春叔的底线,如果在这个时候继续强硬下去的话,只会起反效果罢了。

    “我明白了,这一次我这样问你,这个常家,你又知道多少,把你所知道的全部告诉我,我要的是全部,毫无保留,现在告诉你,你我算是一条船的人了,建议你把那点利益放远一点,所有人所求的,无非是一个生。”在知道了春叔的底线后,徐饶淡淡的说道,这已经是他最大最大的让步,也许春叔是纯粹为了活,他也同样如此。

    春叔的表情纠结无,似乎在犹豫着,到底该不该迈入眼前的万丈深渊。

    “好,我全部告诉你,我全部知道的,希望你不要忘记了你对我的许诺,我也只求一个生。”春叔终于下定了决心,也不得不下定决心。

    徐饶点了点头,让春叔继续说下去。

    “常京山 常石龙 常汉川 常钟祥 常华容,我知道的确的人物,也这么多,不过这五人也是现在常家的主心骨。关于西城区的三大家族,曾经可没有常家,常家是最近十几年位的家族,但是后劲很足,早早在三大家族站稳了脚,而且跟徐家的关系也算不错,所以升的空间还是很大,不过这几年随着常家老爷子的衰老,外加长子的接盘,有些走了下坡路。至于常家为什么崛起,全是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多少劫数枯荣,你自己想象。”春叔一口气道出五个名字,跟一个家族,然后慢慢说道:“常家老爷子常京山,是一个智者,虽然以把常家做到了这个地步,但是极其的要面子,面子是他最不能碰得的东西,其他方面他并没有任何的弱点,不过近两年我已经很少掺和这些江湖事,算是半退出了红尘,差一次轰轰烈烈的金盆洗手。”

    “常石龙,老爷子的大儿子,算是整个常家最出类拔萃的存在,继承了老爷子所有的优点,却没有继承一丝一毫的缺点,在我看来是一个估摸着那老爷子还要棘手的存在,现在已经主掌了常家的大半,不过每一件大事还是回去请教老爷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孝子,可能也会是他唯一的一点良心,又或者是在做着舆论,这谁都说不清,不过他虽然也是如同常家老爷子那般的质彬彬,不过手沾的鲜血,可一点不旁人要少。现在虽然常家在他手,但是还是有一些元老各怀鬼胎,这也是他不得不依靠老爷子的原因,要知道一个家族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可不由一个人能够决定走向的,虽然这个家族全有常老爷子所崛起,但是他不可能拥有这个家族的控制权。”春叔说了这么一大堆,一点也没有口干舌燥的样子,甚至有几分愈演愈烈的意思,如同一些说书人一般,越说越有瘾。

    徐饶脑把春叔的话过滤了一遍,不管有利的还是不利的全部都记了下来。

    没等徐饶有什么表示,春叔继续说着,早已经刹不住车。

    “说到常石龙不得不提他的儿子常华容,这小子一点也没有继承他爷爷,同样也没有继承他,完完全全的一个二世祖,一个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么厚的纨绔,最近好像跟王富贵的闺女勾搭到了一起,虽然外界都这样传说,但我也可不认为如此,这不过王富贵那厮为了苟活所出的招数罢了,为了活竟然把自己唯一的闺女嫁给这个混蛋,也只有这类眼只有利益的奸商能够做的出来。”

    徐饶的神情出现一丝微妙的变化。

    一向擅长察言观色的春叔当然意识到了徐饶表情的变化,但是徐饶却给了一个春叔无冰凉的眼神,意识让春叔继续说下去。

    被这个眼神吓了一身冷汗,他显然明白了徐饶真正的目的,横推测敲出这么一个茬子。

    “大婚的日子也快了,内情我也不知道多少,但是只要你想要知道,我会全部搞到。”春叔很识趣的说道。

    “越详细越好,关于常家你继续说下去。”徐饶当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毕竟让春叔这样一个人看透他的心思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因为这一类人最懂得利用弱点跟鸡肋。

    “剩下的两位,一位是常老爷子的亲弟弟常汉川,善武,手底下的势力现在几乎跟现在的常石龙持平,但是一直对常老爷子忠心耿耿,差不多为常老爷子打下的半边的天,他手下能人异士不计其数,虽然作为常老爷子最大的老忠臣,关于常老爷子近些年扶持***的作为,有些看不下去了,这家伙耿直的很,很容易被利用,所以被常钟祥拉入了伙,最近有些分裂的趋势,而常钟祥是常老爷子的大哥,虽然是大哥,但是手里没有一点权力,是个鼠目寸光的家伙,净整一些小肚鸡肠的事情。”春叔终于说完,不忘小心翼翼的看着徐饶表情的变化。

    虽然春叔说的多多少少有些含糊,但是徐饶已经算是了解到了这常家的局势,更明白了他到底要面对什么,而他要做的,是从这一片剪不断理还乱找到一丝能够利用的东西,但是现在徐饶还看不到。

    “小兄弟,你不会为的是王富贵的女儿,才大费干戈的找到我吧?”春叔斗胆问道。

    徐饶突然笑了笑,他很是佩服这个春叔,似乎稍微露出那么一丝破绽,能够让这个春叔顺藤摸瓜的找到一切。

    “不得不承认,你不是凡人,但是对常家,即便是你是什么大罗神仙,也没有任何好果子吃,凭常京山这好面的脾气,你认为你能够阻止这早已经注定的一切?这可是西城区三大家族的啊,小兄弟,而且这里还是北京!”春叔如同看着一个疯子看着徐饶,又或者自始至终他没有把徐饶当成一个正常人,但是他完完全全的没有想到,徐饶竟然会不正常到这个地步,这是一个预料过千万结局的春叔完完全全没有想到过的事情。

    “那又何妨?”徐饶脸仍然是那春叔认为早已经无药可救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