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五十三章 春叔
    西城区方十街跟新街的交汇处,这一片大大小小的巷子,作为这一座城市之最廉价的住所,这里住着的是各种各样鱼龙混杂的人物,有为了梦想来此拼搏的年轻人们,虽然他们脑是一片美好,却不得不生活在这脏乱差到极点的地方,有做着最廉价劳动力的农民工,透支着身体,只为了那狭隘生活的一片安定,但是更多的,是那些心早已经黑暗在这个社会摸翻滚爬的野狗们。dt

    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走出小小的出租房,虽然笑的妩媚到极点,但也仅仅是因为包子多了几张红牛的原因。

    女人走到巷口,瞟了眼蹲在巷口一头鸡窝淋着大雪的年轻人,这媚态十足的样子,让这个很邋遢的年轻人红着脸,但是不敢吱一声,这个年轻人很清楚这不是他能够消费的起的。

    女人看这个家伙并没有什么表示,表情立马变成了一种不屑,踩着红色的高跟鞋在雪地离开,留下一道让年轻人看着流口水的背影。

    “为什么不?”一个很自然的声音在年轻人耳边响起。

    擦了擦口水的年轻人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俺可消费不起,也春叔能够玩得起这种女人。”

    “你认识春叔?”声音问道。

    仍然沉浸在自己幻想的年轻人没多想的点了点头,但是片刻后反应过来后,才抬起头看向这个盘问着自己的家伙,一副斗升小民的模样,年轻人立马不乐意了,起身喊道:“你tm谁啊,不该问的别问,想练练?”

    男人被这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家伙吼了一通后,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仅仅是再次问道:“你认识春叔?”

    年轻人不淡定了,敢情是对自己彻彻底底的无视了,撸起袖子道:“老子不是一个粗暴的人,但是是你逼老子不得不粗暴的。”

    年轻人伸出手要抓住这个看起来格外不识趣的家伙,但是却抓了一个空,而在这个年轻人愣住的一秒,一只手猛的破空抓住了他的脖子,直接把黄六给按在了墙,这如同钳子一般的手猛的一用力,黄六的脸直接变成了酱紫色。

    “我问你,你认识春叔?”这个男人仍然用那个很平淡很平淡的声音问着,跟刚刚一模一样丝毫没有任何改变。但是所改变的,是徐饶藏匿起来的眼神,这直戳人心的眼神,让黄六一时畏惧了。

    憋红了脸的黄六拼命点着头。

    徐饶慢慢松开挣扎的黄六,黄六如获新生一般大口大口喘着气。

    “认识...认识,我这给他打电话,领你去。”黄六手足无措的说着,在刚刚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防线,黄六都被这个手段凌厉的男人彻底击溃了。

    “不要给我耍任何的小手段。”徐饶不像是警告一般警告道。

    “爷,爷你打死我,我也不敢。”黄六手指颤抖的按着手机,刚才他是着实的体会了一次死还要恐怖的事情。

    小小的出租屋,一个戴着厚厚眼镜,长相极其猥琐的家伙,顶的头发已经掉了一个精光,一身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的灰色运动服,此刻这个年男人正抽着烟,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杂乱无章的床的手机响了,年男人爬起来看着这一条条短信,表情慢慢陷入了沉思,变成了一副大人物的模样,按灭烟头,片刻后又点燃一根烟,这足以证明这个男人心的纠结。

    “乱套了,全tm乱套了,这是什么鬼。”年男人扔下手机提了提裤子,六神无主一般。

    手机再次响了,不过响的是另一个,鬼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着多少个手机。

    男人接通电话。

    “春叔,有一个人要见你。”对面传来一个年轻人声音。

    年男人嗅到了这个年轻人声音的一丝慌张,却一副镇定的模样说道:“是谁?”虽然这样说着,年男人已经开始整理了行李,一副要开溜的模样。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找来的。”年轻人声音的惊慌更浓了。

    年男人额头慢慢冒出一层冷汗,手的动作也更加急促了,嘴却不停下的说道:“黄六,你给我稳住,平常我没少养你,别给我在大事面前萎了。”

    一边说着,年男人背起袋子大步走出出租屋,但是刚打开门,浑身颤抖的黄六已经站在了门口,在黄六身旁,是个看起来平淡无的年轻人,但是阅人无数的老江湖春叔还是能够从这个男人身嗅到一丝的危险。

    “春叔,我...我也没办法。”黄六带着哭腔说道。

    “废物。”被称为春叔的男人怒骂道,

    “你可以走了。”在黄六身旁的男人用很低沉的声音说道。

    “好嘞。”春叔很实落的应答道,背起袋子正打算在徐饶身旁开溜,但是没等春叔走出两步,一只手拦住了正往前走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的春叔。

    “我说的不是你,你叫黄六对吧,你可以走了,如果敢把今天的东西说出去,你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徐饶的声音仍然是那么的平静,从见到黄六到见到春叔起,似乎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

    黄六慌慌张张的点了点头,虽然春叔用一种杀人的目光一直在看着他,但是黄六即便是死也不愿再从这个男人身旁待一秒,逃一般的离开。

    “大爷,你告诉新民哥,欠他的钱我会还,现在是真的手头一点紧,最多一个星期,这个一个星期之内肯定会有人找我,到时候钱真的不是事。”春叔无诚恳的说着,差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

    但是徐饶的脸并没有同情,因为他很清楚这种人也不需要同情,因为这个被称为春叔的男人手所沾着的黑色血液,不一定会马洪刚少。

    “我不是什么新民哥的人,之前我从黑叔口听说过西城区有你这么一号人物,黑道白的的通吃,我找你来是有些事要问你。”徐饶说道。

    春叔愣了愣,似乎有些不相信,手放着几件破衣服的袋子慢慢落下,春叔那本来充满了恐惧的脸慢慢出现了一丝血色,那弯曲的腰杆也慢慢挺直,最后变成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说道:“小子,江湖规矩懂不懂?有你这么来做生意的吗?真tm,你要问什么,开口价十万。”

    面对春叔这狮子大张口,徐饶是一脸的淡定,最后幽幽的说出一句没钱。

    “没钱滚犊子,回去告诉黑叔,别什么驴马烂子都往我这里塞。”春叔一脸不耐烦的说着。

    “可是黑叔已经找不到了,他可能已经死了。”徐饶说着。

    “怎么可能,那老逼不是出城躲事去了吗?他能死?别逗我了,我死他都不会死。”春叔一脸难以置信的说着,关于黑叔到底有多么的狡猾,他是很有领悟。

    “你又没有想过,下一个会是你?”徐饶话锋一转,直接逼近了春叔。

    春叔看着徐饶身泛滥的杀意,心里也打鼓起来,要说玩什么阴谋诡计他是完全在行,但是打打杀杀还是免了,眼前这个家伙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善茬,这完完全全的是空手套白狼的事情。

    “你你你...你最好不要过来,我这人嘴风可是很严的,大不了一死,我也不会说出任何东西,你也什么都不会知道。”春叔浑身颤抖的说着,他是打心眼里怕了,但是他不会傻到把恐惧完完全全的表露出来,他只是想吓住徐饶罢了。

    “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一种死还要恐怖的东西?”徐饶终于靠近了春叔,表情也变的慢慢恐怖起来,手指跟着啪啪作响。

    一直后退的春叔一屁股坐到了地,像是看什么鬼神一般看着徐饶,他想着这个世界怎么会有着这样的家伙,这个年轻人又到底到底是谁。

    “我来跟你做一场交易,你是不是欠了那个新民哥不少钱?”徐饶不紧不慢的说道,好似这谈判全部都在他的手掌之间一般。

    春叔一脸愤愤不平的说道:“与其说欠,不如说新民勒索的,他是这一带的黑色地头蛇,想要从这里跑黑活都得经过他的手,我不服他,背着他做了不少生意。”

    徐饶算是明白了状况,开口说道:“你告诉我你知道的情报,我会让这个新民哥永远都找不你,这个交易你说怎么样?”

    春叔愣了愣,他很是怀疑眼前的这个家伙脑袋是不是秀逗了,这一带的王新民他可是清楚的很,是一个完全不讲道理的家伙,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世魔王,光手底下的小弟有几十号人,虽然眼前这个家伙看起不简单,但是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跟新民斗,有些异想天开。

    “怎么?不相信我?”徐饶看着春叔那纠结的表情,他很清楚春叔在想些什么,但是徐饶是一脸的有恃无恐,他很清楚,如果他自觉都露出那不坚定的神情,别说是春叔,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自己。

    /html/book/41/41057/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