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五十二章 挺身而出的傻子
    “听我的,不要。,。”苏茜慢慢抓紧徐饶的后背,她不想看到徐饶跟她一样,做无味的挣扎。

    “苏茜,我跟两年前已经不同了,虽然可能做不到把你拯救出火海,但是至少能够做些什么了。”徐饶说着,他想着,也许这拼到不能再拼的两年,仅仅为了这么一刻,尽管会失去所有,但是他怎么能够做到对这个流泪的‘女’人视而不见。

    苏茜挣扎的从徐饶怀挣脱,她看着徐饶,却一直摇着头,她很明白,这两年无论到底经历什么,在两年前他仅仅是一个被一个小‘混’‘混’打的满地找牙的废柴罢了。

    也许他真的改变了,但是她是看不出。

    徐饶的表情慢慢沉了下来,双眼之似乎染过一丝血红。

    这是一种叫做杀气的东西,也许眼前换做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平凡‘女’子,估‘摸’着只会畏惧,但是苏茜不同,她的表情慢慢僵硬起来,此刻徐饶给予她的感觉是那么那么的陌生,但是事实在一次次告诉着她,眼前的家伙是徐饶,只不过为什么身有着杨森等人才会有的杀气。

    “这两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苏茜不禁问道,她很清楚,这种质的改变,到底需要徐饶付出怎样怎样的代价,这是她能够想象的到,又完全想象不到的事情。

    “我经历了什么你不用管,我只想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不需要再隐瞒了,我虽然脑袋不怎么灵光,但是还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徐饶说道,慢慢收起了身的杀气。

    苏茜心理的防线终于被彻底的击溃,因为有些东西,她已经憋了太久太久,终于把所有的东西说出,一股脑的说给了这个看似如同陌路人的家伙。

    他只是静静的听着,虽然仍然还是那张平淡无的脸,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苏茜总觉得此刻的徐饶有种特殊的魅力,这是一种那些纨绔即便是再怎么金‘玉’其外都营造不出来的东西。

    苏茜说完后,他的表情都没有一丝的改变,这样沉默着,然后开口道:“无从选择也好,进退两难也好,你总得有一个选择,要么抛弃自己,要么抛弃王富贵,所以现在你选择前者是吗?”

    她有些犹豫了,虽然心在翻腾,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这是为了王富贵,同样也是为了徐饶,因为她很清楚,后者会掀起什么恐怖无的东西。

    徐饶皱起眉头道:“但是你还是哭了不是吗?真的甘心嫁个那么一个不可一世无可救‘药’的纨绔吗?他会真的爱你?还是三分热度的玩玩,我相信你任何人都要清楚。”

    “你要我怎么选?虽然他狼心狗肺,虽然他为了利益各种不择手段,虽然他害死了我妈,但是归根结底,他是我亲生父亲。”苏茜满脸通红的说着,似乎被徐饶这一副完全不知道她的难处的样子惹恼了。

    “没有第三种选择吗?”徐饶突然望向天空说道。

    她突然看向徐饶,好似徐饶在说着什么天方夜谭一般。

    “王富贵无疑是在畏惧着马洪刚,但是抛弃了徐家这个大树的话,马洪刚会对他下手,而且如果在这个节骨眼悔婚,无疑是在打常家脸,到时候不需要马洪刚出手,常家会让王富贵付出代价对吧。”徐饶很平静的说道,无疑是一语道破王富贵这尴尬的局势,或许这是当年王富贵所度过难关所付出的代价。

    她点着头,有些难以想象,仅仅是凭她的只言片语,徐饶能够分析出这些出来。

    “马洪刚不需要担心,不要问为什么,现在是常家的愤怒,但是常家是西城区的三大家族,是跟徐家齐名的存在,王富贵这个商人在黑白通吃的常家面前,如同一个小蚂蚁一般不堪一击,我也是如此,所以你才会选择这最不是选择的选择对吧。”徐饶说着,似乎完完全全的把苏茜的想法‘摸’了清楚。

    苏茜无惊愕的看着徐饶,她发现徐饶所改变的,不是那杀气,而是整个人,但是似乎唯有一样东西没有改变,那是那个停车场义无反顾冲出来的样子。

    “是一件很麻烦,又或者无棘手的事情,距离婚约还有多久?”徐饶问道,表情已经不能用沉重来形容。

    “一个星期。”苏茜说道,声音之充满着绝望,虽然徐饶的出现给她带来了那么一丝的希望,但是这一份希望之火还没有点燃,在苏茜的心无情的熄灭了,因为她很清楚,所以美丽的幻想,只会带来更加更加的痛苦罢了。

    “只有一个星期吗,我明白了,这一个星期你该做什么做什么,我会试着拦下这么一场婚礼,还有让马洪刚没有作‘弄’的本事,我能够出十分力,我尽量出十一分。”徐饶很干脆的说道。

    面对徐饶的态度,苏茜打心眼里觉得温暖,但还是脱口而出的问道:“为什么?徐饶,你为的东西是什么?当年的那一点点的情分?还是我?”

    徐饶看着苏茜,虽然这话听起来无的刺耳,但是说出来反而让徐饶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没有白说。

    “到底是为了什么吗?我也不知道,也许我只是一个‘挺’身而出的傻子罢了,其余的东西,还真没有,不能见得‘女’人在我面前流泪,特别是你这种水灵到不能再水灵的‘女’人,这算吗?”徐饶的脸突然出现一股傻里傻气的笑容,似乎把他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高分风范全部都抹掉了。

    苏茜看着徐饶,很难以理解,无的难以理解,但似乎如同有着魔力一般,她跟着笑了,笑的同样傻里傻气,好似一个孩子,似乎把一切都抛之脑后,那什么婚姻,那什么家庭,那什么利益。

    “笑起来漂亮多了,用这一份笑容等着吧,也不用想着如何回报我,如果仅仅是为了你的回报我才做些的话,我不会做了。”徐饶笑道,感觉苏茜容光焕发一般,笑容在脸绽放开来,让徐饶确确实实的体会到了笑容是‘女’人最好最好的化妆品。

    苏茜傻傻的点了点头,脸变的微红,还未要开口说些任何,徐饶这样迈着大步离开,站在原地傻傻的苏茜这样慢慢地下了头,轻轻道了一句谢谢。

    也许徐饶不会像是什么盖世英雄一般,身披黄金战甲,脚踩七‘色’祥云的出现,甚至是出现的样子都有那么几分的不堪,但是对苏茜而言,却用一种摧枯拉朽的方式,点亮了她那浑浑噩噩的生活,曾经的她,或许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

    也许这是缘分吧,她遇到了这么一个家伙。

    离开晓月湖,徐饶的笑容慢慢消逝不见,如果说笑容是‘女’人最好的化妆品的话,那么笑容对男人来说,只不过是一层厚厚的伪装罢了,徐饶表情沉重看着天,想着自己要怎么在顾全大局的情况下,在自己能够有限的情况下,能够做些什么。

    一边是马洪刚,一边是常家,马洪刚倒是好说,知道内情的徐饶很清楚这个家伙想要在北京立足难了,但是后者则是一个徐饶拼了命都不一定能够撼动的残在,他现在需要知道常家的情况,所以要找一个明白了,也称其为天地线,而且还是有种有头有脸的。

    想着,徐饶‘摸’出手机拨通了黄研儿的手机号。

    仅仅响了一声被接过,电话对面传来黄研儿关心的声音。

    “你去哪了?”

    徐饶莫名的心头一暖,想着这个世界还有人惦记着自己,而且还是一个美‘女’,这让徐饶有那么几丝小小的成感,但是片刻后打消掉这可笑的成感说道:“现在我需要忙一些事情,这几天有可能不会回面馆了。”

    “我的事情?”对面传来黄研儿那愧疚无的声音,她估‘摸’着也想象不到,救一个人会牵连出来这么多这么多。

    “不是。”

    “说实话。”

    “真的不是。”

    “那到底是什么?”黄研儿一副完全刨根问底的架势。

    “现在我还不能说,反正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属于我的‘私’事,你告诉东子一声,还要别让他做剧烈运动,他身体经不起折腾。”徐饶‘交’代道。

    “好。”黄研儿冷冰冰的说道,似乎对徐饶刻意的隐瞒很不满。

    “那我挂了。”徐饶小心翼翼的说道,对他来说,越是动人的‘女’人,越不是省油的灯,黄研儿这种级别的‘女’人更不用说。

    “你随时可以回来,无论发生什么,这里是你另一个家。”说完,黄研儿才觉得这话有那么几丝暧昧,连忙解释道:“你不要想歪。”

    没有等徐饶回答,黄研儿匆匆忙忙的挂掉了电话,如果让此刻满头雾水的徐饶看到电话对面那满脸通红的黄研儿,不知道到底会有什么感想。

    “真是莫名其妙。”徐饶挠了挠脑袋,情商低到可怕,又或者完全揣摩不透‘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