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五十章 蛇吞象
    奔驰迈巴赫停在了一个小旅馆楼下,接下了在楼下等待着一个身穿魁梧无的家伙。

    光头刘汉之刚刚了车,开车的卓英明猛踩油门,似乎不会停留哪怕一刻。

    双眼满是血丝的刘汉之了车后,直接点燃一根烟抽着,这一阵他过着的,是连抽一根烟都不能安心下来的日子。

    “怎么样了?”马洪刚看着大口大口深深吸着烟的刘汉之说道。

    “局势如你所看到的一般,徐家是真跟金老六碰了起来,在我看来不是假戏真做,狍子确确实实的干掉了许黄鹰,尸体我也见到了。”刘汉之摸了摸他那已经不能反光的头说着。

    “我说的是穆黄花。”马洪刚说道,似乎他那个忠心耿耿的大将的死,如同鸿毛一般,他一点都不关心。

    “三爷,许黄鹰对穆黄花到底多么重要你应该清楚,你觉得许黄鹰死了,穆黄花会什么动静都没有?那个蛇蝎一般的女人肯定早把这西城区捅破了天,但是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说明什么?说明穆黄花早已经死了。”刘汉之弹出去烟头,再次点燃一根。

    马洪刚点着头,虽然他同样很清楚这一件事,但是唯有在刘汉之口亲口说出口,他才能够坚定几分,如果说这是他所遇到的最大的劫数也不足为过,因为他现在可以说是真真切切的乱了阵脚。

    “三爷,现在我们怎么办?继续隔山观虎斗?”开车的卓英明终于说了第一句话。

    马洪刚脸阴森森的笑道:“隔山观虎斗?也未免太便宜那个金老六了,即便是老徐家,想要真正的铲除掉金老六也需要费不少功夫,拿那个老奸巨猾的徐丰年来说,他到底会不会出力也是一个问题,这只不过是做给某些人看罢了,容我先去见见徐丰年,如果徐家还没有差一把火,我会把这一把火添。”

    “怎么个添法?”卓英明皱了皱眉头,他似乎又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但是同样嗅到了死气,因为在阴谋的背后,往往是一堆又一堆的尸骨。

    “徐丰年不是有个看穆黄花的儿子吗?我可以针对那个小子下手,如果徐丰年的儿子死在了金老六的手,你说徐家会不会彻底失去理智?”马洪刚笑着,脸慢慢爬一股狰狞,这是一种野心家才有的狰狞。

    虽然听起来是个无奏效的故事,但是卓英明的表情是好不起来,因为在他看来,这无疑是蛇吞象的举动,甚至有些完完全全的疯狂在其,但是心的话,卓英明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只能够看着马洪刚陷入癫狂,因为卓英明很清楚,即便是他现在说了,对马洪刚也没有意义,因为马洪刚根本不会听进去。

    “胃口是不是太大了点?如果事情败露的话,我们真的完了。”刘汉之一脸担忧的说着,毕竟想要悄无声息的做掉徐家的大公子,而且还能够巧妙的嫁祸在金老六的头,完完全全的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因为金老六也不是个傻子,当了这个冤大头,还会当第二次?

    “我现在做的而言,如果败露了,也够我们死一百次的了,这是一步险棋,也是不得不走的棋,如果给予金老六的时间越多,他会想出更多的对策出来,别看他现在跟徐家斗了起来,这不过是引蛇出洞罢了,他在等我,我能够感觉的出来,别看他一副完完全全暴发户的模样,心机可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出来的。外加他身边还有那么一个家伙,刘雷。”马洪刚说着,当他提起那个名字的时候,表情可以说是完完全全复杂到了极点。

    刘汉之跟卓英明的表情都沉重起来,因为马洪刚所提起的另一个男人,最后两人不得不认同了这完完全全蛇吞象的举动。

    “现在去见徐丰年?”开车的卓英明重重叹了一口气说道。

    马洪刚点了点头,再次微眯起眼来。

    迈巴赫一路开向徐家别墅。

    半个小时的路程,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过去,但是等迈巴赫停在了徐家别墅门前的时候,马洪刚却没有下车,而是深深的考虑着什么,一直看着这偌大的别墅皱着眉头。

    “三爷,不进去?”刘汉之说道,因为马洪刚已经想了很久很久。

    马洪刚摇了摇头,意识卓英明开车。

    “现在还不能见徐丰年,如果徐丰年有鬼的话,我彻底栽在这里了。”马洪刚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着,刚刚他差点犯了最低级最低级的错误,也不能怪马洪刚为何如此的小心,毕竟这是关乎他这一条命的时候。

    刘汉之点了点头,并没有觉得马洪刚这过分的小心有些不妥。

    别墅,徐丰年透过窗户看着那扬长而去的迈巴赫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失望。

    在徐丰年身后的,是他形影不离的保镖赵貔貅,也是他唯一的保镖,身份站在北京金字塔顶尖的徐丰年的唯一保镖,到底会有着什么恐怖的实力,是一件很让人细思恐极的事情。

    “想不到马洪刚这个家伙这么滑头,竟然没有进来,在这个关头他连你都不相信。”赵貔貅说着,虽然马洪刚的做事风格让他极其的不待见,但是还是不得不佩服马洪刚的脑子。

    “如果他要是能够这么简单的相信一个人,不会走到这个高度了,看来想要抓住这么一个老狐狸,还需要费一点心思。”徐丰年放在拐杖的手急促的动着。

    “要不要我带人摸去?”赵貔貅说道,这无疑是最简单粗暴不用费脑子的事情。

    徐丰年立马摇了摇头否决了赵貔貅这简单无的想法,说道:“在没有绝对的把握面前,不要轻易的出手,如果打草惊蛇了,恐怕没有逮住他的机会了,现在看这个狐狸会生出什么鬼怪的心眼。”

    “明白了。”赵貔貅说着。

    赵貔貅刚刚说完,手机响了,徐丰年伸了伸手,赵貔貅把桌的手机递给马洪刚,瞟了一眼来电号码的赵貔貅皱了皱眉头,看来是一位不速之客。

    徐丰年接过手机,是马洪刚的号码,想着马洪刚不愧是一个老狐狸,但还是接通了号码。

    “徐老爷子,我回了一趟澳门,没想到这回来之后是完全变了天。我跟金老六是有一些过节,是一些没有边际的私人恩怨,想不到他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这把我一阵好气,许黄鹰我一直当成儿子看,穆黄花更是我最意的子弟,现在我真恨不得把那金老六大卸八块。”马洪刚一阵义愤填膺的说着,这模样,好似马要跟金老六拼一个你死我活不是。

    徐丰年这样一脸平静的听着马洪刚的演技,等马洪刚说完后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们的恩怨我不管,但是他做掉了穆黄花,过了。”

    “对对对,徐老爷子你说的是,虽然穆黄花曾经是我的人,但现在在你手不是,这个金老六一向心狠手辣,但我也没想到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马洪刚连忙附和着,话那是带着一个真切,好似这是这个世界最真实的话一般。

    最厉害的是马洪刚能够一边淋漓尽致的发挥着自己的演技,还能够琢磨着徐丰年的话。

    这一边的徐丰年脸慢慢一股笑意,不过是完完全全讽刺的笑意,不过电话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沉重,甚至还逼真到带着几分怒气说道:“如果你知道金老六的行踪,立马告诉我,这一天我扫光了金老六的场子,是没有找到这个家伙。”

    “好,徐老爷子,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我打电话也是为了跟你通一个信,等这事过去后,我亲自去拜访您,到时候我给你带几个干净的好苗子,虽然不穆黄花,但也差不到哪里去。”马洪刚说着。

    “那这事敲定了,马洪刚现在你我是一条船的人,金老六跟的过节我本不打算掺和进来,但事情已经发展到我不得不掺和进来的地步,希望你不要耍什么小聪明。”徐丰年警告似得的说道。

    “徐老爷子,我哪里来的熊心豹子胆跟你耍小聪明,这一次算我欠你一条命,你也知道我在北京站不住脚,金老六的事还求你多多费费心,对付金老六这个狗娘养的,我能够出十分力,我争取出十一分。”马洪刚慷概陈词一般的说着,话带着一股誓要入刀山的气势,这不像是演的,完完全全的不像是演的,又或者他本来想要让金老六死无葬身之地。

    “这样吧,马洪刚你好自为之。”徐丰年说着,然后挂掉了电话,在刚刚的谈话之,徐丰年并没有透露出自己的心思,甚至有几分拷问马洪刚的意思,因为徐丰年很清楚,如果他来贴去,肯定会起怀疑,这样不冷不热,才是最真实的东西,因为这个世界最真实最真实的东西,是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