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十六章 刘雷
    太阳升起,这不算刺眼的光,却要任何东西要能刺痛人心。

    徐家的大院,徐丰年坐在老藤椅,看着这一池子的锦鲤鱼,这似乎是一幅很安度晚年的画面,但是徐丰年的内心被并不是如此,一夜所发生的,徐丰年多多少少知道几分。

    西城区这一潭看似平静的湖水,似乎已经慢慢开始躁动起来,但是徐丰年此刻却无能为力,不是因为他老了,而是因为这是大势所趋,这是一股谁也无法阻挡的洪流,如果谁能够让这不平静的湖水平静下来,他能够想到的,只有那站在面的人。

    正如同这鱼塘一般,扔下石子的波澜,会越来越大,这可怕的蝴蝶效应,终有一天会让这一潭平静的湖水变成翻天巨浪。

    一夜未归的穆黄花终于回来,这个见多了千山万水的女人慢慢站在了徐丰年身后,她知道,他等了她一夜,但是她心,却并没有多少感触,也许是因为见多了人心险恶,连她的心都变成了一块石头,谁都动不得。

    “怎么样了?”徐丰年看着这些游的自在的锦鲤鱼道。

    “许黄鹰死了,一切都源于马洪刚,只不过想要利用许黄鹰牵动我,用我牵动徐家来对付金老六罢了,很显而易见的套路,也符合马洪刚的风格。”穆黄花很平静的说着,跟了马洪刚这么多年,马洪刚肮脏无的手段,她见多了,也习惯了,甚至这一次对对向了她。

    徐丰年的表情有几分变化,本来他打算收马洪刚这个卒子,但这样看来,这个想法徐丰年在脑海很干脆的打消了下去,通过这一件事,他是完完全全的看清了马洪刚这么一号人物,他驾驭不了这个马洪刚,让他感觉到忌讳的,是马洪刚这浮夸一般的野心。

    “而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找马洪刚报仇?”徐丰年回过神说道,现在他已经有了彻底除掉马洪刚的心思,只要有穆黄花的一句话,他会让马洪刚彻底消失在北京。

    “换个角度来讲,如果现在我们跟马洪刚掐了起来,是谁笑到了最后,那个不出手水到渠成的金老六,仅仅是他也罢,怕是那猫着的有心人会此做章,而且以马洪刚那狡诈的性格,想要抓住他也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穆黄花默默说道,似乎把所有的情绪跟感情都彻底的压了下去,完完全全的理智,理智到可怕。

    徐丰年暗暗点了点头,他不是知道这一点,但是他这个快要入棺材的老东西,即便是知道再多也没有用,他要的是穆黄花能够意识到这一点,显然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但是正因为如此,徐丰年心一直压着一块巨石,因为太完美无缺了,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只要机械才会如此,人为什么是人,是因为能够在明明知道利与弊的情况下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弊,这才是人真正的魅力。

    用铁血,留下一段荡气回肠。

    “坐山观虎斗,金老六跟马洪刚,你看好谁?”徐丰年说着,他对这两人都没有深刻的了解,但是身居局的穆黄花应该他要清楚的多。

    “这两人都不是主角,真正决定胜负的,是刘雷。”穆黄花说着,似乎在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穆黄花的脸都出现几分的忌讳,这是她无论在面对什么,即便是面对徐丰年都没有露出的表情。

    “刘雷....这是一个怎样的家伙?”徐丰年念叨着这个名字,似乎有些不知所云。

    “他跟马洪刚有一段渊源,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当年跟马洪刚拜为异性兄弟,马洪刚为,刘雷为武,这两兄弟几乎把澳门这一块打成了筛子,如果没有刘雷,马洪刚也不会能够攀爬到这个高度,即便是马洪刚有这一番本事,也不能攀爬的如此的迅速。但是这个世界真是如此的话,也简单了。马洪刚招惹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的老子是澳门最大赌场的老板,你说马洪刚的下场会是什么?这巨大的落差让马洪刚彻底失去的定力,因为他身担着太多太多的人命,但是刘雷挺身而出,那一夜他只身一人放倒了十三号大老板手底下的悍将,彻底惹怒了大老板,轰动了整个澳门,但是这是蝴蝶与沧海的区别,马洪刚还是没有任何胜算,巨大的压力让马洪刚彻底失了神,最后他出卖了刘雷,把所有的罪名一股脑的推向刘雷,暗地里给那个大老板的女人开了一个巨大的条件,本来不打算闹的多么大的女人也答应了,然后马洪刚给刘雷下了药,绑着刘雷去见了那个大老板。大老板没有弄死刘雷,而是把刘雷送进了监狱,整整十三年。”穆黄花一口气说出这个不算荡气回肠,但是有几分凄凉的故事。

    徐丰年一直是静静的听着,听完消化了一会说道:“所以说,刘雷出来了?”

    “现在他在北京,而且还在金老六的手底下。”穆黄花说着,在她心,这是一局马洪刚必死的棋。

    鼓掌声在穆黄花背后响起,穆黄花微微愣了几秒,转过头,是那个她永远都忘不了的面孔,那时她仅仅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女,而眼前这个家伙,却是一个只身一人撼动整个澳门的家伙。

    仍然那般的平淡无,但身却有着一股惊雷一般的气势,这是刘雷。

    “想不到当年的黄花,都长这么大了,那时马洪刚手底下所养着一群善男信女,我看你最有灵性,果然这么多年过去,你没有让我失望,不过你刚刚讲的故事,有一些偏差。”刘雷微笑道,看着此刻早已经亭亭玉立过去的穆黄花,似乎还能够想到那个敢打与敢杀的年代,但是那早已经过去,他心有几分痛楚,因为他的十三年,这样过去了。

    穆黄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因为她想象不到刘雷会出现在这里,即便是马洪刚出现在她背后她都不会露出这般惊讶的神情。

    刘雷微笑着,慢慢伸出那一只老茧掉了又磨,磨了又掉的大手。

    穆黄花这才回过神来,伸出那娇嫩的手握住刘雷的手,这似乎是两个时代的接触。

    在空定格了有五秒,两人才松开。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穆黄花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问?”刘雷脸出现有些狡猾的笑容,似乎能够看出穆黄花的所想一般。

    穆黄花脸的难以置信也渐渐消逝,取而代之的同样是那狡猾的笑容,微笑道:“刘叔,你还是那般。”

    刘雷笑了笑道:“你这样说的话,我感觉我这十三年白活了一般,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但是最后,还得讲一个因果不是,现在我是来讨债的,当年马洪刚从我身带走的,我得叫他全部都还回来。”

    穆黄花微微点着头,她能够理解刘雷此刻的心情,毕竟换做是谁,被最至亲的兄弟出卖,然后整整十三年的混沌时光,即便是一个傻子都清楚,十三年对于一个到底代表着什么。

    “所以说,你是代表金老六而来?”穆黄花说道。

    刘雷默默点了点头,点燃一根烟默默说道:“马洪刚这人你很清楚,一般手段对他没有任何作用,想要擒住他,只有用一些特殊手段,他不是想要挑起徐家跟金老六的祸端,所以让造出一个他计划成功了的假象,狍子跟张腾已经被金老六买通,现在等他回到北京。”

    穆黄花听过后,沉默了,即便是马洪刚再怎么样,说到底,马洪刚也是她跟许黄鹰的救命恩人,也许马洪刚是狼心狗肺到了极点,但是如此她这样做了,她又跟马洪刚有什么区别。

    徐丰年似乎能够看出穆黄花的难言之隐,清了清嗓子道:“刘雷所说的,我已经答应了下来,我没有理由拒绝,并没有多少理由,只是打心眼里瞧不惯这个所谓的马洪刚,我知道你放不下曾经,但是有些事,钻进去牛角尖,只是自讨苦吃罢了。”

    刘雷看穆黄花仍然犹豫不决,说道:“这一次并不需要你做什么,只需要这一段时间待在这里不要抛头露面够了。”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穆黄花开口道。

    “说吧。”

    “等你抓到马洪刚那一天,让我见他最后一面,有些话,我也对他说。”穆黄花看着远方,却被各种各样的高楼大厦所遮盖住,眼神是那么那么的忧郁。

    “那一天,快了。”刘雷默默说道,算是答应了穆黄花的条件。

    “我累了。”穆黄花慢慢闭眼,然后转身离开,留下一个虽然美丽,但是很落寞很落寞的背影,谁也想象不到,谁的一生,虎发生什么。

    池塘前,徐丰年仍然看着那一池子的锦鲤鱼,只不过这一次目光已经不像是起初那般的专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