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十五章 谋中谋
    疯狗挠了挠胡茬,转悠了转悠眼珠,不知道又生起了什么歪门邪道。

    “六爷,根据张腾那厮透露的,这家伙不是一个随随便便能够拿掉的角色,而且身份也不明,他特别叮嘱我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对这个家伙来硬的,怕牵连的东西太多。”疯狗说道。

    金老六再次睁开眼,不过这一次表情认真了几分,说道:“狠角色....”

    喃喃了一会,金老六再次摸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九妹。”金老六说道。

    “什么任务。”对面传来有些沙哑的女声。

    “我要你今晚去见一个人,我等会会把地址发给你。他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让他把不该知道的东西全部忘掉。”金老六说道。

    “明白了。”对面回答道,这个女人的作风很像是刘雷。

    “九妹,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对他来硬了,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小角色,你一定要加倍小心,但是这事一定给我漂亮的完成了,不能因为这么一个家伙,坏了这么一盘大棋,我要最后的收尾了,我不希望出任何差错。”金老六再三叮嘱道。

    “明白,我会顾全大局。”电话对面的女声这样说着,没等金老六再叮嘱什么,这样直接挂掉了电话,让金老六一阵无语,想着这么一群家伙,是不是真的没有叫做感情的东西。

    天终于放亮,这忍受了一夜黑暗的城市,终于迎来了真真切切的光明,或许在这一片的尔虞我诈之,唯有这光明才是真实的,也唯有这光明才会真正的烧灼人心。

    陆地巡洋舰仍然飞驰着,金老六慢慢闭眼,昏昏沉沉的睡去,但金老六仅仅睡了有半个小时,陆地巡洋舰到了目的地。

    疯狗小心翼翼的叫醒金老六,金老六睁开眼,发现车已经回到了别墅,强打着精神下车。而疯狗则打开后备箱,看昏死过去的狍子还有一口气,直接扛在了肩,跟着金老六大步走进别墅,一点都不碍于周围的监控。

    在别墅,把狍子直接扔在地,疯狗扒了扒狍子脖子的刀口,虽然被狍子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但是看样子并没有什么好转。

    “六爷,救不救?”疯狗回过头道。

    坐在沙发翘起二郎腿的金老六点了点头。

    疯狗虽然生着一张布满老茧的手,但是手法甚至胜于很多外科医生,而且有着全套的家伙,那老道的模样,一点也让人想象不到那一双灵活无的手葬送了多少尸体。

    或许这是所谓的久病成良医。

    一通电话打了过来,是来自这别墅群的门卫。

    “让那辆雅阁进来。”金老六说出这么一句,直接挂掉了电话。

    在这电话过去有十分钟的时间,一个男人出现在房,是一身脏兮兮衣服张腾,此刻的张腾有几分的狼狈,脸也有几处较明显的伤痕,但等张腾看到躺在地半死不活的狍子后,表情沉重了几分。

    “他失败了。”金老六把一盒天叶扔到桌说道,看狍子的目光,完完全全的不像是在看一个人,而是在看一个工具。

    张腾默默点了点头,或许这是一个在他心必定的结局,但是等到真来到此刻,他还是为狍子觉得有几分辛酸,因为关于这个家伙,张腾知道的实在有点太多了。

    疯狗虽然一边虎视眈眈的盯着张腾,但手的动作仍然麻利无,包扎好狍子脖子的伤口后,把几个药粒扔到狍子嘴,然后默默拿起桌的一杯水,却没有喂给狍子,直接泼到了狍子的脸。

    昏沉的狍子惊醒,却看到完完全全陌生的环境,完完全全陌生的嘴脸。

    但是好在狍子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张腾。没等狍子说些什么,金老六开口说道:“凭你大逆不道的杀了许黄鹰,够你死一千遍一万遍了,但是知道为什么你现在还活着吗?”

    狍子慢慢支撑起半身,正要可以仰着头看着金老六,这个暴发户到不能再暴发户的家伙,此刻在狍子的眼,甚至有几分叫做霸气的东西。

    面对狍子的一时无言,金老六并不在意,而是叼起一根雪茄道:“因为你还有活着的价值。”

    狍子求助似得看向张腾,他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眼前的家伙,到底是谁。

    张腾微微摇了摇头,一脸的复杂,没有说出任何东西,或许即便是现在狍子差一口气会死,他都不会拉一把,因为他只是把狍子对他人所做的,还了回去罢了,这是社会,也是江湖,看着披着荡气回肠,其实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情味。

    “你...你是谁?”狍子当然读懂了张腾的表情,他很清楚很清楚,张腾已经不会再拉他一把了,现在他在这个房间,仅仅是孤立无援的立场罢了。

    金老六的脸慢慢出现一丝嘲讽的笑容,直接按灭那刚刚抽了两口的雪茄道:“要不说你成不了大器,这些天你连跟谁当对手都不知道,我叫金老六,也许你并没有见过我,但是对于我的名字,你应该不陌生吧?”

    狍子愣住,表情如同定格了一般,他再一次看向张腾,但是张腾的表情仍然如同起初那般,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狍子终于知道,对他而言的一切,都结束了。

    “你先不用露出这种神情,你应该想,如果我想杀你的话,你现在早已经死了。”金老六打断了狍子的遐想,还有那面如死灰的表情的蔓延。

    “现在的我,对你有什么价值?”狍子很识趣很识趣的说道。

    “站在我这一边。”金老六道。

    “跟张腾一样?”狍子有几分怨言的看着张腾,他很难想象,这么多天掏心掏肺的张腾,竟然站在一个跟他完全对立的角度,不得不说,他还是太嫩了。

    “张腾自始至终都是我的人,这也是为什么马洪刚那些徒弟都被我玩死了,唯有他没有死,年轻人,脑子是一样好东西。”金老六居高临下的说道,看狍子的目光,好似在看一个刚刚学会展翅的鸟儿,但是无残酷的是,这个还飞翔不起来的稚嫩的鸟儿,所要面对的东西,是万丈悬崖。

    狍子慢慢低下头,他突然发现,他的奋斗,他的舍弃,他的玩命,到了最后,都不过是一场笑话。而他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般,自顾自的入戏太深,还自认为这是挣扎,

    这一种在心散开的情绪,让狍子渐渐接近崩溃,好似他原本以为他经受的苦难已经足够多足够多了,但是在这一刻,他恍惚发现,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一切都刚刚开始,而他,是一个自以为已经结束的人。

    这个世界为什么如此,为什么如此!狍子的心一阵阵的呐喊着,他企图给予自己找到一个合理的答案,这个答案不为任何利益,只为了他到底是因为而存在着,但是这个答案,尽管此刻狍子临近崩溃,他都想不出,完完全全的想不出。

    “你...到底需要我做些什么。”狍子深深低下了头颅,表情从死灰变成了平静,也许的也许,这是他的又一次的成长,但是这一种所谓的成长,他是着实的不想体会第二次。

    “我只要了证明,马洪刚的计划成功了,许黄鹰死了,穆黄花死了,徐家瞄了我们,仅此而已。”金老六说着,这无疑是他无冒险的举动,因为他不能确确实实的相信这个狍子,但是同样他也找不到一个让狍子消失的合适理由,他怕打草惊蛇。

    狍子沉默着,考虑着,他渐渐明白金老六所说的,这骇人的谋谋,简直是对马洪刚最致命的侮辱,如果真如同金老六所说的一般,那么本来没有胜算的马洪刚,应该可以说,彻彻底底的输了。

    金老六没有着急催狍子给予他一个答案,而是做出一个无所谓的模样,在谈判,金老六很清楚,让对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是最忌讳最忌讳的东西,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粗糙无俗不可耐的家伙,竟然有着如此细小如此细小的心思。但谁又知道,金老六的江山,到底是靠什么所打下来的。

    “我相信你能够分清楚利与弊,都是聪明人,说白了,即便是今天你有力气离开这里,但是你能不能保证自己能够活着熬过去这一关,如果不出意外,现在马洪刚已经回到了北京,现在仅仅只剩下了翁之鳖,你能够活着离开北京?假如你有机会活着离开北京,现在的你而言,你又能从哪里立足?”金老六说着,这一次金老六所说的无的一针见血,他是在完完全全的利用狍子,虽然如此,金老六仍然无的有恃无恐,因为他很清楚,狍子想要活下去,需要完完全全的利用他。

    狍子默默点了点头。

    “答应了?”金老六并没有露出一丝喜悦的表情。

    “你觉得我还有选择吗?”狍子无复杂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