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十四章 一场大戏
    “不过这狍子真能为我们所用吗?他真的会杀掉穆黄花跟许黄鹰?”程小康很不相信的说道,他宁愿相信一个傻瓜,也不愿意相信那样一个狍子,在他的心,狍子是一刻都不能留的余孽,虽然程小康很不想承认,不过狍子的确给予他一种不容小觑的危险味道。

    “我太了解狍子,他是那种为了所谓的野心与目的完完全全不择手段的家伙,而且他身边我有安排的眼线,只要他敢玩特殊的心眼,我可以保证一种电话让他付出最沉重最沉重的代价。”马洪刚冷笑着说道,虽然这么一场乱局对他来说很不利很不利,但现在看来,至少这一切都在朝他所想着的方向走着。

    程小康拍了拍手,一脸得意的笑容道:“三爷,还是你有心思。”

    “要是连这么一个孽子都看不住,我这么多年是白走了。”马洪刚脸出现几丝的春风得意,至少现在看来,他能够看到一丝叫做希望的东西。

    开车的男人把这些对话都听在耳,虽然马洪刚跟程小康都露出了不错的神情,但是这个男人的表情仍然如同起初一般的阴沉,并没有发生任何的转变,甚至变的更加沉重几分,因为在他看来,如果一切都按照计划之的进行,这个世界不会有失败者了,即便是再怎么完美缜密的计划,只要是还没有实施起来,都是最不可信的纸谈兵。

    也许,事情总会向坏的方向发展,但是这所谓坏的方向,又是对于另一撮人绝对好的方向,所以大多人手所握着的资本,还是一种叫做运气的东西。

    也许在面馆无眠的徐饶永远想象不到,这一夜到底会发生多少东西。

    但是这一夜,还没有结束,又或者才刚刚开始。

    在那家小小的诊所,经过激战的洗礼,似乎并没有引起什么骚动。

    躺在地的张腾慢慢扶着墙站了起来,这个刚刚垂死一般的男人活动着身体,好似完全没有大碍一般,这是很神很神的一幕。

    “真tm疼,要是刚刚我跟他硬碰硬的话,估摸着还真得彻底栽在这里。”张腾喃喃自语的说着,边说边掏出手机,看着屏幕的几条短信,表情沉重。

    拨通一个号码,这一通电话直接打到了那一辆飞驰的迈巴赫。

    接通电话的是马洪刚。

    “事情发展的怎么样了?”马洪刚在电话那一边说道。

    “许黄鹰已经死了,而且狍子已经解决掉了穆黄花,一切顺利,现在只需要等徐家对付金老六了,当然还需要增添最后一把火,那是您了。”张腾表情平静的说着,声音之有着一分让人无法怀疑的镇定。

    对面传来马洪刚的笑声。

    “张腾,你放心,这一把火我会加的漂漂亮亮的,现在我在回北京的路,回到北京我第一个见的人,是徐老爷子。”马洪刚说着,话充满着一种叫做胜券在握的东西。

    “好。”张腾爽快的答道,他的语气在跟随着马洪刚情绪变化着。

    “张腾你做的不错,这一个大功我给你记下了,那个狍子怎么样?”马洪刚有几分得意的说道,毕竟这是此刻对于马洪刚来说最好最好的消息,如果说要花五百万买到这个消息的话,马洪刚肯定眼都不会眨一下。

    “吃了点苦头,不过还能够用下来,他可以当最有力的证人。”张腾说着。

    “好,你沉住气,最近最好不要抛头露面,省的被金老六找到缺口。还有,如果发现狍子做出一些无谓的举动,可以直接解决掉他,不需要留任何余地,他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价值了。”马洪刚补充道,似乎把所谓的背后捅一刀,当成了家常便饭一般。

    “三爷,我明白了。”张腾很镇定的说出这么一声挂掉了电话。

    挂掉电话的张腾的脸慢慢出现一丝嘲讽的冷笑,他很清楚,狍子已经是一个弃子了,又或者对马洪刚任何没有价值的人,都是完完全全没有必要的,也包括他。

    但是张腾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么一点,所以脸才会出现这冷笑,因为他很清楚,有些人要开始哭起来了,同样也有些人要付出最惨痛的代价了,张腾宁愿相信这是所谓的因果循环,善恶有报。

    手指娴熟的敲打着屏幕,编辑完短信后,张腾想也不想的发送了出去,而收件人的名字并不是马洪刚,而是一个金字。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但是如果被马洪刚看见,恐怕会震撼的无以言语,但是马洪刚,注定看不到这么一条短信。

    “鱼已经钩。”

    另外一边,惨不忍睹的狍子用手紧紧捂着血流不止的脖子,慢慢睁开眼来。

    狍子所看到的,是一个油光满面,大金链子满嘴金牙的年男人,这个男人正冲狍子笑着,只不过这笑意之,能够让狍子体会到几分的寒意。

    “疯狗,这逼醒了。”身穿貂皮大衣的男人摆了摆手,那满手的翡翠的扳指,无的耀眼。

    正停着车的疯狗连忙小跑过来,这个汉奸味道十足的家伙瞅着脸色苍白的狍子,一点也不顾狍子疼痛的扒开狍子捂住脖子的手,看了看伤口道:“六爷,这家伙一时半会死不了,我们是把他带走,还是现在弄死?”

    狍子听着,但是是做不出什么举动,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他发现他的身体已经完全不由得他使唤。

    金老六有几分的犹豫,点燃一根粗粗的雪茄,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一声,金老六摸出这真正镶钻的摩托罗拉,看了眼短信后,表情出现空前的喜悦,收起手机道:“人给我带走,他还有用。”

    “得勒。”疯狗说着,直接不管青红皂白的背起狍子,把狍子直接扔进了后备箱,然后恭恭敬敬的给金老六打开车门,很难想象,这个一个无不得体的家伙,能够无讲究的做出这些动作。

    金老六挪着巨大的臀部了车。

    疯狗发动车子,扬长离开。

    “六爷,什么好消息?”疯狗看着喜出望外金老六道,这还是金老六来北京这一段日子,头一次露出这种神情。

    “马洪刚这老逼,终于钩了,估摸着他现在已经在回北京的路了,他自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真是个傻逼。”金老六骂着,无的失态,可见他对马洪刚的仇恨,到底到达了什么地步。

    疯狗也露出了笑容,洋洋得意道:“他估摸着做梦也想不到,我们能够买通张腾,然后照着他的戏演下去。”

    金老六点着头,慢慢握紧拳头道:“这一场戏这样还不够真实,要徐家跟我们真正打起来,那么有真正的好戏看了。”

    “我们真能够把那个老徐家牵扯进来?”疯狗潇洒的甩着他那标志性的汉奸头说道,毕竟这个老徐家是西城区的三大家族之一,想要唤动,可不是光是有足够的金钱能够做到,到了这种级别,金钱只不过是一个肤浅的数字罢了。

    “该刘雷出马了,都一直传唤这刘雷有着通天的本事,我倒是想要看看他对那徐丰年,到底是谁技高一筹。”金老六说着,拨打了刘雷了电话。

    电话仅仅响了一声。

    “刘雷,马洪刚已经钩了,现在他只差最后一把火,只要徐家按照这么一把火的风势来,马洪刚即便是插翅也难逃。”金老六说着。

    对面沉寂一阵,才传来极其沙哑的声音:“这事交给我来办,把穆黄花的手机号给我发来,今晚我去见她,然后是徐家,结果我在第二天天亮前给你。”

    无干净利落,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这是这个男人办事的风格。

    “爽快,我这发给你,现在狍子在我手,我会让他嘴里吐出来我想要听的话,剩下的,看你的本事了,如果真的谈不拢,我希望你能够堵住穆黄花的嘴,拦住徐家的手。”金老六说着。

    “可以。”刘雷简单的说出这么一句,直接挂掉了电话。

    金老六编辑穆黄花的手机号发给刘雷,然后才重重的躺了下去,此刻车窗外已经出现了淡淡白晕,天已经亮了,这漫长无的一夜,终于结束。

    “对了,六爷,根据张腾刚刚透露的情报,一个不知名的家伙掺和了进来,虽然身份不明,但是可以确定他不是马洪刚的人,也不是徐家的人,仅仅是个掺和进来的家伙。”疯狗想到了什么说道。

    “是怎么一个掺和法?”本来刚刚闭眼的金老六睁开眼说道。

    “他知道一些内情。”疯狗概括道,虽然这看起来无关轻重,但是对于这规模无巨大的一场戏,不能够容忍一点偏差,因为即便是有一点点的漏洞,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让他永远的闭嘴?”金老六慢慢闭眼,这是最简单最简单的一个办法,也是最复杂最复杂的一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