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十三章 这一夜
    徐饶望着这北京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总觉得在穆黄花身前,似乎自己心每一种小小的活动,都能够被察觉到,这让徐饶很是无奈,似乎跟这样的人交往,好似在无时无刻打着战役一般。

    这让徐饶很是疲惫,虽然他最能适应所谓的疲惫,但总感觉即便是对这种女人掏心掏肺到不留余力,也仅仅是一定程度的浪费罢了,因为穆黄花已经见多了人心险恶,想要让她再相信这个世界最透明,而又最阴森的东西,成了最难的事情。

    “走吧,已经没有趣味了。”穆黄花转过头说道,似乎对身后的城市没有一分的留恋,甚至脸都能够清晰可见几分的厌恶在其。

    徐饶默默点了点头,再次坐车子。

    “去哪儿?”穆黄花说道。

    “方十街。”徐饶说道。

    蒙迪欧再次驶向北京城,徐饶透过车窗往外看过去,莫名有些觉得这好似炮火连天一般。

    对他而言,一切都结束了吗?徐饶这样想着,但怎么看,事情都好像不是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不一会,蒙迪欧停在了方十街的街口,徐饶下车,穆黄花却没有离开。

    “最好这辈子都不要相见了。”穆黄花格外的薄情寡义的说道,好似这一晚徐饶是她糟蹋完了黄花大闺女一般。

    徐饶当然能够体会到这种感觉,但是他又很清楚的明白,对他也好,对穆黄花也好,都站在一个看似道貌岸然其实无从选择的角度,如果这时势把他们造成了敌人,再次相见时,以他们两人而言,不会顾及任何所谓的情分,唯有一个站起来,一个倒下罢了。

    这很残酷,无的残酷,又无的现实,所谓的不矫情,也正是如此。

    往往拖泥带水,才是最苦处。

    “但愿吧,后会有期。”徐饶说道,他不相信会有什么绝对的事情,也相信有些时候,人总得碰到一起,最不该又或者最不希望发生的东西,也总会发生。

    “你真的能够保证,下一次见面时,你是我的对手?”穆黄花说着,这是一句无浮夸的话,同样也是一句足以扎进徐饶内心的话。

    “试试吧,大不了做下一个狍子。”徐饶说着,虽然说的风轻云淡,但表情是那么那么的认真,绝对没有一丝的怠慢在其。

    “你狍子要高贵的多。”穆黄花不知道到底在夸奖徐饶,还是在讽刺徐饶。

    徐饶自顾自的笑笑,充满了自嘲道:“是狍子我真实的多,他至少照着自己的方式去活了,虽说惨不忍睹了点,但至少那些高高在只会拨弄着棋子的人们要强的多。”

    穆黄花也跟着徐饶笑了起来,这一次,她是真真切切的笑了,那一张美到一发不可收拾笑脸,让徐饶一时看呆了,这罕然的昙花一现,好似能够点亮徐饶心的孤城一般。

    “少年,你有着的这一种思想,很是危险。”穆黄花很心有灵犀的懂得徐饶的说法,更能够看出徐饶此刻露出的表情是怎样的牲口。

    徐饶摸了摸脑袋,不知道穆黄花所说的,是他心的杂念,还是他所说的那些所拨弄棋子的人。

    “有缘再会。”穆黄花撂下这么一句,很潇洒很潇洒的离开。

    徐饶愣愣的站在原地许久许久,此刻已经凌晨三点,但是徐饶没有一丝的睡意。

    一步步走回面馆,仍然亮着灯火,似乎今晚除了他,还有其他的人无眠。

    敲了敲卷帘门,没有动静。

    “是我。”徐饶低声道。

    听到徐饶的声音,脸色有几分苍白的黄菲才拉起卷帘门,看着身还沾着血迹的徐饶,没等黄菲发问,徐饶开口道:“一切都解决了,东子怎么样了?”

    “伤口我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没有什么大伤,以他的身子骨应付的来,只不过是吃了点苦头。”黄菲温声道。

    徐饶点了点头,他没有问黄菲为什么会处理伤口,毕竟这个女人身有着太多秘密,当然徐饶自以为自己不是这个挖掘人,也没有资格当这个挖掘人,只是进入面馆说道:“让他吃点苦头也不是坏事,毕竟得让他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只是他所看到的那些美好。”

    对此,黄菲没有发言,只是沉默的又拉了卷帘门。

    黄菲带徐饶来到楼的房间,徐饶轻轻打开房门,看东子已经睡着,虽然表情有几分痛苦,但徐饶也算是放下了心的石头。

    “你跟东子别在那危楼住了,郭野那家伙不在,你也没必要迁他,来我这里住吧,房间有的是。”黄菲抱着肩膀说道,此刻黄菲一身丝绸睡意,头发随意散开着,虽然没有化妆,但是仍然妩媚万千,完完全全让一些楚楚小生们无从招架。

    不过经历了一晚风雨的徐饶,此刻真没有那心思,也不敢有那心思,徐饶一直相信着,这个世界所有的美丽跟危险,都是成正的,黄菲更不用说。

    考虑片刻,徐饶还是答应了下来,想着跟这一对极品母女住在一起,是一件让徐饶头很大的事情,估摸着以后的日子,唯有克制了,但为了黄菲跟黄研儿的安全而言,他觉得这克制一点都不多余。

    “徐饶,辛苦你了。”黄菲靠在门口,脸有几分疲惫的说道。

    徐饶摇了摇头道:“黄姨,都是应该的,也不是什么大事,今天已经什么都结束了。”

    “真的什么都结束了?”黄菲似乎看到了徐饶心的几分的犹豫。

    “一切都结束了。”徐饶的表情坚定几分,再次强调道,他肯定的,不是一切都结束了,而是不让这唯一一片净土,受到半点的威胁。

    黄菲微微点了点头,徐饶的所作所为,她都看在眼里。

    “黄姨你先去休息吧,明天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好,我在这里陪陪东子,最好让黄研儿这几天留在这里不要外出。”徐饶说道,他能够看出黄菲是真的累了。

    黄菲虽然还想继续留下陪陪奔波了一夜的徐饶,但因为真的疲惫到了极点,只有惺惺作罢,对徐饶微微点了点头离开。

    等黄菲离开后,徐饶才默默走到东子身前,轻轻拉起那张小椅子坐下,静静的看着睡的不怎么安详的东子。

    “东子,这个世界本是如此,所经受的苦难,要那小兴安岭给予我们的多的多的多,这一份沉甸甸的苦难,又是那么的难以开口,运气好了,搏一生的繁华,要是运气稍微的差那么一点,唯有把这一辈子都没有人能够道的故事带到地下,你说悲哀不悲哀?”徐饶有感而发的说着,尽管此刻的东子绝对不可能听见。

    这一夜,虽然已经到了下半夜,但是似乎,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在通往北京的高速,一辆黑色的奔驰迈巴赫正飞速行驶着。

    开车的是那个皮肤纯黑色,甚至要某些非洲土著民还要黑,但是却生的一张亚洲人的面孔,给予一种浓浓的违和感。

    坐在副驾驶是把腿之间翘在驾驶台的程小康,这个不正经无的家伙正拿着手机,飞速敲打着屏幕,时不时露出一阵阵的傻笑,这模样,好似难得休假一天的班族。

    在后座瘦骨嶙嶙的马洪刚正闭目养神。

    “三爷,我们现在回北京,不是自送到金老六的嘴找死吗?”放下手机,程小康吊儿郎当的说道,看着越来越近的北京城,表情不算太好,即便是程小康心态再怎么好,再怎么乐天派,也做不到能够无视生死的地步,这神仙都做不到的事情,更别说一个俗不可耐的凡夫俗子。

    马洪刚微微睁开眼,有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程小康说道:“再躲下去,金老六在北京彻底站稳脚了,虽然那厮头大无脑,但是手的钞票足以摆平我在北京积累的这一点关系,如果让他跟刘雷在北京摆好阵势,我真的大势已去了。”

    “三爷,现在我们还能打?靠什么打?人该死的都死了,连一个棋子都没了,那个狍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跟张腾可盯着的是我们的脑袋。”程小康说着,一脸的厌恶,如果没有许黄鹰一直再三护着狍子,他早送这个生着反骨的家伙去见阎王爷了,对程小康来说,任何威胁,只要有机会,要拔掉,不管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我还有着最后一手,看这个生着反骨的家伙能不能打好这最后一手。”马洪刚说着。他利用着的是狍子的反骨,狍子肯定会不惜任何代价取得他现在的信任,哪怕是让他亲手杀掉许黄鹰,但是马洪刚又无的清楚,仅仅是因为一个许黄鹰,还不值得穆黄花背后的徐家出手,至少以他对穆黄花的理解,穆黄花不会做出感情用事的事情,所以只有让狍子亲手解决掉穆黄花,才足以激起徐家的愤怒,他才好来一个隔山观虎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