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十二章 孤城
    这本来沉重无的气氛,因为徐饶一句没钱,变的微妙起来,连阴沉着脸的穆黄花都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似乎这个黑色幽默任何甜言蜜语都要能够打动人心。

    她能够看的出来,他没有骗她,也正是因为这个,她才能够笑的如此,尽管在前几个小时,她失去了一切,但是现在,她已经真的没有什么是好失去的了。

    “我是真没钱,信不信由你。”徐饶摸了摸口袋,苦笑的说道。

    穆黄花起身道:“我怎么会不相信。”

    徐饶傻傻的点了点头,端详着这个突然变的有几分柔弱的女人,虽然作为一个爷们,此刻或许应该拥住这个让人心疼的女人,但是徐饶还是克制住了那极其幼稚无的想法,因为他很清楚,这个女人,或许不需要他,他同样也不敢招惹。

    “跟我来。”穆黄花说道。

    徐饶不为所动。

    “我还能吃了你不成?”穆黄花微笑道,总觉得眼前这个如同野狗一般的家伙,谨慎过了头,又或者天性如此。

    徐饶咬了咬牙,了穆黄花的车,也不管这个处于危险时期的女人会把他带到哪里,任由这一辆车在北京开着。

    不知不觉开出了这个繁华无的城市,最终停在了环绕钟山的山路旁,这路灯时不时昏暗的地方,几乎没有任何的人影,甚至都能够听到一些畜生的低语,但是这么一个人迹罕至的地儿,正好可以看到这么一座巨大京城的夜景。

    这是一个让一个在社会摸翻滚爬的小人物感触良多触景生情的地方,毕竟大多人都把自己一生最耀眼的年华,也是最珍贵无的东西,全部挥散在了这么一座城市当,而是这么一座城市,却只能给予一小撮一小撮人的无怨无悔。

    虽然此刻已经到了凌晨两点半,但是这么一座城市却没有沉睡下去的意思,大多地方仍然是那么的耀眼。

    穆黄花下了车,走到陡峭无地方的边缘,这纵身一跃能够改变一切的地方,好似有着无穷无尽的魔力一般,吸引着人们不管一切的向前。

    徐饶跟在身后,看着这此刻突显的无消瘦的女人默默感受着这剧烈的寒风,脱下了外套,却思考了片刻没有给这个女人披,不是徐饶没有这么一份勇气,是他怕做了这些多余。

    “你活着这么小心?”穆黄花好似能够看到徐饶那微妙的举动一般。

    “小心一点,也不是错事,这是我花了大半辈子唯一学到的东西。”徐饶自认为有点故事的说道,但是自己的肺腑之言,或许传到眼前这个女人的耳,或许没有那么的有力了。

    穆黄花似乎是笑了,也不知道是笑徐饶的老气横秋,还是笑徐饶的愚蠢。

    但徐饶并不觉得什么,虽然被这样一个女人嘲弄是一件很伤自尊的事情,但是作为一个丑陋的野狗,想要在这么一个光鲜亮丽的女人身前能够挺直腰杆问心无愧,总归像是无稽之谈。

    “你跟狍子不同,跟我所见过的任何人都不同。”笑过之后,穆黄花说道。

    “你连我的名字估摸着都不知道,怎么能够知道我跟他们有不同之处?”徐饶说着,并没有一味的让穆黄花自说自话下去,也没想着他能够在穆黄花心树立什么挺拔的形象。

    “你叫什么名字?”穆黄花转过头,背后那灯红酒绿的城市,把她的脸衬托着有些五彩斑斓,有着各种各样的颜色,虽然无的迷人,又是那么那么的危险。

    “徐饶。”

    “那现在我知道了。”

    徐饶一阵的无语,总感觉越是这样倾国倾城的女人,越是古怪,没有一个正常人,如果让他跟这种女人一直待一个月,估摸着他真的敢发疯。

    “狍子死了没?”徐饶问道,他心对狍子还有着几分的执念,不是因为当年他跟狍子的恩怨,还是因为东子。

    “不知道,不过也算的死了吧,怎么?你跟他有渊源?”穆黄花说道,她罕然的在眼前这一条看似人畜无害的家伙身感受到了几分杀意,这一股隐藏的无巧妙的杀意,让她嗅到了几丝危险,这是狍子不曾给予她的,深不见底一般。

    “有点故事,因为一个孩子。”徐饶含糊不清的说道,之所以为什徐饶不说清楚,因为徐饶很清楚眼前这个古怪的女人不会真的想要听,而他也真的不想讲。

    穆黄花微微点了点头,但似乎是把某些东西更加确立了几分,说道:“徐饶,你知道吗?狍子的恶是什么?是他在这个世界之看似无从选择的无从选择,看似一切都怨不得他,而是这个世界,但是一切又是因为他,归根结底,他只会在为了他那畸形的野心找着借口,为他那不堪入目的内心做着掩盖罢了,但是同样作为一条野狗,你不同。”

    “继续说,我听着。”

    “能够看的出来,你厌恶这么一座孤城,眼神之没有任何的妥协,或许你以为自己没有任何的野心,但是在我看来,你的野心任何人的野心都要庞大,你要改变这一切,这个世界也好,这么一座孤城也好,甚至是这一切之的东西,时代。”穆黄花说道,好似跟徐饶这短短的几次接触,把徐饶摸了一个通透一般。

    徐饶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真的算是把他看透了大半,毕竟他所继承着的东西,是改变,是颠覆,他也从未否认过,但是不知道为何在这个女人口说出的时候,他总感觉一切是那么那么的抽象,好像一切本来是一场能够被有心人,被明眼人所看透的幻境,而入戏太深的自己,总是在其乐此不疲的或者,无用力的活着。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徐饶说道,虽然这个女人处于特殊的时期,但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在这个地方,跟他这个刚刚知道一个名字的家伙说这么多这么多。

    “也或许因为我欠你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又或者有些感触真的是找不到人开口,徐饶,我只想给你一个忠告,你所走的这么一条路,我见过太多强者在其重蹈覆辙,在其埋入地下,你或许有着不小的能耐,但是结局一定会是悲惨。”穆黄花转过头再次眺望着这么一座城市,这看似欢闹无繁华无的城市,在此刻的穆黄花眼,好似一座孤城,一座只属于某些人孤军奋战的城市,其他的一切,都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点缀。

    铁血孤城,一个只用听,不用去想有些悲伤的故事。

    作为这么一座孤城之的人,她也好,徐饶也好,乃至是狍子,看似过着丰足的生活,其实要任何人都要孤单,因为他们所追寻着的理想乡,绝对不是那些看似现实无,实则肤浅无但是东西。

    徐饶摇着头,很无奈很无奈的笑了,走到穆黄花的身旁,同样看着这么一座岌岌可危的孤城,在这么一座城市即将要演他所无法想象的故事,但是他真的算是畏惧吗?又或者仅仅因为那茫然的未来而退缩吗?徐饶知道,他估摸着永远也不会有这样的念头,因为逃避,只会把他从一个深谷,而推向另外一个深谷。

    “狍子没了,架在马洪刚跟金老六的间,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徐饶问道,他现在所明白的形势而言,对于穆黄花来说很尴尬,无的尴尬,进退维谷一般。

    “你这人真有点爱管闲事了些,你刚刚全身而退出来,还打算掺和这浑水?金老六也好,马洪刚也好,任由他们打下去,谁死都是好事。”穆黄花说道,看似把这一切都说的风轻云淡,但是穆黄花的表情还是出卖了她。

    “你真的能够做到对马洪刚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徐饶问道。

    “我不能出手,如果我出手,一定会牵扯到我此刻身后的家族,那样正某些人的下怀了,情绪这东西是用来控制的,不能被任何人利用,哪怕是朋友,哪怕是敌人的敌人,因为谁都靠不住,我不能保证金老六有没有觊觎更多的东西。”穆黄花无平静的说着,也许唯有这个女人能够理智到这个地步,这完完全全已经超乎了徐饶本身的境界,毕竟徐饶这一路杀来,要么是为了最纯粹的拔刀相助,要么是为了最纯粹的保护,最后是为了最纯粹的复仇。

    他一直在跟随着情绪而走着,并没有牵扯进来所谓的利益,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不同,她无时无刻所想着,都是下一步下下步的事情。

    “聪明到你这个份,会不会觉得一切都是那么那么的无聊?”徐饶发现自己无的幼稚的说道。

    “无聊?对我来说,每一天,每一个明天,都是一场生死游戏,你说我会觉得无聊吗?徐饶,能够拯救你的东西有很多很多,但是能够拯救我自己的,唯有一个,那么是我自己。”穆黄花说着,纵然她失去了一切,但是她还要做到跟以往一样的活。

    徐饶摇了摇头,其实心已经否认了穆黄花的说法,但是他没有说,只是不希望有着更加无味的争执,只是默默的开口说道:“我其实跟狍子没有两样,狍子是因为所谓的无从选择而选择,而是我因为真正的无从选择而无从选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