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十一章 善与恶(下)
    大兴街头的昏暗路灯,这到了夜晚几乎没有行人的路,是这一座繁华城市之罕见的地儿。

    一辆黑色的帕萨特停在了路边,走路有些蹒跚的狍子下了车,坐在路边开始抽烟,一根接着一根,似乎唯有这突入肺的烟,才能够缓解肩膀被黑灌所留下伤口的疼痛。

    一直等狍子抽完自己剩下的半包烟,一辆白色的福特蒙迪欧才停在了狍子眼前,下车的是那个让狍子失魂落魄许久的女人穆黄花。

    但此刻的狍子,是没有一丝欣赏这个女人动人的心情,努力起身迎这个女人,本来有几分沉重的表情变成更加更加的沉重,似乎没有一丝的弄虚作假在其。

    穆黄花冷着脸,看着狍子走向她,一言不发,似乎在等待着这么一条野狗淋漓尽致的发挥他的演技。

    “穆姐,许哥死了。”狍子哭丧着脸说着,这表情一点都不像是装出来了,这一份怒不可遏,是电视那些专业的演员的都演不出来的,因为他们从未真正体会过这种感觉。

    穆黄花的表情是那么那么的平静,跟狍子的表情成了很鲜明很鲜明的对,这完完全全的超乎了狍子的预想,他知道穆黄花有着他无法揣摩的心态,但绝对不可能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如此如此的冷静。

    “然后呢?”穆黄花说道。

    “是金老六他们下的手,我已经找到了目击者,也找到了许哥的尸体。”狍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着,不知道为何,狍子的表情慢慢变的僵硬起来,因为在穆黄花的身,他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在潜意识之,狍子慢慢摸向腰间,唯有那一把冰凉的匕首能够让他的心情平静几分,才能够更好的应对这个女人。

    穆黄花冷着脸,平静着,那眼神,似乎在一点一点穿透着狍子那黑暗无的心。

    狍子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突然想到那个徐饶,又想起那个东子,狍子想到一件很恐怖很恐怖的事情,手已经紧紧握住了匕首。

    “对一心为你的许黄鹰,你真的下的去手?”特意穿了平底鞋的穆黄花用极其冰凉的声音说道,声音之掺杂着一种叫做杀意的东西。

    “穆姐,你在说什么?怎么我有些听不懂你所说的?”狍子的声音已经接近了颤抖,默默的往后退着。

    “我在说些什么,你心任何人都要清楚,狍子,你说你到底亏欠他多少东西,这是你最后给予他的?不过也值得他庆幸的了,因为最后最后,你这个闭门徒弟,所做的,已经远远的超乎了他的预料,你是能够独当一面了,不过看着你,只会让我觉得恶心,虽然一条野狗可以活的不堪了点,但是如果连心仅有的那点能够让人正眼看的东西抛弃掉,你连一条野狗都算不。”穆黄花说着,并不在意狍子手慢慢耍着的小花招,又或者是不屑。

    狍子知道自己再伪装下去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直接摸出了匕首,正对着穆黄花,却没有直接扑去,而是用一种来自于灵魂一般的声音呼喊道:“你又懂什么?高高在的你怎么会懂我们这些小人物的生存之道,即便是我不杀许黄鹰,马洪刚也肯定会派人解决,我杀了许黄鹰只是为了一个目的,那是让马洪刚付出代价,即便是现在还不到那个时候。”

    “可笑可笑。”穆黄花说着,这一次,也是第一次,没有用正眼看这个狍子。

    狍子无的恼怒,因为眼前的穆黄花显然没有把他的肺腑之言听进去,这已经足以让本来疯狂无的狍子更加的疯狂了,狍子握紧匕首,猛的冲向前去。

    而穆黄花,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直到狍子即将要碰穆黄花之际,穆黄花手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绣花的特制细弯刀,只闪过一道银光,划破了狍子的脖子。

    快!很快!快到狍子几乎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感觉脖子一凉,紧握住匕首的手这样松开,直接扎到地。

    而这个刚刚惊鸿一瞥一般的女人,默默收起银弯刀,仍然居高临下的看着狍子,也许狍子不知道,这个女人正是用着这么一把左手刀,才能够让那千华赌场能够在澳门如此的那般屹立不倒。

    这完完全全的不是在一个级别,又或者虐杀。

    “你说我不懂你这个小人物想着什么,我来告诉你,我跟许黄鹰曾经所站着的位置,你要卑微的多,你以为你足够不幸,但是起我们,你已经够幸运的多了,但是这个世界,总是有些人把无能为力强加到这个世界之,你只是没有那个能力罢了,强者是不会把自己的双手跟内心染成黑色的,所以你才是一条野狗,现在的模样都不配当一只野狗。”穆黄花说着,看着狍子的目光,好似看着一个任何东西都要无可救药的东西。

    狍子捂着脖子的血泉,挣扎的起身,但是怎么都起不了,不过却发出那嘶哑无的声音吼着:“杀了我!”

    “杀了你,我怕脏了我的手,狍子你带着一份耻辱活着吧,因为你连一个小丑都算不,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为了你那点仅有的野心,放弃这整整一个时代会给予你的恩惠,没有人你更愚蠢了。”说完,穆黄花干净利落的转身,留下一个心已死的家伙。

    狍子挣扎的想要追穆黄花,却怎么都追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穆黄花越走越远,他知道,他再也追逐不这个女人,虽然现在他是捡回了这么一条命,但是此刻,狍子感觉他丢失了一种他的命还要重要无的东西。

    狍子放弃了挣扎,倒在血泊之,任由脖子的伤口流血冰凉的血,仰头看着黑云遮住了的一轮明月,他突然累了,累到他觉得到此为止。

    此刻他所想的,唯有那一座山,那一个老人,在他所厌倦了的世界之,那唯一的净土。

    但此刻满是血腥背罪孽的他,还能够回去吗?

    离开诊所的徐饶接到了那个女人的电话,压下去这受宠若惊的心情,徐饶接通电话。

    “你是对的,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电话对面的穆黄花说道,只不过声音有几分的憔悴在其,充斥着几分无力。

    “我也仅仅只是为了我那一分三分地罢了,我宁愿不要这个人情,也不愿出现事故。”徐饶说道。

    “这么不想跟我有任何的牵扯?聪明的家伙。”穆黄花说着,她当然清楚徐饶那表达于片面的心思。

    “随你怎么理解,如果你想要找你聊聊,现在我正巧有时间,也独此一号。”徐饶有些暧昧说道,在心,其实他打心眼里不想接近在他心定义为危险的穆黄花,但是在接到这电话之际,他突然想到这么一个女人,失去了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人,然后是被曾经拯救他们的人背叛,最后还有这么一个人心险恶的狍子,如果连他这么一个被称为野狗的家伙都避让了,这个世界是不是太过昏暗了点。

    对面传来穆黄花那无无牵强的笑声:“你还真是会说话,给你三十分钟,来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点。”

    “我尽量,如果我三十分钟没到,你也别等了。”徐饶知道这个点几乎已经打不到车了,而且他口袋的资金也撑不住这么耗了,好在那广场不算远,要是徒步跑的话,三十分钟也差不多了。

    “我等你。”穆黄花挂掉了电话。

    这个无无坚强的女人,此刻双眼微红,努力看着远方,因为她不想看到此刻她的脆弱,一丁点都不成。

    能够麻痹自己的唯一方法,也唯有欺骗。

    徐饶收起手机,重重吸了一口气,朝那个心的方向猛的飞奔过去。

    本来人山人海的万茂广场,到了凌晨一点,也几乎见不到多少人影,所徘徊的,即便是再怎么西装革履,也会让人绝对是各怀鬼胎,因为在这个点,是鬼怪出行的时间。

    一个亮丽到放出光芒的女人坐在长椅,引得周围不少所谓的鬼怪人士侧目,碍于这个女人的气场实在是太过的强大,让不少牲口只敢观望观望,然后憋红了脸悻悻离开,其有几个大胆的本打算作弄一番,但是被这个女人一个眼神吓回了原形,无的狼狈。

    一个大半夜狂奔的家伙出现在万茂广场,如果说这些游荡的人是鬼怪的话,那么这个家伙,一定是鬼怪还要邪乎的家伙,如果让人知道这个家伙是从西城区的另一边狂奔而来,那么连傻子估摸着都知道这一个神经病。

    穆黄花看着大汗淋漓的徐饶,似乎这么一条野狗,有点吸引她的地方。

    “时间正好。”徐饶大口大口喘着气道。

    “为什么不打车?”穆黄花疑惑的说道。

    “没钱。”徐饶很干脆利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