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八章 怒
    狍子那狰狞无的面孔,无符合此时此刻的气氛。

    黄研儿低垂下头,道出了那个地址,这是最无奈最无奈的选择,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狍子真的会杀死东子。

    “确定不是在骗我?”狍子审视的看着黄研儿,眼神之丝毫没有一丝的怜香惜玉,对狍子来说,这是他的生存之道,所谓的美色也好,欲望也好,都是生存的附属品罢了。

    “你觉得我现在骗你有意思吗?”黄研儿发疯一般说道,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狍子微微点了点头,伸出了手道:“麻烦把手机交给我,免的你通风报信。”

    “答应我一个条件,不是要伤及无辜。”黄研儿颤抖的握着手机,她终究还是没有拨打出去那个号码,没有任何原因,也没有什么机会。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如果真有人往我这个枪口撞,没有其他的办法了。”狍子说道,收起了黄研儿的手机,顺便收起了黄菲的手机,然后直接在地摔了一个粉碎,不管黄研儿用什么表情看着他,直接带着张腾跟那三个狼狈无的汉子离开。

    雅阁跟帕萨特正好迎对面的出租车,坐在后座的徐饶跟开着帕萨特的狍子正好一个对视,这两个有些渊源的人一时都感觉对方有些熟悉,但是是想不起到底从哪里见到过彼此。

    一直到两辆车驶向相反的方向,徐饶跟狍子才想起对方是谁,有趣的人,双方唯一的想法是对方为什么还没有死。

    当然这个疑问,注定会一时半会的憋进肚子里。

    见到了狍子,徐饶心有了不好的预感,立马让不紧不慢的司机师傅加快速度,见这老奸巨猾的师傅不心,徐饶直接扔了两张大红牛,见钱眼开的司机师傅不用徐饶督促,直接把油门踩到了地,娴熟的穿梭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之。

    短短五分钟到了面馆,一眼看到了不对劲的徐饶再次甩给师傅一张红牛,不用找零的奔向面馆,等推开门时,徐饶的表情变了,那从离开小兴安岭一直波澜不惊的表情第一次发生了这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原本平静的脸,慢慢爬一股怒意,恐怖极了。

    黄研儿正扶着伤痕累累的东子流泪,黄菲打着救护车的电话。

    徐饶一步步走进这狼狈不堪的现场,一只手慢慢搭在了黄研儿的肩膀,接过了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东子。

    东子微眯着的眼似乎注意到了徐饶,用很微弱很微弱的声音说道:“徐哥,让你...丢人了...”

    徐饶微微摇着头,检查着东子身的伤势,好在没有大碍,只是东子已经到了体力的零界点,至于刚刚东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徐饶能够想象的出来,却什么都没有说。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徐饶有些怒意的看着黄研儿,因为对东子的心疼,让徐饶第一次在黄研儿眼前露出这种表情。

    黄菲起身,有些有意无意的护住了黄研儿,她虽然知道徐饶绝对不是坏人,但是她怕气急的徐饶真会做出什么让他自己后悔的事情。

    黄研儿一言不发,只是掉着眼泪,对于一个前天还在她那温暖小屋的黄研儿来说,这一切都来的太快了,快到让她第一次这般的不知所措。

    “徐饶,可以了。”黄菲默默说道,毕竟谁也不想看到这么一步,但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不能让事情变的更糟下去。

    “黄姨,我气的是我自己,没有料到会发生的这么快。”徐饶重重的喘出去一口说道。

    “人无完人,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黄姨问道,其次黄菲心也有几分对东子的愧疚,但是现在毕竟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一切都以大局为重,毕竟以后有的是时间去讨论这些所谓的酸的或者甜的。

    “现在我去诊所,然后让他们付出相应的代价,东子交给你们了。”徐饶冷声说道,把东子交给了黄菲,他虽然不想让黄菲也深陷其,但是在这一座城市之,他能够相信的人,着实的不多。

    “你多加小心,记住,如果你要是垮了,真的一切都结束了。”黄菲再三叮嘱着。

    “我明白。”徐饶点了点头,直接转身离开。

    “我也跟你去。”带着哭腔的黄研儿说道。

    徐饶摇了摇头,黄菲拉住了黄研儿。

    徐饶很了解黄研儿想要帮忙的想法,但是现在毕竟不是任性的时候,拖着一个黄研儿,等于把自己的软肋摆在明面,这要他怎么跟那些野狗也角逐。

    “研儿,让徐饶自己去,现在我们要做的是不要给徐饶添麻烦。”黄菲说着。

    徐饶听到这话后,没有逗留的离开,把东子跟黄研儿交给黄菲,他打心眼里觉得放心,他很清楚黄菲也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良家妇女,肯定会有所留的东西,虽然对东子视而不见,但是黄菲心肯定有着黄菲的想法。徐饶知道黄菲对他跟东子是掏心掏肺,但是在东子跟黄研儿之间,徐饶完全可以肯定黄菲会选择后者,这也是注定的隔阂,他个人虽然并不觉得什么,只是心疼着东子。

    这一口恶气,唯有让那些人来还,徐饶这一次是彻底动了肝火。

    打车,开车师傅透过后视镜看着徐饶那恐怖的表情,叫这个见多识广的开车师傅背后一凉,他能够看出这个男人不是普通的角色,即便是一身不出的打扮,但怎么说也是他这个斗升小民惹不起的存在。

    徐饶冷冷的吐出一个地址,司机立马把油门踩了出去,一点也不敢绕路,他能够听出来徐饶声音之的几分急促。

    一辆帕萨塔停在了小诊所门口。

    下车的是狍子跟张腾,至于大熊二熊那几个混子,直接被狍子用钱打发走了。

    两人直接进入了这家小诊所,蒋叔前拦住这两位不速之客,却被狍子一个眼神给吓住了,满是是血的狍子直接一把抓住了蒋叔的领头,咬牙作响的说道:“带我去见那个人,要么我弄死你再找他,别怀疑我敢不敢,你大可以赌这么一把。”

    对于没有见过大场面的蒋叔哪里受得了狍子这凶神恶煞的样子,伸出颤抖的手,指向许黄鹰所在的病房,这完完全全属于蒋叔的本能,毕竟他跟这个许黄鹰也是不曾相识,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许黄鹰,反而冒去搭命的风险。

    狍子知道这男人不敢耍什么心眼,松开了蒋叔的衣领说道:“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要是我发现你耍什么聪明,我不光光会让你付出代价,还会让所有跟你有关联的人付出代价。”

    蒋叔脸色苍白无,连连点了点头,一动不动浑身僵硬的站在一旁。

    狍子张腾走到那一间病房门口,狍子让张腾留下放风,主要还是怕那年男人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情,狍子推门而入。

    唯有一张病床,一个躺在病床闭着眼睛的男人,还有那么一条慢慢炸起毛的狗,虽然黑灌已经完全认识了狍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看向狍子的眼神却是那么的不友善,好似能够嗅到狍子身那几分的杀意一般。

    狍子轻轻走到许黄鹰的床前,并没有开口,但是黑灌已经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你终究,还是来了。”许黄鹰说着,甚至没有在睁开眼的情况下,知道了来人。

    狍子一言不发,只是手一直放在腰间。

    “现在你是站在谁的立场?金老六?马洪刚?还是穆黄花?”许黄鹰用有些虚弱的声音说着。

    狍子慢慢停下了手的动作,虽然在这个社会摸翻滚爬这么多年自己唯一学到的道理是斩草除根心狠手辣,但是面对许黄鹰,他是真的下不去这一个手,但是在如果他不下手会有人对他下手的情况下,纵使是万劫不复,他也会选择前者。

    所谓的道义,所谓的知恩图报,在狍子这一类人的生存面前,都太过太过的肤浅了,甚至是肤浅到可笑的地步。

    “许哥,这一步,是我走的,也是你给予我的,你说让我到底该怎么选?”狍子说着,声音之充满着纠结。

    “你下手吧,我不会怨你,但是如果你伤害了黄花,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许黄鹰说着,先是被最亲近的马洪刚利用背叛,再是被自己一心扶起来的狍子用刀架在自己的脖子,许黄鹰是见尽了人间沧桑,早已经没有生存下去的斗志,现在他所唯一放不下,还是那个女人。

    “我没得选,你对我的恩情,下一辈子,一点都不会少,只是这辈子,我想好好活一次,我不想辜负了那些所经受的苦难,如果让我死在这一刻,我不甘心,打心眼里不甘心。”狍子慢慢摸出那一把匕首。

    在这时,黑灌扑了来,直接啃在了狍子的肩膀。

    狍子任由黑灌撕咬着他的肩膀,一把勒住黑灌的脖子,用那尖锐无的匕首,慢慢深入黑灌的脖子。